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滩古镇:千年遗梦,唤醒时间的记忆

重庆酉阳 龚滩古镇 纤夫

重庆龚滩古镇

首页 > 古城古镇 > 目的地 > 重庆 > 龚滩古镇:千年遗梦,唤醒时间的记忆

用清澈的眼睛,纪录美丽的风景;用善良的心灵,纪录人间的感动。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古城古镇千年遗梦,唤醒时间的记忆,酉阳龚滩古镇

风里寻栖宿
奈何到日暮
落雨辗作尘
恰如故人殊

大概只有天气有了寒意,我们才会突然无比清晰的认识到,自己所背负的“漂泊”的身份。曾经听过一个比喻,说在漂泊的境遇中,“我们会同时成为自己铠甲、剑、盾和宇宙舱”。

初识龚滩古镇,是赴了乐途灵感旅行家之约,身为白羊座的我来说,探知世界是最大的爱好。风雨中登上飞机,记忆中总是奔波在路上,对于从小放养的我来说,血液里流淌的都是自由分子。到了龚滩古镇已是夜间,在期待中入眠。

摄影/锦年光影

古镇坐落于乌江与阿蓬江的交汇处,屹立在陡峭的凤凰西麓的斜坡上。镇上有酒吧、旅馆、饭店,店主不会主动揽客,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剁海椒、刺绣、打桥牌,做绿豆粉,晒挂面。房檐下盘着挂起的纤绳、草鞋、成串的辣椒玉米……柴米油盐酱醋茶之间,把古镇装点得烟火气十足,它的悠远和从容,像一杯陈年老酒,平静中蕴藏着动人的力量。

摄影/锦年光影

早上7点,在客栈里,坐于窗前,时间好似走过的路人。远处建房子的打桩声此起彼伏,似乎在思考那些曾经流淌在时光里的细腻,无关生活,无关岁月。时光村落里记载的往事,恰如草木走过的四季,亦枯亦荣,辗转瞬间。耳机里放着陈升的《一个人去旅行》,歌词里唱着“你说要一个人去旅行 但是归期却没有约定。”旅行没有归期,如我,纵然流浪天涯内心也有安静的生活。

摄影/锦年光影

摄影/锦年光影

摄影/锦年光影

古镇还未完全苏醒,我便迫不及待的出了门,想一睹藏在深闺中古镇的芳容。路上时不时有两三行人,或许他们同我一般喜欢猎奇世界。“你看,好漂亮的三角梅!”顺着手势看过去,盛放的三角梅就像柬埔寨吴哥窟壁画中的“阿普萨拉”,因为刚刚拥有喜悦的生命,所以脸上绽放着迷人的笑容。轻踏着龚滩古镇的石板路,不远处,闻到了久违的油粑粑味道,唤醒了记忆。坐在江边吹风,间的萦绕着薄雾,有着朦胧的诗意。碧绿的江水,像被揉皱了的绿缎。水是静的,宛如明镜。的轮廓,透视得也很好。一座形,就像少女仰在其间,浓密的长发瀑泻水中。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赶场旧事

摄影/锦年光影

走至古镇大门口,刚好遇到前往龚滩新镇赶场的田井秀,她是古镇里开农家乐的。从古镇到新镇需要爬很多的楼梯,看田大妈很熟练的样子,一问,大妈今年55岁了,是外村嫁过来古镇的,距今也有三十多年了。说起赶场,田大妈可来劲了。“我们那会儿为了讨生活,赶场是经常的事儿啦!我们以前不是做农家乐的,嫁过来的那些年,因为孩子小,只能在家种地干农活,后来孩子大了点,我们就到附近的乡镇赶场,卖服装、卖豆腐,啥都干。”

摄影/锦年光影

到了赶场的地方,吆喝声、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密密麻麻的人群来回涌动,不少都是住在附近的农民把自家种的果蔬拿来卖,现摘现卖,新鲜得很。运气好,还能买到各种土货。田大妈选了新鲜的时蔬满足的回了家。如今,龚滩古镇的旅游越来越火,田大妈一家人的日子也其乐融融。

摄影/锦年光影

有人说,赶场是会让人上瘾的,如同现在的“Shopping族”。所不同的是,无论是穿梭在各大卖场还是在网上购物,和赶场比起来总缺乏一种原汁原味。这种原味或许是小吃、是竹编、是时蔬等,也有可能是一段趣事, 或某位趣人,抑或是几件趣物。总之,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赶场旧事。

摄影/锦年光影

童年就像蔓蔓青藤一样嫩绿了那些纯真的年纪,无忧无虑的走过了美好的记忆,童年的四季是几曲快乐歌谣,蛰伏在记忆深处,伴着沉沉的乡愁永不停止,泥燕回廊。作为当地导游的陈晓琴来说,龚滩不止是家,还承载了所有童年的记忆。

“以前祖辈父辈们买东西,都是一大早,炊烟袅袅升起就出发,背上背篼沿着乌江的水顺流而下,去集市赶场。”陈晓琴说。那时候他们会到附近的乡镇赶场,如岩岩乡、两镇乡、洪渡镇、后坪乡 、 金竹乡、新景乡、客田乡这些地方。当穿梭在赶场的集市,鸡犬声、吆喝声,喧闹嘈杂声让日子很丰富。在陈晓琴的记忆中,油粑粑、油饼、乔面、乔粑、米豆腐、猪卷子、红薯粉、苦乔粑、米粑粑等都是美味,也是赶场心里的挂念。她说,那时候的东西非常便宜,大抵是因为以前的钱相当值钱,可能所有东西买完也就只花上两三块钱。当太阳快下之际,带着满载的货物,要逆流而上。这时候,只能拉纤。说起拉纤,不得不说一下纤夫。

纤夫,行走的文化符号

龚滩镇坐落在乌江岸边,是渝东南货物集散地。从乌江下游涪陵等地来的洋油、布匹等日用百货以及从上游思南等地来的桐油等土产都在龚滩交换转运,旧时,往来船只全靠人力拉。于是,有了纤夫这特殊一群体。开船的前夜,几十个纤夫聚在龚滩码头,打一顿牙祭,每人吃几片回锅肉,喝一碗包谷酒,预祝行程一路平安。第二天清晨天亮之前,就出发了。

摄影/锦年光影

摄影/锦年光影

摄影/锦年光影

腰杆要打伸啊,嘿——作!
扯起莫放松啊,嘿——作!
两脚要跪地啊,嘿——作!
鼓劲朝前奔啊,嘿——作!
扯──来──
最后一句声嘶力竭。过一个险滩。膝盖、肩膀都是血迹斑斑。

摄影/锦年光影

摄影/锦年光影

摄影/锦年光影

(乌江号子)通常是十几个纤夫同拉一条船。为了鼓舞士气,统一步调,纤夫们会吼起号子。号子无固定句式和内容,见什么唱什么,常常是冲口而出,不加思量,俗称乱七八。调式也很多,有扯滩号子,过江号子,上水号子等。常常由一人领唱,多人和唱。每句都以嘿作,也嘿,哦等结尾。拉纤,有许多不同于陆上的规矩。为了一路平安,拉纤这一行是有许多讲究和禁忌的。吃完饭,要把筷子扔在桌上,绝不能把筷子搁在碗上,不然船会被桥梁撞倒的。洗脸不能说洗脸,而叫抹面子。倒水叫划水、瓢叫划子。

摄影/锦年光影

摄影/锦年光影

在陈晓琴的记忆中,龚滩人每家都有船。早在2006年以前,船是每家每户主要交通运输工具,2006年彭水县修了电站,逐渐形成了库区,至今也有11年左右了。问及她是否会游泳时,她说道:“说起游泳,那就追溯到小时候上学啦!”说起那段经历,陈晓琴仍然心有余悸。每天清晨,天还未亮,远处依稀还能看到隐约的星星。晨起的村民已经燃起了火塘,炊烟从房檐的缝隙里蹦出。鸡还在打鸣,陈晓琴约着小伙伴一起去上学。那会,他们上学要经过一条河流,河水浅的时候,他们要游到对岸去。有时候水涨了,他们过不去,村里每家每户都出一点钱,找了一个老头儿在河边推船。有时候他们去的时候,因为太早,老头儿没来,只好在河边等,所以迟到成了家常便饭。

摄影/锦年光影

摄影/锦年光影

在龚滩古镇里行走,怀念遗落在某一渡口,或消失在某段站台,或模糊在某页书籍。忽而想起那年夏天的故事,撑开了回忆的帆。但就是那段时光,让陈晓琴拥有了记忆的种子,现在的龚滩古镇,不再拉船,也不必再游泳,但这颗种子在日积月累的岁月中,长成了参天大树。它是乡愁,是归来路上饮下的酒。融入到了她的血液,似乌江的流水在心底流淌。

摄影/锦年光影

摄影/锦年光影

摄影/锦年光影

古老而神秘的《梯玛古歌》

听完了龚滩的故事,天色已晚。夜色龚滩清似梦,古镇的灯笼亮起来了,倒影在水中,虚实之间,甚是好看。行船至对岸,各位老师纷纷举起相机猎景。

摄影/锦年光影

摄影/锦年光影

摄影/锦年光影

此地此景,让我想到不论你走过多少路,看过多少城市的古镇夜景,却只愿你在龚滩找到如“沈从文”般的感觉“我行过很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隐约而美好。

摄影/锦年光影

摄影/锦年光影

看完夜景,歌舞表演又再现了龚滩人的生产生活。在西秦会观,观赏古老而神秘的《梯玛古歌》,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酉阳阳戏与上刀表演。阳戏又名“脸壳戏”,因剧中戴木质面具而得名,是地道的土家族剧种,传男不传女。上刀则被誉为“跳跃在刀尖上的民间绝技”,只见表演者赤脚踩着刀刃往上爬,还在半空做出一系列惊险动作,最后吹响牛角号。这与云南片区傈僳族的舞蹈很形似,感觉生活中蕴藏了很多神秘的力量,对自然的敬畏,都指引着我们去一一解读。

摄影/锦年光影

翌日,我们乘车离开古镇,心还在回望。有些情感,无须言表。有些时刻,理当珍惜。世界很大,我们能阅遍人间四季。旅行,也能让它变成最温暖的季节,因为那是我们的“剑、盾和宇宙舱”。

虽已离开,对古镇留下了记忆,江里摆渡的船只,拉长了身影,荡起层层的涟漪。窗前的那一棵树,盛放的三角梅,都是在心里最美的风景。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龚滩古镇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龚滩古镇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锦年光影 更新:2017.09.25

古城古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龚滩古镇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古城古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古城古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