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坞,一千种人生,一千个“欧阳修”

道教名山葛仙山脚下 满目可见的欧阳家训

上饶葛仙山

首页 > 乡村小镇 > 目的地 > 上饶 > 陈家坞,一千种人生,一千个“欧阳修”
杨怡
订阅

中国作协会员;《三清媚》杂志编辑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乡村小镇欧阳修一千多个后人居住于此

我知道,比起欧阳修后裔,很多人更爱欧阳修。


爱他发愤苦学的故事,爱他曾是洛阳花下客,爱他为文用字的节简,为官执政的宽简,爱他有一万卷藏书、一张琴、一盘棋、一壶酒的晚年。

他的后代有一系列的身份,可能做官可能经商,可能是大人物可能是小人物。但至今再也没有人像欧阳修一样写过那么美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还有那么胸襟旷达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水之间也”。

所以一千多年过去,被仰望的仍然是他,被遗忘的是他平静生活的后裔,也没有人好奇全是欧阳修后裔居住的村庄不为人知的人和事。

每天,陈家坞人有几十个人在耕种,有几十个人在宗祠里的古戏台唱戏,有几十个人在整理修缮族谱,有几十个人在乡间漫无目的行走,有几十个人积攒了钱去县城逛超市和逛商场,还有几十个人家大业大要管鸡啊鸭啊牛啊狗啊,还有几十个人白手起家地创着业,还有几十个人做清洁、建筑的工作,还有几十个人吃吃喝喝默默无闻地过着。

一切都是鲜活无比。这里所有的资料、信息和正在搜集的、分别归类的都和欧阳修有关。仿佛那位祖先曾经留下过一个手写地址,后人们要把最真实、第一手的东西寄去给他。


所以除了鲜活,更有难以置信的真实和勤恳和对一切有自己的心得。

每天,这里的人要吃掉一百多碗清汤,用四五百斤新鲜笋晒成一百斤笋干,一家三口消耗掉一下午去摘下几百粒30克以上的连荚的豆子,然后到了晚上耐心地剥豆荚,得到毎荚2、3粒豆子,再为有吃夜宵习惯的家人准备一盘毛豆一点啤酒。好像欧阳修《田家》里写得:绿桑高下映平川,赛罢田神笑语喧。他们都忠实办到了。


除了满目可见的“欧阳修”,这叫陈家坞的村庄里还隐匿着无数要费力寻找的“欧阳修”。

在欧阳宗祠里,可以看到一份保存完整的有几百年历史的欧阳家训。家训中描绘了那个时候人们对秀美乡村的向往,“兄仁父义,父慈子孝;视叔如父,视侄如子;琴瑟静好,妯娌和谐;勤俭治家,公平处事;耕读为本,礼仪为门。”这份家训,如今出现在了家家户户门前。陈家坞的一片占地六千平米的小公园,取了颇有诗意的名字“憩园”。除了这些,陈家坞还有许多有关欧阳修的东西不为人知。

例如,从这位北宋文坛领袖、政治家、改革家身上传承下来的,是血统的亲密还是清简的道统?会不会这里的人对外人对外面的事大方,唯独不亲悦自己的家人。

例如,被一阵风和一只小鸟带来的蚂蚁,成百上千只小蚂蚁爬行在乡间小道,它们会不会是因为知道这里是欧阳修后裔居住地才来。

例如,这里熟读《易经》的算命先生,给村里的孩子算出来的最好的命运,究竟是不是和欧阳修一样的命运。

例如欧阳修从前在文章中写到的社会和乐,崇文尚德的精神究竟以怎样的形式残留在怎样的人心里。例如受电视和流行文化影响的女孩,她们想离开得越远越好,于是去做网络直播于是变得泼辣强悍,因为她们心灵中央有一个“欧阳修”的形象,她们绝对不能和别人完全一样。

陈家坞村子里消息最灵通的,要数睡在醉翁亭背后的狗。醉翁亭是建造供村里人落脚休息、正对着欧阳宗祠的两个木亭。像别的乡村的狗一样,极少说话,连睡着的时候都一直在聆听。

我怀疑它们躺得够久了,听到过当年欧阳修在翰林院任职时与同院其他三个人出游“逸马杀犬于道”的小故事。那次出游,欧阳修见到一匹飞驰的马踩死了一只狗。一人说:“有犬卧于通衢,逸马蹄而杀之。”另一个人说:“有马逸于街衢,卧犬遭之而毙。”欧阳修笑说:“这样修史,一万卷也写不完。”他只说了六个字:“逸马杀犬于道”。这是一个欧阳修为文简洁的故事,但是“逸马杀犬于道”这一幕始终警醒着后人养的狗。

小村庄再宁静,没有谁家养马,但这里的狗从来不敢轻疏浪漫的躺在路上。它们温钝地,躺在醉翁亭的背后。

古戏台上几出陈年老戏,村里源源不断百条水渠,扎根定居于此千位欧阳宗亲,祖先不是富贵人家,但是写下过“酿酒烹鸡留醉客”的待客之道。

祖先对平日生活的追求很散淡、不刻意,于是留下了“鸣机织苎遍家”这样的退让。

回到你在陈家坞古戏台上听的那出戏,常常有很多人听着听着忘了鼓掌,因为那出戏总少了一点薄薄的风情,少了一点极浓的势力。你的心或许被很珍贵的东西击中了,但是你很快就乏味了。因为越是动了一份很深的感情,也越快就会变得无情。

有的时候,命运就是这样一种选择。你会选择去做“欧阳修”,还是欧阳修的后裔。

成为了前者,很多光阴,风光的贬谪的,你必须独自一个人度过。成为后者,过不去的万水千,有了成百上千人劲往一处使,一定过得去。

秀美乡村、无暇时光,还有道家的三生万物。葛仙道教,相传葛天师葛玄在此修道成仙。陈家坞是进入葛仙乡的第一个村庄,据欧阳宗谱记载,八百多年前欧阳修第16代从庐陵迁居于此,人们希望在此成家立业,于是给这地方取名为“成家坞”。后来,历史变迁,就成了如今的陈家坞。

现在的陈家坞有1300多个人,大部分人都姓“欧阳”。在有着四百多年历史的欧阳宗祠翻看族谱,看到欧式后人,有清年间武举人欧阳龙,有为了守祖传地基穿上烧红的铁鞋的欧阳皮祥。

我很少在这里看到单身一人的人。

为了了解欧阳修,陈家坞的欧阳修后人总是聚集在一起。对他们来说,自己不是最重要的,对祖先的重要记忆才是最重要的。

他们安详、黯淡、却一点也不孤独。因为他们的归宿肯定不是文学,也肯定不是政治。

何苦呢,要有那么寂寞的内心世界,要在这样的生活里那么频繁地走神。时间差了近一千年,终究人们是因为欧阳修才来此,所以何苦要他的后人们去写千古文章去喧宾夺主呢?

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欧阳修是江西庐陵人。说起欧阳修与铅,不得不提到一个重要人物:铅首位状元刘辉。

九百多年前,刘辉两次参加科举考试,应试主考都是欧阳修。刘辉原名叫刘几,因文章追求辞藻华丽,被倡导平实文风的欧阳修所嫌弃。他第一次参加科举是在嘉祐二年(1057年),欧阳修翻阅试卷时,看见文章卖弄辞句,诘牙难懂,十分气愤,认为“此文必刘几所作!”,只批了“纰缪”二字,刘几名落孙。此后,刘几在铅永平清峰峡苦读,改变了华丽的文风。嘉祐四年(1059年),改名刘辉,欧阳修又受命御试考官,当有人告诉欧阳修“刘辉乃刘几”时,欧阳修读到刘辉文章中“静而延年,独高五帝之寿;动而有勇,形为四凶之诛”的句子,赞许他:“辞善道明,实为难得。”说不定欧阳修后人与现在位于铅葛仙乡的这个陈家坞的缘份,就是欧阳修与刘辉的缘份衍生下来的,隐藏的部分值得我们想象。

一千个人物,一个小乡村。有自己的故事也有自己的传统,即使不是一千个后裔就有一千个欧阳修,也没有什么好妄自菲薄的。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葛仙山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葛仙山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杨怡 发布:2017.04.21

乡村小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葛仙山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乡村小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乡村小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