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远,遭遇鱼中之王与鱼中浪子

中国地方第一县 抚远鱼展馆 鱼中之王

佳木斯抚远黑龙江鱼展馆

首页 > 博物馆 > 目的地 > 佳木斯 > 抚远,遭遇鱼中之王与鱼中浪子

中国户外圈最具影响力100名KOL,中国国家地理风景评审师,《和最爱的人去旅行》《带着宝宝去旅行》《遇见格桑花》作者。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博物馆中国最大的淡水与冷水鱼展馆

展馆褐红色的墙体,凹凸有致又棱角分明的玻璃墙面,在白雪的映衬下,有些晃眼。这个鱼展馆,占地面积约800平方米,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淡水与冷水鱼展馆。

春节期间的展馆,只开放了两层,一层是活鱼展示厅,二层是各种各样抚远本地鱼的标本,图文、互动区以及赫哲族生活场景的展示区。

薏米与维克特刚到展馆门口,一眨眼的功夫,就钻进了人群,迫不及待去观看那些在玻璃橱窗里游弋的各种鱼类。室内黯淡的玻璃橱窗,刚从室外进入室内的两个孩子,视线还没来得及适应,就使劲贴在玻璃上往里瞧,却依然没看清橱窗里的情形。猝不及防,几条游弋到孩子们面前的庞然大物,将大家吓了一跳。

薏米一边拍着胸口一边说:“开始居然没看见,吓死宝宝了,这么大的鱼,突然游到我面前,会不会撞破玻璃,会不会咬人啊?”

这些长达两米多的硕大活鱼,就是黑龙江特有的鳇鱼。早前哈尔滨的天价鳇鱼中的主角,只不过,此鳇鱼绝非彼“鳇鱼”。在黑龙江水域,还有一种与鳇鱼体形非常相似,个头却要小许多,当地人称“七粒浮子”的鱼,这是被人称为史氏鲟的鲟鱼。而市场上现在出售的所谓鳇鱼,大多是此两种鱼类杂交后,人工养殖的后代鱼类。

关于鳇鱼这名字的来历,还有一个有趣的传说。相传乾隆年间,勇敢剽悍,长期靠江生活的赫哲族人,在江里捕获了一条古怪的大鱼,这条鱼有八九米长,重达两千斤。在此之前,谁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鱼,大家都感到非常震惊。

衙门的官员知道后,也去看希奇,结果所有的官员也惊呆了,后来有的官员想在皇帝面前邀宠,干脆提议将这条鱼解送到京城去。

于是,这条“大怪物”,就从黑龙江畔,历经千辛万苦,送到了帝都。

满朝文武,后宫妃子太监,都轮流来看希奇。结果是谁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鱼,谁也不认识这种鱼,谁也叫不出这鱼的名字。太监们让厨房先割下一小块给猫和狗尝试,以检验是否有毒,不想这猫狗吃完,不肯离开,一直围着鱼打转。于是厨房又做了一盘大鱼,给太监宫女们食用是否可口,结果太监宫女们一品尝,个个赞不绝口。御膳房就赶紧重新烹制了一盘鱼肉,请皇帝品尝,乾隆皇帝品尝了一口,顿时龙颜大悦。

旁有大臣请皇帝给大鱼赐名,乾隆想了想,说:“这条大鱼,是大清国目前发现最大的鱼,此乃鱼王也,从今儿起,它就作为皇家贡品,每年由当地进贡,既然此鱼以后作为皇家贡品,就叫鳇鱼吧。”

乾隆曾就鳇鱼,专门赋诗道:“就中鲟鳇称重大,度以寻丈长鬐轩。波里颓如玉山倒,掷叉百中诚何难。钩牵绳曳乃就陆,椎牛十五一当焉。举网邪许集众力,银刀雪戟飞缤翻。”

当然,这传说,终究是传说,大概源于大多数人对鳇鱼少见而已。鳇鱼其实古已有之,古人称其为“鳝”,民间传说其为鱼中之王,故称“皇鱼”。早在宋金时期,金人就有生食牛鱼风俗,据说牛鱼,就是这鳇鱼;而明代,这鳇鱼已列入贡品之列,连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也曾记载鳇鱼鼻子可以做药用。

到了清朝早期,每逢重大节日或皇室大典,都要松花江百姓进贡此鱼。康熙曾有诗赞云:“更有巨尾压船头,载以牛车轮欲折,水寒冰结味益佳,远笑江南夸鲂鲫”。

当时松花江畔的扶余县,是给朝廷进贡的鳇鱼的主要地区,史称“鳇鱼贡”,负责押解“鳇鱼贡”的,则称之为“鳇鱼差”。当时,松花江畔的锡伯族渔民,只要捕捞到鳇鱼,就立即将其放进用木栅做成的圈养起来,这样的鱼圈,被称为鳇鱼圈。负责承办“鳇鱼差”的锡伯族差役,会选择合适的时节,将两台大车连起来,将鳇鱼放在车上的水槽内,在鱼车和鱼身披挂上黄绫子,向京城进发,这条鱼在一路都不会受到任何限制,而沿途驿站,对这条鱼,还必须得格外关照。

由此看来,不管这鳇鱼之名,是谁所赐名,都足以说明其的稀有和名贵。

黑龙江鳇鱼,学名叫达氏鳇,属于鲟鱼的一种,主要产于黑龙江水域,故乡也在黑龙江,以动物性食物为主的杂食性鱼类,主要以一些小型的或行动迟缓的底栖动物为食,包括虾蟹、鱼类、软体动物和水生昆虫等,也经常窜入洄游的大马哈鱼群中捕食大马哈鱼,有时一次就会捕食十几公斤。

鳇鱼目前主要生活在中国与俄罗斯的界江黑龙江中,尤其以抚远段水域较为集中。其身躯庞大,一般体重在数十到数百公斤之间,据说最大的可达千余公斤,是大型的食肉性鱼类。鳇鱼寿命长,身体大,食量多,力量强,但由于过量捕捞,现野生鳇鱼已非常稀少,因而抚远被誉为“中国鳇鱼之乡”。

鳇鱼,起源于亿万年前的白垩纪时期,是白垩纪时期保存下来的古生物群之一,曾与恐龙在地球上共同生活。由于其原始古朴的外形亿万年来几乎没有改变,素有水中“活化石”, 水中“大熊猫”之称, 属世界濒危灭绝物种之一,联合国华盛顿公约 1998年已将鳇鱼认定为濒危物种。

再强大的物种,再顽强的生命,再久远的历史,在人类的贪欲面前,都弱不禁风。

沿着橱窗继续前行,进入一个五光十色的隧道,如同置身海洋公园一般,各种各样的鱼,或三五成群,或独自游弋,就在头顶游来游去。众多的大人带着孩子,在隧道里走走停停,指指点点,或发出阵阵惊叹,薏米与维克特,或驻足观看,或窃窃私语,或小声惊呼。

一种头像蛇一样的鱼,全身布满了黑圈,静静卧在水底,让两个孩子有点惊奇:“哇,这条鱼好奇怪,怎么长得像蛇,看起来好凶的样子,会不会咬人啊?”

通过询问得知,这是乌鲤,又叫黑鱼或蛇头鱼,难怪孩子们觉得像蛇。乌鲤在野生环境中,通常栖息在水草茂盛的地方或浑浊的水底,其性情相当凶猛,当小鱼小虾游近时,它便会发起突然袭击,将它们一口吞进嘴里。

进入二楼,施氏鲟、达氏鰉、大马哈鱼及“三花五罗”等各种各样的鱼标本、赫哲人独有生活模拟场景与雕塑、鱼皮服饰、桦皮船等等,让孩子们大开眼界。这些标本、雕塑、图文及实物,详实地记录了黑龙江捕捞渔业的历史沿革和发展变化,生动地展现了抚远丰富悠久的渔猎文化内涵,对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的鱼类品种、分布、变迁、进化以及渔业资源保护,养殖开发进行了全面而系统的介绍。

孩子们在二楼的展厅里流连忘返,在这里,大的鱼标本长达几米,小的不过一两分米,体态不同,造型各异,千姿百态又令人眼花缭乱。

而那些雪地犬模型、赫哲族人雕塑、各种捕鱼的场景与工具、各种服饰,在孩子们心中,留下了另一种生活的场景。旧时的赫哲人,以鱼皮为衣,以桦树皮为船,以鱼叉为器,在黑龙江、乌苏里江上讨生活,而那些或大或小的鱼儿,就是他们的现实,或者梦境,就是他们的欢乐,或者忧伤。

孩子们最喜欢的,莫过于展馆里虚拟识鱼,这种与现代科技紧密相连的互动游戏。只需要通过扫描每种不同鱼的二维码,一条逼真的虚拟鱼,就出现在我们面前,孩子们不断把手掌摊开伸过去,那虚拟鱼,就在手掌里摇头摆尾游来游去,薏米与维克特乐不可支,相互推搡着争着伸手过去,似乎在真的与那神气活现的鱼儿嬉戏一般。

在嬉戏的虚拟鱼中,孩子们发现一种鱼叫大马哈鱼,不由笑起来:“大马哈,马大哈,这种鱼是不是非常粗心马虎啊?怎么会有这样的名字呢!”

于是,给孩子们细细讲述一番这大马哈鱼的前世今生,其实,这抚远,不单单是著名的鲟鳇鱼之乡,同时也是著名的“大马哈鱼之乡”。

说起大马哈鱼,就不由得想起纪录片《动物世界》里,成群的黑熊们,静静呆在大马哈鱼洄游的河道浅水区,拦截捕食它们的画面,正因为大马哈鱼“江里出生,海里成长”的特性,才会有黑熊们每年饕餮的盛宴。

大马哈鱼,鲑鱼的一种,每年秋风渐起的时候,黑龙江与乌苏里江里,就聚满了成群的大马哈鱼。居住在两岸的赫哲族人,此时就会欢呼雀跃的喊:“达依马哈,达依马哈”。

这些大马哈鱼的祖辈,一直生活在这寒冷的江河之中,但这寒冷的环境里,却十分缺乏它们需要的食物,为了觅食与繁衍,它们不得个顺河而下寻找食物,于是就这样渐行渐远,最后一直游到了浩淼的太平洋之中。辽阔的海洋,有无边的水域,有各种气温的洋流,有丰富的食物,它们在那里自由自在地生长。

亦如离家的浪子,虽然大马哈鱼们,一代一代,都会在海洋中度过了漫长的成长岁月,但它们却依然无法断绝对故土的依恋,无论离开出生地多远,总有一天,它们终究会返回到故乡去养儿育女,那些幼年的大马哈鱼,无论如何也离不开故乡的哺育,因为它们无法在海洋中孵化。

每一条大马哈鱼,在离开家乡四年后,就会在海洋中长大成熟,此时它们的思乡之情,开始无比强烈泛滥。每年秋季来临时,大马哈鱼们成群结队,如同每年春节返乡的游子大潮,开始踏上回归的旅途。它们一起结伴,游过鄂霍次克海,绕过库页岛,溯黑龙江而上,不辞劳苦,万里跋涉,奔向曾经的来处。

在洄游的日子里,它们日夜兼程,每昼夜需要前行数十公里。在这段日子里,它们从不摄食,忍饥挨饿,不管前面是乱石浅滩,还是高坎飞瀑,不管是黑熊拦截,还是雄鹰狙杀,它们从不退却。

不少大马哈鱼,在这段日子里,或瘦弱不堪,或伤病不断,但只要一息尚存,它们就会一直朝着故乡前进;它们九死一生,如此艰难的冲过重重阻挠,越过层层障碍,就是为了此时,回到故乡去产卵繁衍,养儿育女。

即便幸运的回到故乡,那也不是幸福的终点,因为此刻,才是赫哲人捕捞它们的狂欢开始。那些捕捞之后残存的幸存者,那些漏网之鱼,才会有机会,静静地躲在江水的某个角落,产下它们的下一代。

在这条它们世代繁衍生息的母亲河里,经过两个月孵化的大马哈鱼后代,脱离胚胎,成长为小鱼。它们吃着那些因耗尽体力衰竭而去的大马哈鱼们的尸体,维持着它们弱小的生命,积攒远行的能量和体力。待到来年四月,冰雪消融,冰面开江之时,它们就与滚滚的冰凌,消融的江水一起,顺流而下,向着大海前进,继续下一个生命的轮回。

大马哈鱼传奇的一生,让孩子们唏嘘不已。它们的一生,与大多数世人的一生,何其相似,与大多数世人的人生轨迹,几乎完全重合。

一个小小的抚远鱼展馆,不仅仅展示了赫哲族独特的民俗风情,不仅仅记录了黑龙江、乌苏里江里各种江鱼精彩的一生,似乎,也记录了大千世界里,芸芸众生的人生百态与生命轨迹。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抚远黑龙江鱼展馆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带孩子一起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美食佳酿:

鳇鱼

抚远黑龙江鱼展馆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行者绿豆 发布:2017.03.01

博物馆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博物馆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博物馆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