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甘熙宅邸,我遇见了黄梅戏宗师严凤英

——跟随我的镜头走进全域最美秦淮系列之十一

南京

首页 > 名人故居 > 目的地 > 南京 > 在甘熙宅邸,我遇见了黄梅戏宗师严凤英
朱文鑫
订阅

央视、新华、人民、中国、中华网、中国图库等签约摄影师。8家旅游网站专栏作家。故宫专题摄影。出版图书两部。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名人故居在南京甘熙宅邸,严凤英一代黄梅戏宗师有一间不足20平米的旧居鲜为人知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绽笑颜,从今再不受那奴役苦,夫妻双双把家还”你一点听过黄梅戏《天仙配》吧,知道严凤英的,大都是上个世纪的那一代人居多。严凤英是黄梅戏大师,代表作有黄梅戏《打猪草》、《游春》、《天仙配》、《女驸马》等,目前留下影像资料的有《天仙配》《女驸马》《牛郎织女》。安徽安庆一带黄梅戏头牌花旦的严凤英在南京有一旧居,却鲜为人知,那么她与南京甘熙宅邸有何关系?她的旧居为何又在南京甘熙故居里面?

图文/朱文鑫

我在南京甘熙故居里发现这一间不足20平米的严凤英旧居。严凤英1930年出生在安庆城里,七岁随祖父回老家罗家岭生活。她幼时就喜唱歌和黄梅调。12岁拜桐城人严云高学唱黄梅戏,为族人、家庭所不容,后离家出走正式搭班唱戏,一路辛酸,一路坎坷,也一路过关,一路风光,最终成为黄梅戏一代宗师。

图文/朱文鑫

是安庆一带黄梅戏头牌花旦的严凤英,为躲避地痞流氓骚扰,1949年,流落到了南京。人生地疏的严凤英迫于生计,经人介绍在米高梅舞厅当了舞女,改名严黛峰。因长得有几分像电影明星白杨,很受顾客欢迎。不久,她结识了甘贡三的小儿子甘律之,两人很快就相恋同居了。南京甘家为金陵望族,房子多达300余间,俗称“九十九间半”。至民国,甘家25世甘贡三先生,更是诗词、书画、戏曲、音乐无一不精,尤酷好昆曲、京剧。在甘贡三的教导下,其子女皆与京昆戏曲有缘,个个造诣非凡。

图文/朱文鑫

由于严凤英和甘家门不当户不对,甘律之刚开始有所顾忌,没敢告诉甘老爷子,而是借朋友的房子在外与她双栖双宿。不过严凤英的戏曲天分很快挽回了局面。她先是以票友曲友身份来到甘家大院习唱京剧昆曲,甘贡三是戏痴,只要有人肯学戏,他没有不高兴的,何况严凤英嗓子条件好,悟性高,一学就会,唱什么像什么,把老爷子乐得直哆嗦。后来老爷子得知儿子律之与凤英已同居,不仅没反对,还要儿子将严凤英接回家:“家中房子这么多,你们还住在外面干吗?”就这样,严凤英因京昆戏曲结缘甘家,正式成了甘家一员。有人说,严凤英之所以比别的黄梅戏演员高出一大截,与她在甘家打下的京昆基础不无关系。此言有理!除了甘家,传字辈方传芸、北昆白云生都指导过严凤英昆曲舞蹈动作。她的扇子功、水袖、身段等表演,明显受到昆曲影响:譬如《牛郎织女》里织女手持团扇的舞蹈,《女驸马》里“为救李郎离家园”一段水袖抛转。

图片翻拍/朱文鑫

甘家是南京的大家族,到甘贡三这支可谓戏曲世家。当时的名流如溥侗(红豆馆主)、梅兰芳、奚啸伯、徐兰沅(梅兰芳琴师)、曹慧麟、王熙春、童芷夸、言慧珠、李蔷华等常常出入甘家交流切磋。在民乐方面,甘贡三精于笙、笛,弹拨乐器中擅长三弦、琵琶,号称“江南笛王”,还聘请尤彩云、李金寿、徐金亮等昆曲名家来家教授子女,其子女都会戏曲表演。

图片翻拍/朱文鑫

秦淮古今大观里这样记载:“她穿着一件浅灰列宁装上衣,咖啡色花呢西裤,身材矫健,眼神充满着朝气和热情,笑容甜人。她谈戏,说表演,谈经历,回忆到解放前在夫子庙的悲苦卖唱,不禁黯然泪下。”

1950年3月,由南京著名京剧票友甘律之等二十几人发起组织的“友艺集”,成为解放后南京影响最大的票房。当时每天下午2时在安乐酒家(现江苏饭店)的小舞台上,南京的名票数十人轮流上演京剧,有范儒林、赵寿良的《卖马》,赵筠怀、杨文华、睢乐的《玉堂春》,陈振杓、杨序东的《奇冤报》等,此外还有许公泽、范儒林、孙盛云的普及京剧讲座,以及林澄伯、赵寿良的戏剧知识讲座,管公衡的京剧知识兼说场面等,深深地吸引着她。在这里,严凤英结识了“戏曲世家”的三公子甘律之,由于他擅长唱京剧的老生、小生,且拉得一手好京胡,两人成了“知音”。

图文/朱文鑫

严凤英后来常去甘家,向甘律之学会了《梅龙镇》。有一次严凤英与甘律之同台演出,律之的姐夫汪剑耘对严凤英的唱腔、眼神尤为赞赏,觉得她是位可造之材,遂答应手把手教她练毯子功、把子功,这些基本功正是京剧、昆曲一类大戏演员所必须掌握的扎实功底和素质,是黄梅调演员所不具有的,严凤英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刻苦练功,这为她的成才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图片翻拍/朱文鑫

严凤英十分珍惜这样的机会,每次到甘家花园里学戏,一次次跑圆场,不顾疲劳,无丝毫懈怠。她的悟性好,又能勤学苦练,有时三四天即能学会一台戏。只要需要,让她演什么就演什么,有一次反串《芦花荡》里的张冀德,严凤英竟将勇猛无比、粗中有细的猛张飞演得丝丝入扣,甘家上下为之欢呼,“我们家又多了一员虎将”。

图文/朱文鑫

古人已去,如今的甘家大院已修葺一新,深深宅院,明暗幽转。令人欣慰的是还开辟一间“严凤英旧居”供人参观。内有雕花大床、梳妆台、一台老式钢琴、木箱等摆设,墙上挂着一帧严凤英生活照、一帧戏装照,这样的格局对向往戏曲大舞台的严凤英来说,实在太小了。所以,在1951年,当老家安庆来人邀请严凤英重返黄梅戏舞台时,严凤英心动了,甘律之是个聪明又开明的人,他知道严凤英的抱负,留得住她的身留不住她的心,爽性为她购置了部分“行头”,送她回故乡安庆,继续她的演艺生涯。安庆人对严凤英的回归,兴奋无比,满城竞听严凤英。尤其是她的拿手好戏《小辞店》,更是百演不衰。

图片翻拍/朱文鑫

1954年,严凤英在上海参加华东区戏曲观摩演出大会,演出了《天仙配》、《砂子岗》、《打猪草》三出戏,并获得了一等奖。可以说,严凤英的南京学戏经历,是她的表演艺术由浅表上升到成熟期的准备阶段,也是黄梅小调由乡野歌成长为全国五大剧种之一——黄梅戏的艺术铺垫。严凤英的唱腔亮丽沙甜、委婉动听、韵味浓郁,吸收京剧、越剧、评剧、评弹、民歌等唱腔之长,将它们融会贯通,自成一家,誉为“严派”并广为流传。

图文/朱文鑫

这就是她在甘家仅存的一间不足20平米的旧居。可叹的是,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在十年浩劫中身受百般摧残,于1968年4月7日夜含恨而死,时年38岁。1978年5月23日,安徽省委宣布为严凤英同志平反昭雪。大书法家林散之先生哀其诗曰:“尘劫人间惊万千,唯君一死最堪怜。凄凉练好霓裳曲,奔入蟾宫作散心。”皖中凄绝黄梅女,血泪沾成碧草痕。千古伤心唯一死,落花谁忆玉楼人。

1965年,她演出了革命现代戏《江姐》。我们的“七仙女”成了一名党的女儿。严凤英并没能躲过“十年浩劫”,文革开始,造反派一直把严凤英的私人情感经历当作生活作风问题,加以批斗侮辱。她在38岁时的1968年不堪迫害身亡。然而,一缕香魂,飘忽不散,天仙配的影像至今仍缠绕着我们。南京甘熙故居,铭记着严凤英成名前的一段情。

图文/朱文鑫

这是严凤英一代黄梅戏宗师的全部家当。皖中凄绝黄梅女,血泪沾成碧草痕。千古伤心唯一死,落花谁忆玉楼人。如今,她独自甘熙老宅一隅,有一些地方,寂寞的时候,也是最美。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南京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南京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朱文鑫 更新:2017.02.20

名人故居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南京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名人故居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名人故居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