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溪 梨花深处 机杼声声

夏布之乡苎麻织千年锦绣 名相故里正学传千年文化 玉带丰环集千年秀美

上饶上饶沙溪古镇

首页 > 古城古镇 > 目的地 > 上饶 > 沙溪 梨花深处 机杼声声
琦玲
订阅

胡琦玲,中学教师,一个喜欢用图片和文字记录生活的女子!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古城古镇上饶沙溪古镇,一代名相娄师德、明代理学家娄谅故里

寻着长长的机杼声,我们走进“夏布之乡”沙溪。“清风源里有人家,牛羊在亦桑麻“这是古镇沙溪给我们的第一印象。
在苎麻编织莹洁润泽的千年,沙溪成了商埠重镇,夏布的紧密细薄里缱绻着沙溪人的古朴典雅。手执夏布,穿越孔隙我们透视着沙溪千年文化。

绣花夏布 摄影琦玲 出镜千寻

夏布织女 摄影毛竹 出镜娜娜

”饶东古镇、玉带丰环“是朱熹为沙溪古镇所提。”清如秋菊何妨瘦、廉如梅花不畏寒“是现代沙溪人为自己而撰。当我站在侯相楼时,便真正读懂了诗句。

为纪念名相娄师德所建 摄影 琦玲

娄氏宗祠里沙溪人纪念的不但有一代名相娄师德和明代理学家娄谅,更有一位奇女子娄妃,她的刚烈正直为沙溪人口口相传。
徜徉在沙溪流年岁月里,我们翻读着厚重,裁剪着时光。

娄氏宗祠名相娄师德 理学家娄谅 玉女娄妃等 摄影琦玲

旧时光——老院子

没想到沙溪镇还保留着一个这样的老院子。

当我走进大院的第一感觉便是亲切,幽静。这份静不同于寺院的清修,不同于书院的雅致,这份静恬淡而又闲适。
院中几位老人悠悠闲闲地晒着暖阳,我们热热闹闹的到来并没有在院中泛起涟漪,他们依然不紧不慢地继续他们的思绪。
院中的古樟让我们应接不暇,无论你站在哪个方向,你的视线里总是有一道让你仰视的苍翠。几十株需要多人合抱才能围住的大樟静静地散落院子的各个角落,犹如这大院忠实的哨兵,护卫这方净土的安宁,见证这方院落的沧桑。

老树老屋旧时光 摄影 琦玲

院中一棵堆满莹白的梨树吸引了所有人,虬曲的枝干让我们读懂了她并不年轻的年轮,而满树满树怒放的生命却让我惊讶她的青春永恒。从未见过树身高于数层楼房的梨树,树冠茂密如银色的华盖。立于树下仰望那漫天的雪白,我仿佛置身弥漫花香的春雪中,震撼她“占断天下白,压尽人间花”的豪迈!
这份豪迈或许正是千年名相的遗风,这缕洁白或许正是一代玉女的香魂。

梨花如雪 摄影琦玲

独自徘徊庭树下,看着这些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建筑,我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依恋。

樟树掩映下的青砖小楼,让我穿越到二十七年前的夏季,那个怀揣梦想的女孩就住在这样的小楼里,开始了她的青葱岁月。也是在这样的秀美小镇,也是在一个美丽的校园,她迎来她的第一届学子,那些年龄几乎和她相当的职业中专的孩子们。她和他们是师生更是良友,她的窗前常常有孩子们的身影。小楼门前的樟树下曾经洒满她和同事们的欢歌笑语,小楼篆刻她太多的记忆。
然后那座记忆里的小楼早已不复存在,曾经回到那个小镇却再也找不回那段时光。校园搬迁,小楼拆建,记忆被时光洗刷的荡然无存。

老屋 摄影琦玲

手抚青色的窗台,我是多么羡慕曾经在这工作过的人们。他们是多么的幸运拥有如此一方能安放他们记忆,能储藏他们青春的宝匣。

走在安静的大院,徜徉在时光的隧道,心如春风荡漾……

老院子的青砖窗台 摄影琦玲

秀美乡村——宋宅

宋宅,乍听以为是一幢千年老屋,走进才知道原来她是一个秀美乡村。

和所有的乡村一样,这里也有一条美丽的小溪,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清澈的溪水是除婺源之外大多数农村见不到的,很多的乡村溪水都被污染或者因经年失修被淤泥填埋,唯有这里的溪水潺潺流淌。
村民的房屋也依水而建,崭新的多层别墅倒映清凌凌的水中更为清丽。水中一枚碧绿色引起了我的好奇,原来那圆柱体的家伙是污水处理器,看来这个小小的村庄果然有些与众不同。

宋宅村一角 摄影琦玲

抱着一份探究的心情,我悠悠然踱步村中。

村子好像并不大,有点过于安静,也就有了些许冷清。中青年都应该出去打工了吧,偶尔遇见四五家农妇倚门冲着我们友好地微笑着,三两孩童在古樟下尽兴地玩耍。
每走过几户人家,就会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古樟,从她遒劲的躯干我便读懂她的年龄。每棵大树都有一个独属于她的名字,一棵挂满红色丝带的古樟吸引了我,我信步走向她,原来她叫祈福树。
树的右侧是一栋有些年代的平房,却修整一新。白墙黛瓦虽不及别墅的华丽,但是门前的小栅栏,屋后的翠竹林让我艳羡极了这家的主人。想必这屋的女主人一定是兰心蕙质的吧。

宋宅村一角 摄影爱玉

倒映水中的树影 摄影琦玲

一栋低矮的小屋,土砖搭建,黄褐色的墙体边种满青竹,阳光下他们给了我浓浓的文艺范,我情不自禁地想寻找答案,难道他们也都崇尚“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桃树上兀自低语的母鸡,水中跳着芭蕾的树影,用他们自由自在地肢体语言回答着我的疑问。

摄影琦玲

桃树上对语的母鸡 摄影琦玲

“秋报剧场”下人头攒动,从方氏宗祠出来的姐妹们,都围观在樟树下。原来,这个村无论谁家的子孙考上了大学,都会在这里摆宴或者放电影、演出等以之庆贺。秋季,是放榜的季节,秋季,是丰收的时候!

秋报剧场 摄影杨松

方氏宗祠 方孝儒后裔 摄影琦玲

”正学世家“是方孝儒等沙溪先贤倡导治学治家之本,浩然正气不但在英塘村风靡,像宋宅这般弘扬的小村,沙溪还有无数。

方氏宗祠一角 摄影琦玲

旖旎风光——饭甑

登临饭甑已是第三次,除了龟峰和灵,该数饭甑和三清到过的次数多了。

或许因为她近郊,登山休闲的人群络绎不绝。亦或因脚下黄岩寺悠远的历史,故而引来八方信众。
熠熠烛火,在古旧的香炉里捂着暖暖的阳光,袅袅青烟裹着虔诚的祈福,在和顺的春风里弥漫。明黄的大殿,在明晃晃的阳光里接纳着每一颗祈求安宁的心。
黄岩寺建于唐盛宗年间,历经数百年的风风雨雨,沉淀着数百年的厚重深远。每次我都只在外围驻足,远远地向那道明黄色行着注目礼。唯恐自己凌乱的脚步惊扰大师的清修,唯恐自己浮躁的心绪搅乱香客的宁静。

而每每走进隧道,那幽幽的静谧,那漫漫的昏暗,总能让我那颗躁动的心瞬间平静。二十余丈的路程仿佛就是一个心灵安抚的过程,什么都不用想,轻轻地抬起脚步朝着光亮前行,到达洞口,你会豁然开朗,喜逢柳暗花明又一村!

立于洞口,你不必急于登山。空旷的谷,清幽翠绿。几树梨白,几株桃红,便勾勒出一幅极美的早春图。
记得上次来时是金秋,黄灿灿的菊开得漫遍野,而今,粉粉的幽紫爬满坡。一朵朵淡紫,嫩嫩地怯怯地藏在柔柔的春风里。我记不清她的名儿,我却记住了那抹浅浅的紫……
也许待到仲春,你再来做客,迎接你的定会是满满谷的映红,那时你的心里眼里盛满得必是满满当当的艳艳红!

沿着石阶拾级而上,淡淡的紫一路伴行。腰有座八角凉亭,许是为老年朋友登山歇脚而建,许是为信众祈福提供避雨之所,或许兼而有之。无论哪一种,我们都能感受到寺的情怀,也许这正是黄岩寺香火旺盛的缘由吧。

登山 摄影琦玲

顶,有一座基塔形如饭甑,饭甑由此得名。传说中的七层塔为何倒了六层,故事版本繁多,无论哪种都寄托自古以来百姓们惩恶扬善的良好愿望。无论故事的真伪,每位沙溪游子都会在重返故土时来此登高望远。

屹立巅,极目远眺,苍茫信江尽收眼底。金灿灿油菜花,滚滚信江水,不知写满几多乡愁几番相思!

形如饭甑的一层塔基 摄影琦玲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上饶沙溪古镇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上饶沙溪古镇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琦玲 更新:2017.03.08

古城古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上饶沙溪古镇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古城古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古城古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