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天堂之前,先经历魔鬼的考验吧

南极大陆 德雷克魔鬼海峡 人间天堂 原始旅行 航海

南极

首页 > 海滩海岛 > 目的地 > 南极 > 去天堂之前,先经历魔鬼的考验吧

ID:HarborHouseLife 海魄人生 环球旅行生活平台, 分享旅游、探险、影像、美食,用视觉描绘行者之路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户外探险有如天堂的南极大陆,横着地狱般的德雷克海峡,选择在它脾气不好的时候穿越。
  • 冲浪有如天堂的南极大陆,冰水上风筝冲浪
  • 峡谷穿越地狱般的德雷克海峡,以多风暴闻名,全世界最危险的航道之一
  • 海滩海岛清晨的阳光洒落在冰川与白云覆盖的Smith岛上,平静的海面上开始有各种鲸鱼出没

文  Edmund Jin     图  HarborHouseLife

世界上有几个人见过,南极天堂守门将,魔鬼德雷克的真实面目

最原始的旅行方式

我们航海的出发地,是阿根廷最南部风景如画的乌斯怀亚小镇

一百多年前挪威探险家 Amundsen Roald 击败大英帝国海军军官,探险前辈 Grant Scott 第一个到达南极,而沮丧的Grant一行人死在返程路上的故事,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段历史,南极大陆也很早就一直在我的旅行单上。

现在每年访问南极洲的游客已经达到了三万两千人,绝大多数是乘百人以上的游轮前往,访问固定的旅游景点并有诸多活动限制。

这是我不太喜欢的旅行方式,所以南极之行一直拖到现在,直到我找到比利时探险家Dixie, 他可以安排我用最原始的方式访问这片极地大陆,随心所欲地活动。当然他花了好多时间与努力,从比利时政府那里申请到了所有的活动许可。

图中的十五米长红色小风帆,比我想象的要小不少

每年仅仅有不到百分之一,不超过二百的南极访客选择乘小帆船来南极航行,除了更多的航程与活动安排的自由,找到理想的地点风筝冲浪滑雪,自由潜,上岸野营等活动更是大游轮绝对不可能提供的,而且有些绝美的港湾也只有小帆船可以出入。

望着远方黑云压顶的德雷克海峡我们兴奋的同时也有一些忐忑

世界最危险的航道

但乘传统的风帆航海去南极大陆也有不小的风险,以多风暴闻名,全世界最危险的航道之一,横在南美洲与南极大陆的900公里德雷克海峡,是航海去南极的必经之路。如果天气很好,我们的风帆四天左右可以穿越德雷克海峡,这段航程让我有些矛盾,我希望风平浪静,但又很想体验真实狂野的德雷克海峡。我相信上天会安排好一切的。

新的一年的第一天我们一行四人抵达了阿根廷最南端的乌斯怀亚港口,天阴阴的下着雨,Dixei在机场接到我们后驱车赶到港口,在这里他介绍了荷兰籍船长Mark和他的加拿大藉航伴Caroline认识我们。在我们把行李搬到帆船上时才意识到,这只仅仅十五米的小风帆比我想像的要小多了,我们只能选择地放弃一些行李,七个人将在这狭窄的空间里生活两三个星期。

instagram上的南极风力图

晚上Kimi偶然在Instagram发现了一张朋友发的未来一星期的南极风力图,在一个风暴连着一个风暴的图像结尾是:“我很幸运现在不在那里航行!”

她的担心在晚上的航前会议上被船长证实了,如果要按原计划航行,他可以基本上保证安全,并在两个风暴的连接段找到机会,但航行将非常挑战,因为不可能完全避开风暴,所以我们将直面德雷克海峡的魔鬼牙齿!如果选择避开风暴,我们几乎可以肯定要放弃这次行程。与团队成员商议的结果没出我的意料之外,大家都很兴奋有机会以这种最原始和传统的方式,见识德雷克海峡真实的样子。其实我们完全不知道将面对什么。

开始航行前,船长问我们有没有吃防止晕船的药?中国来的医学女博士,全国各种自由潜记录保持者Jessea 和比利时来的探险家Dixei 似乎早已做了准备,都带了配方药而且上船时就服好了。
Kimi讲,她晕船的机会很小,也许月亮变成蓝色时她会晕船,所以她没带药,但如果船长坚持並提供防晕船的药,她可以接受。

我从不晕船,所以选择不吃药,Dan也讲他出海这么多年,从来没晕过船,不用吃药。

我问船长,你们会吃药吗?船长讲,他航海四十多年从不晕船也没吃过药,Caroline一般不会晕,但这次航行她会服药。

船长最后警告,上次有一个说不会晕船的澳大利亚人,在过德雷克的几天里吐到胃抽筋出血,而且那次风浪绝对没这次大,所以你只要有可能晕船最好别大意,德雷克海峡不是闹着玩的。

这时候Jessea低声说了一句,希望我过德雷克时还能有清醒的意识。

暴风前的平静

清晨七点,带着兴奋与忐忑的心情,望着远处黑压压的乌云,我们扬帆起航了。

为了躲避障碍,调整风帆,我们需要双人24小时值班

由于航行中,要不断调整风帆,避开航道中的障碍物,所以船长安排了双人二十四小时值班制度,船长和Caroline每四个小时换班,我,Dan, Kimi,Dixei 和Jessea 每两个小时换一班,在航行至开阔海域的前几个小时,几乎没有什么风浪。

真实的德雷克

海鸟翅膀一动也不动地盘旋在,浪峰上方的气流中

进入德雷克,风帆顶着风浪倾斜着前行

傍晚,我们航过智利最南端仅有十户人家的Puerto Toro,这时开始起风,船倾斜着顶着侧风前行,午夜时风浪开始加大,这时Jessea一次班还没值就早已经倒下了,吐了好几次。

德雷克海峡强风到了三十几节

真正进入德雷克海峡是第二天上午,在我值第四次班的中午时段,德雷克海峡的强风已经达到三十几节,帆船以四十度斜角一次又一次切进海里,掀起的大浪时不时没过甲板,惊险的白水冲浪我玩过多次了,就是最险的五加级白浪,持续的时间也仅一两分钟就过去了,每次都觉得没过够瘾,这次可好,感觉就是陷入四五极白浪里,而且不知道何时是尽头。

在三十几节的强风中,风帆经常被大浪没顶

船长Mark和Caroline,在风浪中降帆减速

就在这时,和我一起值班的Caroline开始晕船狂吐不止,看她浑身冷的发抖,隔十几分钟就看一次表等待换班,感觉她要坚持不住了,这时我们喊起船长,一起开始减帆,减速,缩小船的倾斜角度。

下午Kimi值班时还没出来就感觉不行了,她尝试着迎着寒风,让浪花溅在脸上保持清醒,但一回船也开始晕船吐了,到了晚上我值班时,尝试着用手机记录当时的海况,虽然系着安全绳,但没顶的大浪让我感觉分分钟会被甩出去,难怪没看到过多少真实记录德雷克恶劣天气的视频,当我浑身湿透了和Dan换班时,感觉他精神也很萎靡,果不其然,超级Dan没一会也晕吐在上面了。

我在风浪中配合船长,调整风帆

刚刚进入德雷克不足一整天,七个人晕倒了四个,船长也接近崩溃边缘,Kimi晕吐的时候,不仅一句安慰的话没有,反而大声抱怨Kimi:“为什么不听我话?就吃一次晕船药而不连续吃,你别吐到我的地板上!”这时船上气氛也开始变得紧张,而且出奇的安静。每个人除了值班,一进船舱就缩进自己的舱位躺着休息。

休息舱位是由帆布和绳子固定的

其实休息在用帆布和绳子固定的象蚕茧形状的舱位上,也不是很轻松的事情,我起来上个厕所,一不小心头都被撞出两个包来。

就在Dan下班前又要轮到Kimi当班时,奇迹出现了,从开船时就没爬起来过的Jessea怱然起来了,并主动要求接替Kimi加入值班。她的加入多给了我们每人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当时觉得差别好大!我惊讶地问她吃了什么神丹妙药?她告诉我是一种让胃温暖镇静的配方药,让她已经完全没有难受恶心的感觉了!不愧是医学博士,这种方法都想的出来。

穿越德雷克

降帆后我们在三十几节强风大浪中体验了十个小时的德雷克颠簸

在次日清晨我第六次值班时,风速已经达到了三十六节,大浪一次又一次没过甲板,帆船时不时地成45度角从浪峰上被旋转地甩下,给我感觉船随时会翻,这时我们都是身穿救生设备,用安全绳把自己拴在船上值班,这时感觉继续带着速度航行开始变得危险起来了,和我一起值班的Caroline叫醒船长,我们三个一起把帆全都降了下来,船长决定停止航行静等,希望等冷空气团过去之后,风速降到三十节以下再走。

我们开始在三十几节风浪中左摇右摆,体验著名的德雷克颠簸(Drake shake)。

其实这时应该是航行中最惊险的时刻,但由于Jessea的满血复活,大家的情绪反而开始好起来了,也许进入航行的第三天,大家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地适应了。

此时没人抱怨,每个人都坚持着,大家在默默地休息,默默地换班。
十个小时后,下午我第七次值班时,船长决定升帆向西行驶,跑出冷空气团影响后,换帆于傍晚开始向145度东南方航行,这时影响我们的风暴接近了尾声,德雷克的脾气开始变得柔和起来了。

几个小时后,船开始顺风加速,此时,我们行程已经接近一半,如果在下一场风暴到达前保持当时七到九节的航速,我们将成功地穿越德雷克海峡于三天后抵达南极大陆。

赶在下一个风暴前!

下一场风暴的前锋追上了我们,还剩下40海里

航行进入第五天傍晚,我第十二次值班时,下一场风暴的前峰已经开始冲进了德雷克海峡,船又开始倾着斜角,顶着近三十节大风在风雪交加中,以八到九节的速度飞快地赶路,时不时没顶的大浪迫使船长降帆减速,但四十海哩外就是南极大陆了。恐怖的德雷克终于要被我们甩开了。

这里是天堂

穿越德雷克海峡之后,Smith岛终于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了。

大翅鲸群,企鹅,海豹,开始活跃地出现在帆船的两侧

航行进入第六天的清晨四点,我再次值班时,南极大陆的Ghent 和Smith岛已经出现在视野中,清晨的阳光洒落在冰川与白云覆盖的Smith岛上,平静的海面上开始有各种鲸鱼出没,认得出的有大翅与虎鲸群,成群跳跃的Gantoo企鹅,散落在海上雄浑壮观的冰,与守着浮冰块上的海豹,让我们有一种仙境之门缓缓开启的感觉。

五夜六天!我们在Paradise Harbor开酒庆祝成功穿越德雷克海峡!

我们每个人都跑了出来,挤在甲板上象小孩子一样开心快乐,久久不肯回到船仓里。当天我们停在冰川环绕,绝美安静的天堂港(Paradise Harbor),一片绝壁悬崖的下边,悬崖上边是成百上千的 Antarctic Shags 的家,我们开酒庆祝的时候,双眼布满血丝的船长略有歉意地对Kimi说:“ Is this a rough crossing? Yes, it is a rough crossing! Am I stressed? Yes, I am very stressed. Tonight I need some good rest! ”

有如天堂的南极大陆,
横着地狱般的德雷克海峡,
选择在它脾气不好的时候穿越也许并不明智,
但此次穿越,
让我们有幸体验世界上最凶险的海域,
——德雷克海峡名不虚传。

到达南极,只是这次旅途的开始!

本文来(VX:HarborHouseLife(海魄人生))环球旅行生活平台,带你探索未知的世界。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南极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1月、3月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推荐景点:

德雷克海峡,南极大陆,阿根廷乌斯杯亚港口

南极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海魄人生 更新:2017.02.06

户外探险 冲浪 峡谷 海滩海岛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南极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户外探险 冲浪 峡谷 海滩海岛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户外探险 冲浪 峡谷 海滩海岛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乐途旅游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