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喀什游 水墨南疆行

塔吉克族 距太阳最近的天使 天边的牧羊人

喀什

首页 > 古城古镇 > 目的地 > 喀什 > 醉美喀什游 水墨南疆行

用心灵与读者分享难以忘怀的旅行故事,用文字呈现品味超群的旅行方式,用文字和光影寻找旅途的期许与共鸣。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古城古镇在喀什,一座座古居错落有致,一条条巷道阡陌纵横
  • 其他人文他们是距太阳最近的天使,他们就是塔吉克族人

六月份的喀什噶尔是静谧的。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铺满喀什大地,“东人游喀什”摄影采风团也开启了新一天的创作。

在“东人游喀什”摄影采风团中,有一位非常特殊的团员,他就是中国著名人物画家于文江。1984年毕业于东师范大学艺术系、1988年入读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的于文江现在已是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的副院长,他的作品多次在国外展览,部分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南海、台湾及日本、美国的收藏家所收藏。

曾经,喀什是遥远的,充满着诱惑和向往,它远在帕米尔高原的纵深,神秘而又散发着魅力。如今站在喀什城里,抬眼望去便能看到帕米尔雪峰的冰清玉洁,让人想起了冰上的来客和古兰丹姆漂亮的容颜。

喀什,一座座古居错落有致,一条条巷道阡陌纵横。于文江随团员们行走过喀什民居的古道,穿越在马尔洋大阪,走进了友好的塔吉克族牧民的家中,他总是会被热情的牧民们拉着坐在家中的毯子上,大家一起热闹的交谈,牧民给他讲家中的家长里短,讲他们的生活方式,讲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于院长也热情地给大家分享他的创作之路,此时,我们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感受的到,艺术真的是不分民族、不分地域的,艺术是大众的。

兴起之时,他拿起画笔,这一幕幕淳朴的画面被一一记录在画纸之上。所创画作极具意境,塔吉克族的老人经历过岁月历练的皱纹在画作中显得如此刚毅。他说,塔吉克族是一个坚强的民族,是一个了不起的伟大的民族,他将自身的情感赋予自己的画中,真实而又有温度,这大抵就是创作中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精髓吧。直到现在,我再次看到相机中翻拍的于院长画作的时候,飘飘然仿佛走进了画里,又从画中走进了牧民们真实的生活之中。

十天的时间,于文江院长随采风团来到了喀什古城,走进了高台民居,又一路直上到达塔县,深入到大深处民风淳朴的马尔洋乡。跟于文江院长在帕米尔高原创作数日,他的一幅幅作品充满了宁静、平和的调子,笔触之中又充满了力量。

因为团员一句明天再来而在路边等了一天的小女孩 六月/摄

所到之处,于院长总是会准备些糖果分给塔吉克族牧民的孩子,并且耐心地教给孩子们画画,一些小朋友还将签有自己姓名的画作送给了于文江院长作为礼物,小朋友们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位老师就是中国著名的人物画家于文江,于院长对塔吉克族百姓的平近、亲和深深地打动了我们在场的所有团员。

艺术素材来自生活,生活素材需要艺术家筛选,再创造,没有生活原形或者现象就没有艺术创作的源头和灵感。于文江院长此番南疆喀什行,便是带着艺术走进了生活。

在塔吉克族牧民的家中,他和牧民们坐在一起深切的攀谈,去了解他们的故事、去感受他们的生活,他说:“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的艺术作品附有灵魂,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的情感孕育于画中。”

塔吉克族 距太阳最近的天使

的那边,住着一群人,他们崇高神秘,他们静穆圣洁,
他们是距太阳最近的天使,他们就是塔吉克族人!

汽车在望不到尽头的高原上奔驰,到处是广袤的土地,远处皑皑的峰昭示着雪山的圣洁,偶尓可见散落在草滩上的几处寂寥的屋舍,孤独寂寞,又刚朴执着地在那里,安静地守护着他们的主人。

天边的牧羊人, 亲切得宛如父老乡亲

乍一见到塔吉克族人,我感到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他们脸上真挚的笑意,宛若我的父老乡亲,陌生的是他们说着自己的族语,让人半懂不懂。看着他们寒酸的衣着,我不禁心疼,他们住的地方,高坡陡但总傍着水,黄色泥土堆砌成的房子,在大的衬托下显得那么低矮。那红扑扑的脸上,有着高原人特有的尘垢,也彰显着他们的朴实。

他们一出门,总是领着一群羊,他们是在天边的牧羊人……

在塔县,塔什库尓干,这里有着纯净高洁的塔湖,有着耸入云端的慕士塔格峰,这里就是生生息息在此的塔吉克族人的故乡。在这里,他们把纯朴好客铺洒在大地上迎接远方的客人;在这里,他们热情奔放无拘无束地载歌载舞;在这里,他们谱写了一曲又一曲对生活的赞歌……

吴思强/摄

高原的早晨,还是有一些凉意的,但这寒冷却总是被塔吉克族人的热情团团融化,你会感受到说不出的热情澎湃和抑在心底许久说不出的感动!

热情好客, 在孩子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那日,遇到一群孩子,她们拉着我们的手,邀请我们去她们家做客。答应她们后,她们像快乐的小鸟飞进我们的车里,一路上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她们时而汉语时而维吾尔族语,我们交流停滞的时候,她们就自己呵呵地笑个不停。塔吉克族人的热情好客,在这帮孩子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车子在窄窄的路上爬行,远远地见一条小溪蜿蜒流下,一根枯朽了的弯曲的老树横着成就了一座小桥。摇晃着身子战战兢兢地走过,那边就是孩子们伸过来的热乎乎的小手。

小女孩从百年老屋里端出酸奶给我们吃 六月/摄

打开大门迎接我们,家里所有的财产都一览无遗,她们就这样坦诚地笑着,拉着我们坐到土坑上,土坑上铺着颜色艳丽的毯子,上面零星的散落几个枕头。小姑娘端着一大盆发酵好的酸奶给我们吃,她豪不介意用手抓起一团儿递过来,见我们不吃,就毫不犹豫地塞到嘴里,说,酸奶子,好吃好吃。

家不大,灶台熏得黑黑的,几副陈旧的碗筷,一个暖瓶,还有搪瓷缸子,一台老式的电视机,就是她们的家当。古老屋顶采光的方式透射出祥和的光束,落在孩子的脸上,圣洁而美丽,让她们个个宛若天使。

我独自蹲坐在那里很久很久,不为别的,只为了和这些高原的孩子多待一会儿,因为读塔吉克族人,就像读一本书。

她们,憨憨厚厚的,像后面的高原,她们,实实在在的,像脚下的土地,她们纯洁如初,像白白的雪山……她们的生,她们的长,随意得很,她们站在那儿,就如高原松一样是独特的风景。

我们要走了,她抱得紧紧的,那份舍不得随着她的体温传递过来,晶莹的泪珠挂在脏脏的小脸上,阿姨,你会再来看我吗?不敢轻意答应,这些朴实的孩子会一直认真地等你来的,我摇摇头,泪水一连串地滚落下来,那么纯纯的真让我只有更紧地更紧地抱住她……

贫困从未在话下, 待客却又总是倾其所有

在塔县,这样情不自禁地落泪,还有两次。

那次,也是去一个塔吉克族人的家里。女主人急匆匆地在前面带路,希望早一些让我们这些远方的客人喝上奶茶。快到家门口了,遇到一个小个子男人,他们叽哩哇啦地说了几句,那个男人转身快步走了,并没有其他塔吉克族人那样地热情。

等我们走到门口时,却见那位男子站在门口,满面春风地打着手势让我们进门。我这才发现他已换了衣服,一套很老式的双排扣的西服在他的身上那么地大,因为他的个子不高,衣服已到他膝盖上面了,扣子也掉了一个,衣服上面有着明显的油渍,最难忘的,是他还带了顶毡帽!我这才明白,他是回家换衣服去了。从他女人破旧而掉色的头巾看出他们的家境贫寒,这件西服大概是他最好的衣服了吧,也许是扶贫时分给他的,因为太大太不合身!但他盛装而出来迎接我们,穿着不是这个季节的衣服,敞开大门来欢迎我们。那份骨子里的高贵,那份对客人的尊重,深深地震撼了我,震撼了我的心灵。阳光下,他脸上细细的汗水和着他朴实坦然的笑,让我们放心地迈进了他家大门。

真的不是一般的穷,据说塔吉克族人家里的被子是能展示主人家的贫富的,所以每个人家都会把所有的被子铺在土坑上,花团锦簇的,耀了人的眼,而这一家,只有两床被子!

但土的地面,分明被扫过了,上面还星星点点地洒了水!

我能想象得出,男人忙忙地回家,匆匆地洒扫,又赶紧找出衣服,那一系列的场景如电影般一一闪过,剎时间,我落泪了,止不住地流!这,是一个多么纯朴而高贵的民族!贫困从未在话下,待客却又总是倾其所有,尽管,我们素不相识,只是匆匆的过客……几天来,我已经不由自主地爱上了这个民族,爱上了塔吉克族人,为他们认真地生活,朴实的待人,还有他们大般的胸怀!

这些偶遇的塔吉克族人,我们无血缘之亲,但却让我一下子那么难以割舍。他们的坦荡、质朴、真诚,在物质的贫瘠之中坚守精神的高贵,让我在远离都市的高原上,感受到了人类最纯粹、最真实的美好品质,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这群原著民族的淳朴、可爱,体会到一种人性的真挚与回归,他们,在随时随刻教我如何做人。

深处发自内心的国歌声, 荡涤灵魂

今天,我们奔赴马尓洋。路上见一个大大的庭院里如聚会般的聚了很多人。他们男女老少都有,有的穿着民族的盛装,在音乐的伴奏下跳舞,一片欢腾。我们下了车,看他们欢快地跳来跳去,也开心了好一阵子。一会儿时间到了一个整点,只见所有的人都庄重地站起来,自发地排了队,音乐响起,他们竟齐声用汉语唱起了国歌!五星红旗冉冉升起,他们目光随旗而动,虔诚地唱着,有些老者口形不对,估计不会汉语,他们就用维吾尔族语歌唱祖国,只听见歌声回响,只看见红旗飘摇!

原来,这个小村人口分散,走到这里来时间不等,有的还要翻,所以来的早的人们跳着舞等待,这每天一次的升国旗完全自愿,到点儿了升旗,大声地唱国歌,那是他们发自内心地诚挚的祝福,他们的眼神那么执着,他们的心胸那么坦荡,就在这帕米尔高原,一个谷里的小村落,他们唱的国歌,打动了我……

朋友,当你在帕米尔高原上,看蓝天白云下,鲜艳的红旗迎风飘扬,当你听到塔吉克人在用着不太纯熟的汉语那么整齐嘹亮地唱着国歌,你是不是有些感动和震撼?朋友,当时,我是一下子就流出泪水的……

这里空气稀薄,云雾缭绕,来到帕米尔高原,仿佛来到了天上。在这里的塔吉克族人,有着深邃的眼神,高高的鼻梁,他们的歌声古朴,那是来自天堂里的歌吧,那么真那么纯那样美那样甜,他们唱出的歌儿好像都渗透出积淀已久的力量,撞击着你的心灵,令人陶醉,又令人震撼。

来到这里,来到塔什库尓干,这高原上的土地,我像躺在母亲的怀抱里,这高原的风儿可以洗去我的一切尘埃。这高原的人啊,可以涤去我灵魂的一切圬垢!

于文江,1963年生于东烟台,1984年毕业于东师范大学艺术系,1988年入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学习。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工笔画学会理事,中国画研究院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作品参加第六、七、八、九、十届全国美展并获奖。其中作品《小伙伴》获第六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秋暮》获首届全国工笔水画一等奖;《蒙秋》在纪念《讲话》发表五十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大展中获银奖;《家园》获首届中国画展铜奖;《大红枣》获第三届全国工笔水画大展金奖。出版有《当代中国精品集—于文江》;《于文江作品集》;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并多次获奖。

文|宁志浩  图|六月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喀什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喀什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旅游世界 发布:2016.10.31

古城古镇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喀什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古城古镇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古城古镇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