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阳湖畔鲤鱼洲,激情燃烧的土地

南昌县 候鸟 知青农场 北大清华分校 草棚大学 生产建设兵团

南昌南昌五星知青公园

首页 > 文化控 > 目的地 > 南昌 > 鄱阳湖畔鲤鱼洲,激情燃烧的土地
南昌六
订阅

让更多的人了解江西! 个人公众号:走在江西 zzjx_wx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湖泊鲤鱼洲,这里被鄱阳湖的湖叉包围着,只有一条圩堤与南昌相联
  • 其他人文曾经的生产建兵团、北大和清华的“五七”干校,还诞生过北大的“草棚大学“、知青农场
  • 文化控走进鲤鱼洲,太多的历史元素在这里叠加,让我有幸认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赣江下游自南昌八一桥下面的沙洲开始分流,形成众多的支流,经过五十公里在的蜿蜒,汇入鄱阳湖,并在江湖交接地带形成广袤的冲积平原,在那里有一个叫鲤鱼洲的地方,是国营南昌市五星垦殖场所在地,历史上曾经的生产建设兵团、知青农场、北大和清华的“五七”干校,还诞生过中国的“草棚大学”,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上都深深地印刻着上世纪中叶中国历史的烙印。

五星垦殖场知青公园大门

鲤鱼洲——曾经的福州军区江西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团

从南昌出发,开车沿着赣江大堤,不到一个小时就来到了鲤鱼洲,这里被鄱阳湖的湖叉包围着,只有一条圩堤与南昌相联,距南昌市四十公里,是一个面积不到60平方公里的围垦区。绵延10公里在的樟树,仿佛是一条时光隧道,将我们带入鄱阳湖的深处,漫漫地揭开鲤鱼洲的历史面纱。

绵延10公里在的樟树遂道

1959年,三年自然灾害伊始,为了解决吃饭问题,南昌市当时著名的27家工厂和南昌县政府纷纷组织人员到鲤鱼洲试办农场,那时的鲤鱼洲还是鄱阳湖畔一块天然的滩凃。一场洪水过后,只剩下南昌县国营鲤鱼洲垦殖场生存了下来。为了巩固这块阵地,1965年南昌县组织了4万劳力修筑圩堤,将鲤鱼洲与鄱阳湖隔开,围垦造了12万亩田,并从周边移民来此,真正意义上完成了鲤鱼洲的的初步改造。

五星垦殖场总部

文革开始后,到1968年,国家将66-68三届未分配的大学生统一分配,但大多都 是分配到了农场和艰苦的边疆进行锻炼。鄱阳湖畔的鲤鱼洲是最适合锻炼人的,有二十几所重点大学的200多大学毕业生被分配到这里,江西本地的大学,如江西大学等毕业生分配编入三连,包括清华、北大、人大、南大、复旦、同济、厦大、北航、北政法、北农机等十几全国重点大学的毕业生编入四连,后于1969年12月进行再分配,都被安排到江西省的各行各业。后来随着政策的逐步放宽,他们才有机会走向全国,从事属于自己的事业。改革开放后的20年,正是这批老牌大学生,在各行各业担当着国家发展和腾飞的中坚力量。现在他们都已退休多年!

文革中的中国处于全面内乱状态,在这种背景下,国家赋予了解放军稳定社会的责任,在原有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基础上,全国又成立了10个"生产建设兵团",及江西等3个农垦师,于是鲤鱼洲又迎来了一次大建设。

1969年12月,鲤鱼洲垦殖场被兵团接管,改编成了从事农业生产的福州军区江西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团,并在当地征集一批无军籍的"兵团战士"。

兵团战士,他们是一群特殊的兵,他们接受着军式化的管理,穿着没有军章和帽徽的制服,从事着农业生产,形象地说就是不戴军章的军人、穿着军装的农民。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时代青年的心中,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身绿军装和印在胸口硕大的“农垦”两个大字,还有“兵团战士”响亮的名字。

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除了从事一般的农业生产,在兵团的生活最让当年的战士们念念不忘的,就是冬季担大堤。1969年那场  “鲤鱼洲农场冬季围堤维修万人大会战”,从周边各团(还有当时北大清华的五七干校的教师们)选调的“特别能战斗”的、最优秀的同志,修筑被鄱阳湖洪水冲垮的大堤。冬季的鄱阳湖环境极其恶劣,北风从辽阔的湖面吹来,天寒地冻,兵团战士们在绵延80多里的大堤上,播撒着他们火热的青春。

相子口排灌站附近折水文标尺

1972年兵团由福州军区下放江西省军区管理,更名为江西省军区农业建设师第九团。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兵团组织,在稳定国家形势和发展农业经济起到了相当的成绩。但它不符合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到 1975年由部队移交给了地方,更名为国营南昌市五星垦殖场,并一直延用至今,从此江西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团正式从历史上消失了。

相子口排灌站,农民们正在清淤泥,远处就是鄱阳湖大堤

鲤鱼洲——《五七指示》引来北大、清华两所五七干校

年初,看到微友神游客在朋友圈分享的一条消息,北大和清华分校的牌子就立在五星垦殖场内,着实让我意外!中国最知名的两所大学为什么会在鲤鱼洲办分校?这引发了我的强烈好奇。

梅池村,北大分校旧址

1966年5月7日,毛泽东给林彪写了一封信,要求全国各行各业都要办成一个亦工亦农,亦文亦武的革命化大学,这封信就是著名的"五七指示"。“干校”,本意是干部学校的简称,如今成了一个专有名词,是指在文革中将党政机关干部、科技人员和大专院校教师等下放到农村,进行劳动的场所。文革期间全国共举办了1600余所"五七"干校。

北大分校旧址

1969年的5月和9月,清华大学江西省鲤鱼洲试验农场和北京大学江西试验农场分别成立,后改称为清华大学江西分校和北京大学江西分校。说是学校其实没有学生, 都是两校的教职员工,其实就是清华和北大在江西办的改造教职员工的五七干校。

北大分校陈列馆

鲤鱼洲是鄱阳湖的一个围堰,与世隔绝,是血吸虫病高发区,这正是开办五七干校最理想的地点,因为在这样的地方工作和生活可以“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才利于改造人的思想。就这样,两所中国顶尖大学的几千名教育专家离开北京,或拖家带口或只身一人,随学校来到了荒凉的鲤鱼洲劳动改造。

这里是五星垦殖场的梅池村,以前这里是北大教授的教室和宿舍,现在已经布置成了展馆。初来鲤鱼洲时,老师住的都是茅草棚,这是他们在生活稍有改善后亲手建造的,院子里两棵法国梧桐和这棵樟树都是当年北大教授种下的。红砖很普通,但却沉淀着岁月的光泽,仔细看,屋子几乎保持着原样,这健身用的吊环还有满墙的标语都还是原装的,未曾改变过。

北大分校旧址

北大教师修建的仓库,一切都是原样

当时干校是由军宣队负责管理,下设11个生产连和基建连等,他们以离开了政治漩涡的中心,但生活也绝非是单纯的体力劳动,白天插稻秧、修水坝,在极低下的生产力状况下从事农业生产,晚上要学习文件,斗私批修 ,夏季要抢收,抢种,正时鄱阳湖水泛滥,还要搞洪抢险,冬季要修水利,吃住在十几里外,在廖无人烟的鄱阳湖畔修堤固堤。其中滋味可能只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才能理解。

汤一介、冯友兰、彭佩云、厉以宁、季羡林等一大批知名人士,还有当时名声远扬的聂元梓都在鲤鱼洲生活和劳动过。 2012年,北大师生和家属出版了回忆鲤鱼洲干校生活的散文集《鲤鱼洲纪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师生的生存状态。北京大学共有2400余教职员工在此下放,共有十多名老师因劳动事故或因病故,长眠在此。1969年9月11日, 7名教师到湖对岸的余干县瑞洪镇去釆购蔬菜和日用品,归途中遇大风,船被掀翻,最终导2人遇难!

五七干校的生活

厉以宁1969年来到鲤鱼洲参加劳动, 中国的经济怎么会这么糟,在苦难中生存了的知识分子,还在思考着国家的现实和未来,在鲤鱼洲的亲身经历也促使厉先生对新的经济学观点的探索。2014年,厉先生与夫人再次来到鲤鱼洲,题下了意味深长的“事非亲厉不知难”几个字,表达他对鲤鱼洲那段生活的感怀。

厉以宁为北大分校旧址陈列馆题名

 到1970年时,清华大学江西分校总人数有2128人。这是清华大学分校旧址位于五星垦殖场红井村的礼堂、宿舍和食堂,据说前些年这里曾卖给村民圈养鸡鸭,后来政府收回来,现在的环境根据布展的需要,增加了一些文革的宣传元素,一走进大门,即使没能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也很容易被感染。看得出这里进行过投资和修复,曾经的游泳池变成了休闲区的荷花池,凉亭内清华教师们使用的水井还在,只是已不再有使用价值了。

清华分校旧址

血吸虫对人的肝脏有极大伤害,在当时的中国被称为“瘟神”, 鲤鱼洲一直以来血吸虫猖獗,清华分校染上吸虫病的确诊者共有747人,疑似感染者1111多人,有十多人因而病逝, 据说直至1997年,清华大学医疗保健部门还持续对昔日的血吸虫病患者进行复查和治疗。北大分校由于重视“血防”,因此得血吸虫病的人相对较少。

哲学家汤一介的爱人,北大中文系的教师乐黛芸这样描述那时的生活:“我和丈夫带着十岁的儿子,在这个因血吸虫肆虐而被农民遗弃的土地上,生活了近三年,我们虽然分组在不同的连队,但两周一次的假期总可以一家人一起沿着湖边散步,后来,几个连队还联合开辟了几间家属房,拖家带口的五七战士,可以排队轮换,三个月中可以到这间特殊的家属房里住上一个星期。看似平淡的文字,留下回忆的同时,记录下了历史。

鲤鱼洲是筑堤围成的,丰水季节,围垦区内地势比湖面还低了十多米,站在堤内可以看到鄱阳湖里的船就在头顶上行驶,因此,排灌站就是沿大岸最显眼的建筑。教师们来到这里,在改造世界观的同时,也改造了鲤鱼洲的自然和人文,留下了大量人文印记,清华桥、清华排灌站,到现在还在发挥着作用,造福着生活在鲤鱼洲的人民。

清华教师设计建设的清华桥

在鲤鱼洲有一种说法,说是北大清华的老师曾经“斗胆”给周恩来总理写过信,请求把他们永久留下,以免以后来轮换来的教职员工成为血吸虫病新的受害者。最终在周总理的指示下,两校人员才得以全部撤回北京。这是否真是历史,已不得而知,但确实可以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当时教职员工受到的健康威胁有多么可怕。

“林彪事件”后 ,存在了两年的北大、清华在鲤鱼洲的“五七干校”被撤销, 两校人员全部返回北京。

清华分校旧址

历史,对于鲤鱼洲的人民是一笔财富, 2001年,在得到清华同方捐建教清华希望学楼的同时,原五星垦殖场子弟学校更名为“五星清华希望学校”,成为全国除清华大学外唯一以“清华”命名的学校。

清华实验中学

北大“草棚大学”迎来第一批工农兵学员

在鲤鱼洲的土地上,还创造过独一无二的“草棚大学”,迎来过中国第一批工农兵学员。
1970年,在大学停招4年后,国家开始恢复招收大学生,但推行了"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相结合"的办法招收工农兵学员,并首先在北大、清华两校试点。那一年,北大共招生2665人,江西分校也面向全国招收了9个系、13个专业共434名工农兵学员。就这样,中国教育史上的奇葩,鲤鱼洲北大草棚大学诞生了。不知什么原因,清华分校并未招生。

第一批工农兵学员

工农兵学员不是单纯来念书,他们还肩负着“上大学,管大学,改造大学”的任务,老师们既是学员的老师,也是学员的改造对象。招收的学员中80%是初中毕业,甚至还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学员,但当他们来到鲤鱼洲时,还是怀疑这里的老师是北大的“处理品”,甚至还要求到北京去上“真正的”北京大学。面对现实,军宣队和工宣队领导研究决定,草棚大学的第一课就是“批判资产阶级教育的样子观”!

这张照片就清晰的记录了那段历史,站在前面讲课的是一位新入学的工农兵学员,经过工宣队挑选出来的老师才有资格坐在下面接受教育,其他教师只能下田去劳动。

草棚大学

草棚大学办了近两年,后合并到北大总校。1971年10月,北大、清华两所分校,随着全国五七干校撤销的形势也一并撤销了。

草棚大学的生活

鲤鱼洲 ——知青的不了情怀

鲤鱼洲还曾经是江西省内接收下放知青最多的农场。到1968年,因文革造成了中学生滞留学校,还有当时如火如荼的红卫兵运动,对社会产生极强的破坏力量,加之工厂停工,城市已经无法安置2000万毕业生就业。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毛主席发出了"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到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的指示,鼓励城市青年上下乡。

知青长廊

走进鲤鱼洲,这里的点点滴滴都留存着知青的印记,整个鲤鱼洲都被打造成了一个天然的知青公园。路两旁的知青们裁下的水杉从身边迅速地移动着,带我们走进那个不太远的历史。

乡道上的彬树林 摄影/水晶

绿树掩映下的长长的知青文化墙,每幅照片、每个口号、每张海报,都引发着我对那个年代的探奇,想象加拼接,我一直试图还原大时代背景下一张张年轻面孔背后的故事。

下放到兵团的知青

1970年开始,鲤鱼洲(兵团)先后接纳了4000名南昌知青和6000名上海知青,在当时,相对于黑龙江,下放到鲤鱼洲能吃大米,离城市也不远,因此来到江西上下乡的上海知青不是独生子女,就是家中已有兄弟姊妹到边疆去插队,是受到组织的特殊照顾了。当时的鲤鱼洲是福州军区江西生产建设兵团,这些年轻人被下派到各个营、排及连队从事农业生产。

73年代的兵团知青合影

“还有比鲤鱼洲更苦的地方?那一定是地狱吧!”这是知青们对鲤鱼洲不忘的记忆。在鲤鱼洲的生活,最辛苦的事儿就是挑大堤,冬季鄱阳湖枯水的季节,知青们需要把土挑到堤上,把夏天被大水冲刷掉的大堤补齐, 除了超强的体力劳动,面对鄱阳湖恶劣的自然环境,劳动大军的后勤根本没有条件,女的住牛棚,男的住猪圈,大家挤在一起靠体温相互取暖。尤其是上海来的知青,常常聚在一起抱头痛哭!

为了回城,上海知青很多都想方设法读了师范学校,被分配到南昌当了老师。如今他们天各一方,建立了知青网站,通过网络共同留下对鲤鱼洲的青春记忆。从鲤鱼洲回来后,我试图寻找到当年的上海知青原南昌广南学校的教师余百临,他是当年知识改变命运的知青典型,想从他那儿了解一个亲历者对鲤鱼洲的记忆,可惜他退休后回上海生活了,没能联系上。

冬季的鄱阳湖及著名的鄱阳湖围垦大堤

1979年鲤鱼洲送走了最后一批知青,重新回归到平静。知青住过的平房,被分配给了从周边地区迁来的移民。

第一代鲤鱼洲移民

鲤鱼洲——候鸟的天堂

鲤鱼洲现在是五星垦殖场所在地,是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和南昌市菜篮子二线基地。多年来,鲤鱼洲这个名字与南昌人若即若离,陌生而又熟悉。可是地2016年冬,因为一场候鸟的大聚集,鲤鱼洲一夜之间在南昌城成了新的热点名词。

湘子口排灌站附近的候鸟聚集点

鲤鱼洲处于鄱阳湖腹地,但并不属于是鄱阳湖国家级自然生态保护区内。从2012年起,开始有白鹤来到此栖息,到今年最多时有1000多(白鹤的数量全球也就只有4000只左右)。藕田、农田、湖底沼泽中,随处可见或引吭高歌翩翩起舞,或低头觅食优雅慢步的白鹤。

尤其是鄱阳湖大堤旁这一千亩的藉田,天鹅、白鹤还有许多候鸟都是第一次亲眼所见,根本超出了我的认知能力。稻田里的天鹅密密麻麻,常常会听到游人在追问,“那是天鹅还是家鹅”。与野生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如此亲近,人与自然与动物如此和谐相处的风景,引来了全国各地的摄影爱好者齐聚此地。盛况之空前,给鲤鱼洲带来了新的生气!

春天,陪着我的父母再游鲤鱼洲。我父亲带着他模糊的记忆来寻找那段属于他的鲤鱼洲历史。

知青长廊

在70年代初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就是今天的江西农业大学的前身)可是江西在全国都响当当的牌子。说到共大,不得不提起一部著名的电影,那就是《决裂》,很多人也是通过这部电影认识了共大。做为60后,在我的记忆中,葛存壮老爷子“在课堂上,不讲江西水牛,只讲非洲斑马和马尾巴功能”一直是我们儿时津津乐道的段子之一。
创办于1958年的共大,被誉为我国实行半工半读教育制度的典范。曾创下开办108所分校的纪录,为国家培养了22万余名相当于初技毕业至大专毕业程度不等的建设人才。

知青广场上的雕塑

依托垦殖场的基础,共大在鲤鱼洲办有分校,学生们在这里半工半读,边学习边生产。我父亲做为学校的会计,在这里工作过半年。虽然鲤鱼洲的环境40多年来几乎没有变化,可我们就是怎么也没能在这里找到共大的影子,问了很多人,终于有人指引我们到北大分校旧址附近去问问。
我父亲快90岁了,记忆力下降很快,虽是亲历的岁月,但却始终也没能回忆起在鲤鱼洲工作的具体年份,没能找到他当年工作过的地方,我比他来还遗憾。
往事即将被尘封,它正在远离我们的生活和记忆,就象我父亲的记忆力一样变得模糊了。

清华校舍

走进鲤鱼洲,太多的历史元素在这里叠加,让我有幸认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鲤鱼洲是鄱阳湖畔的一颗珍珠,60年的开发史,从滩涂到良田万亩,是鄱阳湖人民围垦改田改造自然的一个缩影;60年的发展,从荒无人烟到农垦小社会,记录着农垦的变迁、兴衰和演化;60年的历程,垦荒、兵团、干校、大学......太多的印记,更是中国那段特殊历史的一个见证。
今天鲤鱼洲又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南昌到鲤鱼洲的快速道路正在建设中,在不久的将来,鲤鱼洲这块曾经充满激情的土地,随着现在农业产业的亲生,又将重新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动。

观测候鸟的江西师大生物系学生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南昌五星知青公园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鲤鱼洲五星垦殖场离南昌40多公里,南昌公交公司有163路公交车直达,每天6班,定时发车。

南昌五星知青公园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南昌六 更新:2017.05.07

湖泊 其他人文 文化控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湖泊 其他人文 文化控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湖泊 其他人文 文化控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