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戏幕后探访,那些催心故事藏了多少年

云南剑川 弥井古镇

大理剑川

首页 > 民族村寨 > 目的地 > 大理 > 村戏幕后探访,那些催心故事藏了多少年
书影
订阅

一个喜欢旅行的人。摄影、旅行、写作、公益。已游走国内绝大部分地区和十六个国家。撰写旅游文章700篇,拍摄照片35万张。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民族村寨云南剑川弥井古镇村戏幕后探访,那些催心故事藏了多少年

来弥井的第四天了,终于有一个可以晚些起床的清净早晨,不用急着想去拍片了。

早上在客栈起来,下楼去洗漱,发现女主人在洗东西,她说这几天忙,被单都是用车拉到城里定点洗的,结果不干净,还要手洗一下。

这女主人是不是有些眼熟,哈哈,对了,老板娘就是昨天《西湖借伞》里的那个白娘子,她是戏团的主要女演员之一,也是老班主何四代的妹妹,叫何四萍。她还有一个姐姐何四庆,已经远嫁到外地,这次也赶回来,唱穆桂英,他们全家都爱好滇剧。

何四萍家的客栈曾是村里唯一客栈(写这篇文章时村集体客栈也开业了),平时人不多。这里比较偏僻,虽然文化厚重,景色不错,人文环境也独特,但外面知之甚少,没有什么游客,只有一些寻觅茶马古道的中外行者匆匆住上一宿。

我又来到招应寺。已经有剧团的人来收拾东西,整理道具。先是将使用的刀枪剑戟收集在一起,小心捆绑好,来年还要用的,这些都是宝啊,有些道具都使用了几十年了。

73岁的何丽昆老奶奶也来了,老人早起头件重要的事是到大殿里上香,拜佛。刚好早上的阳光投射到香炉上,老人整个都沐浴在光环中了,光影太美了,我让老人略停顿,各个角度都怕了几张。

何四庆在舞台上同几个演员整理服装,她是班主何四代的另一个妹妹,开客栈何四萍的姐姐,也是五十多岁的人,远嫁外乡,特意赶回来唱戏的。这些戏装她是再熟悉不过了,她的父亲是老戏班主,但58岁就过世了。说到父亲和哥哥,她说父亲会的多,哥哥会的少,父亲过世早,没有来得及传承后人,哥哥有文化,人聪明,从小看着父亲唱,记在心里一些。要是父亲多活几年,哥哥就会多学一些,整个戏班的水平和能演的戏,就会大大提高了。

演员们小心翼翼的整理,叠着戏服,然后精心的包装好。

除了这次演出前有人捐赠的九件小生和旦角衣服,这次演员穿的都是民国的老戏服,已经破旧不堪,特别是武生穿着,基本可以用“残兵败将”般来形容了,我昨天问了一下老班主,他说要换这些戏装至少要花2万元,如果买旧的或许能便宜一些,但不知道哪里有卖的,其实国内的各种剧团大量下马倒闭,应该有很多闲置的戏装,他们呼吁能便宜卖给他们。

这些民国戏服,实在太破旧不能再穿了,演员们在场上都很担心衣服随时会坏,下场才一个悬着的心落地。村里想建一个“弥井戏曲博物馆”,把这些老戏装和道具,加上其他的村里几百年传承下来的东西都放进去。地址已经选好了,就在你招应寺的一处闲置房子原址建,这里既是演出场所,也是村民的活动中心,将来也可以作为游客中心,整个工程大约需要20万元,但现在资金还没有着落。

吃过午饭,我去探访两位戏班老戏骨的家,他们都住在上的。其实弥井人祖先也是住在上的,因为上面有相对平整肥沃的土地,视野也宽敞。而现在村所在地(古代很繁华也曾是乡镇政府所在地),是因为下面发现了盐井,人们才迁居下来。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发过一场大水,将村中间一条古老的风雨桥摧毁,也淹没了很多人的家园,于是很多人又回迁到高处的岗上。

何四代的家相对近一些,不过到下面村还是有些距离,这里海拔2200米,当地人习惯了,说走快半个小时可以到,如果让我走估计要一倍还要多的时间。好在有道路,有汽车,绕着盘路就上来了。

64岁的何四代老人住在半腰,他现在同儿子生活在一起。老人种地出身,做过木匠,也当过代课老师。在他整洁的房间里,摆着很多书籍,老人说他一生就爱看书。

何四代老人说他们一家子对戏剧的热爱完全是因为父亲,而父亲又是受家族中其他人的影响。弥井人爱唱戏的历史源远流长,有200多年,其中很多家族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这些家族或者是做盐业生意或者家有土地,富足之后寻求一种文化上的依托,于是唱戏和看戏成了弥井人的最爱,也是弥井深厚文化基础的柱石。

老人把一些保存的家族老照片给我看,其中一张父亲上小学的照片是民国23年,应该是公元1934年,看看当时小学生的穿戴,就知道当年这里的富庶与村小学的正规,文化根基厚厚的。

何四代说弥井人唱戏在民国时最鼎盛,那时很多人都能唱,家家可以闻到滇剧声。也是那个时代大家集资购买了昂贵的全套戏装。这些戏装就是现在看也是很高档的,这些戏装在后来的很多年里让弥井“大戏”没有中断,一直伴随着弥井人演绎岁月走到今天。要是没有这些戏装,传承或许也断了。

父亲是有文化的人,解放后一直在县城工作,但1958年遇到国家政策性下放回到农村,走入了人生的低谷,但却成就弥井村的戏剧。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国戏剧经历了最繁荣时代,父亲的回归不仅剧团有了带头人,也整理、挖掘了一大批古典剧目和演唱方法,村戏班远近闻名了。但文革了,一切又都停止......

文革过后戏剧复出,父亲带领村戏班热热闹闹走过几年,不想父亲因病过世了,戏班失去的顶梁柱,也就停了。

传承了200多年的弥井大戏断了,村里人特别着急,特别是那些老年人,弥井的的文化传承是他们的命根子,怎么能在自己的手里断了呢?他们想到了何四代,要他出,重振戏班,把失去的再找回来!

何四代妹妹说哥哥是高中毕业,本来恢复高考后可以考上大学的,但那时家里困难,妹妹小,没人种地照顾家庭,父亲身体有病,他就放弃了自己。

何四代说他还没有来得及同父亲身上多学一些,父亲就病故了。但他自小听父亲唱戏词,看村里其他人演戏,耳闻目染,逐渐入心了。他把父亲留下的老曲目逐一挖掘,整理出二十多个折子,如果不是服装限制,现在都是可以演出的。

在何四代的带领下,村民重整戏班,请出那些会唱、会拉的老人,又召集了对戏剧热爱的骨干,不仅嫁出去的妹妹回归,就连儿子也参加村戏班,他们一家子快成了村戏班的半壁江

何丽昆老人的家还要往上走一点,进门看见她老伴背着一大大的悠车在哄孙子睡觉,这段时间都是他在家看孙子,做家务,让老伴安心去唱戏。

老人也找出了自己七十年前的一张照片,让我大吃一惊,明明是现代孩子的装束,七十年前能这样时髦,她出生在什么地方啊?不会是现在都还闭塞的弥井村吧。

老人给我讲她的故事,说她家自古就是弥井的大户人家,但她的父亲是在昆明一个区做警察局长,她的母亲是小学教师,她是在昆明出生的城里孩子,有过非常幸福的童年,六岁的时候听爸爸妈妈唱戏一下子喜欢上,并学的有模有样,父母看她有潜力就系统的传授她唱戏。

然而她的戏剧舞台还没有开始就改朝换代了,父亲被遣送回乡,并马上压去劳改了。她家也被划成地主,分光财产,人被扫地出门。十三岁那年她刚读完小学母亲也被拉去改造了,她不得不辍学在家,照顾两个年幼弟弟,支撑起一个破碎家庭,而父母在哪里不知道,是死是活也不知道。

她的少女时代完全是在重压下度过的,没有前途、没有幻想,每天只有战战兢兢。唯一让她心存希望的是唱戏,在唱戏中她可以思念父母,诉说苦闷,也能找到力量,老人说“懂事以后,感到自己的绝望,是唱戏、品味戏词的道理才能够活下来”。

当时弥井村唱戏正火,但古老的规矩女人是不能登台的,200多年来弥井唱戏的旦角都是由男演员反串扮演的。当时村戏班班主是何四代的父亲,也是何丽昆的三姑父,看她这么热爱唱戏,而且功底好,唱腔正,就打破常规,让她登台,那年她才九岁,也成了弥井村历史上第一个登台的女性演员。

十三岁那年她人生有一次命运垂青,一次县剧团来弥井演出,她作为配合演员参加,她的才华一下子展示出来,文工团想把她调到县里专业剧团,但在政审时发现她家是地主,父母在改造,“成份不好”,她被放弃了。

这打击对她太大了,甚至使她生命无法承受,她痛苦的跑到上,大哭,问老天,这是为什么?成份不好,成为另类,从此人生被判刑,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两个弟弟看姐姐哭着跑了,就满找她,谷中回荡着“姐姐”的呼喊,恐惧无助而又撕肝裂肺,让她一辈子难以忘怀。

何丽昆似乎看到了父母的嘱托,看到年幼弟弟的期盼,她要坚强的活下去。

她嗓子好,戏路很宽,既能唱小生、花旦,也能唱老生。她说自己最喜欢秦香莲和穆桂英,苦闷时自己就会唱上一大段,秦香莲的疾苦与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绝望,仿佛就是自己命运的翻版,她渴望着包青天的出现;而穆桂英的一身豪气与壮举又让她感受人间正气与无畏气概。当不了英雄可以唱英雄,她有时觉得自己就是戏文里的人。

或许老人经历的事情太多了,生命融入了荣辱不惊,在接触中发现她非常淡定,不仅慈祥,脸上永远有笑容,更是有爽朗的标志性笑声,老人说“高兴一天,不高兴也一天,干嘛不乐乐呵呵”。

老人也说她年纪大了,来年不一定能登台演出了,但我们祝愿老人永远健康,来年还听她唱戏。

回到招应寺到了吃饭的时候,这一天是立夏,当地的习俗要吃肉。何四萍、何四庆姐妹同几个女演员准备了一大锅肉犒劳大家,这些天因为演出,大家一直是吃素的,今天可以开荤了。

虽然没有酒,但大家吃的非常香,这里的猪都是当地的土猪,绝对没有喂添加剂的自养猪,肉非常好吃。在我快吃完时,何四庆趁我拍照溜号了,在我的碗里又加了满满一勺子肉,虽然强吃下,但还是暖暖的。

我看到了老班主,一个人偎在一边,若有所思,他刚才给我看了一份刚起草的《弥井古镇滇剧团成立决议》,说剧团有了正式纲领,让我给看看。虽然因为年纪大不做班主,他依然是剧团的最主要角色之一,纲领有剧团的目标、措施与管理方法,很完善。其中还有村委会和村“善美坛”协会每年出资两万元作为经费,这样他们的整个演出就有了基本保证。这一刻他有理由欣慰了。透过镜头,看到老人安静的躲在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有股莫名的感动。

饭后大家继续干活,最后把音响拆下来,然后由村支书水哥和另一个年轻演员扛到下村委会。这个音响是去年乡里赞助的,他们当成了宝贝,只有放在村委会警务室才放心。

这几天我每天都要往返招应寺几次,它在村后的上,虽然只有100多米高半坡,每次都爬的气喘吁吁。

跟随水哥他们往下走,我知道明天就离开,不需要再爬时竟有一股莫名的惆怅,难道我在弥井的拍摄采访真的结束了?

没有结束!请看看我的后续报道!


    作者:书影 微信 shuying-916;QQ:1154429719;微信公众号“sy916-”(已入住各大网媒,抄袭必究)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剑川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一个人独自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剑川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书影 更新:2017.05.25

民族村寨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民族村寨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民族村寨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