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沙溪,天空之蓝,天堂之甜

饶东古镇 名相故里 2100余年的历史 夏布乌托邦

上饶

首页 > 古城古镇 > 目的地 > 上饶 > 古镇沙溪,天空之蓝,天堂之甜
杨怡
订阅

中国作协会员;上饶师院客座教授;《三清媚》杂志编辑。曾获青年文学新人奖。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古城古镇千年历史,夏布之乡

当然,这是一个大贤大德的地方。

例如娄师德,永恒的唐朝名相;娄谅,永恒的明代理学家;娄素珍,永恒的一代贤妃。如果说这里的风景很美,那么必是说它有的是智慧的水、贤德的水。

除了过多的贤德,它同样有那种简单的糊涂的脆弱的美丽。例如它的千年古树是可以为你的目光提供温暖的,它的百里信江是如同小女人的娇嗔一样具有风情的,它民间的花朝节是带着人类不能回报的激情去绽放的。

你踏进这里,就像站到一双牛筋底民族风棉麻布料的鞋子里

就像青春没有一张不老的脸。这个千年古镇,它也年纪很大了。它不可避免地过着固定的生活,它一年年,栉风沐雨,是非常辛苦的。它的声音已经变得非常慈和,它会接纳你的心意,却不想欠了你很多似的。

它因为地处三县交界,五府通衢,被誉为江南著名古镇,它的古镇老街的地方名有龙门、龙头,古时又有卖油郎遇见黄龙而变成首富的故事。

你踏进这里,就像站到了一双牛筋底民族风棉麻布料的鞋子里。你可以穿着它走到你最喜欢的地方,可以一次次拐弯,一次次去接近那些那样自然的草木石,一次次踮起脚去仰望古镇芸芸众生仰望的日月星辰。

你一定会看到,古镇宗祠的墙上,写着一些陈词滥调的文字。它陈旧得让你站在那里,简直感到孤独和发窘。但当你的眼睛触碰到那样高高在上的兴衰往事,你会想去敲一敲那些老式的墙面和门面。

你会察觉一定有一位时光老人,站在那背后,他大概对着你有了聊一聊的冲动,因为你和他此刻都是孑然一身的人。

他对你讲的,可能是道法,可能是礼节,可能是一个来自高耸而密集的云层里的秘密,可能是他给这地方勾勒出的最完美和最不完美的剪影。我感觉这古镇的时光老人,他一定很腼腆,他一定是低眉垂首,他要讲得一定是实实在在的“拙见”。

不知道你会不会也这样,每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每看一条古村的名字,都会无限地想象半天。

三里长街是谁取得名,向阳村还管辖着哪些自然村,镇上因出产油麻而出名的油麻坞村距离沙溪镇区有几公里远。龙头村种田的老汉和东风村养塘鱼的老汉有怎样的友情。

得益于悠久的历史,沙溪镇保存着相对比较完善的古吴语,而它本身的方言是把“热闹”说成“闹捏”的沙溪话,那么说着吴语的老太太和说沙溪话的老太太会聊怎样的家长里短呢。

可能你不是和我这样对古镇每个路名和村庄怀着科学研究一般的热情的,可能你对古镇这一类的地方有点铁石心肠,那我建议你搭配一个我这样的人一起来这里。

应该要停在某条街道的拐角处,去哪一个小作坊可以看到古镇最美的制作传统夏布的女工,哪一座崖旁边有水库哪一座崖旁边有庙宇,这样的答案我或许都可以告诉你。

古镇轶事的触目之色,掠耳之音,我愿意先为你承担,我愿意站在你前面去和它对视,我愿意在你途径这里的时候搜肠刮肚地去讲。

我以为这里的标配生活,是和其他那些古朴的历史古镇一样的。相对古老,很多文化遗迹,几乎方方面面都是厚重。

然而不是的,它温馨且设备齐全,它物质性的发展既有发展又有克制,它仍然像个露出微笑的孩子一样精神振奋地数着迷途的小鹿。它在有些方面又是一点不低调的,当地特色小吃清明果的颜色青绿青绿,到农历五月初五那天老人们给小孩佩挂的彩绣香袋色彩鲜亮鲜亮。

自古,在徐霞客的旅行记忆中,这里的一切生产生活同外界紧密相连又交汇碰撞。徐霞客曾这样描写它:“沙溪市肆沈盛,小舟次河下者百余艇,夹岸水舂之声不绝”,并且在沙溪古镇流行的民俗活动“过会”所展现的人情交往浓重得像是巴不得昭告天下的热恋。

把沙溪的古、今织在同一块夏布上,它会有多奇幻多幽远

在沙溪古镇,你会知道傍晚和夜晚的区别。

傍晚是人类的,夜晚是历史的。

傍晚像小清新爱情电影。

田野的香气,菌菇的微酸,花卉的温柔,清清徐来的风把什么都刮到一起了,包括因为过于细密将彼此撇的干干净净的两个人。

夜晚是历史剧,图像叙事、史料整理,那样讲逻辑那样讲脉络,让傍晚聚到一起的年轻人把所有的外围环境和因果关联都考虑进去,又各自回家去了。

历史剧也好,小清新爱情电影也好,要和平常的日子区分开来,应该是“过会”这一天。在沙溪镇方圆20里,亲朋好友如约“过会”,来人越多,来头越大,越表示这主人家有人缘和有势力。”过会“的时候,你可以同别人讲话讲到心力交瘁为止,你可以倾其所有去款待任何普通人和一只猫一只狗一只鸟。

你可以将古镇特色的豆豉果饭麸果灰煎果大摆宴席让路边的鲜花和杂草都想来投靠你。

没亲历过古镇的“过会”,但我猜它足够有趣,会让古镇老老小小的微信朋友圈前所未有的兴盛。还有那些单身年轻男女,站在这样的盛况和人群里,或许会张口结舌,或许依旧不懂别人窃窃私语时的情谊葳蕤。

他们或许会开始说得清,何为青春,何为古镇男子的沉默和承诺,何为古镇女子的弱小和仁慈。

古镇名人身上发生过的故事里,有两个最能显出这儿人的特质。一个是武则天时期,娄师德为相时,其弟娄师道授为代州刺史,临行前去向哥哥娄师德道别,顺便请教为官之道。娄师德教他,为官要和气忍耐,遇事反躬自省。弟弟娄师道回答说:如果有人朝我脸上吐唾沫,我也不还手,自己擦干就是了。

娄师德说:“你这样就不对了,人家朝你吐唾液,千万不能擦,擦了会违背对方的意愿,还是让这口水自干吧。”

另一个故事是明东阁大学士郑以伟小时候在五里村私塾读书的事,一个夏天的中午,私塾先生午睡,学生们一起到河里游泳。先生一觉醒来发现教室空无一人,向河边找去,其他的孩子看的先生追来,急忙爬上岸抓起岸边的衣服溜了。只有郑以伟没有跑,他穿好衣服,恭恭敬敬站在先生面前,听侯训斥,并以对对子的形式为其他同学解了围。

不像大城市人出走,要到十万八千里之外的地方去透气。沙溪古镇的人,结伴从这个村庄走到那个村庄,从记载各式各样故事的娄氏宗祠走到方氏宗祠,从饭甑下的黄岩寺走到青岩村后的青岩寺。

听武则天时期娄师德和狄仁杰的故事;听东阁大学士为官一生,盖棺之日毫无余资的故事;听老人们谈古时沙溪埠头每天都有几百只客船停靠和商贩云集。

镇上人习惯多年如一日。他们还会大惊失色和自作多情。他们通常能从历史先辈的真诚中,获得些许能量。反过来,当他们为先辈写下生平见解的时候,总是心存敬畏和崇拜。

历史就是这样循环不已的,就像沙溪这个夏布之乡织造时夏布机的循环。

我很好奇,要是把沙溪的古、今共同织在一块夏布上,它会有多奇幻多幽远多绵长。

伴着古老天平腰机织一匹夏布的声音和织布人均匀丢梭的声音,又能让一些人在这样优美的音韵里,听到怎样的高高低低,听得怎样的热泪如倾。


茉莉一样清新,水仙一样骄傲,充满水露的结香的雍容。我想这个古镇的文学主题,是它把一切明洁和香甜都织拢在了一起。

你来,傻站在古镇人家楼下,抬起头数由白而浅的云,回顾平日看不懂的谁真、谁幻。

此刻答案就全有了。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上饶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上饶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杨怡 发布:2017.02.28

古城古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上饶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古城古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古城古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