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非亲历不知难 鲤鱼洲上无声的抗洪战

鄱阳湖 五星垦殖场 知青公园 五七干校 防汛抗洪 生产建设兵团

南昌南昌五星知青公园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南昌 > 事非亲历不知难 鲤鱼洲上无声的抗洪战
南昌六
订阅

让更多的人了解江西! 个人公众号:走在江西 zzjx_wx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湖泊从湖面吹来的风声夹杂着神奇的鸟叫声,不时有候鸟从湖面飞向堤内觅食,或在湖中戏嬉
  • 其他人文随着社会的发展,防汛抗洪已经变成了一场无声的战争

鲤鱼洲,座落在南昌市东郊,离南昌城区40公里,由于地处鄱阳湖区,因此总有着一种神秘的色彩,是一个南昌人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鲤鱼洲曾经是江西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团,现在是国营南昌五星垦殖场所在地。6月底开始,江南连续半个月的暴雨,使得江河湖水暴涨,鄱阳湖接收赣江、抚河等 五大河流的来水,从新闻中得知,鄱阳湖早已进入了全面防汛,地处鄱阳湖岸的鲤鱼洲现在怎样了呢?

赣江畔的滁槎古镇

赣江下游在经过青湖段开始分支,最终分成南中北三个主支,以及无数的细支,一并汇入鄱阳湖。鲤鱼洲地处赣江南支下游,原来是鄱阳湖的一个冲积平原。从南昌李家庄出发,沿着赣江大堤一路向东,经过滁槎古镇后,汽车行驶在了红旗联圩之上, 防汛期间,非防汛车辆不得在大堤上行驶,因此大堤上没有了往日车来车往的繁忙,倒是赣江水位上涨,航道内沙滩早已被淹没,平时随处停在江中的挖沙船也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不知名的树木,还顽强地屹立在江水中。

赣江南支

鲤鱼洲原是鄱阳湖畔一块天然的滩凃,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为了解决吃饭问题,政府组织人员到鲤鱼洲试办农场,因此1962年就有了现在的五星垦殖场的前生南昌县国营鲤鱼洲垦殖场。那时鄱阳湖的洪水是垦殖场的最大威胁,因此,1965年南昌县调集蒋巷、尤口等地4万劳力修筑圩堤,将鲤鱼洲与鄱阳湖隔开,围垦造了12万亩田,真正意义上完成了鲤鱼洲的的初步改造。这条圩堤就是现在红旗联圩五星段。

红旗联圩

红旗联圩全长84.57公里,保护着从赣江下游南支南岸到鄱阳湖畔的395.89平方公里的土地,其中临湖堤长20.5千公里。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湖区,向窗外望去,我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地吸引着,不由自主地停下车来,这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建筑!如果说大堤象停舶在鄱阳湖中的一叶方舟,那么大堤上的这个建筑无凝是方舟上的一盏航灯!它象一个卫士横跨在红旗联圩之上,仿佛长城之上的风火台,镇守在鄱阳湖畔。这是五星垦殖场湘子口防洪指挥部,平时铁将军把关,禁止人进入,只有在每年的洪水期,楼上的灯光才会亮起!

五星垦殖场湘子口指挥部

红旗联圩的建设史,就是一部鲤鱼洲的发展史。1969年,垦殖场被兵团接管,改编成了从事农业生产的福州军区江西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团,于是鲤鱼洲又迎来了一次大建设。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中国处于全面内乱状态,年轻的兵团战士接受着军式化的管理,穿着没有军章和帽徽的制服,从事着农业生产。在无数九团战士的回忆中,冬季挑堤总是他们人生中最难忘的记忆。那时的大堤都是从湖底取土,土法修筑,每年洪水过后都损毁严重,冬季修堤是鲤鱼洲人的不二任务。1969年从恒湖等周边农场各兵团调集上万人,开展了一次“鲤鱼洲冬季圩堤维修大会战”,加高加固大堤。冬季的鄱阳湖环境极其恶劣,鲤鱼洲又处在鄱阳湖季风风口,风从辽阔的湖面吹来,天寒地冻,人海战持续了30天,兵团战士们在绵延几十公里的大堤上,播撒着他们火热的青春。

清华分校旧址

站在湘子口指挥部的三楼顶,欣赏着如大海一样宽阔的鄱阳湖,一池湖水是那么地温柔,我被眼前这湖光色所陶醉了,只是这高高飘扬的旗帜渲染的抗洪氛围提醒我,鲤鱼洲人民正在经历着洪水的考验。

红旗联圩作为鄱阳湖防洪体系中的重要工程,2012年国家专项实施了加固工程,加高加宽,大堤靠湖一侧都建了水泥护坡,防洪能力达到了20年一遇的标准。随着防洪能力的提升,防汛警戒线也调到了20米高程水位,堤内的百姓不再那么恐惧洪水了。

湘子口指挥部

鲤鱼洲是鄱阳湖南岸的一个河流泛滥平原,处于鄱阳湖南部内湖湖汊犬牙交错地带,一条大堤将鲤鱼洲包围起来。鄱阳湖是个季节性的湖泊,冬季枯水时的鄱阳湖面水退草露,鲤鱼洲周围呈现大面积湖滩洲地,现在是丰水期,堤外水面高达21米,堤内平原平均海拔只有14米,鄱阳湖就象一池悬挂在鲤鱼洲的上方悬湖,景象蔚为壮观。

红旗联圩

在湖区围垦造田,人与自然的抗争过程中,排灌站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丰水时抽水排涝,旱时引水灌溉。鲤鱼洲有大大小小9个排灌站,这是最著名的湘子口排灌站,说它著名,当然不会是浪得虚名,几十年来,不论从什么角度看,湘子口都有着自己的闪光点。在水力人的眼中,它的装机机容量达到了1275千瓦,是鲤鱼洲仍至南昌市重要的排灌基础设施; 在鲤鱼洲人的的眼中,湘子口排灌站凝聚着他们的情感,它与红旗联圩同时竖立在鄱阳湖畔,是鲤鱼洲最早的排灌设施之一,大堤建成之初,围堤内很多地方都还是一片泽国,很长一段时期内,就是靠着排灌站将围垦区内的水排到鄱阳湖里,逐渐将当年垦区内的湖洲变成了万亩宜耕的良田; 在游客的眼中,湘子口是鄱阳湖畔一个重要的地理标志,湘子口排灌站下方的这片千亩藕塘,聚集过白鹤等几千只北方来过冬的候鸟,冬季到湘子口看鸟,成了南昌人的新时尚。

湘子口排灌站

一眼望去,大堤内的千亩荷塘荷花正艳,万亩稻田稻谷飘香,早熟的稻子已经开始收割,一派丰收的景象,不远处就是五星垦殖场的梅池村和红井村,那里曾经是北大分校和清华分校所在地。 1969年的5月和9月,清华和北大在江西创办五七干校——清华大学江西省鲤鱼洲试验农场和北京大学江西试验农场。汤一介、冯友兰、彭佩云、厉以宁、季羡林……两所中国顶尖大学的近4000名教育工作者轮流在这里接受改造。仅清华大学试验农场开垦的耕地面积就有7000亩,还建有清华排灌站、清华桥等基础设施,历经2年的时间,他们在这里耕种修坝,改造着自己的世界观的同时,创造着着鲤鱼洲的人文和历史。

红井村

红井村

60年代末的湘子口

2014年,厉以宁先生与夫人再次来到鲤鱼洲,对40年前的那段经历提下了“事非亲历不知难”几个字,作为对那段历史 的总结!厉夫人站在湘子口的大堤上,回忆40多年前在鲤鱼洲劳动生活的场景、努力寻找他们曾经生活的茅庐,可是经不往时代的变迁,旧貌终不可复原。大堤上曾经留下北大教师们不堪加回首的往事, 1970 年,鲤鱼洲北大分校招收了全国第一批工农兵学员,在组织他们去井岗游学时,冒雨出发,由于道路泥泞,其中一辆翻车了,滚到堤坝下,牺牲了一名老师和一名学员。1971年北大和清华分校撤离后,所有资产由南昌县接收,从幽兰乡移民数百户,就有了现在的梅池村和红井村。试验农场时老师们用最原始的工具和方法开垦出来的农田还在,方方正正,非常利于机械化耕种,是北大和清华留给鲤鱼洲的一份遗产。

 

红旗联圩五星段全长12.5公里,防洪期间,由五星垦殖场全面负责。湘子口附近立着一个水文标尺,不时有防汛人员骑着摩托车来到标尺前察看水位变化。一周前,鄱阳湖沿岸就已进入全面防汛状态。

湘子口指挥部

鲤鱼洲是个三县交界的地方,从地理位置上它属于南昌县,可是站在湘子口,用手一指,对岸就是余干县和进贤县。从行政意义 上来说,大堤外的湖面属于余干县管辖,所以鲤鱼洲地处湖区却没有渔业生产,五星垦殖场是个有农民而没有渔民的农场。可能正因为此,红旗联圩对于鲤鱼洲人来说更是他们的生命之堤。

红旗联圩上的排灌站

沿着湘子口大堤一路向前进,有一个叫白沙港的老码头(又称北大码头),40年前那可是鲤鱼洲人与外界交流的主要通道。在公路交通不发达的年代,鲤鱼洲人出行主要走水路,与对岸余干县的瑞洪镇水路距离不到三公里,所有的生活和生产物资都是从那采购由船运至码头后,搬过大堤运到场区的。1969年9月11日, 7名北大教师到瑞洪釆购蔬菜和日用品,归途中遇大风,船被掀翻,最终导致2人遇难!如今公路交通发达,加之冬季枯水期变长,因此,水运几乎已经退出历史的舞台,远处横跨在鄱阳湖上的德昌高速金溪湖大桥也是鲤鱼洲发展的新的历史见证。

北大码头的对面就是金溪湖大桥

正值中午,第一次驾车行驶在这么高水位的大堤上,内心不免紧张。大堤两旁插满了彩旗,一边是高涨的湖水,一边是村庄和农田,随时可以看到三三二二的带着草帽和红袖章的农场员工在巡视大堤,各种责任牌在在我的车窗前闪过,用二里一亭一里一岗来形容那是毫不夸张。12.5公里在的责任区,五星垦殖场一共设置了8个责任段,一个部指挥部和二个分指挥部,每隔1小时各单位必须对责任段进行一次巡视。每个责任单位都在大堤上设有防汛基地,说是基地,不过是最简易的抗灾帐篷,一张床、一顶蚊帐、一台电风扇,防汛人员在这里过着最简单的生活。

防汛队员

70年代初,大坝没有现在这么高,一遇风大,湖水会掀起漫天巨浪,水花甚至会打过大堤,夏天对于鲤鱼洲的人那就是过鬼门关,既要“双抢”,又要防洪,不仅身心疲惫,而且由于堤坝的抗洪能力低,真的天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据知青们回忆,每年防洪期都要提防决堤,做好随时从家中撤离,搬到堤坝高处避险的准备。 这是70年代建的防洪用建筑,墙基已在大堤地下方,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大堤经过了多次加固,目前高程已达25.2 米。据说在不久的将来还要进一步加固,使其达到抗百年一遇洪水的标准。

70年代的防汛设施

水利,平时是个不为普通人关注的话题,抗洪抢险更是一个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场面,有机会来到鄱阳湖畔的防汛抗洪现场,大堤上只见巡视人员,或在大堤两岸割除草木,或偶有挖掘机挖运土方,在寂静中确有一丝紧张的氛围,但并没有看到我想象中的军民奋力抢险的热烈场面。邓广春是五星垦殖场的农二代,出生在鲤鱼洲,生长和工作在鲤鱼洲,从小“防汛抗洪”四个字就伴着他一起成长。他告诉我,防洪与抢险同等重要,现阶段巡视险情和预防大堤堤体塌方才是最重要的工作,经过洪水的浸泡和水浪的冲刷,大堤最容易出现水泥护坡塌陷、泡泉等危害,对防汛人员来说,这种时刻最要警剔松懈情绪,除了加大巡堤查险力度,割除草木也是为了利于巡视和发现险情。2016年鄱阳湖水位达到22.5米,大堤在高水位中浸泡了27天,一度也是险象环生,南昌军分区的火箭炮部队紧急增援,一时大堤上也是硝烟四起,引起了多方关注。

走在红旗大堤上,让我对防汛抗洪有了一份感性认识。其实,防汛,防的是水,保的是堤,经过洪水的浸泡,大堤容易出现各种险情,因此大堤之上备足了麻袋、防浪布、砾石等紧急备用物资。停在湖中的抽沙设备,远远看去,给平静的湖面增添了无限风光和一丝生机,其实,那是防汛工程用设施,用于实施应急除险工程,用专业术语就叫填塘压浸,是一种针对堤后低洼坑塘水田内出现的渗漏组织的除险工程。人类在繁衍的过程中,其实就是一个与洪水抗争的过程,应对洪水,是一门科学的系统工程,有幸来到红旗联圩,五星垦殖场的全体防汛抗洪人员给我做了一次现场教学。

鄱阳湖里的抽沙设备

红旗联圩是鄱阳湖和五星垦殖场之间的保护屏障,是鲤鱼洲的外堤,用于防止鄱阳湖水的入侵。其实,在五星垦殖场内还有一条内堤,用于蓄水和灌溉,总长超过20公里,贯穿鲤鱼洲的全境。由于对大堤顶部进行了硬 化,如今人们已将其当作一条鲤鱼洲通往南昌的主要交通要道。作用不同,因此修造的标准也不一样,让这条内堤与众不同的是它两岸是绵延10公里的樟树,仿佛是一条时光隧道,沿着这条隧道行驶,会来到五星垦殖场总部,这里有一个用时光打造的知青公园。

十里樟树林隧道

老南昌人都知道鲤鱼洲,它曾经是江西省内接收下放知青最多的农场,很多南昌的家庭的命运都与鲤鱼洲联系在一起。1970年开始,鲤鱼洲先后接纳了6000名上海知青和4000名南昌知青。当时的鲤鱼洲是生产建设兵团九团,这些年轻人被下派到各个营、排及连队从事农业生产。当年的湘子口,位于农场东部最偏远处,离场部17华里,收割后打下的稻谷便由人力一担担用箩筐肩挑,沿鄱湖赣江大堤徒步17里运往总场粮库。但是这还没有挑大堤辛苦,除了面对冬季鄱阳湖恶劣的自然环境,劳动大军的后勤根本没有保障条件,女的住牛棚,男的住猪圈,大家挤在一起靠体温相互取暖。“还有比鲤鱼洲更苦的地方?那一定是地狱吧!”这是知青们对鲤鱼洲不忘的记忆。

知青文化墙

知青文化墙

走在红旗联圩上,极目远望,水天一色,从湖面吹来的风声夹杂着神奇的鸟叫声,不时有夏季候鸟在湖中戏嬉,或从湖面飞向堤内觅食,吸引着我的注意力,感觉天堂也不过如此。鲤鱼洲,土地肥沃,是一个典型的鱼米之乡,在鲤鱼洲不仅有农垦的发展史,也有现代农业的现在和未来。目前水稻耕种已经实现了规模化和机械化, 3000亩柑橘园在南昌也是小有名气,鲤鱼洲被确定为南昌的第二蔬菜基地,绿滋肴等江西省的著名企业纷纷落户,现代化的蔬菜基地占地7000亩,大棚一棚连着一棚,一眼望不到边,给鲤鱼洲注入了新的活力。

鄱阳湖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辉射在红旗大堤上,没有了车来车往的燥动,所有的人员都在坚守着即定的节奏,在晚霞的映衬下,仿佛演绎着一部劳动的圆舞曲。我站在一旁,静静感受着这份坚守和执着。随着社会的发展,防汛抗洪已经变成了一场无声的战争,很多队员都是开着私家车来工作,但是这并没有改变鲤鱼洲人的初心。

——师傅,天黑了,还在抗洪吗,你们辛苦了!
——不辛苦,应该的!
是的,守堤为家是鲤鱼洲人的责任,没有一丝的犹豫,也不需要豪言壮语。

防汛队员

防汛施工

防汛队员

风从湖面上吹来,湖水翻起的小浪,打在大堤的水泥护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指挥部的灯亮了,夜幕下的抗洪情景剧才刚开始。

我第一次看到月光下的鄱阳湖,岸边的湖水沿着大堤从远到近,翻卷着有规律的的浪花,灯光射在水文标尺上,成了自然的前景光,水位在 21.4米上下翻打着,指挥部的传来队员们的报到声,全体防汛人员已经各就各位。我知道,今夜大堤上又是一个不眠夜!

月色下的鄱阳湖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南昌五星知青公园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南昌五星知青公园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南昌六 更新:2017.07.20

湖泊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南昌五星知青公园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湖泊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湖泊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