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德伊舍小镇,追寻茜茜公主的足迹

奥地利 巴德伊舍小镇 茜茜公主 弗朗兹皇帝 哈布斯堡 夏宫

奥地利巴德伊舍

首页 > 宫殿官邸 > 目的地 > 奥地利 > 巴德伊舍小镇,追寻茜茜公主的足迹
友贞女
订阅

《珠江商报》专栏作者,佛山市作协会员,公众号“花开的声音“,乐途旅游网灵感旅行家,“一点资讯”、“飞猪旅行”自媒体人。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宫殿官邸巴德伊舍奥地利皇室离宫,茜茜公主与弗朗兹皇帝大婚的礼物
  • 乡村小镇巴德伊舍鲜花小镇,安静美好

 “当你感到忧愁和烦恼的时候,就到这儿来敞开胸怀遥望大自然。你能从每棵树,每朵花,每一个有生命的东西里,看到上帝无所不在,你就会得到安慰和力量。”忘不了电影《茜茜公主》这段经典台词,更神往台词里的“这儿”——奥地利皇室夏宫所在地,巴德伊舍小镇。在这儿,茜茜公主与奥地利皇帝弗朗兹·约瑟夫一见钟情;在夏宫,皇帝正式公开向茜茜求婚。人们隔着夏宫前的护城河,借着夜空的绚烂烟花,仰望殿廊平台频频示意的皇帝与准皇后,将“万岁”呼得响。

摄影/友贞女

鲜花小镇童话屋

我今欧洲自驾游的首站,正是巴德伊舍,同行有云樵子和维也纳小子。
当电子导航宣布到达目的地,梦境一般,眼前一栋小木屋,三角形屋顶,屋前满园花开,级级台阶和各个窗户,也都“捧”出丛丛鲜花——这,不就是童话小屋吗?
房东大叔正在花园里弄花,抬头看到我们,满面红光,一脸和气。他停下手中的活计,与我们核对网上订宿信息,平静自然得,像迎接远归的家人,又把我们请上二楼,简单交代几句后,便出门去,说是还有工作要做。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在退房之前,这木屋整个的上层——两房两厅一卫一阳台,就全属我们了。

我们最钟意的,还是那开放式大阳台。在阳台上,我们看到,一屏青架在不远处;一条玉带似的小河,于下飘然而过;小河两边,堆积镶嵌着璀璨的“珠宝”——栋栋私家别墅。不,不该叫别墅,一点也没有通常别墅的豪气、神秘与自隔,就该叫童话屋:那么美好着,那么亲切着。你无法想象,这里的居民有着怎样优雅而高贵的内心,有着怎样天生的艺术细胞,他们把寸寸土地、 座座民居、处处设施、样样建材、草木花叶,全都艺术化。那实用与艺术的完美结合,那朵朵鲜花开自心底的自由恣肆,那造型之奇特迥异,那色彩的鲜艳活泼,你只能嫉妒——上帝从哪里搜出这么多艺术家,让他们全都聚居一处?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我记得,电影《茜茜公主》没有如许一片童话王国。也许100多年前,这里还没有这般繁荣,也许因剧情需要,没在这片童话王国取景。但是,我料定,那玉带似的小河,该是茜茜甩钓的特劳恩河了,因为,伊舍只有这一条河啊。电影中,这河边,便服的茜茜公主,一记鲁莽的背身甩钓,竟盲钓到年轻英俊的皇帝。皇帝弗朗兹哪里招架得住这迷人、活泼、率真、烂漫的野丫头,一头扎进了爱河!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河边寻迹茜茜公主

从维也纳过来,270公里,一气儿驾车5小时,确有些疲倦,且时近黄昏,可我仍然热情不减,急于要去河边寻找茜茜的足迹。

画家的云樵子,就着美景喝下一大杯冰啤,已微醺,也不铺纸也不走笔,竟和衣躺下,吹响了呼噜。好在,维也纳小子以河花屋为背景,留下酷酷的剪影后,还有兴致陪我河边走走。

特劳恩河并不宽,每隔几百米架一桥。桥桥造型不同,建材各异,件件都似精美的工艺品。夕照里的河水,纯净透明得,如一河翡翠,河面耀着金光。我伫立桥上,凭栏远眺,迎着夕阳,遥想皇帝眼中,那15岁尚未完全发育的茜茜,茜茜脸上,那美好得如花儿一般不自知的倾国倾世的笑靥。

眼前小河两岸,不似电影中当年的自然态,而是精心修隔护栏,栏杆上缀满鲜花。栏杆内马路边,隔不多远,便有花坛,异想天开的各式花坛里,自然怒放着鲜花。马路另一边,整齐排列着低层楼房,栋栋别致,又都统一地从窗户、阳台、廊上、台阶,捧出各色鲜花,仿佛一张张笑脸,一份份善意。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临街楼房大都是餐馆。在这几乎清一色的餐馆间,夹有黄色的高层建筑,方正气派——市政博物馆,那是弗朗茨与茜茜举行订婚仪式之所。我久久站立博物馆前,想象100多年前,皇帝弗朗茨凝望着自己的准皇后,满心以为找到了今生的心灵皈依;而天真烂漫的茜茜迷恋的媚眼里,还有几分迷茫,仿佛在说:“我是多么的爱他呀!假如他不是皇帝。”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我一面醉心于眼前之景,一面又寻寻觅觅,不经意,已离开了河边,走进了镇街。

留连中,一店铺前,有人突然起身,急急地向我招手,很激动很兴奋的样子。我愣了一下:这里有我的洋熟人吗?见他更卖力的招手,还上前了几步,我茫然而警惕地拉了拉维也纳小子。小子先也一愣,但很快笑开了花,径直向那人走去。我追问“谁呀?”他于快步中回我:“房东啊!”真是房东!他说的出工就是来这里?房东像孩子般高兴得不知怎么办的样子,一个劲儿把我们引进店铺。

这是一家冰淇淋店。冰柜内陈列着各色冰淇淋,色彩鲜艳丰富得很是夸张。柜台后面是笑吟吟的胖大嫂,也是老朋友般,一手握雪糕钳,一手执大大的冰淇淋杯,又说又指。房东也是又说又指。他们仨用德语比划交谈,甚为欢快。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我平常不吃冰淇淋,且也不知价格,便凑近维也纳小子耳边直嘀咕。他一面谈笑风生,一面侧脸轻声短语:“他们是夫妇。”“请我们吃的,不要钱。”

小子每指一下,胖大嫂便豪爽地重重地下手一钳。一会儿,两大杯冰淇淋,旋如彩色火炬,衬着笑脸递过来。房东也陪着笑跟着递送,两人像小孩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大事一样,心满意足地堆着笑,又说又摇头,一再表示请我们吃不收钱。

我一开始还为自己的小气不好意思,但看着他俩明净快活而满足的笑,便释然了。在夫妇俩含笑点头探身目送中,我俩坐到店前街边的靠椅上,吃得心花怒放。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寻访夏宫

第二天一早,维也纳小子还在赖床,云樵子沉不住气了,背上画夹要出门。我俩结伴,要去寻那皇室夏宫。自然重走昨天河边一带。云樵子以画家的眼光和心思,对一路绕行“童话”小屋,穿梭繁花秘径,漫步碧河巧桥,游走宽街窄巷,处处留步,深深赞叹。若不是我提醒还有一个夏宫候访,他对这步步是景一步多景,是没有办法挪步的,时时都起铺纸走笔的冲动。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电子导航指示,夏宫就在上。我们循坡沿巷而上,两旁各色小屋,依然精致而独一无二着。不时从花丛篱笆内,蹿出一只小猫,迈着优雅的正宗猫步,亮着一双玻璃球似的圆眼,“喵——”,于我们身前身后,绕来蹭去,像是欢迎,又像是审查。猫迷云樵子又要留步。我说,夏宫就在上,马上就到。已到顶,却离夏宫更远了几十米。云樵子坚决不肯再走,从肩上卸下画夹,席地而坐,铺纸走墨。

画者云樵子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顶海拔并不高。下清凌凌的小河蜿蜒而去;河岸两边的屋子更像售楼部的模型,又像打开的水彩画画盒;铅色流线形的公路,隐现于色块中,掩映在绿树下,像一计响亮的长鞭,在大地甩过。上明显房屋稀少,只一所马厩,以及草坪、棕马,和堆放整齐的原木。

就我们俩,而画家正醉心于马厩草木,四周安静得,只听到毛笔皴纸的声音,以及飞虫振翅的嗡嗡。空气中满是草腥叶香。我想,那句经典台词该就响在这儿吧:“你能从每棵树,每朵花,每一个有生命的东西里,看到上帝无所不在,你就会得到安慰和力量。”这在茜茜只是寻常,而在年轻的皇帝,却是从未有过的新鲜与欣喜。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果然是错过了一条花间小路,夏宫并不在顶。在拉到最大的电子地图上,我寻回了去往夏宫之路。明明显示到达目的地,可眼下一边是花屋,另一边,却是一片森林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正彷徨间,一花屋木门打开,走出一位高个儿大姐,手提一只好看的菜篮。她从容步近,侧身倾听,一双碧眼专注,一脸沉静祥和。很快,她明白了我们的意图,沉吟了一小会儿,却夹杂着走调的中文,微笑着问:“china?中国?”我于确认又惊喜中,忙不迭也报单词:“茜茜公主、皇帝弗朗兹、夏宫”,又拨拉着手机地图,将位置和地名,指示给她。她连连点头,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只费力地择词组句,加上各种体态手势表情,包括孩子气的双手于眼前卷成望远镜状。

我们很快明白她的意思,是说,此处不远,确实曾是夏宫的大门,但现在整座夏宫花园,作为皇室哈布斯堡家族的私家领地,不对外开放;但是,可去下河边树林,隔河遥望。我们自是感激不尽,意欲告辞,依言再寻。她却视为平常,更言正要下镇买菜,可顺道送我们一程。我们自是求之不得。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沿着林边路,我们边走边聊。她颇为健谈,问我们来自北京?上海?香港?又告诉我们她去过中国很多地方,为“china”大竖拇指,一脸真诚与热情。与她分手后,我们依她再指确认的路,继续下

果然在一停车场后树林下的河边,隔河眺望到电影里那著名的黄色楼房,那万民景仰、有皇帝和茜茜公主出现的宫殿。我俩找寻地势稍高立脚处,合作扒开、压住树枝,高举相机,近距跳拍。每拍一张,即刻凑头放大细看——那正是电影里的模样,100多年来,它就这么静静地等候我们的到来,迎接我们的膜拜。我们高兴得如同小孩,相视会心眯笑。

摄影/友贞女

远眺离宫 摄影/友贞女

我们并不为没能深入宫殿花园而遗憾,相反,我倒觉得,作为曾经的皇宫,由皇室后人接管,谢拒世人游客的纷扰,继续保持它的高贵、孤傲与矜持,更好。

至于茜茜公主,时隔100多年,当然只有不遇。她不止不在夏宫,连人间也不在了。我也以为恰好。我们不必追访皇帝皇后婚后的幸福生活,正如匹夫匹妇婚后的柴米油盐——在幸福快乐的背后,必是忧愁与烦恼。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心满意足的我们,又折回镇内闲逛。在尖顶冲天教堂下,中世纪建筑楼前街边,比起昨天傍晚来,多了支开的棚架。该是镇上的早市。人们手挎提篮,着舒适的便服,或牵手或独行,在排列整齐色彩惊艳的果品、食物、鲜花摊前,挑拣攀谈,悠然地,优雅地,全是人世的安稳与祥和。平时轻易不入市场的我们俩,对这色彩的集市大感兴趣,又是拍照又是指点。突然,不无处的果摊前,有人明确向我们打招呼。我惊喜地看到,正是刚才给我们指路的碧眼金发大姐。她手上挎着放有水果的菜篮,像见着久未谋面的街坊,急步要来拉家常。她当然要问看到了夏宫没有。见我们满意且兴奋,她也孩子般笑开了,还调皮地扬眉挤眼,卷手再做“望远镜”。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伊舍小镇,果不虚行,它为我们准备了童话王国一切的美好;还为我们准备了美丽高贵天真烂漫的茜茜公主,和年轻英俊痴情决断的弗朗兹皇帝(是皇帝而不止是王子哦!);更重要的是,100多年过去了,公主与皇帝早已离开了人世,可是伊舍的人们,还是这般平和、热情、纯朴、优雅而高贵,与大自然相安无厌,这不正是世人迷恋茜茜公主的根本所在吗?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巴德伊舍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巴德伊舍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友贞女 更新:2017.09.11

宫殿官邸 乡村小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巴德伊舍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宫殿官邸 乡村小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宫殿官邸 乡村小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