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尔瓦,当丝绸之路终于汉萨同盟

爱沙尼亚 纳尔瓦 Narva 伊凡哥罗德 俄罗斯 汉萨同盟

爱沙尼亚

首页 > 特色建筑 > 目的地 > 爱沙尼亚 > 纳尔瓦,当丝绸之路终于汉萨同盟
南蔻
订阅

《城市中国》编辑,十五言撰稿人,混迹头条、新浪等各大博客自媒体,带着“职业病”去过的国家大约三五十,还在增加中。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古城古镇丝绸之路北线最西的尽端,原来是汉萨同盟的东边
  • 特色建筑中世纪晚期的城堡依然保留,如果之前签的是申根多次往返+俄罗斯过境,还可以去河对面
  • 不跟团如果跟团的话,只会去到塔林,但是首都好玩不代表别的地方不好玩
  • 文化控哪怕是城市展览馆,有时候也藏着外人不知道的秘密

一般丝绸之路的地图都是这样的——从喀什或者伊犁分散开来,沿着阿姆河和锡尔河进内亚,然后无论如何都会走到伊朗、土耳其,到达欧洲。也有的地图会画“北线”,各种走法之后,汇到莫斯科,然后圣彼得堡或者诺夫哥罗德附近的海里。如果说前者的目的地是罗马,这自然好理解。可是后者的目的地是哪里呢?俄罗斯没有消化所有产品的能力,就算能,最后也会终结于莫斯科,怎么会走到海里呢?走到海里,然后呢?

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最终还是我们的

如果在边境出现一座大的城市,它的来头一定不小。因此,在考虑除了塔林还能去哪里的时候,纳尔瓦(Narva)就这样成为了一个备选。尤文图斯不想看教堂,这样塔尔图(Tartu)主教堂的废墟就算了;帕尔努(Parnu)主要是夏天比较有趣,冬天的话就是黑色的森林和白色的海,去里加的路上路过了,也庆幸幸好当时没有选择住在里,那里更适合自驾的时候停下来拍拍照——另外,为什么这么多城市都是“X-r-X”的音节设计呢,千城一面,太没有创意了(不过确实是爱沙尼亚语节拍的一大特色);而萨列玛岛(Saaremaa)上的城堡(Kuressaare)路程太远,单程4个半小时,当天往返不太现实,但旁边又没有合适的住宿。

一边是爱沙尼亚,一边是俄罗斯

所以,最终决定了,去纳尔瓦,去看纳尔瓦河两边的两座城堡,一半属于爱沙尼亚,一半属于俄罗斯。这是汉萨同盟向东的最后一站,也是经过莫斯科的丝绸之路,在圣彼得堡还没有建起时候的最北端。

俄国部分现存遗迹大,但是更加荒凉

冰凌顺着湍急的河水一路向下

从莫斯科到诺夫哥罗德——对的,就是俄罗斯的旧都诺夫哥罗德,再下一站就可以顺着纳尔瓦河直达海边了。拉脱维亚那边的陆路要更长,也没有现成的路线,穿越森林和大片湖泊之后,才能抵达Daugrava河,然后从里加湾出海,幸好里加湾冬天是不冻的,因此当工业革命之后,俄罗斯才最终选择了从里加出海。

一点没有边境的气氛

河边的象棋棋盘

爱沙尼亚的国旗是致郁系的,蓝天,黑色的森林,白色的雪原。去之前我就希望着能够遇到大雪。有雪的时候都不冷,北大西洋暖流带着湿雪和西风过来,气温就在0度上下抖动,谁也无法预计当天下的是雨,还是雪,还是冰水混合物。所以我们放弃了塔林周边的国家公园和冰瀑布,事实证明还是正确的。坐火车过去,开始是雾凇,而后晴了天,等到了纳尔瓦,又开始下起大雪来。河对岸的伊凡哥罗德显得更加阴郁了,下面的河水也变成了黑色,漂着细碎的冰凌。天气还是太暖,想看到大的流凌,恐怕还是黄河更为靠谱。

走河边的话,需要拗一个大弯才能绕过边检,回到城里

在发朋友圈之后,和别人对话的画风就变成了这样——“这是哪里啊?”“爱沙尼亚,纳尔瓦。”
“爱沙尼亚的塔林?”“纳尔瓦。”
塔林的纳尔瓦?”“爱沙尼亚的纳尔瓦。”
“纳尔瓦在哪啊?”“爱沙尼亚和俄罗斯的边境。”
“所以你去俄罗斯了?”“不,我去的是爱沙尼亚。”
“爱沙尼亚哪啊?”“纳尔瓦。”
眼看就要变套圈了……
首都么,有的国家好玩,比如爱沙尼亚,有的国家不好玩,比如斯洛伐克。跟团的人们只去塔林,去了塔林,就的以为那是全部了,然而首都好玩并不代表其他城市不好玩。被“首都战术”洗脑了,只知道爱沙尼亚有塔林,爱沙尼亚=塔林,以为爱沙尼亚只有一座城市,爱沙尼亚唯一的所有的城市叫做塔林。纳尔瓦是一个被游客遗忘的地方。

俄罗斯来的巴依老爷,哈哈哈哈哈

看卫星图发现纳尔瓦的城堡边,有着与塔林名字一样的Viru大街,有着一个椭圆形的街区(Narva Raekoda),椭圆形之外还有大片的带角的绿地,分明就是一座有着两道大城墙的古城,甚至从形状来看,比塔林的军事地位还要重要。原本以为俄罗斯那边的伊凡哥罗德才是城市的主体,其实不是的,这边貌似很挫的日耳曼城堡(Hermanni Linnus)是外城的边角,而Narva Raekoda街区,则是内城的旧城部分,只是已然被推平,建成了一片片的社会主义楼。

更像留里克王朝的打扮了……

从地图上看,纳尔瓦河貌似只是一条流经沼泽和湖泊的平缓的河,但事实上,它在纳尔瓦形成了一个不算窄也不算高的峡谷,但足以控制周边地区。伊凡哥罗德那座叫伊凡的城堡是方的,一个尖角怼到西边,就是峡谷最窄的地点。而日耳曼城堡则是凹岸,通过一座桥与对面连接起来。原本是古桥,有了汽车和高速,就升级了一下。从爱沙尼亚这边出境之后一个陡坡下去,就上了桥,在桥对岸通关后,一条笔直的大路一直通向金吉谢普(转写是Kingisepp),再后来就是圣彼得堡了。火车则是从南边河中的岛上通过的,几乎与公路平行。

顶楼有一圈木质平台

城堡的顶端看对岸,平……

日耳曼城堡可以参观,门票三四块钱。实际上,这更像是纳尔瓦市的公共空间,因为室内空间大,层高足够,甚至可以举办市级小型会议。所以有的地方是博物馆,有的地方却是空的,或者摆满了座椅。

其实纳尔瓦城有这么大,两层城墙,两层护城河

建筑设计展

纳尔瓦第一次出现在文献中是11世纪,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第一编年史中,那时被叫做Nerevsky或者Narovsky Konets。名字太长的话不适合各个民族的商人记住,而语言总是向着简单扼要,更利于沟通的方向演化的。世上原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Nerevsky就变成了Narva。中世纪晚期是全球的“小阳春”,汴京暖得能种橘子的时候,波罗的海也全年畅通。因此有了中世纪晚期发达的商贸系统,有了地中海和汉萨同盟两大商帮,有了北欧海盗,甚至维京人可以从极地的常年东风带到达美洲,然后再往南被西风吹回来。1277年,作为丹麦地界的纳尔瓦建了城堡,而伊凡哥罗德则要等到1492年,才被伊凡雷帝建起来。

城堡vs城堡

虽然不高,但也是真·峡谷

在没有圣彼得堡的时候,这里是丝绸之路的最北端,是汉萨同盟的最东端。然而颇为吊诡的是,就算是极为重要的物流商贸节点,由于塔林从中作梗,纳尔瓦从来没跟汉萨同盟签订任何条约,所以就算日耳曼人的势力覆盖至此,它也不属于汉萨同盟,所以也仅仅算是不到1000人的小城,最后被急需入海口的罗刹占了便宜

暴雪下下停停

不过俄罗斯的便宜也不是一如既往的顺利的,汉萨同盟的遗产喂肥了瑞典,开创了横扫波罗的海的时代。1558年俄罗斯占了短暂的便宜之后,再要到18世纪起始,21年的北方战争之后才又回到“东方”,变成了圣彼得堡省下的城市。而就在中间这段时间,恰好是巴洛克的风潮烧遍欧洲大陆,纳尔瓦的两道城墙也颇具有浮夸路线,就像一颗星一般地钉在了地上,即使社会主义楼替代了原先的城市,沟壑纵横的城墙和拆除炮楼留下的绿地也依然没有被彻底抹平。

远处的尖塔就是仅有的3座巴洛克建筑之一的市政厅

如果在1941年出现在纳尔瓦,可以看到德式巴洛克的城市,然而经过反复争夺和轰炸之后,在二战的晚期,98%的城市都被炸毁,在1950年代建设了社会主义楼之后,真正的巴洛克建筑只剩下了3座。战后,纳尔瓦河伊凡哥罗德被分成了两座城市,分属两个自治区。

剩下最多的,是社会主义楼

迎面来了一群鸭子

现在纳尔瓦的俄裔和爱裔各半,俄裔多是战后重建时移民来的,建设铀工厂的工人阶级——然而最终没有选择海边的城市,而选择了临近的另一座城。用英语找人问路时,那人也不知道,然后用爱沙尼亚语问路人乙,然后路人乙用俄语指了路,路人甲再用英语解释给我们。但是这需要我们跨一次语系,路人甲跨一次语系,路人乙再跨一次语系,然后再折腾一次路人甲。不是所有的欧洲人都用印欧语系,无论是芬兰还是爱沙尼亚人,普通人也是把印欧语系的语言说得云雾罩,乱用词的,我们都是五十步笑百步。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练俄语听力,至少我还是会两句“达斯维达尼亚”的。在1917年十月革命的时候,纳尔瓦人也是如此的一种懵逼状态,最后还是投票去了爱沙尼亚,直到二战的时候再被收编回来,又随着苏联解体而跑路了。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爱沙尼亚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推荐景点:

日耳曼城(Hermanni Linnus),展览很好玩

爱沙尼亚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南蔻 更新:2017.02.17

古城古镇 特色建筑 不跟团 文化控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爱沙尼亚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古城古镇 特色建筑 不跟团 文化控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古城古镇 特色建筑 不跟团 文化控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