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班主何四代:为什么眼里常含着泪水

云南剑川弥井古镇四月八农耕节

大理剑川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大理 > 老班主何四代:为什么眼里常含着泪水
书影
订阅

一个喜欢旅行的人。摄影、旅行、写作、公益。已游走国内绝大部分地区和十六个国家。撰写旅游文章700篇,拍摄照片35万张。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其他人文弥井村人对传统文化与习俗的守望和信心

写这篇文章时恰逢高考期间,突然想到何四代当年要是参加高考会怎样?我们国家的某一个领域是否会多一个人才?而弥井村沿袭了200多年的“四月八农耕节”唱大戏是否会断了传承呢?

何四代的妹妹说:“我哥哥是高中毕业,学习可好了,恢复高考那年,他要参加一定能考上。但那时我和妹妹小,父亲有病,家里没人照应,农活没人做,他就放弃了”。

何四代64岁,今年是恢复高考四十年周年,那年他应该24岁,正是风华正茂,对生活满是憧憬的时候,但他关上了一扇可以走出大闯世界的门。

没有了劈柴喂马走天下的雄心,但有了种地、做木匠、去村小学做代课老师的生活技能,另外就是跟着父亲每年“四月八农耕节”唱一天古老的滇剧。

何四代就是农民,我第一次看见他是在“四月八农耕节”的前一天,在村戏台的排练场,他偎坐在戏台的一角给演员说戏。怎么看都不像是剧团的班主,很像是等在城市一角的农民工,但他手里拿着唱戏的手钞脚本,我认定他就是导演。

云南省剑川县弥沙乡弥井村在古代产盐,那时盐贵比黄金,是重要的生活物资,弥井因此富甲一方,成为滇西重镇,非常繁华富足。三天一小集五天一大集,也引来了戏班子连轴演出,使这个地方的百姓痴狂的爱上了戏剧,最后发展到成立自己的剧团,并把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定为“农耕节”,这一天除了祭祖、巡游,最重要的是要演出一场滇剧,这习俗一下子传承了200多年了,只是在文革时有过中断。

何四代说他们一家子对戏剧的热爱完全是因为父亲,而父亲又是受家族中其他人的影响。弥井人爱唱戏的历史源远流长,其中很多家族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这些家族或者是做盐业生意或者家有土地,富足之后寻求一种文化上的依托,于是唱戏和看戏成了弥井人的最爱,也是弥井深厚文化基础的柱石。

何四代给我看他父亲留下的一件爱物,他说是父亲枕着看书的“枕头”,是祖传下来的,有一百多年历史。他说父亲一生爱看书,深深的影响着他。后来我查资料,这东西叫“鲁班凳”或者是“瞎掰”,是由一块完整木头雕刻出来的,据说是鲁班发明的,古时能做这个说明这个木匠出徒了。

老人把一些保存的家族老照片给我看,其中一张父亲上小学的照片是民国23年,应该是公元1934年,看看当时小学生的穿戴,就知道当年这里的富庶与村小学的正规,文化根基厚厚的。

父亲是有文化的人,解放后一直在县城工作,但1958年遇到国家政策性下放回到农村,走入了人生的低谷,但却成就弥井村的戏剧延续。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国戏剧经历了最繁荣时代,父亲的回归不仅剧团有了带头人,也整理、挖掘了一大批古典剧目和演唱方法,村戏班远近闻名了。但文革时,一切又都停止......

文革过后百废待兴,传统戏剧复出,父亲高兴啊,带领村戏班热热闹闹走过几年,不想父亲因病过世了,弥井村戏班失去的顶梁柱,也就停了,一停又是十年。

传承了200多年的弥井大戏断了,村里人特别着急,特别是那些老年人,弥井的的文化传承是他们的命根子,怎么能在自己的手里断了呢?他们想到了何四代,要他出,重振戏班,把失去的再找回来!

何四代说他还没有来得及在父亲身上多学一些,父亲就病故了。但他自小听父亲唱戏词,看村里其他人演戏,耳闻目染,逐渐入心了。他把父亲留下的老曲目逐一挖掘,整理出二十多个折子,老滇剧古木逢春了。

何四代做了村戏班的班主,得到了全村人的认可和支持。有厚重的传统文化根基,弥井村不缺对戏剧热爱的人,很多都是家族的传承,老班主一家现在就有两个妹妹和他儿子在唱,但新形势下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参与性远不如以前了,剧团显得年龄偏大,青黄不接了。

何四代说弥井人唱戏在民国时最鼎盛,那时很多人都能唱,家家可以闻到滇剧声。也是那个时代大家集资购买了昂贵的全套戏装。这些戏装就是现在看也是很高档的,也正是戏装的存在和可用使,在后来很多年里让弥井“大戏”没有中断,一直伴随着弥井人演绎岁月变迁走到今天。要是没有这些戏装承载,传承或许也断了。

但是民国留下来的东西太久远了,本该进入博物馆当文物了,可他们还在使用着,有些道具和服装一碰就碎了......

每次演员上场前他都要叮嘱一番,要小心一点,明年还要用呢。现在弥井村属于剑川县偏僻贫困县,村里没有钱买新戏服,这些“文物”级别的服装和道具还要使用下去。

弥井村虽然唱的也是滇剧,但最大的不同它是200多年传承的古滇剧,由于这里封闭又少与外界交流,他们唱的戏原汁原味,不曾改变多少,虽然唱词简单,演员的一招一式也动作缓慢,甚至套路化,但就是活生生的滇剧“化石”啊,能保存到今日非常的珍贵和了不起。

他妹妹说“父亲很了不起,会唱很多戏,可惜早早病故了,哥哥没有来得及多学一些”,但何四代还是把父亲留下的老曲目整理出二十多个折子,如果不是服装限制,现在都是可以演出的。他说这些东西是弥井人祖辈传承,是弥井的骄傲,也是弥井的魂啊!

演出前,何四代给戏神敬酒上香,这是规矩,也是信仰。弥井人敬天地、畏鬼神、知感恩,他们相信神灵,相信报应,相信自己的家乡是最好的,相信祖宗留下来的就是一笔财富,可以滋养后世子孙,村里的文化与传承万万不能丢。

何四代说他可以唱好几个角色,最喜欢的是唱老生,但今年“四月八农耕节”演出他感冒,“嗓子坏了”唱不了,但他在台边上还是相当的紧张,一直拿着自己写的戏剧歌词,观察演员的表现。他说有些歌词不适合现代的口语和习惯,他每年都要改动一些,而在演出的形式与场面招式上还是要沿袭古老的习惯,这样才能原汁原味,他怕演员现场发挥偏离了......

弥井村的老规矩不仅演出前请戏神,上场前敬戏神,演出后送戏神,还有重要的习俗是排练与演出期间全体演职人员都是吃素的,直到送走戏神再开斋。第二天恰逢“立夏”,弥井有食肉习惯,大家整理完服装道具,在一起高高兴兴吃一顿肉。

我发现老班主何四代盛一碗饭,默默一个人偎在墙角一边。这时喧嚣的舞台与院落都寂静了,生旦净末丑铅华洗却,生活归于平淡本色,他是否也有了一丝的放松与欣慰呢。

他给我看刚起草的《弥井古镇滇剧团决议》,说剧团有了正式纲领。虽然因为年纪大他不做班主,让位给年轻人,但他依然是剧团的最主要角色之一。纲领有剧团的目标、措施与管理方法,很完善,彰显了弥井村人对传统文化与习俗的守望和信心。

透过镜头,看到老人安静的躲在这里吃饭,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有股莫名的感动。

著名诗人艾青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分明在老班主何四代眼里看到了这泪水。


              作者:书影 微信 shuying-916;QQ:1154429719;微信公众号“sy916-”(已入住各大网媒,抄袭必究)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剑川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一个人独自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剑川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书影 更新:2017.06.15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