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长头 有人为信仰 有人为金钱

西藏 八廓街 磕长头 乞讨 感悟

拉萨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拉萨 > 磕长头 有人为信仰 有人为金钱

竹马玩伴,花甲伉俪;迷恋摄影,游戏文字;十年自驾,行走天下;不忘初心,不负夕阳。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其他人文手捏大把金钱,再虔诚的神态都是表演。

最近,一部《冈仁波齐》的纪录片及评论文字火爆网络。片子记述了十一个藏民用一年时间,以磕长头的方式,跋涉2000多公里,去拉萨和冈仁波齐朝圣。无数的人被他们的虔诚和对信仰的执着感动了。

但是,在西藏,还有另一类磕长头的人。我称他们为藏乞,因为他们磕长头只为金钱,与信仰无关。也许,这样称他们并不准确,但我实在是找不出更恰当的词语来描述我在拉萨八廓街所见到的那一幕。

手捏大把金钱,再虔诚的神态都是表演。

心不在佛,在乎是否有人给钱。

那天是藏历二月十五日,相传是阿弥陀佛的节日,也叫放生日,算是藏传佛教的一个大日子。藏人相信那天不论是做恶事还是做善事,都会成百万倍地被放大,于是我们在拉萨各处都能见到题图的那一幕:行乞者理所当然地伸手要钱,布施者心怀虔诚地慷慨解囊。寺庙及其周边满是行乞者的身影,连布达拉宫前都坐着成排要钱的人。而在著名的八廓街,行乞者更是以藏人最虔诚的磕长头的方式讨要金钱,让人看了很不是滋味。

放生日不放生,放钱。

分分钟都有人做这样的“善事”。

磕长头是藏传佛教中最虔诚的礼佛仪式。在西藏,不论是自驾还是跟团旅游;不论是在荒僻的乡路还是在辉煌的佛殿前,你都会看见许多这样的藏民:他们手套护具,口诵真经,原地叩拜者前置一毡毯,脱帽赤脚,双手合十,目不斜视,不断地趴下起来,起来趴下。据说这样的原地叩头长拜,修行期一个人至少要磕一万次。而最让人感动的是那些于行进中的磕长头者,他们五体投地,三步一伏,不惧千难万苦,心存虔诚之念,从自己的家乡磕向神圣湖,磕向圣城拉萨。尽管他们尘埃蒙面,甚至额头磕出血痕,但面部却不见丝毫痛苦的表情,平和的像西藏的天空般一尘不染。我试着算了一下,如果将叩长头者的三步和等身一拜的长度加起来计为五米,1000公里就要匍匐着地叩首二十万次。对我们这些身处藏传佛教之外的人来说,不要说去做,想想都让人恐惧震惊。如此,又怎能不对磕长头的藏民肃然起敬。

正在行“拜四方”礼的藏民。

任前方是泥是水是冰是雪,磕长头的规矩一点都不能错。

而那天我们在八廓街看到的行乞者的磕长头则完全是在演戏。细细地观察,他们游离的目光透着狡诈,扭曲的身段不乏贪婪,额头上的“疤痕”更如戏剧小丑的装饰,画的虚假夸张。一般磕长头的藏民所用的手板是普通的木板,只为护手而已。而八廓街行乞者的木板,则多在外面加包了一层铁皮,目的是在相互拍击和触地时发出更大的响声,以引起路人的关注。他们的心里没有菩萨,关注的仅仅是周边有没有给钱的人,尽管他们的背包、口袋里已塞满了花花绿绿的票子。在这里,信仰变成了表演,欺骗也有着虔诚的仪式。

职业乞丐的护板是用铁皮包裹的。

把手板拍得响,他们关注的是周边有没有给钱的人。

记得我第一次来西藏时,曾见两个妇女沿八廓街磕长头,我试图给她些零钱但被拒绝了。而今天,那些以信仰的名义讨要金钱者,不禁让人感慨西藏是否还是一片净土?在信息发达的时代,内地向钱看的风气也已耳濡目染了西藏民众,甚至连最神圣的寺院也不能无法免俗。过去进寺庙,看见墙上贴着“禁止拍照”的提醒,虔诚地关闭了手中的相机。这次再进寺庙,拍照不再被禁止,明码标价的告示几乎在每一座殿堂里都被贴在醒目的位置。对此,许多与我们交谈的藏民也颇多微词,而我也不愿意让金钱玷污了我的快门。

藏乞中有许多孩子,正是上学的年纪。

乞丐也有接班人。

佛爷“放生日做善事可以百万倍放大”的戒语,让那天做善事的成本很低。计算下来,给一毛相当于给十万,给五毛相当于给五十万。所以,无论行乞还是布施,见到的票子多是一毛或五毛。对布施者来说,花小钱求大安慰,何乐不为?对行乞者而言,虽是小钱,但如雪片飞来,自然来者不拒集腋成裘,一天下来怎么也能弄个几百上千。当然也有少数五十、一百的大票子。为了方便人们的施舍,街边有以整换零的“业务”,你尽可以掏出一百二百去换一大把毛票,至于是否要收手续费,我没打听。

小小年纪,毫不掩盖对钱的热爱。

每个孩子背后都有大人的影子。

藏乞中有许多孩子,正是上学的年纪。他们学着大人的样子,在脑门正中画个假疤痕,再背上个大书包,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谁见了不可怜?孩子们很“敬业”,也很让人“同情”,收入也不错,很多人围着孩子给钱。行乞的孩子和八廓街的保洁员及管理人员似乎很熟,彼此打着招呼,也许这些孩子就是本地人或是长期滞留在拉萨的外地藏民。

学大人的样子,脑门正中画个假疤痕,再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

很“敬业”,很值得“同情”,也很让人忧虑。

但,每个孩子的背后一定会有个成年人的身影。比如这个女孩,有时混迹于成年藏乞之中,有时又独自一人行乞。虽然长头磕的并不虔诚,还时不时就掏出票子计算“战果”,但这并不影响她颇丰的收入。她的围裙有个内衬,是个大口袋,专门用于存放讨要来的金钱。即便是不讨要,也会时不时有人送钱给她,内地的乞丐如果看见了,能不羡慕嫉妒恨?

战果颇丰,收获很大。

要钱要得手发软,暂且歇歇再上阵。

女孩背后的这个男人是个滑头。此人大部分时间躲在一旁的经幡下,偶尔去街上讨要一会,游离的眼神很不安分。我注意观察了一下,他的讨钱“战果”远不如那个女孩子。时间太短,没有彻底弄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有一条是明确的,没有成年人的带动,孩子是不可能主动上街乞讨的。全天行乞结束,孩子们打点行装准备回家,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看他们一脸的满足感,说明今天的收入不错。此刻,女孩也洗净了脸,换上了干净羽绒服,完全变了一个人。

孩子背后的男人,滑头的很。

关系不一般,貌似很亲密。

在我逗留的两个小时内,看到八廓街行乞的藏民有近十位。我问街边执勤的民警,得知今天行乞者确实多于平日。虽然都在磕长头,都是以信仰的名义讨要金钱,但收入还是很悬殊的。这位是藏乞中的“佼佼者”,一身得体的行头,口中念念有词,时而伏地长跪不起,时而闭目假装虔诚,加之身有残疾,估计一天收入能过千。施舍的藏民非常多,平均每分钟都有几个人在做这样的“善事”。

透露着狡诈的目光。

藏乞中的大咖,估计今天的收入应在千元左右。

八廓街的饭馆吃饭,多次遇见讨要金钱的藏民,腻着你不走很烦人。问饭馆老板,老板说:我可不敢轰他们,要挨骂的,你们不给钱就是了。看来行乞者在这里已是惹不得,很有些“地位”了。为避免以偏概全主观臆断,我们在两小时内拍了数百张照片。虽然我依然不能对这种现象给予客观地解释,但看过这些照片,你是否会像我一样认为,以信仰的名义行乞就是对信仰的亵渎。

行乞之余,孩子们露出天真的笑容。

行乞结束,洗净脸,换上干净的羽绒服,女孩子完全变了模样。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拉萨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拉萨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如歌如嫂 发布:2017.07.07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拉萨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