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山,走马苗玉闯

河北 太行山 村庄

邯郸

首页 > > 目的地 > 邯郸 > 太行山,走马苗玉闯

文旅作家、撰稿人、乐途灵感旅行家,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特约旅行作家,踏足旷野,迷恋山川地理,山河彼岸,心安便是归处。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太行山下的苗玉闯像一头温顺的小鹿,忽闪着长长的睫毛

苗玉闯象一头温顺的小鹿,忽闪着长长的睫毛,眨一眨湿漉漉的眼睛,惊奇地打量着一群惊醒了她的酣梦的山外来客。

摄影//清水无鱼

沿着一条宽敞、新修的沙质公路,汽车直接开进了一个用山石围起来的院子里。来不及伸展一下筋骨,我就已经被眼前惊心动魄的绿浪折服了――那是松林。准确地说,是松林的绿涛覆盖了我。寂静从那里铺展开来,清凉也氤氲其中。无法想象,那幽静的山林里除了幽静还会有怎样的景致。

泉水汩汩地从林中欢快地流出,顺着山涧,在青青的山石上打一个漂亮的旋儿,顽皮地翻上几个跟头,清泠泠、响亮亮地奔涌而去。一直到现在,我的脑海中还时时浮现出那片茂盛的松林,耳边还时时响起“哗哗”的流水声。阿来先生曾在他的《尘埃落定》里把梦比作白色―――“浓稠的白色,一点一滴,从一枚枚罂粟果子中渗出,汇聚,震颤,坠落。罂粟挤出它白色的乳浆,就象大地在哭泣。”曾经读过这样的文字:在色彩的对比中,红和绿是鲜明的对照,而绿和绿则是和谐与统一。

摄影//清水无鱼

在苗玉闯,绿色主宰了这里的一切,人的双眼被那些无处不在的绿色浇灌着,绿的树、绿的水、绿的庄稼、绿的草,除了头顶上白花花的太阳无遮拦地一泻而下之外,村庄以及田野被浓浓的绿严严实实地围裹起来。树的叶子上凝挂着欲滴的翠绿,泛着油油的光亮。在叶子中间,小小的绿色青果顶着未曾脱落的花蒂,周身裹一层细细的绒毛,象是一双双树的眼睛。就连那些破土而出的小苗,也张开葱绿的羽翼,摇曳着娇嫩可人身影。层层叠叠的梯田把山峰修饰成一道绿色的屏障,耸立在村庄的背后,日子也就过得山一样的稳妥、踏实。阳光是不肯轻易光顾村庄的,密密匝匝的树木给村庄撑起大片大片的阴凉,伞盖着村庄的古朴、恬静、安祥。

摄影//清水无鱼

苗玉闯没有因为被禁锁在太行山里的日子太久而显得羞涩、拘谨,这个被青山、绿树、清泉拥抱着的村庄落落大方地向她的客人展示着清纯和亮丽。自从走进苗玉闯,我就开始怀疑,昨天我还身处流火的夏日,仅仅过了一夜,是谁让我找回了春天的温馨与浪漫。风裹挟着柔软湿润的空气在林间徜徉,似乎拽住了春天在这里行走的脚步。此时,一种清冽的感觉,如汩汩流泉从心底渗出,并迅速在周身蔓延,浸透每一寸血管。

在苗玉闯,我没有看到散养的鸡和满山遍野的牛羊,这和我先前的想像是有区别的。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太行山大面积飞播造林的时候,这里的牲畜家禽就实行了禁牧,鸡进笼、猪进圈,牛羊下了山。可以说,今天的苗玉闯,生态环境保护的这样好,除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外,这些不会说话的动物们也是功不可没的。

摄影//清水无鱼

在群山和绿树的映衬下,天空是湛蓝湛蓝的,寂寥而空远,更有悠悠白云,象散落在草原上缓缓移动的羊群。那条看不见头尾盘桓逶迤的山路,是天神放牧白云扬起的牧鞭吗?

在村庄小憩之后,我们要去攀登那座近二千米的东板山。东板山海拔不算太高,却险峻无比。前面探路的海林给大家砍些树枝拄在手中。此时我才发现,海林除了身上背着一个装着干粮和饮用水的大袋子之外,手里还攥着一把明晃晃的镰刀。

摄影//清水无鱼

带着极大的探险精神披荆斩棘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跋涉,我们穿越了野猪经常出没的森林,爬过怪石嶙峋的沟壑,沿着藤条缠绕的蚰蜒小道,攀越了艰难似天路的黑铜门,终于在下午2点登上东板山极顶。放眼望去,群峰峥嵘,树木葱郁。当一尘不染的阳光瀑布般渲泄下来的时候,我竟然丝毫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头顶上磅礴的烈日真的被我忽略了。而深深攫取了我的眼神的是远山,是远山之外的群山环抱中的朱庄水库,是远山山脊上那道绿色的分界线,是远山上的古长城遗址,是更远的摩天岭,是竣极关,是青崖寨。是峰峦相连的八百里太行……

回头寻找来路,刚才的村庄不知何时已淡出我的视线,山下气势磅礴的松林也变成一块绿色的绒毯。此时,身上还残留着那大团大团的山绒花浓郁的芳香,眼前的景物处处呈现出雄奇和瑰丽,我才意识到,从刚才的苗玉闯到现在的极顶远眺,分明是两种不同的美景,从柔软的美到阳刚的美,我们的艰难跋涉只是一种过渡,由美到美的过渡。

摄影//清水无鱼

纯朴、憨厚的邓海林和邓考文自动把自己归到“受苦人”的行列,他们常常把对命运的抗争当做养家糊口的家常便饭。因此,打小因小儿麻痹落下残疾的邓考文拖着一条残疾的腿和一条不太灵便的胳膊,初中毕业后,学过美术,给人画过炕围―――那是一种很土艳,很民俗的艺术,却被他描绘的惟妙惟肖,在他的笔下,穆桂英挂帅、七仙女下凡、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火红的石榴等各种花鸟鱼虫、飞禽走兽都被他淋漓尽致地搬到了农家的床前。日子也在这花花绿绿的世界里揶揄而过。后来,他搞过养殖,在城里帮别人开过饭店,做过陶瓷加工、还承包过铁矿。当他辛辛苦苦一年干下来的时候,却拿不回多少工钱。他为老板的吝啬和狡诈而愤愤不平,在他的心里,“即使黄河漂天也短不了受苦人工钱”的道理根深蒂固。,我在他的家里曾经被一张粘贴在墙壁上的《耶稣善牧像》和摆放在床头柜上的一个玩具“天线宝宝”深深地吸引,从而看出作为山里人的他们真诚善良的本性和原本未泯的童心。

我曾向考文问起现在的苗玉闯最主要的经济收入是哪些,他说:“现在只能靠地里的收入了,山上的树木国家不许砍伐,连羊都不让上山了。”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眼神黯淡下来,表情有些无奈。

摄影//清水无鱼

“不过,这里有水,有水库,过去苗玉闯这个只有40户人家,不足200口人的小村一年向国家上缴过公粮4万多斤。生产队的时候,队上曾有过400多只羊、30多头牛、30多头骡、20头驴,冬闲的时候,开山造田,埋沟填地,现在的田地大部分都是那时整治出来的。”邓考文继续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脸上闪着喜悦的红光,仿佛在历数家珍。那些珍藏了许久、略带潮湿的记忆又使他似乎沉浸在幸福之中。

摄影//清水无鱼

“现在还搞养殖吗?“我这样问他,他嘿嘿地笑了,说:“不搞了,现在家里就养了一只羊、三只兔子,一只猫。”在一旁的海林说,“去年村民一致选考文回来当村长,他想带领大伙搞旅游开发。上边重视西部发展,来了好多专家,在咱们山上山下测量了三个星期,后来,勾机就开到山下了。”

摄影//清水无鱼

我半天才明白,他们说的勾机就是修路的挖掘机,在他们面前,我真的孤陋寡闻了。

“那山下这条路是村上修的吗?”
“不是,村里哪有修路的钱,是省旅游局投资上千万元修的,光那条隧道就500多米长呢,修通后这里就会直接把门道川、常社川的京娘湖、武当山和长寿村的两川三个旅游景点连接起来,到那时,苗玉闯山上的几百种药材,北豆根、柴胡、连翘、金银花,远志、香草,还有上万亩的板栗园,近5、6万亩的林场都会派上用场,”考文说完,,转身拿眼睛瞟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侄儿说,“海涛初中毕业了,现在跟着人家学开勾机哩。”我顺着考文的目光移向那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他腼腆地笑了笑,脸上笑出一个好看的酒窝,把脸藏到了树后面。

从山上下来,我们在一个叫做“阎八”的农家小院里,吃了一顿地道的农家饭。上车的时候,邓考文用他的左手给我们关上了车门,又从车前面绕过来,站在路上,对着车里的我们不停地挥手。刹那间,他的身影和他身后作为陪衬的峰峦,永久地定格在我的脑海中。

摄影//清水无鱼

光线一点点暗下去的时候,夕阳给雄浑的太行山留下了最后的一抹金紫,同时把巨大的山影投在了寂静而神秘的门道川里,似乎在一瞬间,清山、清河、农舍、梯田在这暮色四起的黄昏陷入孤寂。在我看来,这样的孤寂却是一种沉思的状态,一种沉思后即将飞翔的状态。这种状态很美,那是一种需要我用心去体会的残缺的美。

一轮圆圆的月亮从东面升起来了,万物显得那样的柔和、安逸。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邯郸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邯郸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清水无鱼 更新:2017.05.03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邯郸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