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堂会审!入境美国被扣押的遭遇

入境美国 海关 出关

美国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美国 > 三堂会审!入境美国被扣押的遭遇

行走七大洲四大洋南北极旅行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探险协会理事、副秘书长,世界旅行体验师联盟最具影响力体验师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其他人文说到入境美国,其实是我这次美国之旅最不愿意回忆的事情

说到入境美国,其实是我这次美国之旅最不愿意回忆的事情,因为此次旅行带给我的都是美好的回忆,唯有入境美国,我从平心静气到忍气吞声再到相互抵触一直发展到剑拔弩张,以致到最后我和审问我的三个警察只有一个共同的心愿,那就是赶紧让我回国。他们要把我驱逐回国,我也是死心塌地的要卷铺盖回家,不想在美国多呆一分钟。现在写到这里时我都没有摆脱当时的情绪,恨不得如果重来一回的话我绝对要坚持回家,不给他们改变态度的机会,尽管我现在已经坐在自己北京的家中,可是一想到入境美国的那个早晨,心情还是不能平静,依然是满腔怒火,依然是匪夷所思。

想说清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就要回到那个我最想忘掉的早晨。5点半钟我和所有乘坐美国达美航空公司DL128次航班的旅客一起走出飞机,在美国海关的入境口安静地排队,等待海关警察的入境检查。排到我的时候我还暗自庆幸,因为站在一米线以外的我看到审查我入境的白人警官居然会讲一口流利的汉语,这样就会免去上一次入境美国时通过中文翻译才能表述清楚的麻烦。

随着前面的旅客顺利出关我的噩梦开始上演,我走到白人警官面前用微笑的表情和中文向他说了声早上好,得到的反馈是一张耷拉着的面孔和两个字:你好。紧接着就是审视的目光,而且是那种居高临下的,怀疑的,想让你自惭形愧的威严的目光,极不友好。我也本能的把微笑收住,一本正经地等待他的问话。“你来美国做什么?”这个白人一边在电脑上核查我的护照信息一边头也不抬地问我。“我是来旅游的,”“什么时候回国?”

还没等我说完,第二个问题又摆在面前。“两个月吧,这是我的回程机票。”上次入境时我的来回机票没有打印引起了海关警察的怀疑,所以这次我已经将打印好的来回机票拿在手中,想尽量配合海关的检查顺利出关,我把机票递给他。他连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接着问:“你上次来美国多长时间?”“两个月,”我刚要继续说明此次来美的原因,又被粗暴地打断:“为什么还要来美国?”依然是头也不抬,如果不是排队的旅客都在一米线以外站着,都觉着他好像是在和我身后的人说话,除了刚开始怀疑地审视现在连看都不带看你的。

我依然很平静地回答他:“上次来美国我丢了护照,本来想去美国东部旅游,甚至连机票都买好了,可护照一丢我哪儿都去不了,所以这次想把没有完成的旅程继续走完。”边说边把我护照丢失的报警记录,当时要去纽约所买的机票都顺着窗口递给他。“你上次在美国两个月的时间都做了什么?”他把我递进去的材料扔在一边连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好像我每次对他问话的积极配合起到了反作用,更加深了他对我的怀疑。“就是在洛杉矶附近旅游啊,我没护照哪儿都去不了,好多的地方都没有去成,所以这次….”“你去洛杉矶干什么?”再一次被粗暴地打断,每次我的回答他好像都没有听下去的耐心,而且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怀疑,你必须恨不得不加思考地马上回答,否则就有编造的嫌疑。

“我去看我姐,她的家在洛杉矶。”
“她的电话是多少?”
“电话号码我放在托运的箱子里了,我现在记不住。”
“她叫什么名字?”
“牟冰,在洛杉矶的city of hope工作。”我开始疲于应付他的每个问题,而且显得力不从心,自己都觉得我的回答明显不是他所要的答案。他看了一会儿电脑,抬起眼皮瞄着我用人艺话剧的舞台腔说道:“没这个人!”然后就是一副等待着解释的表情。我现在去哪儿找我姐的资料呢?我的思维已经明显地进入了他的轨道,这时我无论怎样解释也打消不了他的怀疑。
“你几个人来的美国?”
“我一个人。”
“你来西雅图干什么?”
“看一个朋友。”
“她叫什么名字?”

这下又把我难住了,人家来美国11年了,名字早就改了,这时别说她的外文名字,就连中文名字我都快说不出来了。从一开始我的每一次回答都加深他对我的怀疑,到现在彻底回答不出他的问题了。他拿出一张大红卡给我,“牟先生,拿着你的行李和红卡顺着这条通道走到头,另一个警官在那里问你。”说完就冲我后面的旅客招手。

我只能按照他的指示走向通道,边走边想我是怎么从光明正大到疲于应付,怎么从雄赳赳气昂昂到浑身是口说不清的。心态有些躁动,我的材料准备得十分齐全,回程机票,护照丢失报警记录,上次东海岸的机票,都是美国原版的啊,也都有美国本地的联系电话啊,不相信我还不相信你们美国吗?白人警官冲我招手,我拖着两件行李冲他走过去。他接过我的随身小箱,告诉我跟着他走,然后双手拽着我的行李走过大门进入后面的办公区。他把我的箱子拿反了,轱辘在另一面,这面没有轱辘他拽着很费劲,我想接过箱子自己拖着走。他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用命令的口气说:“放手!”我说:“你把箱子拿反了,轱辘在另….”“放手!”这次加重了语气,命令的口气换成警告的语气,双眼死盯着我。我只好放手,心里十分地不舒服。至于吗?对一个中国游客,觉得我可疑完全可以拒绝我入境啊,干嘛非得撕破脸似的。既然这样也就没什么缓和的余地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他把我带进一个小屋,让我把大行李放在一边,问我小件行李里面放的什么,为什么这么重?边问边把小件行李往一个台子上面抬。忽然发出一阵持续的响动,他警觉地问我:“什么声音?”我说没什么声音啊,边说边起来向他走去。他用手制止我的行动:“别动!你现在出去!在门口站着!”依然是命令的口气,好像在和一个罪犯说话。然后又大声叫来两个警察,一个和他查找声音的来源,另一个手握着腰间的手枪在门口看着我,哪儿也不许去。他们两个在箱子的侧兜儿找到声音的来源,一个人打开侧兜儿,从里面掏出电动剃须刀,可能是他抬箱子的时候碰到剃须刀开关了。

他们认为的一场虚惊过去了,重新让我回到屋里,三个警察和我就这么站在屋中,气氛十分尴尬。白人警察让我先坐在屋子最里面一个角的凳子上,除了握着手枪看着我的警察,他俩都戴上了半透明的橡胶手套。这让我想起了许多电影里检查毒品贩子的方法。啊呀!看来是要肛检啊,真后悔年轻的时候没把自己培养成个同性恋,要不然就能在美利坚合众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市的海关享受美国警察带来的欲死欲仙的快感。     

除了手握枪把儿看着我的警察,那两个都戴上了橡胶手套,一个站在我的行李处,一个走向我对面的办公桌。看他们的表情不像是在故意制造紧张,白人警察坐在我对面的电脑桌后,用中文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听清楚了,从现在起你只需用嘴回答问题,不许动手,不许离开凳子,记住了吗?”我别无选择地只有点头,准备继续接受他们的盘问。

“你来美国的目的?”
“我说过了,来旅游。”
“你直接回答,没必要说那么多。你上次来美国都做什么?”
“旅游啊。”
“为什么不和旅行团来美国,为什么在美国要呆两个月的时间?”
“我顺道看看我姐,她来美国十六年了,我还没到美国看过她。”
“十六年了为什么你原来不来,非要今年来美国?”
“我以前没时间。”
“这不是理由。”

我发现他们的提问你必须回答出他们给你设计出的答案,不然他们理都不理。你给他回程机票他看都不看,你给他报案记录他瞧也不瞧,他们就让你按照他们的思路走,只要一进入他们的思路你只有拼命解释的份儿,而且越解释越乱,越乱越对不上号。他们每一句话都是最后裁定的终审结果,没有你解释反驳的余地,你所有的回答都会带来下一个问题,而且永远没有答对的时候。态度极为的冷漠,但你还找不出他们的毛病,人家的用词显然属于文明执法,但态度语调口气完全是在对付一个罪犯。

我不能再这样跟着他们的思路走,这样的话除非你认罪,不然永远别想结束他们的提问。我开始和他们针锋相对起来,你说不是理由,那我索性就没有理由,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我没带违禁品,顶多是回国。他们也感觉出我态度的变化,双方之间的敌对情绪逐步加深。看我不配合的态度开始搜我的行李,直接把大件行李搬到台子上打开,一件一件的往外拿着,逐一做着笔录。我知道美国海关禁止带月饼,上次阿姨来美国把月饼放在箱子里还是被警犬闻出来,把所有的月饼全都掰碎了扔进垃圾桶。这次我也带了一盒月饼,这可能算我行李中唯一的违禁品吧。

他们每搜出一件行李都要问为什么?我反正也不奢望会有什么奇迹发生,就是很不配合的拒绝回答。他们的审问口气越来越重,我们之间的紧张气氛越来越浓,我只想早点结束这场闹剧,赶快打道回府。我没义务陪着你们折磨我自己,凭什么你们对我这种态度,我可是高高兴兴来旅游的,这种待遇鬼才会有心情在美国旅游。他们看中国人好像是贼一样,看你哪儿都可疑看你哪儿都龌龊,觉得自己好像是美国的白细胞在奋力地阻挡着我们这些黄色的中国病毒。随着盘问的继续我的心情越发烦躁,我凭什么大老远跑这里来让你们当贼审?

你们美国人到中国的时候我们是这么对待你们的吗?我们海关礼貌的问询友好的微笑难道换来的就是这幅嘴脸?尤其这个白人,他的中文水平绝对是在中国学出来的,他的用词,语调,语气,反应速度和一个中国人不相上下,没有在中国人的社会生活若干年不可能达到这个水平。你在中国的时候中国人是这么对待你的吗?你刚到中国举目无亲不会说中文的时候中国人是这么拿你当贼审的吗?在中国学习这么多年的目的就为了这么对待中国旅游者吗?我越看他越生气,就那个人品,他的良心狗都不带吃的。

随着我心里的波动我们之间的气氛也由针锋相对转为剑拔弩张,你问什么我都爱答不理,顶多就是点个头摇个头,我估计他们也没见过中国人对他们这幅嘴脸,也不理我一直把东西翻了一地。大箱子翻完了接着翻小箱子,看样子他们想非翻点什么东西出来好把我驱逐出境。其实大可不必,咱们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共同的想法:就是让我赶紧回国,马上结束这次美国之旅。翻箱子的警察拿出我的《旅美杂记》这本书,封面上有英文书名,他很清晰地念了出来:“memoirs of my US trip.”然后把书交给负责录入电脑的白人警察,他拿在手里翻了翻,问我:“这是你写的?”

我点了下头。他拿着书又拿出我的护照,把封面作者的名字和护照上的名字对照,然后抬头问我:“你是作家吗?”我没搭理他,这是什么逻辑?写本书就成作家了?那裁缝想隐瞒自己的身份只能光着身子上街吗?红烧狮子头就是用非洲野生狮子的脑袋做的吗?你这是什么智商?你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把人扔了,把胎盘养大了?现在甭管他说什么我从心里都坚决地抵触。他接着很好奇地翻着书中的内容,很认真地读起来。不时地还笑出声来,不一会儿他把另两个警察叫到身边,居然给他们讲起了书中的内容,而且表情也由僵硬变为柔和最后就是眉开眼笑,还欢天喜地手舞足蹈地冲我说:“我真想不到你会写这么一本书,你写得太好啦,网上能不能买到?”我说这本书不是卖的,是我送朋友的。

他继续给那两个警察讲述着书中的内容,突然他用手指着书里的一张照片,三个人笑作一团,另两个警察边笑边用钦佩的目光看着我,当时的崇拜之情就像看到了亚布拉罕林肯,对我的态度来了个540度的大转弯。这个白人警察拿着书跑到我身边,指着书中的照片一边大笑一边问:“这是你停的车?”他手指着我停车的照片,我的车停在两辆车中间,车的两头和前后车的距离都不超过10厘米。“只有你们北京人才能把车停成这样,我在北京住过,我知道。”他还是一边说着一边笑着,那两个警察又凑过来接着听他讲书中的内容。我一个人在旁边傻傻地坐着,眼看着他们仨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笑着。还不时地把我加入其中与他们一起分享快乐。

欢乐的气氛挤满了屋里的每一个角落和缝隙,我愤怒的情绪在小屋里根本就没有立足之地,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妄图把自己将要融化的愤怒重新点燃,无奈三张欢喜的面孔和白人声带里发出的特有笑声,像医院高压氧舱里的高压力氧气一样不给我的愤怒一点在体内滞留的机会,一点一点地把我的愤怒压出体外,让我的身体里也和他们一样充满高浓度的喜悦。我原本愤怒的表情被活活撕成欢乐的面孔,我的愤怒毫无选择地向这个喜庆的空间彻底投降,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嘴早就背叛了我的情绪,两边的嘴角上扬,奋力地扯向两边的耳垂儿,就跟嘴里横着含了个整衣架似的,每次照相喊茄子的时候咧得都没这么开过。

我用中文哈哈哈地笑着,三个警察用英文hahaha地笑着,在国内结婚前双方家长认亲家都没我们四个高兴,嘴咧着以保持欣喜的面容,声带颤抖着以确保笑声不断地输出,腹肌被震得不间歇地收缩放松以确保欢乐的体态。我们就像吸入了那种无色有甜味儿的气体一氧化二氮(Nitrous Oxide)俗称就是笑气,当时我边笑还边想呢:“我这儿乐什么呢?”到今天我也没找到答案。

最后白人警察作了结束性地发言:“你知道吗?你是我见到过的最神奇的人,我一直怀疑你在美国呆了长达两个月时间的目的,没想到全都泄露在你的这本书里,你简直太神奇了,太有趣了。我能在中国的网上买到你这本书吗?”我重复着我刚才的话:“这本书不是卖的,是我送朋友的。”好了,最后以这种喜剧的方式收场,他们把我的行李重新装好,拿着我的护照回到大厅的半圆形办公台,直接在I-94卡上签上了最长的期限,半年。而且把我行李中唯一的违禁品月饼重新塞回箱子里,还一只手拍着我的肩膀另一只手冲我摇着:“祝你旅途愉快!”然后又把别的警察的手也举起来冲我摇着,一起和我再见。我当时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我得承认我被这突来的欢乐景象给打蒙了,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迷迷糊糊地拿着我的行李走出了大厅向地铁站走去。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美国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美国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七大洲旅行家牟鹏 发布:2017.05.31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美国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