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斯卡线条,外星人的杰作?

秘鲁 南美洲 纳斯卡线条 世界第八大奇迹

秘鲁纳斯卡线条

首页 > 地质奇观 > 目的地 > 秘鲁 > 纳斯卡线条,外星人的杰作?

七大洲旅行家,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师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家联盟会员。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地质奇观纳斯卡线条它既是世界十大未解之谜,又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今天要去的地方和前几天去的马丘比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身兼两个称号,马丘比丘是联合国世界教科文组织评选出来的自然与文化双重遗产,而今天要去的纳斯卡线条它既是世界十大未解之谜,又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世界未解之谜——纳斯卡线条

在说这个“世界第八大奇迹”之前,我得先吐槽一下秘鲁的交通。纳斯卡小镇位于秘鲁首都利马差不多得400公里左右的地方,如此有名的旅游胜地居然没有高铁相通,也可能是中国人方便、快捷、舒适的高铁坐习惯了,这样的要求对秘鲁这样的国家确实有点不近情理,但平坦的高速路得有吧?答案是有,不过只是局部,就是那条贯穿整个美洲的泛美公路。本来三个多小时的行程被耽误了半个多小时,原因是一辆加长货车被泥石流冲到路边陷进去了,就这么窄的公路两个方向行驶的车队全都被死死地卡在这里。

秘鲁的公路确实让人无语

纳斯卡线条民间俗称大地画,在纳斯卡沙漠大地上的画作。1939年纽约长岛大学的保罗科贝克博士乘飞机沿着古代引水系统的路线,飞过纳斯卡平原时偶然的一次低头,发现了震惊世界的大地画。这些看起来像是像机场跑道一样的线条深深地吸引住了贝克博士,“对于这些奇异的遗迹,我们心里涌起千百个疑问,突然我们发现夕阳的降落位置几乎正好位于其中一条长线的尾端!过了一会,我们才想起那一天是6月22日,正是南半球的冬至,一年中白昼最短的一天”。这不会是巧合吧?冬至的落日和长线的尾端重合?自此全世界各路专家纷至沓来研究、探索,大地画形成的时间、背景、成因等谜团。其中最有名的要数德国女数学家玛丽亚、莱希,为此贡献了自己毕生的时间与精力,直到她95岁高龄逝世前,还心系着大地画的破解,直到今天,她在纳斯卡的故居还都保留着,而且升级为一个纪念馆,以表达秘鲁人民对她的感谢。

在观测台上近距离观赏纳斯卡线条

即使有来自全世界的专家历经70多年的研究,但这个大地画别说到底是什么东西?谁画出来的?做什么用的?就连具体的时间都没搞清楚,不知道有多少个答案,比较主流的是于公元前二百年到公元六百年,那个时期这一地区兴起的纳斯卡文化,因此称为纳斯卡线条或纳斯卡大地画。还有一种说法是在公元前500年到公元500年之间这个时间段。还有一种看法相对来说证据更加确凿一些,考古学家们把纳斯卡文明分为5个时期。考古学家在线条所处的地层里,找到了一些陶器,通过对陶器的碳14测定,人们得出了陶器的年代,从而也就间接得出纳斯卡线条的制作年代为公元前200年到公元300年。其他各种怪异的说法甚嚣尘上,都想标榜自己是解开纳斯卡大地画时间之谜的人,但有关大地画现在唯一能确认的一个准确时间是它1994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地广人稀的纳斯卡沙漠

时间对我来说并不是至关主要的,我感兴趣的是在这地广人稀、鸟不拉屎的大沙漠中,这些线条是如何保存下来的。按照各派研究人员的说法,这些线条怎么也得2000年左右了,这里的每一根线条不过10到15公分深,上千年的时间我认为足以将这些痕迹磨平。我去过美国的死亡谷和内华达沙漠,美洲的这种所谓的沙漠其实就是中国的戈壁,都是裸露的土地和石头。死亡谷里会移动的石头大家都知道吧?这种在美国沙漠里的现象并不罕见,但移动的石头所留下的痕迹能保持多少年?为什么从北美洲移到南美洲,这种沙漠里的痕迹就能保存这么长时间呢?虽然这里是干旱地区不会有暴雨把线条的痕迹冲平,但就在我今天来的路上还亲眼目睹了泥石流了,难道两千多年来就一直没有过我今天见到的场面?

好吧,我再退一步,即使2000多年一次雨水的冲刷都没有,但这里每天都刮着的龙卷风呢?就光我这一路就看到了七八个龙卷风,而且不是我运气好才能看见的,这里每一天都在不停地刮着龙卷风,从未停过,当地人说跟这里的地磁有关。甭管什么原因,无处不在龙卷风两千多年来难道就对这些浅浅的裸露在外的痕迹没有任何影响?

纳斯卡沙漠里无处不在的龙卷风

因为这里成为举世瞩目的世界之谜,有好事者船载以入,哎!不对,这是柳宗元《黔之驴》里的内容。我的意思是很多好事者,或者说好奇者、探险家、学者等一堆又一堆的学问人纷纷跑到偏僻的纳斯卡,试图解开这个一直没有解开的谜团。后果不用我说大家也猜的出来,本来就一个谜题一下变成了无数个猜测,有人认为它们是灌溉用的水渠,有认为是与古纳斯卡人祭祀活动有关,有人认为是世界最大的天文书,那些直线与螺旋形线代表星球的运动,而动物图形则代表星座,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天文图和宗教信仰画,还有人说是外星人所为。。。这个架打得。。。那叫个热闹,真想再借用《黔之驴》里的另一句话,这些专家“至则无可用,放之山下”吧。

在地面上近距离观察纳斯卡线条

各位您受累给掌掌眼,就这么浅浅的勾痕愣能说成是灌溉用的水渠?别再告诉我这是哪个学派的论点了,就这种观点!我感觉都不是在证明他的智商有多低,而是在证明他的皮有多痒了!你这不是欠抽嘛?当然了,各种观点中也有认真考察后得出的猜测,例如1983年,一支意大利的考古队在纳斯卡地区发现了大量的陶器,这些陶器上都装饰有一些动物图案。而这些图案在荒漠上又以更大的规模重复出现,这些图案的相同使人们相信神秘的线条是古纳斯卡人所为。我对这种观点也是抱有相反的猜测,为什么它不能证明古纳斯卡人照着纳斯卡线条的样子刻在陶器上面呢?怎么能证明陶罐制作的时间早于纳斯卡线条而不是在它之后呢?还有就是纳斯卡线条的作用,那猜测的!更离奇!我也不去算到底有多少种作用了,反正到今天为止唯一能让全世界都认可的作用就一条,那就是纳斯卡线条给纳斯卡小镇的贫苦村民带来了固定的、长久的、稳定的不菲收入。

这不,又来了一个龙卷风。

纳斯卡线条就在皮斯科纳斯卡小镇里,小镇里最有名的就要数玛利亚莱切飞机场,这是想坐飞机俯瞰纳斯卡线条的游客必来的地方。换上景区自己的摆渡车直接向机场开去,下车之后看到了候机楼,是一排简陋到你完全可以确信纳斯卡永远不会发生地震的那种平房。可以说我的运气不错,这里应该每一天都是人满为患、人头攒动、人山人海的闹市场面。但今天,就在我来的这天,前边只有一波游客和两个包机的客人正在等待登机,我被安排在下一批登机名单里。马上就开始量体重,以便机组人员按照每位乘客的体重安置相应的座位。必定乘坐的是小型观光飞机,加上驾驶、副驾驶一共12个人,所以左右配重得提前解决。

我乘坐的观光飞机

说起飞机还真想起一个有关飞行的故事,有关纳斯卡的飞行故事。通过现有的陶器和织物残片上的图案,很多都记载着气球风筝和鸟人样的飞行的图案,纳斯卡人在秘鲁山区的后代印加人,至今还流传着会飞的物体的传说。为此还专有人用原来的材料仿造了一个古纳斯卡人制造的热气球,想用实验证明纳斯卡人是通过在热气球上看到大地画的。值得庆幸的是实验取得了成功,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他们在沙漠上迅速攀升了122米。多么令人欢欣鼓舞,终于可以证明古纳斯卡人是在空中看到的纳斯卡大地画。好景不长这个成语在实验成功后的短暂时间内就冲了过来,热气球在空中就停留了短短的三分钟,没能继续延续实验者兴奋的心情。那么也就是说原来的问题依然没有答案,对于绘制庞大的纳斯卡线条相比,显然是远远不够用的。

纳斯卡人是怎么制作的大地画呢?您可能产生疑问了,非得在空中才能制作这些线条吗?只要有三根木桩不是就可以在地面上制作一条笔直的直线吗?答案是肯定的,必须在空中,在地面上别说制作这样的线条,就是已经制作好了摆在你面前你都不知道它的存在。现成的例子,就在我们刚才过来时走的泛美公路上,这条上个世纪20年代修建的公路直接横穿了大地画,把好好的一幅大地画截成两半。

泛美公路横穿大地画

随着飞机引擎的轰鸣声,我顺利地飞上了纳斯卡的天空,往下望去一片荒芜,哪儿有什么大地画的影子,跑了一天了,在地面上看不到大地画,飞上天空依然是光秃秃的一片。驾驶员告诉我们等到了大地画的上空,飞机会向一边倾斜,视线要沿着倾斜一方的机翼往正下方看。别说,这下是看清楚了,这些大地画,是画在寸草不生的比美国大峡谷还要荒芜的荒漠里,所有的线条都勾勒在发黑发暗的砂砾和岩石上,必须坐飞机到300米以上的空中才能领略全貌。在天空中才能感觉到这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世界上最大的画。

蜂鸟图案的结构比较复杂

画中既有大至几千米的三角形、长方形、梯形、螺旋形之类的几何图形,又有形象逼真的动植物和人物图形画。比如有100余米长的尾巴卷曲的“卷尾猴”、46米长的圆肚突眼的亚马逊蜘蛛、张着8条巨大而弯曲的触手的章鱼、180米大小的长有人手的蜥蜴、50多米长的蜂鸟、展翼宽达128米的兀鹰,以及海鸥、鹦鹉、蛇、穿山甲、蚂蚁、海草、花朵等等,以及更多的是笔直的长达数十公里的线条,以及一些正规的图形。

在飞机上的抖动异常厉害,气流颠簸让手中的相机始终处于晃动的状态,想认认真真拍一张照片有点不切实际。一个是颠簸,一个是时间不够,就那么点时间每一幅大地画都得看到,而且飞机两侧的所有成员都要看到,这样一算,想拍一幅大地画的时间有多紧就不用我说了吧。

俯瞰纳斯卡大地

这趟空中之旅怎么说呢,给我的印象有两个,第一个印象,宏伟!在天空中才能知道大地画有多宏伟,有的一幅画就占一座大山,有的线条即使在飞机上你都看不到它的尽头。有人计算过,如此巨大的工程,所花费的工时和人力,不亚于挖掘一条巴拿马运河。但这种算法我只承认一半,按照工作量来说可能和挖巴拿马运河差不多,但从施工难度来说,那可绝不是一个量级的比较。第二个印象,难受!是真难受!小飞机为了照顾到两侧的乘客都能看到大地画,必须左右摇摆到六七十度的样子,十三幅画就得翻转二十六次。再加上气流的颠簸,飞机始终是在旋转着颠簸的情况下完成整个航程的。下了飞机我还算好的,没坚持到下飞机吐的就两位,下飞机以后还有吐的。我身边的人下飞机以后我给计算了一下时间,满头不停流着的大汗一直持续了接近二十分钟,这要换了我,光这么流汗也得把我流虚脱了。机场还给了每位乘客一个补偿,就是飞行证书,证明你曾经在纳斯卡大地上领略过大地画的风采。

我的飞行证书

这次的纳斯卡之旅让我感触最深的就是自然,自然的伟大,自然的神秘莫测。不仅让我想起了当年那句震天动地的口号:“人定胜天”。首先这四个字就把人类与自然对立起来,好像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人类是这个星球进化来的物种,可决不能想像成地球是人类进化的产物。人类得符合这个星球的自然规律才会在这个星球居住繁衍,改变自然规律的结果只会被自然淘汰。就在六年前,科技发达的日本被滔天巨浪淹没,其实那只不过是自然打了一个哈欠而已,人类为了自己贪欲而改变自然的作为不外乎是自掘坟墓的愚蠢举动。

难得安静的纳斯卡小镇

财富、欲望、贪婪用实现自我的外衣包裹着成为人类社会的主流。真是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人类现在追求的奢华、品味、档次、享受哪一样是人类的必需品?没有那些虚无的物质,人类依然会健康地生活。但老天慷慨地免费给予我们人类的阳光、空气和水,我们何尝感恩戴德过?难道是用毁坏自然的方式感谢老天给予我们生命延续的必需品?没有私人飞机、豪华游艇每个人都会生活得很好,但哪天如果花钱买空气了,你一定住在三甲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室里。长点心吧!聪明过头的人类!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纳斯卡线条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纳斯卡线条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七大洲旅行家牟鹏 更新:2017.05.25

地质奇观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地质奇观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地质奇观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