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的诗画龚滩——此心安处是吾乡

1700年的川盐码头,涅槃重生之后的传奇,虔诚地等着和你遇见

重庆龚滩古镇

首页 > 历史古迹 > 目的地 > 重庆 > 涅槃的诗画龚滩——此心安处是吾乡
赵彬馨
订阅

法学硕士,湖南省作协会员,摄影爱好者,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特约作家,《乐途》旅行专栏作家,公众号“给第二人称的你”运营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峡谷乌江在峡谷穿行,龚滩就在其右岸
  • 历史古迹有武庙、川主庙、童家祠堂、西秦会馆等古建筑
  • 演出表演土家族非物质文化展演
  • 其他户外乘坐游轮观赏乌江画廊,即把巴峡称巫峡
  • 散心安静、巴适——此心安处是吾乡,适合散心

雨后,尘埃安静,过往的悲喜剧一点点浸湿了早已经被岁月包浆的老街,龚滩——是乌江边静坐的一首诗,在秋天里深陷在黔渝之间的峡谷,一边是涅槃,一边是存在,而在其间行走的过往,都在川盐的余味里自我腌制、发酵……成为这个古镇的独有的味道。

图文:赵彬馨

“我知道我存在,是因为你把我想象出来,我高大,是因为你觉得我高大,我干净是因为你用好的眼睛,干净的目光看我……但是,假如你忘记我,我将无人知晓……”——安赫尔

图文:赵彬馨

时间,是我们存在的形式,而记得,是往事存在的形式。
龚滩,是川盐码头、乌江号子、纤夫、脚夫、盐号、吊脚楼、某个毕兹卡家族的兴衰、某一个戏曲、某一个仪式……存在的形式,是1700年里那些往事,很多人对于过往的眷念和对故乡的缅怀,所存在的形式。

图文:赵彬馨

以“龚滩”之名存在

就像“龚滩”的名字一样,至少是某个故事或者传说的存在。
旧时,万物有灵,凡有好水者,皆有龙——川蜀多崇峻岭,其间无道可循,“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适逢龙王被降罪,上天命其为川地拓水路以交通,龙王之子乌龙主动请命,为父赎罪,乌龙拓江竭尽全力,险及性命,其弟阿蓬刚成龙,见兄力不足,便以身相助——乌龙瞬时化为浩瀚乌江,小龙阿蓬拓乌江另一侧,化为阿蓬江,两江相汇之处,得名“龚滩”——为两“龙共”力之意。

图文:赵彬馨

另有一说,是在很古以前,共工为江水之帝,共工一族的崛起,颛顼与江水流域的统治者少昊已经没有能力约束共工《国语·楚语》记载:少昊氏之衰也,九黎乱德,其后三苗复九黎之德的事件。少昊命重黎对抗共工,共工一族战败,因避难,逃到夜郎与黔地接壤的乌江大之中定居,为了避免暴露身份,就隐姓埋名,改"共"为"龚",取意为"共氏"后人,龙之后代。" 龚姓居住于乌江滩边,故称龚滩。

图文:赵彬馨

原住民说——龚滩镇为巴人之境,是毕兹卡先民生息之地,龚姓为巴蜀毕兹卡土家族氏族大姓,唐宋时,龚滩水埠繁华至极,龚氏一族鼎盛,结合乌江在此处水流湍急,而称“龚湍”,经演化,而成“龚滩”。

图文:赵彬馨

而据龚滩的一石后琢字碑记载:“明万历年四月七日(1573年4月7日),后坡上凤凰嘴左边岩崩,滚塞乌江涌行船,那时在龚、游、翁、梅、陆姓中,龚姓被打死不少,因此得名龚滩”。

图文:赵彬馨

不论是怎样而得名,“龚滩”并非字面上意义的清浅,而更有深意,是很多寄托和故事的存在。

图文:赵彬馨

以涅槃重生倔强地存在

龚滩的很多故事其实已经沉在了乌江的水底,这个高低错落有致的吊脚楼古镇在这个时代显得有些安静,以水面为轴,乌江的另一面,是一千年以来,裸着身匍匐着的乌江纤夫,背着盐巴,桐油的龚滩背夫,在苦难中穿行的,有船工号子的时代;而富可敌国的盐号,庭院深锁的“夏家美人”,沿水路四处汇聚的各色商贾,在这个舞台的另一面把“钱龚滩”的纸醉金迷演到了极致。

图文:赵彬馨

龚滩,最早可溯至三国,诸葛亮在乌江一带“七擒七纵”巴蛮王孟获的传说就是发生在龚滩。川主庙、杨家行盐号、大业盐号、三教寺、三抚庙……古代巴人文化遗址蛮王洞、乌江纤道、东汉僰人悬葬、“惊涛拍岸”摩崖石刻……处处均可见历史之存在,可见龚滩之厚重。

图文:赵彬馨

临江吊脚楼,均是干栏式支撑木质结构,在长达数里的悬崖上形成了绝无仅有的悬空干栏景观,而依而上寺庙、祠堂,木石相互支撑,层层叠叠、遇水则立的石桥,小巧、精妙,将局部的建筑之美也挥洒到了极致,局部和整体交相辉映的美,一层又一层地诠释了龚滩在往昔岁月里的积淀,融合了原住民族和迁徙的地外文化建筑之精粹,让一列自然风光已经旖旎的乌江峡谷得以点睛,美且生动。

图文:赵彬馨

2004年,乌江彭水电站获批,太高的水位即将淹没这个临水而兴的老码头,也是因为龚滩自身之美,和历史之存在而让很多人为之奔走呼吁,而最终得原址搬迁的两全之计。2007年4月古镇原址因为彭水水电站开始蓄水,大部分没入乌江水底,剩一些近代残垣断壁聊以纪念。2008年 10月,龚滩古镇在原古镇下游1公里处复建成功。

图文:赵彬馨

“西秦会馆”系光绪年间,陕西商人张朋久修建,作为同乡人的聚会之所,会馆的建筑风格和一般寺观庙宇大致相同,近200年历史。龚滩搬迁复建时,将“西秦会馆”拆下的每一件文物归类编码登记后,在新址还原——古镇的一砖一瓦、一石一木就这样被一点点地迁移到现址,继承老龚滩所承载的故事,也载下涅槃重生更深刻的意义。

图文:赵彬馨

 可能我们的触角延伸不到时间的深处,但是,在空间的坐标上,龚滩仍在,可以从每一块青石板、一舷旧船、一角吊脚楼,触到所有往事的温度……

图文:赵彬馨

以诗、以画的存在

蜿蜒、攀爬的石板小街,“桥重桥”的精妙构思,斑驳的老屋,构筑了诗人和画家眼中“悬崖边的舞者”。

图文:赵彬馨

八十年代中期,吴冠中先生来过龚滩,在他的《文心画眼》中这样写道:江岸有一小镇,曰龚滩。龚滩处于江之转折处,青绿水,景色惑人。龚滩穷,滨江吊脚楼乌黑陈旧,摇摇欲倾……曲折多变的体形与浓重的陈旧之色彩构成了老街之美,入画。人家虽穷,却户户爱花,用各种破盆瓦罐栽种的鲜艳之花点缀在门前、窗下,显得分外灿然。透过吊脚楼的木柱俯视滔滔奔流的乌江,我感到颤栗……

图文:赵彬馨

涅槃后的龚滩,集结了如旧的模样,也结合了新址灵活地构接,剔除了一些粗糙,变得精致而灵巧,仍能支撑吴冠中老先生的《老街》、《乌江人家》。现在的街巷,有越来越多的写生的画家和学生,对着自己的角度,描画着自己向往的《老街》和自己的梦想——每一个将龚滩之美以笔墨诠释的人,走在老街,住进吊脚楼,再将吊脚楼和老街画在笔下,这种美的互动,让古镇注入了另一种灵魂。

图文:赵彬馨

“复朴沧桑,一眼便能看出老屋经过了时间的窖藏”——吴老先生在龚滩创作的《老街》和《乌江人家》系列画作,写生的人们笔下的每一笔都是龚滩的另一种存在。

图文:赵彬馨

图文:赵彬馨

图文:赵彬馨

古镇节奏缓慢,安稳,每一步都可以叩开自己的门,然后,回到自己,可以跟自己说——心安处即是故乡。也正是因为如此,吴冠中老先生才会说龚滩“是唐街,是宋城,是爷爷奶奶的家”吧。

图文:赵彬馨

因水而来,因水而埠——在旧时代临水的繁华里沉淀下来的龚滩,在乌江和阿蓬江交汇的悬崖上,缔造传奇,谱写故事,等到所有的风雨都停歇,时间慢下来,传奇、往事也都随江流去了,剩下这些鳞次栉比的吊脚楼,经历镌刻,经历重生,依旧在这巴蜀的悬崖上,继续着人间烟火,以最真实的存在,来诠释所有的往事和意义。

摄影:清风视界 出镜:赵彬馨

您可以这样和作者交流

新浪微博:@赵彬馨

微信公众号:Ursula-zhao(给第二人称的你)
微信:Ursula000(请注明来源和理由)
图文谢绝抄袭!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龚滩古镇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龚滩古镇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赵彬馨 更新:2017.10.16

峡谷 历史古迹 演出表演 其他户外 散心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龚滩古镇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峡谷 历史古迹 演出表演 其他户外 散心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峡谷 历史古迹 演出表演 其他户外 散心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