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智利总统府里的血案

智利总统 阿连德 皮诺切特 莫内达宫

智利拉莫内达宫

首页 > 宫殿官邸 > 目的地 > 智利 > 发生在智利总统府里的血案

行走七大洲四大洋南北极旅行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家联盟会员。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宫殿官邸每年911美国纪念世贸大楼遇难的死者时,智利人民都会追悼智利本国的民主英雄阿连德

每年9月11日美国在纪念世贸大楼遇难的死者时,智利人民也没闲着,不过他们并没有追悼美国911事件的死难者,而是追悼智利本国的民主英雄——萨尔瓦多·阿连德·戈森斯,一位被军政府推倒的智利总统。1973年9月11日上午7点半,智利总统阿连德头戴钢盔,手中握着由菲德尔·卡斯特罗赠送的刻着“送给我战斗中的朋友和同志”字样的AK—47自动步枪,带着23名佩自动步枪的战士,进入总统府。空军副官通知他,空军参谋长加夫列尔已准备了一架飞机让他流亡国外。阿连德对空军副官说:“你去转告加夫列尔将军,智利总统决不逃跑。他知道怎样履行一个战士的职责!”。

11点30分,政变首领皮诺切特发出最后通牒,如不投降就轰炸拉莫内达宫,12点两架战斗机升空,向总统府发射了至少18枚导弹,十几门大炮也加入了围攻的行列,总统府顿时一片火海。 13时45分,政变部队现场指挥哈维尔·帕拉西奥斯将军通过无线电报告:“总统府已被攻下,总统死亡。”阿连德自杀他杀的争论一直延续至今。2012年9月11日,智利上诉法院确认前总统阿连德死于饮弹自杀 。

这就是目前官方记载的那场政变的全部过程,很多细节之处有不同的传说,例如阿连德总统不是自杀而是被冲进来的士兵枪杀、发射导弹的具体数量以及具体时间之类的不同说法,但甭管怎么样,政变的结局已经是客观的存在,不是今天的人能肆意改变的。那就是智利进入了皮诺切特作为国家元首的时代,一个广被智利人民和全世界人民争议的独裁统治25年的时代。

当年在这个窗户的后面,发生了武装对抗

争议咱们暂且放在一边,大家先来跟我看一看事件的案发地,智利总统府,它也叫做拉莫内达宫,拉莫内达宫的意思在西班牙语里面代表的是货币。白色的拉莫内达宫是西班牙殖民者18世纪在智利兴建的最大建筑,1784年开始建造,1805年宣布竣工,不过当时建造的工人可不知道自己建的是日后的总统府,那时建造的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制造货币的工厂,直到1922年拉莫内达宫里才有智利总统以及部分政府部门在此办公,1951年成为智利国家级历史遗迹。

智利“911”事件过后,拉莫内达宫做了大规模的修复,并将阿连德的遗体经过东门运出总统府,从此东门再未被打开。直到2003年,智利政府为怀念在兵变中被推翻的前总统,举行了隆重仪式,重新开启了东门,并将其命名为民主之门,纪念用生命护卫宪法的阿连德总统。今天总统府外的宪法广场上矗立着阿连德总统的雕像,雕像摆放的角度引起了我的好奇心,这个雕像既不是面对也不是背靠总统府,而是安放在广场的一个角落,背靠的是国家司法部大楼。我在雕像底下占了很长的时间,既不是在怀念这位我压根儿就不认识的总统,也不是在探寻雕像摆放角度的深刻含义,而是智利盛夏的烈日在整个光秃秃的广场上只有这里是唯一有阴凉的地方。

阿连德总统雕像

阿连德如今受到了智利人民的怀念,我想最大的因素是他作为民选总统不顾个人安危与军事强权人物誓死抗争,最终被军政府杀害,而且后继的军政府一直保持了25年的独裁统治。尤其是皮诺切特在伦敦被西班牙政府拘捕,然后美国居然也贼喊捉贼地要审判皮诺切特之后,当年被皮诺切特打压、排挤、迫害的人以及同情阿连德遭遇的人全都痛打落水狗一般蜂拥而至,对阿连德和皮诺切特这两位历史人物进行了盖棺似的论定。

咱们先说一下阿连德,他1970年当选总统后,致力于搞“智利社会主义”。他先把各大铜矿国有化,把90%的大企业和金融机构国有化,并把土地也国有化,建立国营农场,农村合作社。然后大规模提高工人工资,提高了35-40%,并发放各种补贴。智利的资源矿产回归国有,美国的利益受到了严重的损害。甭管从经济上、政治上必然会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制裁。到1972年,智利出现了商品短缺的局面,物价持续上涨,通货膨胀率高达140%,而政府采取的限量供应、冻结物价,以为这样就能抑制通货膨胀,但所有这些方法导致黑市上的大米、大豆、糖、面粉等基本生活必需品的价格飞涨。在土地改革方面,农民和地主的矛盾加深,农作物产量下降。国际铜价被美国打压也在不断下跌,智利人民的生活水平下降,罢工和游行次数不断增加。

到了1973年,智利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社会动荡加剧,国内局势一片混乱。1973年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3.6%,为了增加就业和生产,政府积累了大量的财政赤字,1973年9月通货膨胀率达到381%;由于土地改革的失误,农业生产下降,1973年农业生产下降22%,小麦产量下降40%,政府为保证粮食的供应不得不增加粮食进口,国际贸易和国际收支出现了严重问题,国家财政储备濒临枯竭,智利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都远在欧亚,临近的古巴根本没有能力给予智利除了口头意外的任何支援,国家经济坍塌在即,美国适时推出皮诺切特这样的掌握军权的人物将阿连德推翻。不得不说,当时阿连德的能力想摆脱以美国为首西方国家的经济、政治制裁确实不太现实,如果继续下去,智利人民必将继续承受国家经济崩盘的恶果。

美国一直以来就是这样,不符合我价值观的国家,马上进行民主化革命或直接军事推翻原有政权,就像伊拉克。符合我价值观的民主国家但不符合我利益的国家,依旧是这个下场,就像阿连德的民主政权。如果你不符合我价值观但符合我利益的话,你民不民主都无所谓,就像沙特。

沙特连独裁都算不上吧,它应该属于封建的统治制度,严重与当今世界完全背离。但这都不要紧,只要你符合我利益,你爱啥制度就啥制度,没看沙特国王今天还不是照样光鲜地访问日本、中国吗?随机的行李就几百吨,飞机、饮食、配备都奢华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美国怎么不说沙特独裁腐败浪费沙特人民的血汗钱呢?相反的例子,俄罗斯甭管怎么民主选举,美国也不会停止攻击,看来美国对民主也是无所谓,不民主也不见得是敌人,民主了也不见得就是朋友,利益才是唯一的评判标准。就像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当年对尼加拉瓜大独裁者、暴君索莫查的评论,可以证明,何为国家利益高于一切:Somoza may be a son-of-a-bitch,but he's our son-of-a-bitch——索莫查是婊子养的,可是他是我们的婊子养的。

圣地亚哥武器广场上执勤的警车

怎么说着说着就聊起美国了?说回智利,接着说皮诺切特。1973年智利“911”过后一直到他放弃全部权利的1998年,前后25年的实际掌控智利期间,在美国的扶持下,经济得到飞速发展。现在回想一下,除了老牌的欧美强国,也就是北美和西欧北欧的西方强国,所有在经济层面发生突飞猛进的后起之秀国家,都是在所谓的独裁时期做到的,印尼的苏哈托,阿根廷的梅内姆、秘鲁的滕森、南朝鲜的朴正熙以及伊拉克的萨达姆,利比亚的卡扎菲,还有中国台湾的蒋经国。

你可以说卡扎菲、萨达姆靠的是石油,现在的伊拉克、利比亚依然可以靠石油啊?怎么靠不了呢?没有了统一的政权各方分赃不均怎么靠啊?倒霉的还是老百姓,哪怕伊拉克受制裁的时候日子苦点,也不至于像今天一样整天过着没有生命安全保障的日子强啊?具体到南美洲国家,也都曾有过经济腾飞的时期,但不幸的是都遭到经济学家称之为“一万美元人均GDP怪圈”,就是这种国家只要人均GDP达到一万美元,立马儿就会发生经济危机,国家经济会遭到重创。其实这是什么怪圈?傻子都看得出来是被美国剪羊毛了。经济发展好了,有钱了,美国就开始动用加息、美元指数等一系列金融手段将你的劳动成果掠夺走,然后等待你下一次经济复苏到人均GDP达到一万美元的时候故伎重演再次收割你一遍。

今天很多智利人都十分怀念皮诺切克时代智利的兴盛,那时候社会秩序良好,人人有工作,经济发达。不像现在,盗贼很多,失业率高,发展缓慢,如果没有中国真不知道国家的出路在哪里。皮诺切特时代的智利是一个夜不闭户的国家,治安良好,老百姓能过上安心的日子,而不像现在整天到处都是危险。那时对社会有危害的人惶惶不可终日,警察随时会把你带走再也找不到你的踪迹,老百姓不会出现什么安全危害,老百姓就是过日子,管你什么政治不政治的,只要不涉及反对政府,甭管从人身安全还是家庭收入都有切实的保障与提升。那时的政府对百姓是有保障的,警察是强势打击犯罪的。现在的政府只能对闹事儿的人保障,警察对暴力是无能的。

说一个真实发生在智利的案件,警察有次抓一个小偷,那小偷不但偷东西还残忍地把人家老太太用刀捅死了,那警察抓住他以后臭揍了他一顿,打断两根肋骨。结果警察进去坐了六个月牢,小偷却只坐了三个月。这怎么可能呢?在今天的智利就是有可能,小偷杀人证据不足!不过警察打人大家都看见了!今天的智利大学生经常上街游行抗议,而且是对警察采取暴力形式的游行抗议,经常报纸上会出现警察被打成植物人的报道,不过打人的学生都没事。相反的,如果在学生对警察采取暴力侵害时,但凡这个警察敢推一下那个伤害他的学生,如果被记者拍到,别说这个警察了,就连政府都会有人为之倒霉。警察的孩子家人怎么办?看到多年的同事被打成植物人什么感觉?对不起,活该!谁让你是警察呢!我把你打成植物人,算你和你的父母、妻子和孩子倒霉,我反正没事。你推了我一下,算你和你的上级倒霉,你们不可能没事。

我在总统府四周闲逛,发现总统府的楼体与行人被隔离栅栏隔开几米的距离,你猜为什么?怕学生闹事的时候爬上楼顶,而且不是怕他们上楼顶会毁坏总统府,而是害怕楼上如果摔下来一个学生可怎么办?政府肯定要有人倒霉。

我在武器广场的时候紧挨着一辆警车,一个喝得烂醉如泥的乞丐扒着警车的车窗在那儿撒酒疯,这要放在皮诺切特时代,这个酒鬼可就要被收容了,但在今天,警察必须耐心地与酒鬼纠缠,他只要酒没醒继续撒酒疯,你就没法办,还不能置之不理,活活一个警力就这么浪费了,纳税人的钱合着是让警察陪酒鬼聊天了。我真就不明白了,西方注重保障人权我理解,也表示赞同。但我不理解的是你保障的是一个人的人权还是每个人的人权,如果因为一个人的人权而牺牲大多数人的人权,这种观点我就实在是难以苟同了,人类这个物种属于群居动物,必须有集体观念,每个人不能因为个人利益牺牲整体利益是作为一个人必须有的底线良知,人权决不能是某一个人的人权,甭管这个人是达官贵人还是凡夫俗子。

扒着警车纠缠警察的酒鬼

在这种社会风气下,公务员人浮于事的作风逐渐蔓延,警察是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其他行业也是如此。公立医院门诊250元人民币左右,但医生敷衍了事,经常出现类似糖尿病人截肢把好腿锯掉这样的事故。在智利生活的一个台湾人告诉我他曾经的真实经历,有天夜里陪朋友去医院看急诊,正好碰见一辆公共汽车遇到交通事故,所有受伤的乘客都拉到了医院。智利医院夜间的值班医生都是实习生,带着一个护士出来检查受伤乘客情况,处理方法简单到令人不可思议的地步,手有伤截肢手,腿有伤截肢腿,牙疼就把牙给拔了。吓得所有伤员都忍着剧痛回家,准备第二天预约门诊。而且那个台湾人很认真地告诉我,智利医院夜间的急诊就是这个样子,实习医生什么也干不了,生怕给你误诊了,所以哪儿疼截哪儿。

这不是草菅人命吗?这在电影的闹剧里也出现不了场面居然就在日常生活中皇而堂之地出现。要不然您就看私人医院,私立医院孩子看个急诊4000元人民币左右,做一系列检查。不用排队,医生也比较负责。如果每个公务员都对自己的工作敷衍了事,那这个社会可怕到什么程度可真是难以估量了。

闲聊有点漫无边际了,还是说回来吧。我现在所在的宪法广场上,自1932年以来,每隔48小时,在上午10点至10点半,总统府卫队和仪仗队都要举行隆重的换岗仪式,还有军乐队和骑兵参与其中,使得换岗仪显得式雄壮威武,庄重华丽,很具观赏性。每当换岗时,宪法广场都会聚集很多的游客来观看,这已经成为了一个吸引外国游客观光和当地居民的一个固定节目。不过今天我不太走运,没能赶上他们的表演。

现在总统府里内政部、总统府秘书部和第一夫人办公室都在这里,在没有国事活动的情况下,这里是免费对游人开放的。门口的卫兵也乐于和游客一起合影,但我还是对总统府后面的地下文化中心比较感兴趣,这里曾经举办过中国故宫的藏品展。其实这里最吸引我的是门口的雕塑,用一男一女正在交媾的动作线条形成一个球形,说起来还挺复杂,其实线条极为简洁,尤其上楼以后从上至下地俯瞰这个雕塑,整体感更加强烈。小时候看雕塑的时候就特别奇怪西方人的思维,为什么人人尊崇的神要光着身子?中国人可实在想象不出来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俩人光着屁股四目对视时的样子,这东西方的思维差异引发的审美差异确实是太大了。

一男一女的雕塑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拉莫内达宫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拉莫内达宫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七大洲旅行家牟鹏 更新:2017.05.27

宫殿官邸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宫殿官邸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宫殿官邸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