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山水画廊 又值枇杷采获时

歙县古城 新安江山水画廊 三潭枇杷

黄山新安江山水画廊

首页 > 摄影 > 目的地 > 黄山 > 新安山水画廊 又值枇杷采获时
吴若峰
订阅

媒体从业经历,民俗文化的热崇者。生在内陆,喜爱大山,酷爱行走。每到一处总忘不了拍拍写写,社会尊称:摄影师,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采摘每年五月下旬即为著名的三潭枇杷采摘季
  • 摄影新安山水画廊是新安江水道上最美的景观带,行走其间令人陶醉

由歙县南源口沿新安江顺流而行,便进入了著名的新安江水画廊,这是一段令人赏心悦目的里程,算得上是新安江水游的核心地段,我曾不止一次地走过,且在不同的季节与她亲密地触碰,每当站在她的身旁,总能激起心绪的起伏激荡。

顶俯瞰新安江漳潭 摄影/吴若峰

新安江在峦环抱中千折百廻,由于沿线水利工程的调控作用,如今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平坦如镜的宽宽河面,两岸青倒映其中,和岸上峦形成了一幅幅镜像画面,移步异景,真可谓是新安水万花筒。倘若雨后清晨,河面泛起薄雾,渔人的一叶轻舟时隐时现,站在河边,真的使人有“此景只可天上有,今夕不知在何处”的疑惑。

遍野的枇杷林 摄影/吴若峰

著名的三潭枇杷产区即在水画廊里。很多人知道“三潭枇杷”,却不一定能道出三潭的名字。新安江奔流向东,在这段行程中要转过三个大弯,由于水流湍急,每个弯道处都形成了深水潭,于是也就有了瀹潭、漳潭、棉潭三个地名。

轻舟穿梭与水画廊 摄影/吴若峰

时常会有妹坐船头哥摇橹的画面出现在江面 摄影/吴若峰

漳潭,是三潭中我最偏爱的,因为去那里要乘船摆渡过新安江,这种体验在桥梁飞渡的当今已不多见。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村子里有多株千年古樟,其中一棵被当地人称为“天下树王”,至于它是否名副其实我无法考证,但在徽州,“古樟王”的冠冕非它莫属。第一次见到它时就被那遮天蔽日的身姿惊呆了,仰慕之情悠然而起,于是我拢起双手毕恭毕敬地叩拜这位老寿星。世间万物之中,有多少堪比得上树木的寿命?在徽州,红豆杉、银杏、樟树、槐树、黄檀等等古木,往往在你行走的不经意间就可以碰到,象漳潭如此硕大的古樟我确实没有见过。有资料告诉我这位寿星的身材,高36米,胸围9.5米,发冠遮蔽面积1850平方米,亲眼所见一旅行团的9名成员,手牵着手才将其围抱过来。

身姿犹如蛟龙的千年古樟 摄影/吴若峰

硕大的树神引起游客兴致,纷纷牵手转树祈福摄影/吴若峰

农妇们乘中午休息时来古樟树下卖果 摄影/吴若峰

据南宋《新安志》中的记载,那时这一带即种植枇杷。 明清时期,当地有不少人通过这条通往杭州的水运航道南下从商,他们从客居地带回了不同于家乡的枇杷树苗精心培育,加之有优良的地理环境,使得结出的果实色泽光亮,皮薄肉厚,甘甜可口。当这些果实再反刍于江浙时,三潭枇杷的名声便传扬开去,因此也就有了名噪天下的“三潭枇杷”。

爬树摘果是果农必须的技能 摄影/吴若峰

身体健朗的耄耋老人在果园采摘 摄影/吴若峰

优良的枇杷品种“光荣花” 摄影/吴若峰

5月下旬的新安江两岸,坡上的果树已被沉甸甸的果实压弯了枝梢,果林丛中团团簇簇的金黄与橙红覆盖了连绵的坡岭,那番景色不仅让人驻足流连,还会使人不由自主默默地咽下食欲带来的口水。走在路上,随处可以看到果农肩挑、车载、船运着黄灿灿的枇杷游动在美丽的水间。一不留神身边的枇杷树上就有果农采摘的身影。漳潭渡口也一改往日慢悠悠的模样而喧闹异常,两艘渡船来回穿梭,载着丰收的果农涌向岸上的临时果品收购站。这时期的摆渡是免费的,也算是村委会的惠民政策吧。我跟着果农在优待政策的呵护下渡过新安江再次走进了漳潭。

清晨,天际刚刚泛亮,峦依然呈现着剪影状,漳潭渡口等待过江的果农就排起了长队。黄橙橙的枇杷被码放的整整齐齐,一框框摆放在码头上。队伍中很少有年轻劳力,基本是留守村庄的中老年,这种劳工结构在现实中国乡村早已是常态。

清晨等待渡江的果农 摄影/吴若峰

留守儿童跟着爷爷过江送果 摄影/吴若峰

三潭枇杷的品种多达20余种,但种植最多的品种是大红袍和光荣花。我随果农张合金在上体验采摘时,他分别在邻近的两个果园各摘下一粒果子拿到我面前:“大红袍果大,皮薄、肉厚、核小,颜色金黄,内里是红色;光荣花也有相同品质,但外形呈圆球状,内里橙色且果脐是一个五角星,故而得名。”听完介绍,我们分享了手中的果实。当大红袍细嫩的果肉相触到我的唇舌时,甘甜的果汁瞬间滋润了我的味蕾,这是我第一次明明白白吃到的正宗三潭枇杷。

果王张设华的枇杷一框框整齐摆放在码头上 摄影/吴若峰

繁忙的漳潭码头 摄影/吴若峰

枇杷不仅甘甜爽口,还因其药用功效,历史上常被作为贡品,是民间公认的“果之冠”。记得小时候咳嗽母亲带我去看中医,最希望医生开的药就是“枇杷膏”,那时很难吃到枇杷果,虽然知道它是治病的药,但幼小心灵里的印记,枇杷膏就是枇杷的味道。

主人又过江送枇杷了 摄影/吴若峰

曙光里的漳潭渡口 摄影/吴若峰

渡船承载着果农丰获的希望驶向彼岸 摄影/吴若峰

就在滨江公路上方的果园上端有一块小空地,可以毫无遮拦地俯瞰漳潭。新安江由西北而来,弯过瀹潭直下,经漳潭转向棉潭,连绵叠嶂的黄脉犹如一个天然屏障,北方寒流很难入侵到此地,加之水量充沛的新安江终年不断地流经这里,使得三潭一带时常烟雨朦胧,水雾萦绕。温和湿润的小气候,和微酸性的砂壤土,这些正是枇杷树生长最适应的环境,也有利于果实的生长和着色。

五月下旬至六月上旬这20天里,三潭村落几乎是户户闭门,巷巷皆空。午后的时光,我独自一人走在这空荡荡的村子里倍感寂寞,于是尾随着一农民七拐八转绕到了村后。后的果林更是密不透风,村子和果园几乎没有中间隔离带,回头探望,村子被淹没在枇杷林里。走在小道上,不时有果农的说话声,还有便携式小音箱里的戏曲传入耳帘,左顾右盼,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带着收获的喜悦开启新的一天 摄影/吴若峰

繁忙的枇杷收购市场 摄影/吴若峰

新安水美如画 摄影/吴若峰

太阳很慷慨地挥洒着它的热情,对于果农而言,晴热天象极不利于枇杷果的生长成熟,他们一直在期盼着甘雨的降临。“枇杷在成熟期喜湿怕旱,光照时间过长,枇杷不仅个小,且表皮干裂不好看,今年的枇杷品相不好,原因就是太阳光了。” 那天下午我就在后果园里,边吃着鲜果解渴边和不期而遇的果农讨教着枇杷知识。

临别漳潭的前一天夜晚,天空终于落下了久违的甘雨。清晨,老张冒雨送我到渡口,雨中的码头显得格外平静,我站在渡船上看着渐行渐远的漳潭和朦胧中的新安水,不由自主地挥手道别,嘣嘣嘣的柴油机声中似乎有声音传入我耳帘:“老吴,欢迎再来!”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新安江山水画廊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5-6月来玩最佳。
新安江山水画廊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吴若峰 更新:2017.05.24

采摘 摄影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新安江山水画廊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采摘 摄影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采摘 摄影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