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么急着回家,不就是想放肆一回嘛

奉化 外应村 宗族 十里桃花 竹笋

宁波奉化

首页 > 乡村小镇 > 目的地 > 宁波 > 你那么急着回家,不就是想放肆一回嘛
应志刚
订阅

文旅作家,已出版旅行笔记《突然有了乡愁》、《散落一地的温柔》等。微信:yingzhigang001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乡村小镇奉化外应村,十里桃花盛开的地方

当城市里的人们为了一片新发的绿叶骚情的时候,大里的桃花已是开得绚烂。

暌违已久的游子再次回来,故土换了盛装相迎。青绿水依旧,只是菜花铺黄了野,桃红对着杜鹃笑。

从村口延绵至幼年随祖父劳作的深底处,十里桃花齐放。春光蔼蔼,偶遇游的外乡人,流连桃林,弄姿桃花前,我的旧乡邻见了都是不屑,“桃花有啥好看的?”

我自是难掩内心的慌乱,此般景致,正是我魂牵梦萦的春色,心心念念千万水赶来,却又要假装自小看惯了,又历经大城市风景的有见识之人,偏要学出一副鄙视的嘴脸来。

恨不能一袖管揽了这遍野的春色回去,好在以后的苍凉岁月里,细嗅乡愁。

忽然瞥见那香水熏晕草木的妖艳妇人,钻入桃林折枝攀花。
不待旧乡邻阻拦,早已抢先一步一声大喝,“手骨倒是痒的,花折了结不出桃子来,侬是要赔多少铜钿?”

那妇人慌忙收了手,一旁拿着手机献殷勤的秃顶男人却是帮了腔,胖了嗓子与我争,“这是你家的田?”

“老三老四想吃耳光子嗦?”在自己的故土,自然不能输了胆量,将手一叉,喝道,“哪一片地,哪一根树,不是阿拉村里厢的东西,看看无防闲话莫多,手骨痒吃巴掌!”

妇人跟着秃顶男子憋着一肚子的气愤,咕囔着离去。走出老远,还回转身来吐了一口唾沫。

看不惯这等腌臜之人,我松开牵大黄狗的绳索,任其一阵狂吠,将那粗鄙之人追出老远。

荷锄归来的乡邻,担着沉实的麻袋,里面是尚未破土的“黄泥拱”,那生长在野密林,积蓄了一冬的能量,急待破土的竹笋。

见我闲坐田头抽烟,乡邻慷慨,解下重负开了口袋,掏出散发着春泥清香的笋子,好歹要我“带些去南京”。
我抓了地头放着的锄头与麻袋,笑着婉拒,“正好也要去里,侬就不要增加我的负担了。”
乡邻笑着作罢,又问,“捣笋的生活还没忘记吧?”
“忘不记的”,往手心里吐了一口唾沫,抓了锄头,起身扛于肩头,笑道,“生活再做不像,到底还是里人。”

挖笋有技巧,尖头拱出泥土的,我们向来唤作春笋,与“黄泥拱”差了一大截的口味。

如果你有幸尝过新鲜出土的“黄泥拱”,剥了笋壳细嚼笋尖,自然有一种令人欢愉的清甜。
这般的大自然给予里人的馈赠,菜场是买不到的,只存在于里人家的餐桌,岁岁年年。
“黄泥拱”没有冒尖,寻找颇费眼力,好在自小祖父教导,泥层之上见有十字形或井字形裂纹,一般不会落虚。

找到笋不算真功夫,整株挖出来才考验“会不会做生活”。

蛮力是不行的,需渐次掘开顶上、周边的泥层,顺着竹笋的长势开挖,掘断竹鞭,兜底斜着断根,锄头柄子向上一抬,一株金黄的“黄泥拱”完整出土。
光是挖了个尖,或是断了半截的,便会弃之不要了,拿回家去是要被老婆念叨数落的。

初春薄凉,里劳作的人却是一身大汗,湿了的汗衫干了又湿,停顿少刻,经风一吹,汗渍斑斑。

间自有流泉潺潺,渴了,掬一捧灌下,清凉自在。体力好的,在涧打个滚,经凉水一激,浑身又是使不完的力气。

烟霞笼罩野,便是归家的信号。
立于林间,眺望村落里炊烟升起的时候,麻袋里的竹笋已经装满。

这个夜间注定也要忙碌,剥笋、煮笋,做成乡里人都喜欢的酱油烤笋、咸齑烤笋,都需要交给时间和火候。
而于我来说,这样的味道与坚守,顽固地扎根于心灵底处,在被岁月发酵后形成经久回味的芳馥,于只身远游的路上,时时诱发“不如归去”的念头。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奉化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奉化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应志刚 发布:2017.03.31

乡村小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奉化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乡村小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乡村小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