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生死在一起

昭君镇,祭祀,习俗,孟婆汤,坟墓,交河故城,半坡,黄帝陵,祖先

宜昌兴山

首页 > 古城古镇 > 目的地 > 宜昌 > 与你生死在一起

从事职业摄影28年,几十幅作品在全国摄影比赛比赛中获奖,多家专业图片机构签约摄影师,摄影培训学校讲师。乐途专栏作家。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古城古镇这里的山真的绿,这里的水真的美,那是沾染了昭君灵气的山水镇甸
  • 民俗坟墓与房子比邻而建,一墙之隔,虽人鬼已殊途,却似未曾伤别离
  • 文明遗址交河故城的墓地是在四周环河的高地深处
  • 历史古迹毛泽东祭黄帝陵这篇敬天法祖的祭文,每每读来都泪湿眼眶热血沸腾

      到底有没有永恒的灵魂,不知道,应该有的!如果没有,为什么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能感到你的存在?

      昭君镇,一个好听的名字,那是所有中国人听到名字就会产生无限遐想的地方。这里的真的绿,这里的水真的美,那是沾染了昭君灵气的水镇甸。而那条路确如万里之外宁胡阏氏的遣惓乡思,百转千回蜿蜒向前。

      从宜昌往巫,如果不走高速就会走到这条国道上来,相比计划好的行程我更喜欢信马由缰的偶遇,其实我很不喜欢“景区”二字,因为那意味着花钱如水和人满为患却未必真有我心中的风景,但很多时候却也是无可奈何。回想起二十多年前我们拍摄过的风景今天几乎全部变成了旅游区,那种原汁原味不着铅华的质朴如今已经被商业化的开发变得繁华而陌生,让人兴趣索然。我一直相信真正的风景就在路上,而一路的风景更让我觉得自己走对了路,尤其是当我来到这里。

      太阳已经开始西沉,低角度的阳光在地面拉出长长的影子,路边依而建的是一栋栋低矮的白色小楼,路就在这些楼边扭动上升着,刚刚还是在楼边,转个弯便可以看到楼顶。路边坡上生长着低矮的灌木,影子是楼的,是树的,然而还有一种影子既不是楼的也不是树的,而是来自——坟墓。

      我突然发现就在楼的旁边,就在路的旁边,就在树木的旁边,矗立着一个一个的坟墓,每一个都有墓碑,墓碑有新有旧,坟墓有大有小,朝向各有不同。每隔十几米就可以看到一个或几个。应该是由于过年期间祭祖上坟的缘故,很多墓碑前的地面上散落着纸钱和贡品。纸钱和贡品是新的,在夕阳和微风中,将抖动的影子洒向旁边的杂草地。

      坟墓过去见过很多,但这么多坟墓建在住宅边的却不常见。中国人历来有鬼魂之说,坟墓大多是要离开活人居住的房屋有一定距离的。但这里见到的情形却是大不相同,坟墓与房子比邻而建,一墙之隔,虽人鬼已殊途,却似未曾伤别离,始终长相守。

      我在老家也常见到坟墓,我的老家就在北京房区的一个村庄,那时房区还叫房县,房县还不属于北京市,而是隶属于河北省。记得小时候每逢过年都要回老家,那时最喜欢在老家的小村庄过寒假。和一大群年龄相仿的孩子在一起招猫递狗讨人嫌,在村里走东家串西家专往猪圈鸡窝里扔鞭炮。

      那时家家都很穷,但有一种点心是孩子们过年可以吃到的,那就是祭祖上坟的贡品。

      祭祖上坟,是要用点心、水果和酒的。还记得小的时候跟奶奶去上坟。出家门往南走,走好远,到一片地里头。好像那原来是分给奶奶家的地,后来成立人民公社,土地就成了生产队的了。当初说好的打土豪分田地,又变着法的收回去了。


      地里有一个坟头,后来才知道那是我爷爷的。奶奶在坟头前摆放好点心水果和酒杯,酒杯里倒上带来的白酒,然后边烧纸边振振有词的念叨着,待纸钱烧完,将白酒洒到地上,而点心和水果就又装回篮子里带回家,那感觉就是让到是礼,毕竟那年月食物太珍贵了。

      这些上供回来的东西就成了孩子们的珍馐美味。给祖宗的点心便宜了孙子们,后来才明白我们这帮孙子才是家里的“活祖宗”。而目睹了这一切的我,是从来都不再碰这些供品的,我觉得那是死人吃过的东西。

      爷爷早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我没有见过他老人家,连一张照片也没有。打我记事儿起老家的西屋里就放着一口柏木棺材,那是奶奶的,据说棺材是人死后住的房子,我问:人活着总看到到死后的棺材不害怕么?大人说:老人活着能看到自己的棺材才能放心。但我内心总是觉得看到它就会想到死,不是什么好东西。后来慢慢明白了,中国人自古视死如生,死只是到了另一个世界。如果是这样,死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但世人大多还是不愿死的,那原因应该是割舍不下世间前缘吧!据说人死后要过一座奈何桥,应该就是像西直门桥,上去下不来的那种。桥头有个叫孟婆的无照商贩,每天在卖一种注册商标为孟婆牌的秘制羊杂汤,每个人过桥前都要喝上一大碗,不知道人家用了什么独门秘方,应该不只有韭菜花酱豆腐大烟壳,不论你喝汤前有多少爱多少恨多少喜多少悲多少柔情多少相思,反正喝了这碗孟婆汤的人立刻“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汤临风,其喜洋洋者矣”(范文正公恕罪)。总之,就像张无忌学太极一样:全忘啦!

      严重怀疑这个孟婆是修电脑的出身,而且手艺学的不咋地,就会一招格式化。能在5A级奈何桥景区常年摆摊,八成城管队里有人。

      守寡三十多年后奶奶也去世了,享年84岁,84岁生日那天走的,七十三八十四是阎王爷收人的日子,应该说是寿终正寝,在农村算是喜丧,但是没有人喜得起来。虽然是火化,还是把骨灰放进生前备好的那口棺材下葬的。那是我第一次为了家人的去世伤心痛哭,父辈们想把奶奶和爷爷并骨埋葬在一起,却发现已经找不到爷爷的坟墓。坟头早已被铲平变为了耕地,最后是用一块砖头写上爷爷的名字与奶奶合葬在一起的,那块砖是他孙子我写的。

      过去一直以为“孙子”是骂人的词, 印象中”孙子“一般都是学校里的同学之间亲热的互称,而且一定要发”孙贼A“的音,奶奶从来都是叫我小名而不是叫我:“孙子”,直到那一刻才知道再想当孙子都不可能了。孙子也只能记得爷爷的坟就在这片地里,原本觉得天经地义可以找到的,就是我当年磕过头的地方嘛!谁知一旦没有了坟头那个土包包,竟如大海捞针。如果当年像昭君镇的人们一样将爷爷葬在家的边上,怎么会找不到呢!但愿爷爷的灵魂能随那块砖来到奶奶身边,从此永远在一起。


      对爷爷奶奶的愿望这里的人们似乎做到了,无论生死亲人就在身边,中国人自古重土安迁,只愿亲人团圆,团圆就是好,儿行千里母担忧,只要亲人能团圆,哪怕相聚一天也胜过分别的岁岁年年。落叶归根,只要死后能够回到家乡,葬在亲人身边,时时守着看着护佑着,死也心安。

      想到此,蓦然觉得那房屋边的坟墓变得那么和谐,赫然明白了为什么很多村子都有宗祠,为什么很多老屋显赫处都供奉着祖先的牌位,那是因为有祖先就有根,有根才能枝繁叶茂。为什么每当逢年过节都会摆好祭品上个供?那是家族的寄托,那是生前忘不了的相思,那是死后撇不下的惦念。

      然而将先人葬在身边就真的可以放心了么?不和谐的情景很快就出现在眼前了,再往前走,就看到在一个坟墓边上贴着一纸迁坟告示,内容就是告诉坟墓家人因政府要用地,限期将坟墓迁到别的地方。

      这就是土地公有化的结果,在土地私有的年代,坟墓都是在自家的土地里,你凭啥要人家迁走?突然明白土地公有原来还可以这样玩。这当然是无神论者做出的事情,无神论者没有信仰,不相信灵魂,更不相信报应,他们只相信眼前,只相信利益。他们无所不敢,无所不为。对于他们来说“强拆”是最省事最经济的。活人的房子都可以强拆,死人的墓穴俺惧你个甚!此是俺开,此树是俺栽......

      他们的逻辑是:人都死了还在这里占块地方干嘛?还是给俺们活人腾地方吧!于是政策出台。迁走的看似是坟墓,其实迁走的更多是人民的信仰,当人民的信仰缺失以后,约束人民的只剩下了法律,或者说是恐惧,于是法律底线就成为了人们的道德底线。看似节约了经济成本的背后是治安和维稳成本的大幅上升,但肉食者们没有人算这个帐。不禁想起两千多年前为鲁国在长勺之战中打败了齐国的曹刿爷就说过:”肉食者鄙,未能远谋。“翻成今天的话就是:”这帮SB“。

      我觉得人还是应该有所敬畏的,有敬畏心的人做事才会有真正的道德底线。敬天法祖绝不是迷信,而是人心的规范,也是灵魂的皈依之处。


      今天的墓葬几乎都在向公墓演变,如今的世界以科学作为生活规范,关于哪种更科学更方便人民生活,肉食者谋之,在此不便置喙,但中国人爱说一句话:“苍天在上”,那个苍天是啥?那不是白云蓝天,那是人们心中的天,那就是列祖列宗传承下来的德行操守。人们为什么不敢放肆做坏事?因为冥冥中祖先看着呢。那个祖坟立在那里就是一个有形的道德碑,而当我们简单粗暴地把这些全都迁走之后,当我们把唯物的逐利的观念深植于人们心中以后,再去向人们宣讲什么中华传统美德的时候,得到的一定是世人嗤之以鼻的不屑,鬼都不信,因为鬼都被你得罪了。


      再往前走,果然见到了公墓群,想必那应该就是那些政策的成果了。一大片墓碑摩肩接踵占据了半面坡,现在的人真的是很讲经济效益,连死人都摞起来住楼房了。

      其实将亲人葬在身边五千多年前就是这样做的,记得在西安半坡遗址时看到的情景就是这样的。但是在新疆交河故城看到的却是公共墓地,但交河故城的墓地是在四周环河的高地深处,除非敌人攻破城池,否则外人是绝无可能进入墓地的。那样的公共墓地其实是生者对死者最安全的保护。当人们守无可守面对死亡时,最终捍卫的就是祖先的陵墓。那是人们心里的和身体的不容侵犯的根。

交河故城沙盘,左上角是墓地,右下四分之一处是唯一出入口

      由此让我想到两千多年前年子贡向孔子问为政之道,孔子曰了一句名言:“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又问:“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孔子对于民心的了解真是透彻,不愧是一个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的,接受过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分子,深知人心的重要。

交河故城城墙外侧如峭壁

      而人民的信从何来?信是一种习惯,来源于世代的传承,是一种对他人和统治者承诺的认可,当信任以道德为背书时,人民是幸福的,而当信任以法律作为背书时,人民是恐惧的。因为法律是最低级的道德底线。当我们以法治国的时候,当人人都行走在法律的边缘的时候,良心就会被泯灭,盗匪横行的时代就该来临了。民无所信只能信钱,因为这时只有财货能给他们带来些许的安全感,那是一种随时准备应变的心态支配下的动物对领地的觊觎与不安。

      不同的民族有着不一样的丧葬习俗,汉人讲究厚葬,于是大量的财宝埋入地下,便宜了历代盗墓贼,反倒不能让祖先安享宁静。而蒙古人的丧葬习俗是埋入地下不留墓冢,生怕让人知道。这是由他们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方式所决定的,因为游牧他们是不能成年累月守着祖坟的,为了让祖先得享安宁,他们不得已才采用了这种丧葬方式。如果就此说蒙古人没有对祖先的崇敬之情,便是大错特错。

内蒙 敖包

      彼此尊重不等于抱残守缺,如何在彼此尊重的前提下兴利除弊是政策设计者和执行者们该用心做的功课。华夏民族向来讲究礼仪,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若是流氓,我便是土匪。民始终是那个民,为民为盗不是民所决定。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你不让我活,我就抱你家孩子跳井。

      早在春秋时期,国君们就明白一个道理:“国之大事,在祀与戎”。那意思是说祭祀是跟打仗一样重要的国家大事。如果有人觉得那时的国君缺心眼,那恐怕他就该吃药了。在当时祭祀是统一思想意志的重要手段。没有一种力量能够比先祖的名义更有力。即使到了当代依然如故。

      抗战时期,就曾上演了国共两党共祭黄帝陵的一幕,那是毛泽东派林泽渠带着他亲笔手书的祭文去祭拜华夏的人文始祖黄帝,让全国人民看到了国共两党团结抗战的决心。以毛泽东这样的马列主义者也写出了:“赫赫始祖,吾华肇造,胄衍祀绵,岳峨河浩.....东等不才,剑屦俱奋,万里崎岖,为国效命......还我河,卫我国权,此物此志,永矢勿谖。经武整军,昭告列祖,实鉴临之,皇天后土。 尚飨。"这篇敬天法祖的祭文,每每读来都泪湿眼眶热血沸腾。如果华夏民族没有共同的祖先黄帝他老人家,哪里会有如此激昂的民族精神?而"炎黄子孙"一词至今都是中华民族共同的傲骄。由此看来,黄帝何曾死去?

毛泽东祭黄帝陵碑文

      即便是敢于藐视一切的毛泽东依然敬畏黄帝,对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都敢于评头品足,却未曾对尧舜禹有所不敬。所以毛泽东可以拥有江。因为他深知江在枪杆子里,也在人民的心里。

毛泽东祭黄帝陵碑文

      今日国人都很欢乐,变着法儿的过各种节,什么618,520,,1111,1212都抄的火热,我就纳闷政府咋就不因势利导重视一下清明节呢?届时中央政府一把手带领全国人民一起祭祖,黄帝炎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自家祖宗一起享祭,党员家再供上”马恩列斯毛以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关键是要搞个电视直播,北京上海拉萨天港澳台三沙市都要出境,就像春节联欢晚会那样,让世界各国看看咱十四亿人万众一心同仇敌忾。果如此,还用担心什么国外分裂势力?还用抵制什么萨德?还用担心人家说:”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其超市“么?

      世界上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特征,民族特征不仅仅是血缘,更是在于文化和传统。《春秋》有云:诸侯用夷礼则夷之,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在这个现代化高速发展的世代,在跟上时代步伐的同时,是不是应该给我们的民族习惯和民族文化留一些祖先的基因呢?不要把它们破坏殆尽,好叫有一天当我们引领世界时,我们还有自信说:我们是"中-国-人"。

      2017,6,20 于京西,黑子翟剑锋。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兴山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兴山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黑子-翟剑锋 更新:2017.06.23

古城古镇 民俗 文明遗址 历史古迹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古城古镇 民俗 文明遗址 历史古迹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古城古镇 民俗 文明遗址 历史古迹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