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姑苏春几许,正是绿肥红瘦时

苏州 甪直古镇 杜鹃 蔷薇 小桥流水

苏州甪直古镇

首页 > 古城古镇 > 目的地 > 苏州 > 莫问姑苏春几许,正是绿肥红瘦时
应志刚
订阅

文旅作家,已出版旅行笔记《突然有了乡愁》、《散落一地的温柔》等。微信:yingzhigang001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古城古镇甪直古镇,诗意江南里的千年古镇

莫问姑苏春几许,正是绿肥红瘦时。

前天还在道前街看马路两侧泛着茸光、晕染着鹅黄的嫩绿,迷醉在欢欣的春阳里,次日到了甪直,看着年轻女子的白裙飘逸过古镇的小桥,那日头已是晃得人睁不开眼,浑身的油汗直冒。
这两年,江南的春愈发的短暂,红花落尽就是夏天,来不及细步慢走遍看风景,一个急刹车,单件的长袖都来不及穿,就恨不得要光着膀子出来招摇了。

叶圣陶纪念馆里正在举办一场活动,是先生到甪直执教一百周年的纪念仪式,听着人们在缅怀叶老与甪直的一世情缘,忍不住想起了宜强先生。

我曾在一家报社供职十余年,陈宜强先生是分管新闻的副总编,我是臭名昭著的“扒粪工”,以揭露社会的伤疤为能事。
我是一个惹祸精,宜强先生为我几次三番拍案,保住我的前程。于公于私,都是我的恩师与兄长。

先生过世之前的最后一趟出行,就是在这样的春日,终点就在这座千年水乡古镇。

3年前,如同我窗外蔷薇绽放的时日,洪明兄打电话给我,“我陪陈总到苏州走一趟。”
先生患病之后,我多次去南京看他,精神状态不错,陪我吃饭谈笑风生,又呼朋唤友彻夜打麻将,心想来日方长。
那些天,恰巧不在苏州,便与他电话短叙一番,约定过些时日畅游太湖。他说,“你只管忙你的,工作要紧,我们以后再叙”。
知道他未曾游过甪直古镇,于是拜托了现在的古镇旅游公司老总周磊先生,帮忙好生安排。

未料,这番通话却是诀别。到了7月,先生溘然辞世。

我不曾去送他,当时自己也处在命运的挣扎中,只是就近去寺庙烧了几把纸钱。
他此去是独闯漫漫雄关,帮他口袋里塞满钞票,一路可走得安心,他年相见,到底也好说话。
洪明兄后来发过我一张先生在甪直古镇的照片,并说,“其实那个时候,他已经走不大动了”,顿时泪如雨下,在洪明兄的办公室哭了个稀里哗啦。

先生的病,多数是因他视为生命的新闻理想的轰然倒地。在他离世的两个月时间里,我一直在反思自己走过的路,突然感觉,理想和情怀其实是一种可笑的负担,压垮了他,也正在榨干我的激情。

我不愿再复蹈,断然辞职。
当我不再以新闻人的视角,重新站在甪直古镇的街巷,突然惊悟,这世间哪来那么多不堪入目的阴暗,这周遭的绿柳清风,这四面的莺莺燕燕,哪有一丝空气中不流淌着风情二字?

远方很远!

中年时一阵急刹车、一个急转弯,心里依旧装着远方,只是朝着来路归去。
越往回赶,越觉风景旖旎,倒是在旧时光里,白白的错过了。
只是也不能够后悔,相同的路我来回走一遭,自然比别人多活了一世。你看,多少人只是蒙着头一路往前赶,不知道最终去向了何方。

归途浪漫!

此刻的我,正在甪直古镇邂逅多少还有些诗意的青年时代,会对着落残的红花微微惆怅,会对着身边经过的美貌女子怦然心动。
宜强先生的青年,是一个俊朗的诗人。现在,在这个恍若夏天的古镇街头,走进氤氲的时光,我遇见了他的青年,也在与自己的青年,举行一场久别重逢的畅谈。

一夜春雨,醒来时,窗外的蔷薇繁茂。

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看着窗外的蔷薇,喝着咖啡,脑子里蹦出一句诗来,“In me the tiger sniffe the rose”。
一个诗意的青年,在我的心里仰起脑袋,骄傲地说,“yes,I am a tiger!”
只是,他不再炫耀自己的利爪,那颗曾经坚硬的心,正融化在姑苏的春日里。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甪直古镇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甪直古镇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应志刚 发布:2017.04.20

古城古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甪直古镇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古城古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古城古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