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岔河露营,若是没有火光,没有那些歌

黔西南贞丰 原生态布依文化 犹如一座神奇美妙的天然大公园

黔西南贞丰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黔西南 > 三岔河露营,若是没有火光,没有那些歌
杨怡
订阅

中国作协会员;上饶师院客座教授;《三清媚》杂志编辑。曾获青年文学新人奖。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露营篝火晚会,帐篷外密集的对歌,并未失眠的夜晚
  • 其他人文在贞丰,人们除了热爱山地,喜爱运动,余下的时间老人常常在一针一线悠悠地纳鞋

架起一座帐篷,带着笔记本,一张讲述布依族八音坐唱传承和渊源的当地报纸,听啪啦啪啦、啪啦啦啦如同烩得熟鸡汤和糯米饭的篝火堆。


这样血气方刚的场景里,空荡荡又平坦的绿草地里,三岔河的气温在逐渐下降,看着红棕色光泽的火焰,听着帐篷外密集的对歌。

一个人心思打结的时候,睡在这里,一直都在释怀一直都在释怀。

从傍晚到午夜,本地人会来河边走动,他们的生活方式就是轻松而愉快的。把帐篷里的小枕头拿出来,躺在草地上看书翻报纸,听那些似曾相识的故事,对这里的人抱着无限的好感。


始终有一些苗族青年在弹琴,轮流有人唱歌,一支接一支。一直到他们开始跳舞,那种热烈清爽的节奏让每个人内心的安静开始有了变化。

接着又来了一群清秀的布依族姑娘,开始和苗族青年你来我往的对歌。

她们穿着白底有灰色条纹的衣服和黑色长裤,头上的雪白的包头帽子据说是用白方巾包了很久的,鞋子的款式是布依族传统的船形绣花鞋。

贞丰这个没有太多烦扰不堪和世俗的地方,人们除了热爱地,喜爱运动,余下的时间老人常常在一针一线悠悠地纳鞋,做衣服。你无法想象,那种花很多天时间做出来的一件绣纹繁复的衣服,还有那些手工打出来的灵动别致的银饰。

当这些布依族姑娘们穿着来到三岔河边,或许她们之中本来就有一个是裁缝家的女儿,因此在细节处穿得比别人还要精美。

天渐渐黑了,人们要在一旁烧篝火,这里每晚都有仪式性的篝火晚会,我渐渐分别不清她们衣服的细节了,并且我觉得这些并不如她们脸上的光影好看。

间歇,人群散去,我忍不住对一个布依族姑娘说,我羡慕你。


我想,倘若有机会在三岔河夜复一夜地露营下去,无论如何都会锻炼出一颗安适的心,一个知天命的背影,一眼很浅很浅的眼神。

三岔河因历史上有头猫河、坡乍河、纳摩河三条河流在此汇合而得名,在黔西南贞丰县城外18公里的位置。


在我们露营的地方,舞蹈也好,音乐也好,时而很轻时而很烈地进行着。音量不大却是那么快乐那么漂亮,帐篷边的氛围整个都是轻松的。跳过舞的手和脚就这样一圈一圈地围着,蹦蹦跳跳地来到眼前又离开。

我们的穿着是为露营做准备,不能像穿着民族服饰的布依族和苗族姑娘们那样有一颗颗亮晶晶的饰物。好像月光会让她们的脸发光却冷落我们似的,其实不是,我们是群自以为闪闪发光的人。

总是有人来邀我们围着篝火跳舞,她们住在美丽的衣服里,我们住在我们的灵魂里。

像一出袖珍的戏剧,顿时孤寂、顿时被彼此启蒙,顿时把很多东西克制和浓缩了。

我一直对自己在想象世界里炼就的敏感而心慌,好像我在想象的时候,就发现心理原来藏着一团烈火。好像,我假想了居于地下、空中、火光、歌声里、三岔河的神灵精怪。

好像我心怀浪漫的时候,竟然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凡人。好像我不得不服从于是一个凡人,又发现原来敢这样想象自己的人才是最厉害的。

柴火垛边、安静的帐篷里、人群跳着跳着就开始谈天……那种没完没了,使我一个劲地犯着花痴,我应该站在哪里。我应该和谁聊天,拉着哪个人的手和哪个人一起跳舞,我总是发呆一会儿又胡思乱想一会儿。

我总是竭尽全力地辨认着,心的慢慢张开和慢慢收拢。

那个夜晚那样的露营感受是奇妙的,所有的声音都是迫在耳边,堆满了葡萄、香蕉、橘子和酒水的长椅近在眼边。不绝如缕的清凉,不绝如缕的欲拒还迎。

但我仍然觉得,三岔河流淌着“火种”一样的东西,咚咚咚地跳动。入夜便立即很安静。

布依族在浪哨的时候,浪哨就是谈恋爱的意思,都是在传统的三月三、六月六这些节日,聚到上对歌,看上喜欢就对上了。布依族的女孩会把自己的香包送给心爱的人,男人也会摘下衣服上戴着的一样东西定情。

浪哨一段时间,两人就会约好不再去赶场唱歌了,因为你就是我的了,就不能再和别人浪哨了,接着就是等男方找一个好日子来提亲。不受一丝一毫的干扰,不浸一点一滴的烦躁。

我以为我看懂了,表面上在一串旋律接一串旋律的歌声和篝火的吵闹和随意中生活的黔西南的少数民族,他们的内心有着相邻的温和和平淡和稍纵即逝。

如同三岔河夜晚的流水声,音量不大,却坚定、如同是忠贞、也会出现幻听……

那天在篝火旁,我看到一个细节,热爱干净的姑娘,因为看到自己的袖子被谁捏黑了一片,突然离开了那堆篝火去拍打干净。而她不是独自离开篝火的那一个,在黑暗中明明有一个人陪她站在一起。

可以添加的柴火都用完了,篝火也接近结束,唱歌跳舞的浓稠也淡了下来。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很舍不得。

晕眩过了,缄默过了,结巴过了,不吝赞美过了,掩面神伤过了,觉得一直活在身边的某个自我都被打消了。

摄影/多布

觉得那样的夜空很好地掩护了我的孤单,觉得那样稠密的人情黏黏地保护着我。

觉得这么容易孤单这么容易受到冷落的我,终于可以不用说什么,也不用问什么。

摄影/多布

第一眼见到苗族青年和布依族姑娘在为篝火晚会做准备的时候,希望歌声和舞蹈可以早点结束。

可是心念总是在动。就像你读过一个故事,骂过这个故事,却猛然成为了那个人,有着故事里的表情。


所以,身为一个逐渐在变的人,我不断地设问:要是我会唱歌就好要是我也会跳舞就好,要是我也有人为自己缝制好一套民族衣裙有一位外婆帮我一针一线地纳鞋就好。

我遗憾自己的愚蠢,为什么自己不是一位音乐家不是一位服装设计师,也没办法一晚上写好一部小说讲出一切。不然这么多好看的东西这么多好听的东西,就无法完全复原。而眼下结束了,也不是万分懊悔,不是万分哀求。


在苏菲·玛索演过的一部爱情电影里,有这样一句台词:当火光燃起时,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当火光不再时,我们则回到平常生活。若是没有这团火光,生活将会是暗淡和了无生趣。

睡在帐篷里,是三岔河也好,是刚才的一场篝火也好,是布依族苗族的歌声也好,好像引发了一场心悸又在对称的时间被打断了。


这不是第一次来贵州,但这是我第一次来黔西南,第一次来贞丰。第一次在三岔河露营,第一次对很多东西有了新的理解。

从前很喜欢阳春白雪的东西,希望我的作品应该被品味很高标准很高的人阅读,然后我越要以那样的高度去创作。可是眼下,我想我有了这样一群黔西南的朋友,我要怎样让他们喜欢上我的作品,怎么样安慰和感动到他们呢。他们的思维是那样的普通、简单,可是他们是那么地拥有情感。那么地美和善和不冷酷。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贞丰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贞丰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杨怡 发布:2017.08.24

露营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贞丰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露营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露营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