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藤书屋】 满眼青黄色色真

绍兴 青藤书屋 徐渭 书画

绍兴青藤书屋

首页 > 文化控 > 目的地 > 绍兴 > 【青藤书屋】 满眼青黄色色真

省作协会员,摄影票友,乐途旅游签约作家,获首届中国徐霞客游记文学奖大奖,心灵感悟山水,体验生命在场。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名人故居青藤书屋位于浙江绍兴鲁迅西路不远处的大乘弄
  • 文化控在如梭的岁月里享受生命的宁静

自知天性愚钝,字都写不好,更不用说绘画了,但却偏偏地喜欢,尤其钟情徐渭的山水花卉,不是欣赏,而是那种拥有的感觉。原本呆板木讷的石头,用墨泼到宣纸上,顿时有了灵性和寓意。水是司空见惯了的,一直以为流动着的水本身就是风景,花卉自不必说,天生就是唱主角的料,落在纸上,被各种颜色打理出一幅俊俏模样,喧嚣,聒噪,直到在绍兴青藤书屋,遇见徐渭的《墨葡萄图》。

文图//清水无鱼

去绍兴青藤书屋拜谒徐渭徐文长,是埋在我心中很久的一个念想。

  我一直以为,画画离不开赤橙黄绿青蓝紫,所谓五颜六色,大概是运用在这里的,素描除外。小时候,父亲的朋友送给他一幅长轴,打开来,关云长的《风雨竹》,黑与白的大写意。父亲喜欢的不得了,当场就撤换了那位穿彩衣、甩长袖、飘走在云朵里的嫦娥仙子,周周正正地挂在堂屋的正墙上。我记不得这幅画在墙上挂了多长时间,倒是记住了那首隐藏在竹叶子里的诗,不谢东君意,丹青独立名,莫嫌孤叶淡,终究不凋零。如今,物是人非,父亲走了,他的朋友去年老来丧子,跌入精神的低谷,我去看他,满头银发,踯躅在乡间那个青灰色的四合院里,院子里的那棵老石榴树也陪伴他走进暮年。书房曰"陋斋",昏暗的墙上书写着八个隶书体大字:不奉不谀,善贫善辱。这是他一生的座右铭,而精神的支柱依然是那几管竹笔和一叠宣纸,清贫而富有地活着。

文图//清水无鱼

青藤书屋位于浙江绍兴鲁迅西路不远处的大乘弄,宽不过数尺,长不过百米的大乘弄和不远处的鲁迅故居比起来,似乎更安静落寞了许多。

文图//清水无鱼

1521年,徐渭出生在浙江山阴(今绍兴)一个趋渐衰落的大家庭。他的出生并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些许的欢愉,因为上面还有两个年长他二三十岁的同父异母的哥哥,他是父亲晚年纳妾所生,且百日后就遭遇父亡的厄运。二娘苗氏未曾生育,倒也视他为明珠,想必是把他当成了养老送终的依靠。在父亲死后就把他婢女出生的亲生母亲赶出徐家大门。鸠占鹊巢。幼年夺母,这件事深深刺激了年少的徐渭,正如他所说,他是在“骨肉煎逼,箕豆相燃,日夜旋顾,惟身与影!”的悲愤中长大的,一个敏感而聪慧的少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难免导致他性格的执拗和偏激。

文图//清水无鱼

弄堂的尽头便是青藤书屋了,不大的台门,敞着,无声地邀请着来人。跨过台阶,小院的景致便一览无余了。

文图//清水无鱼

一条卵石铺就的小径弯曲在当院,墙角周围的芭蕉、竹子、石榴、兰花静默生长,这些在南方再平常不过的植物在这里似乎多了智慧和韵致,在先生的笔下,它们常常被临摹与纸上,寄情于心中

文图//清水无鱼

命运似乎故意和这个孩子过不去,弱冠年华勉强考了个秀才之后,此后在二十一年的时间里连续八次参加乡试,都未能中举,这与他天生放纵、受不得传统礼教束缚有关。学没考上,倒是在追求功名的路途中结交了一大批益师良友,包括在职官员,退休乡绅,山林隐士和少年后进,这里不乏有有著名的文人书画家。当然,这是外因,真正的内因是一个字——心。“心既是理,心外无理”。这富含禅意的思想让他在师承的前提下突破前规,直抒个性。

文图//清水无鱼

卵石路不长,尽头连着一个月洞门,门上书有“天汉分源”四个大字,仙风道骨,乃先生手书。如果小院给你的印象过于俭朴,月洞门内却别有洞天了:一架青藤老树扎根于墙下,遒劲的枝干将枝头的嫩绿努力托举到阳光明媚的高处,青藤树下便是一个不大的水池,石栏围起的一池碧水难测深浅,几尾红鱼神秘而闲适,池曰“天池”,池中之水旱不枯涝不应,似乎是通江达海的入口。一柱立石似乎从无底之水中长起来,托住建于水池上方的木格窗,立石上刻有"砥柱中流"四个大字,也是先生手迹,简单大方的木格窗两旁书写一副对联:一池金玉如如化,满眼青黄色色真,阳光透过窗棂,将斑驳的光影洒进屋内的书桌上,窗棂倒影池中,连同树影天光,一霎时仿佛看见了水中瑶池,心旷神怡。抬起头来,月洞门的角落里,一株合抱不住的女贞树倚墙而生,树冠铺展开来,浓荫蔽日,苍翠如玉。树龄超过三百年。

文图//清水无鱼

1580年,六十岁的徐渭带着漂泊一生的疲惫和憔悴回到家乡山阴,年轻时他恣意山水,老来英雄失路,托足无门,成了十足的“山阴布衣”,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人生终结时的苍茫,他把自己封锁起来,象一棵行将枯萎的老藤,贪婪地汲取来自大地深处那点潮湿的水分,石榴、荷花、梧桐、南瓜、扁豆、紫薇、菊花都是他的精神依托,却还时时忍受着雨打芭蕉风吹去的凄苦。他拒绝聒噪,有人来访,他会推开自己的柴扉,大声对来人说:“徐渭不在”。他的心里装满了对权贵和世俗的鄙视。只把全部的心思寄情在花卉菜蔬上。

文图//清水无鱼

 在雕花石栏上坐下来,静静地打量着眼前的静物,墙里墙外,喧嚣与宁静,现代与过去,界限分明,心瞬间安静下来,池中鱼,水中影,墙下树,墙外人,仿佛都不是同一片蓝天下的静物,时空穿梭,隐居避世的先生,闹中求静的书屋,闲暇自由的光阴掩盖了先生一生的高傲与不羁。曾经怀书一、诗二、文三、画四之才能的文长先生,守在这方青灯、古藤、老树和闲鱼之间,谢绝权贵,兰映书光,手握如椽之笔,心画竹梅丹青,在如梭的岁月里享受生命的宁静。

文图//清水无鱼

十三年的隐居,时间把他走向衰亡的距离拉长分解了四千七百多个黑夜与白昼的交替,守着他的老屋青灯,与纸墨为伴。他老了,老的只剩下孤独的回忆,他在寂静中守候着自己最后的时光。但他终究是个明白人,他的绘画“不求形似求生韵,根拨皆吾五指栽”。花卉最能体现个性,他自愈寠人,性与梅竹相宜,即使画了花之骄子牡丹也如是说:“牡丹为富贵花,主光彩夺目。故昔人多以勾染烘托见长。今以泼墨为之,虽有生意,终不是此花真面目。至荣华富丽,若风马牛弗相似也”

文图//清水无鱼

他是清醒的,清醒到以花喻人,他的内心又是桀骜不驯的,他的《黄甲图》中,一篷残荷下,一只螃蟹孤独地爬行,其余的便是一大片死寂的秋水,静止的水,开阔着,像他的晚年,平静而凄凉,正如他在《墨葡萄图》中的题词一样,:“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他的生命中充满寂寥,唯有在他的“宣德笺”前,他的思维才开始奔放,他的激情才开始奔涌。在他的《榴实图》中,一个成熟的硕果竟然挂在一支孱弱的折枝上,折枝的前端竟然生出几片嫩叶,给人回味无穷的想象。

文图//清水无鱼

1593年,七十三岁的徐渭在孤独中悄悄地死去,葬于绍兴西南十五里木棚乡姜婆山。73岁,生命终结的临界点,生命的凋零无法挽回,就像我们今天面对灾难,但是他用一生的劳顿和清贫换回后人的崇敬和敬仰,他的诗文开明代公安派之先河,他的大写意画为文人画之巅峰,清代郑板桥曾刻一印章“愿做青藤门下之狗”,当代画家齐白石慨叹“恨不生在三百年前,为青藤磨墨理纸”。

时光荏苒,光影婆娑,谁能挡住他艺术生命的阳光。

文图//清水无鱼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青藤书屋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一个人独自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青藤书屋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清水无鱼 更新:2017.07.17

名人故居 文化控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青藤书屋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名人故居 文化控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名人故居 文化控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