新疆哈萨克族壮观的大转场

哈萨克 新疆 伊犁 北疆 转场 放牧 冬季转场

伊犁伊犁河湿地

首页 > 农林牧场 > 目的地 > 伊犁 > 新疆哈萨克族壮观的大转场

喜欢旅游、摄影,喜欢各国各民族的风土人情。现足迹遍布国内各省及5大洲62个国家。个人微信:wujinguang114。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民俗哈萨克人有自己的风俗习惯,生人可以在家里喝茶居住
  • 农林牧场哈萨克人每年都要转场放牧

生活在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近80万哈萨克族牧民,由于受草场条件的限制和高峻岭的阻隔,放牧中依然靠牲畜转场。每年的绝大部分时间,一家一户的哈萨克牧民都要扶老携幼,驮着毡房,赶着牧群,穿行在天以北、阿尔泰以南的广袤原野上,构成一幅幅颇为壮观的迁徙画卷。

2000年9月,我跟随新疆布尔津县哈萨克族哈列了一家转场,这是一个由弟兄三户组成的大家族的转场队伍。老主人名叫哈列了,今年85岁,老伴已去世,他和二儿子一家共同生活。他共有六个儿子,这次转场的三户分别是他的大儿子、二儿子和四儿子,在定居点上还有两个小儿子,转场时,两个小儿子也前来帮忙。毡房和辎重过多,小儿子花三百元租一辆大卡车拉走一座毡房和部分辎重,身体不好大儿媳随车而行。哈列了家随牲畜转场的有9人;400多只羊,80多头牛,12峰驮物品骆驼。

转场是哈萨克牧民的传统,一年四季,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转场中渡过的。每年转场二十至三十次,距离500至800公里,途中时间30至50天。每次距离远的100多公里,近的几十公里;时间长的一星期,短的一两天,经常是走走停停。

转场的时间,主要视气候和草场条件而定,气候和草场条件好,转场的时间可能要推迟一些;气候和草场条件差,能转的时间可能要提前一些。进出冬牧场的时间为前一年10月上旬至第二年的3月上旬,进出夏牧场的时间为5月25日至9月上旬,其余是进出春秋牧场的时间。

近几年随着哈萨克牧民定居的实现,进出冬牧场主要由每个家庭的青壮年男人负担,其余人则在定居点生活。他们每年转场都是从萨吾尔冬牧场开始,经阿洪图别克、克依克拜、阿合共盖提、哈拉共盖提、铁尔沙汗等春秋牧场,最后到达耶麦盖提夏牧场,然后在原路返回,往返一趟有600多公里,途中时间40天左右。

哈列了家的这次转场,是从阿合共盖提到克依克拜,在当地哈萨克人的转场中是距离最短也是各方面条件(包括季节、道路、气候、人文环境)最好的一次。

阿合共盖提是当地的一个春秋牧场,位于布尔津县北约130公里的也格孜托别乡。哈列了一家住在牧场东北角的一个独立牧点上,设有三座毡房。我去的时候,大地已由绿变黄变褐,头上出现了积雪,清晨的溪流旁已开始结冰。

转场前,牧民要做许多准备工作,首先是给羊药浴。药浴池是乡里专门修建的,在牧场的中心。药浴由乡里统一组织实施,每天可药浴几千只羊,整个牧场的羊一周就可药浴完毕。其次是准备转场的牲畜和驮具,牲畜主要是骆驼和马匹,绝大多数牧民饲养的骆驼和马都可满足自家使用,驮具也是相配套的,如果没有或不够,就得向别的牧民家中去借。转场的牲畜提前一两天就要控制进食,尤其是骆驼,如果肚子吃的过大,就不便于行走和驮运。还有是寻找牧群,当地放牧,都无人看管,转场前,要全部找回,并清点数目,防止转场中丢失。

转场的时间是由乡里统一规定的,不准提前和推后。在规定的时间(5—7天)内分期分批地进行,先后顺序相互轮换。这次哈列了的转场时间是9月25日,比往年的转场时间提前了近10天(主要是因今年冷得早),计划一周内转完,全村共分成三批。哈列了家是第一批,和他家同时转场的还有村内的其它30多户牧民。

转场是早晨8时开始的,先拆卸毡房,收拾日常生活用品和什物,并将所有物品按驮运要求打成捆,然后开始装驼……整个拆装工作一直持续到中午。

从阿合共盖提到克依克拜全长60多公里,途中要行走三天,第一天到达海流滩,第二天到达霍帕,第三天到达克依克拜。

转场路线大都选择有水有草的地方。宿营地都靠近水源,或河流或泉水,周围还有大小不同的草场以及居民点或人家等。

海流滩宿营地是第一天出发5小时后到达的。海流滩距阿合共盖提约25公里,这里群环绕,泉水涌流,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天然盆地,盆地内河流纵横、绿草茵茵,里边还有许多用铁丝网围起来的人工草场。当地人说,四五十年以前这里曾长满黑柳,海流滩就是以此谐音而得名。

宿营地设在盆地西侧一处水草丰草的凹型梁下,东侧约5公里是海流滩牧业转运站,是为转场专门建立的,共有四五十栋土房和木刻楞房屋,大多是私人开设的饭店、商店、旅馆以及其它服务设施。

何孜尔别克是哈列了的大儿子,今年50岁,从出生到现在一直没离开过草原,对转场路线是非常熟悉的。赶着牛群的何孜尔别克说,牧民转场选择有草有水的路线,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人畜都离不开水,尤其是羊,一天不饮水、不进食,不仅掉膘,还可能引发疾病或渴死;二是因为有水有草的地方不仅生态环境和小气候较好,同时与转场有关的生活资料也比较充足。冬季转场为了解决水的问题,牲畜靠吃雪,人靠冰雪融水。牲畜吃雪不是单独完成的,而是通过吃草将草上的雪一同吃进,所以冬季转场必须在下雪后才能进行,并且降雪和融化的早晚决定着进出冬牧场的时间。

转场路线都是世代延续下来的,每年转场基本都按此路线,如果那一年或某个季节水源或草场发生了变化,临时再做一些调整。宿营地也是固定的,在那个点上住几天都有要求。这次的转场路线,因为路线短,加之天冷,所以在每个宿营地上只停留一晚。

哈萨克牧民对水源和草地都十分爱护。他们不仅大小便远离水源,连洗衣服做饭也与水源保持一定距离。他们取水,宁可自己费时费力,也不对水源做任何改动,一切保持原始自然;他们居住过的宿营地,从未见过裸露的地表,也没有任何垃圾。

哈萨克牧民对宿营地周围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并能巧妙地加以利用,为转场服务。以拴马、拴骆驼为例,在阿合共盖提草场,他们选择木桩,因为附近有树;在海流滩,他们选择石块,因为那里紧靠石,石块是放进土坑里的,这样很小的石块就可将骆驼和马固定住;在霍帕和克依克拜,他们选择野草,因为靠近河谷,有齐人高的野草,把野草朝下拧成绳状,然后将骆驼和马的缰绳固定在上面。

转场的队伍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驼队,一个是畜群。畜群又分为羊群和牛群,牛群由哈列了的大儿子何孜尔别克负责,羊群由哈列了的小儿子托留别克负责。二儿子、四儿子一家和哈列了则跟随驼队。

托留别克说,转场中最艰苦、劳动强度最大的一项工作就是赶牲畜,尤其是赶羊群,是青壮年男人的活,女人则主要负责搬家。我目睹过他赶羊群通过波拉提口时的场面。波拉提口位于海流滩和霍帕之间,全长不足5公里。这里地形极为险峻,两侧是高,中间是深谷,的外表非常奇特,怪石嶙峋,寸草不生,好像人工雕刻的一样。一条简易的土路随而建,不足4米宽。路面高低不平,到外是大小不等的半埋半露的石块。这里是转场路线及进出的唯一通道。每年转场通行都特别困难,若赶上雨雪天,牲畜被挤死摔死等意外事故经常发生,在牧民眼里,波拉提口是鬼门关。托留别克骑一匹乌黑的烈性马,策马扬鞭,嘴里不停地吆喝着。

他时而上前,时而转后,时而爬到腰,又时而下到谷。每当遇到汽车通过或与其它羊群遭遇在一起,他都要花上半个乃至一个小时,才能把惊散的羊群集中在一起,或把自己家的羊群分开。这样的情况在路上又频繁出现,这段五公里的路他走了5个多小时。托留别克出口时,嗓子都喊哑了,全身汗土交融像个泥人一样。托留别克今年20岁,还没成家,平时在定居点上负责管理草场和打草,是临时帮助转场的。他中等个儿、黑脸庞,长得清瘦单薄,平时沉默寡言。

转场中妇女们的活也不轻松。随哈列了转场的有二儿媳和四儿媳,二儿媳叫古丽娜孜,今年35岁,四儿媳叫都曼,今年24岁。她们各带有一个孩子,都曼的小孩刚学走步。她俩每天都起得最早,先烧水做饭,紧接着就帮助丈夫拆卸毡房,整理什物、装驼。转场既是一种长期的家庭生活,又是一种生产的必要形式。所有的生产生活用具都一应俱全,大到毡房、箱柜、铁炉,小到坛罐、木柴、斧头……还有从夏牧场带回的成袋的奶疙瘩、奶酪以及羊毛、驼毛等。每次宿营摊开摆在地上,都有一个篮球场大小,不要说每天装卸,就是将这些物品捆绑好,集中在一起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起程后,她俩不仅要照看孩子,还要牵着骆驼,每天的劳作时间都在十四五个小时以上。

转场中的主要食品就是“包尔沙克”和奶茶以及奶疙瘩、奶酪等。“包尔沙克”,哈萨克语,意为油炸果子,半个手掌大小,呈平行四边形,用面粉在油锅里炸制而成,以葵花籽油、胡麻油为主,也可加入少量酥油。“包尔沙克”是哈萨克牧民的传统食品,具有制做简单、便于携带保存、好吃等特点。做“包尔沙克”大都由妇女负责,一般在毡房外支起大铁锅炸制,如果原料充足半天就可炸制一面袋(约20公斤)。转场前,每家都要炸制很多,要满足途中吃的。哈列了二儿子一家准备了两面袋,四儿子一家准备了一面袋,我跟随二儿子一家用餐。食用时,和奶茶、奶疙瘩、奶酪等结合在一起。每日三餐都是吃“包尔沙克”,我刚开始有些不适应,很快就习惯了,最后甚至还有些离不开。

奶茶每餐必饮。哈萨克牧民的奶茶与蒙古族及其他游牧民族的奶茶制做方法上有所不同。这里的奶和茶都是单独煮好,饮用时,先取少量的奶放入器皿中(约一二汤匙),再用茶水冲开,根据口味不同,还可加入适量的酥油、白糖、食盐等。这主要是适应转场的需要,一般奶都是提前煮好的,等喝奶茶时只需要准备茶水就行了。喝多少冲多少,奶用不完下次可以接着用,剩下的茶水倒掉,方便又不浪费。

转场中牧民也吃面片汤,大都选在晚上。面片汤的做法与西部其它地方没什么区别,所不同的是面片汤内加入了羊肉干和野果酱,我原以为肯定膻味很大,没想到,不但没任何膻味,还特别香。听说这与当地水草丰美、羊肉质量好密切相关。

哈萨克人转场都是一家一户为单位组织实施,但离不开其他牧民的关心、帮助和支持。在当地流传着这样一首民歌:“谁也别夸自己的牲畜,暴风雪袭来该怎么办?谁也别夸自己勤劳勇敢,一个人决不能搭座毡房。谁也别说经过长途跋涉,搬迁一个新地方要靠众人指点。互相帮助,互相支持,热诚文明的习俗要代代相传。”

转场出发前,附近的许多牧民都前来帮忙和送行,还包括乡村干部。出发后,无论是在宿营地还是在途中,只要遇到有毡房、有哈萨克牧民居住的地方,就有人拿出奶茶和“包尔沙克”进行招待。我第一次是在海流滩宿营地见到的,刚卸完骆驼身上的物品,就从远处的毡房内走过来两位姑娘,一位手提奶茶,另一位怀里抱着“包尔沙克”。当时我们以为是哈列了的亲戚,所以也没客气;哈列了一家吃的更是随便、舒心,并且边吃边和来者交谈,并不时地发出阵阵笑声。当快要吃完双方互问对方地址姓名时,我们才知道他们彼此根本不认识。

帮助和支持是相互的。哈列了一家对待别的牧民也是如此。通过波拉提口时,一辆转场马车突然翻了,哈列了的四儿子阿迪力别克见到后,几乎二话没说骑马就奔向出事地点,又是帮着拦惊马,又是帮着抬车,忙活了一个多小时,等把马车恢复原貌,又安慰一翻主人,才重新上路。
哈萨克人在转场中对骆驼和马十分爱护,每到一地,第一件事就是搬去骆驼身上的物品、卸下马鞍,并将骆驼和马赶到附近水草最好的地方去放牧,若吃不饱,还要喂些精饲料。骆驼驮运的物品都经过专门的包装处理,质地硬的物品(包括木器、铁器等)外面大都罩上特制的毡套,防止把骆驼表皮磨伤。在骆驼身上装物品时也格外小心,前后左右的重量、大小不但要搭配均衡,还要根据不同骆驼的体力、能力合理配载。马在哈萨克人心目中的地位可以说是至高无上的,牧民自己的坐骑一般都不外借,如果谁用马鞭打马或说些不吉利的话都被认为是对主人的一种不敬。

第三天下午3时多,到达了克依克拜。20天后,哈列了一家还要去阿洪图别克、萨吾尔……明年、后年……他们还要来到这里。我们就此分别,握着那一双双粗糙的手,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三天来的生活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转场不仅孕育了伟大的哈萨克民族,还培养了哈萨克人独特的民族精神和性格。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转场也会发生一些变化,乃至最终消失,但是哈萨克人这种独特的民族精神和性格却永远不会改变,更不会消失,还将在这片土地上留传、延续……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伊犁河湿地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8-9月来玩最佳。
伊犁河湿地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湖光秋水 更新:2017.03.31

民俗 农林牧场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伊犁河湿地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民俗 农林牧场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民俗 农林牧场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