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文纳:外表土死你,里面亮瞎你

意大利 拉文纳 圣维塔莱教堂

意大利艾米利亚罗马涅

首页 > 古城古镇 > 目的地 > 意大利 > 拉文纳:外表土死你,里面亮瞎你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古城古镇为什么拉文纳贵为几朝之都,却并未成另一个罗马或佛罗伦萨,而是萎缩为偏安一隅的小城

(撰文_普吕唐斯、图片_普吕唐斯/阿Moon、编辑_Rita)如果给包括意大利在内的南欧诸国的大小名城做个人物画像,大半是一个吃着冰激凌、唱着歌的花衬衣老大爷的模样,拉文纳(Ravenna)绝对是一个例外。穿行其间,灰蒙蒙的色调,安静到让人怀疑“走错片场”的氛围,让我不禁想起贾平凹的《废都》。如果说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是意大利的时间胶囊,那么这座几万人口的小城就是胶囊中的胶囊。虽然面积要小得多,但它和中国的西安一样,外表平淡无奇、甚至让人失望,非得钻进里面,才会感慨得五体投地:老祖宗就是老祖宗,不服不行。

拉文纳的一大罪状,就是很容易把认真的游人变成“歪脖树”。

“你怎么想到去那儿呀!我在意大利待了十年之后才决定要去。”听说我去了拉文纳,一位旅居意大利多年的前辈大赞我的慧眼小众。的确,在那儿我几乎没听到一句中国话,连包括日本人在内的东方脸都没遇到几张。“在《米其林旅游指南》上,北意大利没几个三星级去处,而拉文纳正是其中之一。”前辈说,她第一次去的时候,只恨自己安排的时间太少。我与她同有此恨。

我没看过什么“指南”,意大利那么大,我偏想去拉文纳看看的理由,只是因为十多年前上的世界中古史课。记得当年考试前一晚,我在宿舍楼道里抱着几百页的书狂背,只记得欧洲那部分,“拉文纳”三个字的出现频率极高。第二天上了考场,填空题占15分,要填写的空白包括:西罗马帝国最后的首都,东哥特王国的首都,拜占庭帝国占领意大利之后设立的意大利行省的首府,伦巴第人占领整个北部意大利之后成立的伦巴第王国的首都,教皇在同神圣罗马帝国争斗中失利后离开罗马的避居地……我按照前一晚残存的印象,一口气填了5个“拉文纳”。成绩公布,这门课我居然得了优,显然,填空题我全答对了。一晃十几年过去,怎么也得去这个历史上威名赫赫的地方“还个愿”吧。

连东方三博士的憨态,都能拿马赛克贴得栩栩如生,真是个奇迹

西方上古史,基本是前半希腊后半罗马,西罗马帝国灭亡,拉开了中世纪的帷幕,拜占庭和基督教(天主教)正是那一千年的关键词。拉文纳因拜占庭和早期基督教建筑而位列世界遗产名录。那一千年的欧洲历史,特别是意大利历史,堪称城头变幻大王旗、颠覆如同扑克洗牌一般。

拉文纳古城外的Basilica of S. Apollinare Nuovo,是距火车站最近的一处世界遗产,建于公元500年,有简单至极的正立面和圆形的钟塔,属于典型的拜占庭风格。行走欧洲,每座城市都有数不清的教堂,早就看到审美疲劳,有时看罢外观就失去了进去的欲望。好在我做过功课,拉文纳是世界马赛克艺术的登峰造极之地,而那些马赛克拼贴就藏在外表朴素到土气的建筑中。在这里,马赛克终于跳出卫浴装修,甚至是为屏幕中的影像遮羞这些庸常的功能,回归了它本来的意义——用碎石块和彩色玻璃碎片拼成各种造型图案的艺术。拉文纳人就用这些指甲盖大小的碎片,创造了那个时代能够模仿和想象的整个世界。

除一马平川的波河平原,拉文纳还占据着亚平宁脉的险峻之美

就拿这座可以意译为“新太阳神教堂”的建筑来说,内部如同一座巨舰的船舱,两侧的马赛克镶嵌画从门口开始一直延伸到最深处,还分为三层,很是壮观——最上方的小格子里是圣经故事,由装饰性花纹间隔,每个小格子里的故事都不同,人物少则两三个,多则十几个,尺寸虽小,却并没有美术馆里常见的中世纪人物造型常见的变形、呆板、缺乏层次等通病;中间一排皆是白袍加身的圣人和先知,尺寸更大,画面质感也更为细腻丰富;最下方颇有“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哲学意味,右边是26位殉教者走向救世主,左边则是东方三王带着22位处女朝拜圣母子,每个女人的服饰都有微妙的不同,三王则憨态可掬。

脚下那些华丽的马赛克里也承载着太多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故事。

圣维塔莱教堂(Basilica di San Vitale)位于市中心,朴素的红砖墙体,让人无法和“西方的圣索菲亚大教堂”这样的赞誉联系起来。它建于公元548年,据说花掉了两万六千个古罗马金币,难道查士丁尼大帝和狄奥多拉皇后这对贤明到封圣的千古帝后遇到奸商了不成?走进去,却几乎亮瞎了眼——“新太阳神教堂”的镶嵌画只在两侧,这座教堂却是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全是流光溢彩的马赛克,如果说前者是现实主义,此处展现的就是浪漫主义,童话的主角就是查士丁尼大帝和狄奥多拉皇后。天知道到底要用多少碎石子、碎玻璃,再加上多少时间、热情与创造力,才能拼出这样生动的动作和表情,就连皇帝脚下镶嵌珠宝的凉鞋都栩栩如生。

罗马是世界的,拉文纳却是意大利人自己的。

圣维塔莱教堂旁边那个更不起眼的建筑,建于公元430年,是西罗马帝国的末代摄政太后普拉西狄亚的陵墓所在地,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古老、保护得最好的马赛克建筑,陵墓穹顶的马赛克图案,宛如星光摇曳的夜空般悠远深沉。

尼奥尼安洗礼堂(Neonian Baptistery)也建于公元430年,它的穹顶上用马赛克拼出被十二门徒的形象环绕着的圣约翰给耶稣洗礼的场面。公元430年虽然是中世纪,但还不像后来那样蒙昧保守,没在水中的耶稣的下半身也清晰可见,可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打道回府之前,不经意间发现了一座修道院连墓室,“意大利的孔子”但丁,人生最后的十几年就是在这座修道院度过的。但丁是马赛克之外,拉文纳最大的骄傲,晚年因为政治原因被逐出家乡佛罗伦萨,客死他乡,就葬在修道院旁边的墓室里。但丁死后,佛罗伦萨为这位乡贤平反,还建造了华丽的墓室,并由米开朗基罗等名人请愿,让其遗骨回归故里。但当佛罗伦萨的代表团来到拉文纳,打开棺木却没有看到但丁的遗骨,原来,修士们为但丁在故乡的遭遇不平,提前将遗骨转移了。于是,但丁的遗骨就永远留在了拉文纳,而佛罗伦萨那个著名的但丁墓其实是座空坟,好听一点叫衣冠冢。

我一直在思忖:为什么拉文纳贵为几朝之都,却并未成为另一个罗马或佛罗伦萨,而是萎缩为偏安一隅的小城,甚至比其他同等规模的小城街面还要冷清?最重要的原因恐怕是,在城邦自治传统悠久的意大利,拉文纳是个绝对的异类——王权神权的坚固传统,反而影响了此处市民社会、商品经济的成长,当上帝的事和恺撒的事都没得可管了,要让老百姓自己的事也能像马赛克一样绚丽多姿,对这座“废都”而言有点强其所难了。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艾米利亚罗马涅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艾米利亚罗马涅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发布:2017.03.23

古城古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艾米利亚罗马涅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古城古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古城古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