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川盐古关,被遗忘的龚龙古道

川盐古道 隘门关 龚龙古道 古盐道 背夫 酉阳

重庆龚滩古镇

首页 > 古城古镇 > 目的地 > 重庆 > 消失的川盐古关,被遗忘的龚龙古道

中国国家地理认证作者、风景评价师,百度签约度旅人,飞猪达人,搜狐自媒体,同程验客,途牛大玩家,驴妈妈达人,智慧旅游咨询师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历史古迹当来到距离铜鼓乡集镇近1.5公里的一处山谷峡口,这里叫江东峡,这里有一民国道路
  • 古城古镇龚滩古镇是酉阳和重庆的古镇与古建筑的代表,古镇里优秀建筑众多,周边也是老屋林立

我们以为失去的,往往是被淡忘的,而我们真正淡忘的,则是我们永远失去的。人们说,老的龚滩古镇已经被水电站蓄水所淹没了,现在的龚滩古镇是迁建的,世上已经没有了原来的真正龚滩老街。而我想说,龚滩古镇是酉阳和重庆的古镇与古建筑的代表,龚滩古镇里优秀建筑众多,但真正传统原生态的古建筑,其实在古镇附近的区古道上分布很广,只要寻着原先的古道场镇线索去寻找,其实还可以找到很多老结构的木房子,也能看到很多不曾变为景区的原始古迹。寻访古镇周边的古道,让人寻味悠远。其实你心里寻找的老街和过往的历史,离你很近很近,但往往只是与我们擦肩而过,不曾发现它们。今天就让我们来看看,在古镇周边找找寻历史留存的足迹,游历那些正在被淡忘的历史记忆。

图文:钱玮

对于多数的游客,可能对于酉阳的古镇,知道的只有龚滩古镇和龙潭古镇,其实细细了解一下酉阳的早期道路历史,就会发现酉阳县境内的古道主要有两条,一是龚龙古道(龚滩古镇到龙潭古镇)、二是涪酉古道酉阳段(涪陵到酉阳的官道,古时的酉阳州曾包括现在的彭水、黔江和秀,地域面积很大)。这两条古道承载起酉阳经济、政治、文化的发展,如果能深入了解历史古道的地位和走向脉络,就会发现很多新的收获。

图文:钱玮

龚龙古道始于龚滩镇,经现酉阳县两罾乡、天馆乡、丁市镇、铜鼓乡、板溪镇抵达龙潭镇,全程约120公里,沿途多是起伏路和陡峭河谷地形,古时背夫背盐走一次单程约需7~8天。可能你会觉得背夫走的好慢,但如果你背着70~300斤的盐巴竹篓,跟着背盐的队伍,按照“上七下八平十一”步伐节奏来走,就知道速度是被控制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上坡路只能走七步,下坡路只能走八步,平路只能走十一步,走了就要歇气,不然影响整体队伍节奏。所以背夫的行进速率是有严格规矩的,就算你背的盐较少,但依然不能随意的暴走,沿途有盗匪和险路,背夫离开有保护的运盐队伍单独行动,安全是非常没有保证的。

图文:钱玮

嘉靖《思南府志》卷一《地理志·沿革》·川·滩记里记载:龚,在府治北三百五十里。波涛汹涌,声震如雷,长十余里。舟楫至者,皆取去货物,虚舟上下,古称巫峡之险,不过此也。在此转运的大多物资,经由龚龙古道,由人力背至龙潭,再经湄舒河转运下洞庭湖。

图文:钱玮

这本《思南府志》里说的是,在明朝万历初年,酉阳龚滩所依凤凰岭崖垮塌,巨石落入江中,阻断乌江水道,龚滩段乌江水深变浅,船只必须在龚滩卸货,然后空船牵拉过险滩,或者登岸后后转船方能继续前行,其险可和巫峡之险并称。从龚滩卸下的货物,部分通过龚龙古道,运到龙潭古镇,然后转运到秀或经过湄舒河运至洞庭湖地区,在明、清和民国时代,这条龚滩古镇和龙潭古镇之间的运输古道非常的繁忙。

图文:钱玮

从龚滩古镇出发,沿着龚龙古道的大致路径前行,沿着省道304线,向丁市镇方向走,沿途会经过一些小村子和碧色河流的河谷,沿途景色自然秀丽,在道路边和对岸的河滩树林里,可以找寻到很多非常古老的房子。

图文:钱玮

这些古建筑很好的保留下来,虽然没有龚滩古镇那样的规模密集,但老屋功能布局非常完整,可以看到养殖家禽牲畜的圈舍,柴火房和居住的楼房,红墙黑瓦,很有地方特点。这些地方原先是古道上的小村寨,百年来少有打扰,依然保持了淳朴的样子,很多人开车经过这段路,却没有停下来,其实可以细细在路边、在岸边和在树林后,品味这些存留下来的老房子。

图文:钱玮

在从龚滩到酉阳县城的路上,沿途可以看到诸多公路隧洞,这些隧洞大多都比较短,都是现代才打通的,以前的古道无法打隧道穿,附近河谷也经常洪水高涨,所以古道都在上,需要翻越岭才能通过这些天堑。

图文:钱玮

因为附近彭水水电站的建设,让这里河谷水流都变的较小,而在古代,这些峡谷则是浊流涛天,极其危险的绝壁峡谷面貌。

图文:钱玮

在新公路边,还可以见到民国时期开凿建设的老公路隧道遗迹,虽然这些老隧洞已经被废弃,但看着附近险峻的地形,完全可以想见,在物资和器械匮乏的民国时期,在这里建设如此规模的花岗岩绝壁公路,是有多么地艰辛。

图文:钱玮

当来到距离铜鼓乡集镇近1.5公里的一处谷峡口,这里名叫江东峡(也曾称“干洞峡”)。研究了此处的地理地形,发现此处是附近唯一东西向谷通路,从此地深沟谷地形来看,当年这里河流曾很深,水流且较为湍急。查询的历史史料也记载,江东峡暴雨后,是惊涛拍岸,雪浪翻卷,峡谷断岩绝壑,无法通行。这里是险峻的军事关口,没有公路以前,人行通过需要走峡谷南边上的隘门关。

图文:钱玮

现在的酉沿高速和省道304线都是从这座峡口崖下,打通长隧道而过,现代公路的隧道建在底下,而在腰处有一条民国时候开辟的公路旧道。可以从附近一条支路,上到这条民国旧道,旧道在口拐弯处有一个横切隧洞,叫做江东峡隧道。这条民国老路,由三段小隧组成,位于铜鼓村和铜西村之间,在现代隧道通车前,它是通往小河、丁市的必经之路,不过这条老路,而今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偶有上村子相关的车辆从此通过。

图文:钱玮

在东江峡隧道边,有一块民国公路里程石碑,记录这里距离酉阳县城22公里。在1942年以前,这里是悬崖峭壁,在抗日最艰苦的年代里,随着各省区的沦陷,侵华日军占据了主要水道和铁路,海盐和其他地方的盐以及其他物资运输道路被封锁,龚滩到龙潭一线成为重要的运输线,而该线贯通的瓶颈就在江东峡,打通东江峡是最快建设公路方式,只有有了公路,才能开辟公路运输大通道。1942年4月,国民党交通部公路总局西南公路工务局酉龚路工程处来到这里施工,开凿隧道,一直到1943年1月建成,也正是这条老公路隧洞的打通,结束了背夫翻经过隘门关的历史。

图文:钱玮

在隧道和附近的岩壁上,可以看到坚硬的花岗岩上,留下了无数的钢钎和开凿劈砍的痕迹,让人触目惊心,当年靠着钢钎和爆破技术,才在如此坚硬的巨岩上,开凿出了造型极为特别的隧道,在隧道的岩壁下,有一块记事石刻,清楚的记录了这条公路和隧道开凿的故事。

图文:钱玮

碑文如下: 《交通部公路总局西南公路工务局酉龚路工程处开凿江东峡隧道纪略》: 酉阳至龚滩公路,为抗战后运输粮盐要道,民国三十一年四月,余奉命主修。势崎岖,工程艰巨,地当边徼,平日无大兴作,若土若木石之工,大都募自湘鄂诸省,以抗建工事,故应募者殊踊跃。路线经江东峡,两岸峭壁高百寻,长背之下临深峡,石工张桂生籍湘潭、李吉清籍秀、田兴禹籍沿河、王云籍常德,沿峭锤凿,坠峡惨死,之四人者,名不载军书,因斯役而挫骨异乡,以视急公敌忾,效命疆场者何多让焉。路将成,个惭督率无方,复悯死者勤事之烈,爰纪其生略,勒之碑石,用志不忘。 民国三十二年一月长沙欧阳缄谨识。

图文:钱玮

因为酉龚公路和一系列隧道的建成,酉阳到龚滩的公路运输勉强试通车,次年就因为道路艰难和时局变化而被废弃。但新建的隧道和公路,改变了原来龚龙古道的走向,背盐道路的历史并没有完全结束,只是背夫们从此不再经过江东峡上方的隘门关了,有些路段改走公路。

图文:钱玮

在川盐生产和运输的历史中,出现一个现象,就是国强则川盐弱,国难则川盐兴,历史上曾经几次发生大规模的 “川盐济楚”。 咸丰初年 ,湘楚省份的“例食淮盐”的秩序到被太平天国起义彻底打乱,起义军在广西揭杆,并迅速遍及全国十八省,与朝庭相持达10年之久,淮盐入楚的水路被斩断,于是两湖盐贵如油,朝庭命川盐济楚,当时为争长江水路,湘船、川船经常在宜昌发生纠纷,川船数以千计被堵于三峡出口处,一时连档衔尾,樯桅如林。水路不行陆路补,为了生计,湘鄂西人另辟溪径,大量的人涌入大巴,开始了漫漫盐道之路。之后抗日战争爆发,沿海盐区相继沦陷,淮盐水运再次受阻,华中、西北、西南7省区食盐再次告急,1938年再次“川盐济楚”,让各条川盐古道变得繁忙无比。

图文:钱玮

龚龙古道的运输,对这个川、鄂、湘、黔交汇地区,有着巨大影响力,从龚滩到龙潭的川盐古道上分布了很多的关口,这些关口从修建年代和分布来看,大抵还是分布均匀,如此可以分析出当年匪患猖獗,如此密集地修建关隘,不仅仅是保证沿线的安全,对于保护商队、背夫、行人也是特别有利,也充分说明当时政府对这条路的重视,在抗战时期,酉阳以免除兵役等举措,先后在境内乡镇征派7000余名青壮年组成背盐队伍,形成了古道上规模最大运输场面。

图文:钱玮

在龚滩至龙潭沿线,原有5个关口,分别是:小盖关(清咸丰十一年修建,现无存)、冻青垭关(又名西屏关)(咸丰十一年修建,现存遗址)、桥岩关(咸丰十一年修建,无存)、隘门关(咸丰五年重建,存两道卡子)、石垭子关(咸丰十一年修建,无存)。

图文:钱玮

在东江峡附近的小村里,终于找到了原来上隘门关的盐道老路,沿途石板上密布着当年背盐人留下的打杵印,其实只要看石板上的圆形杵印,就可以分辨古道和普通道路。

图文:钱玮

当地人叫这个石板洞为“ 打杵印”,以前运盐的背夫都有一根“打杵”棍,是一个T字型木支架,背夫休息时可用来支撑背篓,也可以作为拐棍和钩子用,这个打杵棍下面顶端,有一个铁片或铁钉,常年累月的戳击和休息时支撑在石板上,就形成了这些印记。

图文:钱玮

酉阳的背盐的历史,一直持续到了1957年桥岩隧道打通为止,贯通的公路完全建成后,背盐已经无利可图,海盐也开始进入酉阳,而背盐的记忆,却深深地打杵印留在了古盐道上。

图文:钱玮

当时背盐的工钱,背到龙潭是6块钱100斤,背到秀是7块钱100斤。在路上客栈休息一晚加两顿饭要2毛钱,半斤米5分钱,菜豆腐5分钱。去领盐时要给夫头交1毛钱,不然背不到盐巴。这里附近一些村庄里的老人,很多从小就开始背,背了一辈子的盐。

图文:钱玮

这些盐道之路非一代一朝,而是经过长时间积淀的结果,古盐道促进了川、湘、鄂、黔区域之间的联系与往来,成为繁荣当地经济的重要工具,也是区域交往的重要桥梁和纽带,这些盐运古道也最终奠定近代川湘公路、川鄂公路、川黔公路的雏形。

图文:钱玮

沿着古道的石阶行走,沿途有一些小的居民点,但看不到人,只有看家的白鹅在守门,这些老木屋后面还有猪圈和鸡舍,房屋周围都是一些果树。

图文:钱玮

经过漫长的攀爬,终于到达了隘门关的第一个石门卡口,不过这里已经荒废,石门已经所存不多。

图文:钱玮

隘门关有两道卡子,如果要真正走到上面的隘门关口,还得继续登山,两道卡口之间是原来的驿站,房舍和营地等,不过目前都已经荒废,使用空拍机也只能看到一个大概,附近周边的石墙、石板路和老木屋都被浓密的植物所覆盖。

图文:钱玮

隘门关的两道卡口周围,还有多道石墙,不过目前多已坍塌和损毁,只留下斑驳的痕迹。

图文:钱玮

隘门关附近的道路,第一道卡口之前,都还比较好走,但之后的路就都是野草丛生了,很多原来的道路,都被大树和灌木挡住去路,只能从旁边找路过去。

图文:钱玮

从第一个卡口上到后一个卡口,这是一段上坡路,本来都以为爬到坡顶,不用再攀爬了,结果见到又一座屹立眼前,还得继续上坡路。当地人将第一个卡口石门叫做“空欢喜”,因为空欢喜一场,后面还需要继续爬

图文:钱玮

隘门关,始建于土司时期,目前因年代久远全部坍塌。曾经在咸丰五年(1846年),知州凌树棠因考虑到该处地理位置险要无比,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重修过关口,也就是现在那座空欢喜(小地名)卡口石门,凌树棠在此设立过营房,建筑过炮台。

图文:钱玮

根据《酉阳直隶州总志》卷四《规建志-关隘》里的记载,对隘门关的评价为:州西诸关中,此其最扼要者也,目前整个隘门关都被植物覆盖,很难看到附近的环境,所以用了空拍机,在非常有限的场地上起飞,来查看附近的地貌和环境。

图文:钱玮

在隘门关两道卡口之间,有几片地方明显以前平整过土地,也有建筑基座痕迹,不过目前已经没有留下太多的古迹。关口前,下的古道因为没有人再走,已经完全淹没在树林之中,很难找到下的道的踪迹。

图文:钱玮

在关口顶上的高空俯瞰下,底下的公路和水道清晰可望,可完全观察这里附近情况,地理位置十分优越,相信以前,隘门关应该是有瞭望高台等建筑,只要守住了隘门关,就是扼断了整个地区的交通线。

图文:钱玮

这次探访的酉阳段川盐古道,自1956年酉龚公路通车,就结束千年来的背盐历史,古道经过将近60年的荒草掩映,很多路段已经不复可寻,或完全不能通行了,但这段历史已深深刻入了这里的大和岩石。这里的古镇、贸易场、古道都因盐而兴,寻找这里的历史,不仅可以从古镇里探访,也可以从古镇周边的古道来探寻,探寻完之后,其实古镇和古道的现状都不再重要,而你的心中,却多了一份难以淡忘的历史记忆。

感谢所有酉阳文化和古迹整理发掘的朋友们,感谢酉阳电视台曾常老师提供的有关历史资料,在此特别致谢。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龚滩古镇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龚滩古镇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金蛋的旅程 更新:2017.10.10

历史古迹 古城古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龚滩古镇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历史古迹 古城古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历史古迹 古城古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