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君,狮城回来了

探寻千岛湖水下古城的前世今生

杭州文渊狮城

首页 > 古城古镇 > 目的地 > 杭州 > 美君,狮城回来了

自媒体撰稿人,携程\途牛\搜狐\百度等多家网站认证旅行家,懒人听书主播。嘿,小伙伴们,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湖泊千岛湖千山成岛,碧波荡漾
  • 古城古镇重现水下狮城繁华景象

美君离家,60年时光沉于千岛湖底

美君曾说,新安江水是世界上最清澈的水了。

时间回到太平轮沉没不久后的一九四九年一月,那时的美君才24岁。烫着短短的、时髦俏皮的鬓发,穿着好走路的平底鞋,一个肉肉的婴儿抱在臂弯里,在两个传令兵的护卫下,她离开了故土。离开时,美君并没有再多看一样这座城。对于她来说,新安江畔的这座千年古城就如同星星月亮一般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后来龙应台在《大江大海1949》里曾这样描述:“人会死,家会散,朝代会覆灭,但是一个城总不会消失吧?更何况这淳安城已经有一千五百年的历史。”

但美君终究没能再见一眼那心心念着的淳安城。1959年随着当时最大的水电站——新安江水电站的修建,淳安县以及不远处的遂安县(狮城),连同附近大大小小27个乡镇、1000多座村庄、30万亩良田和数千间民房,顷刻间沉入了碧波荡漾的千岛湖底。

写给美君

美君,若是你真能读到这段文字,我将是多么开心啊!

今年淳安初夏的阳光晒人得很,不过熟悉了高雄热带气候的你一定不会陌生这样的天气吧。坐在大巴上已经2个多小时的我至今还是不敢相信即将抵达的会是消失了近半个世纪的千年狮城。我想这就如同当年你离开淳安时,回头对年迈的母亲说“很快回来啦!”是一样的。你也是不可能相信,那一别就千万水,那一别竟成了永别的。

大巴在崎岖的路中穿梭好一阵后,美丽的千岛湖水才终于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碧绿色的湖水和远处的岛屿构成了一幅动人的水画卷,在车窗上画出绚丽的色彩流图。路过如今的千岛湖镇时,我认真的看向水面。我知道的,美君,湖下有你永远回不去的故土——那座当年让你天涯漂泊、如今至死不渝的淳安老城。

当我眼前出现这一副千岛湖畔壮美的夕阳景致时,大概又过去了近三小时的时光。眼前是平静的湖面,远处是绵延着的似似岛的波浪线,天空从湛蓝逐渐蜕变为鸭蛋黄。近处的草地被夕阳的余晖照耀着,金灿灿的翠。我知道,就在这几公里外的湖底下,就是那座沉没了半个世纪的千年古城——狮城遗址了。

但美君啊,就在我的身后,我想你万万也不敢相信会有另一座狮城!它完全复制了当年狮城繁华景象,小到哪怕一砖一瓦、一个牌坊上的雕刻细节都尽力重现当年狮城的模样。只要我一回头,就能看到成群的江南小楼,那一间间洁白如洗的徽派建筑在湖水旁熠熠生辉。而通向石板路的远处,东大街上商人们的吆喝声、叮叮作响推开水车的铃铛声都能依稀听得见。

美君,我知道的,后来你生病了,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得了。但你却依旧记得淳安故土,记得新安江水啊。那么美君,我便进城看看吧。到这座文渊狮城里,去看看那昔日遂安县的繁华景象。让沉寂了半个多世纪的水下狮城,重新回到岸上,也回到那个你记忆中的岁月去。

穿着老式服装的开水车师傅就这样推着小车从东大街那座牌坊下经过。美君,我就同他和他的开水车一起,走入这恍如隔世的街道,重温水下狮城民国时期的风采可好?

刚经过牌坊,东大街两旁鳞次栉比的二层小楼建筑就迎街延展开来。开水车师傅带上了笠帽,“煞有介事”的模样。叮叮作响的开水车响彻了整条街道。面街二楼窗户上挂着的那些色彩不一的旗子,就这样随着初夏的微风轻轻飘扬起来。

走到狮城日报附近时,街边的小贩正在做着地道的江南美食。一旁的蒿草和粽叶是为即将来临的端午节而准备的。“端午吃粽子咧!”吆喝声可不比如今站在超市门前的导购员嗓门儿小。一个大盘子煮上好大一锅水。一旁的粽子腾起一阵香气来,让人口水直流。


开水车继续叮当响着沿着东大街继续前行不久后,坐在街边正认真学习着传统纺布技艺的小姑娘引起了我的注意。

小姑娘娴熟的技艺丝毫不像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织起布来一点也不马虎,这股子韧劲儿还挺像你的呢,美君!还记得你17岁时,也还是个姑娘。那年县城里住了好几千的伤兵,城里城外的祠庙都给他们占满了。有一天你到乡下收租回来,发现母亲的头被强上店门的伤兵给打破了,鲜血直流。你竟一个人就敢单枪匹马跑到宪兵队去找队长理论,坚持讲公理。这股子劲儿如今多少十六七的小姑娘做得到啊!

当闻到可口的饭菜香时,这才看到了纺布女孩对面的那一排酒楼。十八碗、江百味…一间间古朴雅致的酒馆就这样沿着东大街北侧一字排开。

吃上淳安当地美味的佳肴,这江南小菜的味道真好。美君可有想念家乡的味道呢?台湾菜也挺好吃的,但怎么也难解乡愁味吧。

来到十八碗对面的树影广场,一段精彩的武术和杂技表演上演了。城里的人们就近从街边端来了长椅坐下观看。

激烈的音乐响起,精彩的动作引得大伙儿连连叫好。开这里看的当地人中,也有你的老乡呢美君。如今淳安附近的老移民们,在文渊狮城找到了往日的记忆。多希望你也能真的来看看啊。

我想小时候也有许多这样的班子去你的故乡吧。你是不是也搬着板凳和街坊邻居的孩子们一起去看表演呢?那时候的演出可热闹了,不像如今每个人都窝在自己四四方方的家里看着电视电脑。

开水车突然停了下来。街边的小贩赶忙前去打开水。不一会,一杯热腾腾的开水倒在了小贩的杯子里。开水车师傅笑了笑继续前行。小贩是和开始车师傅熟悉了吧,逗乐地开了两句玩笑。我跟着开始车师傅的步伐,继续游走在了东大街上。


“嘿!”似模似样的一声后,念念有词的小孩子在街边玩起了皮影戏。师兄正教授着师妹这项传统的技艺。只见师兄手舞杆子,小人儿在白色的布条上生动地走起路来,一个大甩,人翻了个身子,那有模有样的动作着实精彩。看得学习的小师妹连连叫好。

不久后,开水车终于推到了状元坊旁的广场附近。这里便是狮城昔日最为繁华,也是古时衙门和民国政府在狮城的办公地。但还没走到广场上时,广场附近那一声清脆悦耳的唱戏声就把我给吸引住了。紧接着是一段婉转优雅的二胡声伴随而来。

这是一处位于广场附近的亭子,中央是一个颇为壮观的碑。旁边散着好几张木头桌子,听曲儿的人们喝着茶,在此悠闲地度着时光。

拉二胡的师傅手艺了得。二胡声像是从前年前的遂安穿梭而来,听得开水车的师傅也停了脚步。亭子里听曲儿的人有的三两成群聊着趣事儿,有的独自闭目享受这天籁,也都忘了让开水车师傅为茶沏上一壶新鲜的开水了。

当到了广场才发现,人潮涌动得厉害。突如其来的街头表演就这样冷不丁地开始了。只见一群穿着民国衣裳的青年男女向广场走来,迅速聚集在一起,跳起舞来。

舞蹈来得快,去得也快。几分钟热辣的舞蹈刚一结束,这群人迅速又消失在大街上。广场上的人们大多恐怕都和我一样,还没缓过神来吧。但广场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哪怕有丝毫冷清。反而不久后人潮更是越来越多。原来今天狮城迎来了佛的舞狮队伍,准备为淳安、遂安及附近的乡镇老乡们带来一场精彩的舞狮。

离开热闹的广场,东大街也换成了北大街。此时叮当响的开水车已经经过了不知道多少个牌坊了。狮城像是一座牌坊博物馆一般,从东大街开始就一直不时出现各种功德牌坊。这些大多都是古时政府为了表彰当地达官权贵而修建的。“圣旨”、“御制”书于其上,好不气派!

不久后开水车又停了下来。沿街的商贩正在要开水。顺便又和开水车师傅拉了家常。师傅叼着一根老烟,将打好开水的杯子递还给了商贩。商贩回到了挂满灯笼的小店子里。

开水车继续前行在北大街上。师傅停了下来,又有人要接开水了。这才发现,除了开水瓶,原来车前还有个小洞,是可以接开水的。我是一直跟着开水车师傅的步伐,直至走到北大街的尽头的。当师傅推着叮当响的车消失在北大街最后一个弯道时,不经意间才发现,我已将狮城繁华的主街走完了。

沿着城内的小河道,偏离大街来到湖畔。当看到千岛湖碧绿的湖水时,这才恍然大悟——噢,已不是原来那条长长的新安江了啊。望着湖水,想象着不远处的湖底那座千年狮城的模样。庭院深深的老宅、马蹄哒哒的石阶,还有老宅后那一湾清澈见底的新安江水。

夜幕慢慢降临的时候,文渊狮城又成了另一番景象。一切都归于了平静。渐渐地,狮城开始宁静了下来。行人渐渐回到房屋,小贩的吆喝声也不见了。石板路被水冲刷得干净。

穿过雨巷那悠长狭窄的道路,巷内人家挂着的红色灯笼给寒夜一些温暖的色彩。湖夜星辰、灯火阑珊。夜的文渊狮城终于蜕变成了一个更为迷离梦幻的存在。我游走在一条又一条的小巷中,不见远处东大街灿烂的霓虹,也听不到北大街上开水车叮当作响的声音。一间、又一间。我在那里寻找。就像是那年你在这千个岛上寻找那一座一样。

可惜,我没能找到你。


美君,是的。这里没有上直街九十六号。这里也不是昔日的淳安。

但你的乡愁我怎会不懂啊!我祖辈生活的那座千年驿站,也是在这沧桑的岁月巨轮中慢慢不复昔日的模样。有时我还挺羡慕你的家乡。至少她在水底,或许还能保留着几分那时的容颜。
是的,美君。原来朝代可以起灭、家国可以兴亡,连城,也是可以从地球上抹掉的。但那并不是不留一点痕迹。你的淳安如今还沉寂在冰凉的千岛湖底,但不远处的千年狮城已在多次潜水探查和历史考察中得以保护和还原,并以一种崭新的形象——文渊狮城的方式,从新活了过来。

昔日的二胡声声、精彩的皮影戏和老戏院那一幕幕好剧也都回来了。历史正让文化以一种全新的方式重新回归我们的生活。那人、那事、那、那水都在经过这半个世纪的“沧海桑田”后,以更适合这个时代的姿态渐渐回来并融入新的世纪。

我相信,你我的故乡,也是。

美君,那是一个浩荡的岁月。一九四九年你离开故土时,母亲裹着小脚站在门前。你回头说你要回来。你的女儿问你如何面对死亡时,你说不怕。但希望葬在母亲身边。

如今六十八年过去,新安的江水还是那么清澈。
老淳安人,欢迎回家。

后记

所有的颠沛流离,最后都由大江走向大海,

所有的生离死别,都发生在某一个码头——
上了船,
就是一生。
龙应台在描述自己的母亲离开新安江畔的淳安时,用到了“仓促”。没有那么多不舍。
但后来,这位母亲却终其一辈子都在寻找自己的故土。
“美君从此不能见河”,于是新安江水成了世界上最清澈的河流。
我也不禁想起故土南津驿旁那条沱江。
时间成就了历史,也在多年后将历史蒙尘。
愿我的家乡也能有一座文渊一般的城,将那方土地的文化与过去放入时间胶囊。

“叮当”……

开水车的声音响起,
最清澈的水咕噜噜倒进了杯子里。

大江大海,
都曾是涓涓细流。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文渊狮城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文渊狮城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驿站来客 更新:2017.06.12

湖泊 古城古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文渊狮城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湖泊 古城古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湖泊 古城古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乐途旅游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