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与凶残 被逐渐淡忘的青岛往事

青岛 崂山 栈桥 教堂 海边 老房子

青岛

首页 > 城市观光 > 目的地 > 青岛 > 优雅与凶残 被逐渐淡忘的青岛往事
李昕
订阅

空有一颗随心所欲的心,却长了两条循规蹈矩的腿~~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城市观光漫步现在的青岛街头,在我眼里,看到的只是优雅,想到的也只有左手与右手的故事
  • 基督教当我们有过被殖民的历史以后,那些曾经代表西方文化的教堂,也就顺理成章的多了起来

又见青岛,又在这个季节,一年前我曾来过这里,十年前我也曾来过这个城市,但那时的我还不曾有现在的年纪,所以那时的我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感受。说起来,年龄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每长一岁就会不自觉的生出许多新的念头,尤以年轻时为甚,说起来也是可笑,今天我却也用起“年轻时”这个词汇了。

图文/李昕

图文/李昕

又见青岛

一提起青岛,最先让我想到的竟不是崂,不是栈桥,也不是啤酒,却是我曾经读过的闻一多的那篇散文。“海船快到胶州湾的时候远远望见一点青,在万顷巨涛中沉浮;在右边崂无数柱奇挺的怪峰,会使你忽然想起多少神仙的故事”……与闻一多不同,我并非从海上来,而是空中,所以自然无法看到他所形容的崂怪峰,也就无法去开脑洞想象那些神仙的故事。但当我从空中俯瞰这一点青的时候,最吸引我的却是那一排排整齐的带有红色屋顶的小楼,还有那些小楼之间无数条由梧桐树编织而成的绿色飘带,和隐藏在飘带下的那一条条林荫街道。

图文/李昕

图文/李昕

每到一个地方,我总是不急于寻找这座城市所闻名的景点,而是首先询问这里的老街巷,老建筑在哪里。因为在我看来,一座城市所蕴含的文化与内涵,并不在那些被粉饰一新的,或是带有明显做旧痕迹的景区里,而是隐藏在每一条老街老巷的左面或者右面,隐藏在每一座看上去不起眼,也并不光鲜的老房子里面。在很多地方,由于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越来越难寻觅到老街老巷的影子。但是在这里,在青岛,却不是什么难题,并不是说青岛发展的不够快,只是这里保存的相对完整而已。因为只要是走上街道,不管是我的左面还是右面,尽是一些风韵犹存的老宅子,似乎这个城市所经历的一切,所有的荣辱兴衰,都是通过这些老建筑的风骨展现出来的。

图文/李昕

图文/李昕

其实,与这些既古朴又古典的老房子并存的,并不只有那老墙上爬满故事的沧桑藤蔓,还有一段让国人尽感耻辱,却又挥之不去的苦痛经历。早在八国联军进北京之前,青岛就因“巨野教案”被迫租借给了德国,沦为了殖民地,随之而来的,便是德国人用他们那与生俱来的严谨和认真的工作态度,规划建设了青岛这座新城,并且慢慢发展扩大了城市的规模。先抛开这些历史背景不去细数,单说现在依然保留下来的那些德式风格的建筑,却早已经成为了青岛的标志,青岛的名片,也成就了青岛这最吸引游人的一大特色。

图文/李昕

图文/李昕

老教堂的回忆

本来此次来青岛就是借工作之余顺便游荡一下,毫无目的性,所以漫步街头也就变得随心所欲了。一条路走下去,不紧不慢,把偷来的闲暇时间又都还给了闲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青岛从小镇变为殖民地,就是因教堂的谋杀案而起,还是因德国霸占青岛之后,更是紧锣密鼓的进行了文化输出,或者说是机缘巧合也可以,反正这一路下来,虽说并没有走很远的路,竟已路过了三座教堂。虽然这几所教堂都不大,但是当它突兀的出现在一个街口,与周围建筑形成了不小的反差的时候,还是给了我很多的惊喜。

图文/李昕

图文/李昕

当我们有过被殖民的历史以后,那些曾经代表西方文化的教堂,也就顺理成章的多了起来,尤其是在一些有过租界的城市,教堂的数量更是众多。即便是百年过去了,又经过战争和动乱年代的摧残,损毁了很多,但是在青岛的街头依然可以看到很多老教堂的魅影。在位于胶州路和观象二路的交界处,有一座建于上世纪40年代的经典老建筑——圣保罗教堂。不知道为什么,我竟从它的名字感觉到,它应该与俄国人有关,看了资料果然印证了我的想法,它是俄国人设计的。不过它又不像纯正的东正教教堂那样拥有一个穹型的屋顶,这是一座罗马样式风格的建筑,一座二十四米高的方形钟楼显得格外雄壮敦厚,只可惜钟楼并不对外开放,所以我也就没能更进一步的去探寻它的神秘。

图文/李昕

图文/李昕

虽然我对这些教堂很感兴趣,但是我并不信教,只是单纯的喜欢它的建筑,所以我也就搞不清楚天主堂和基督堂有什么区别,据看门人说天主堂供的是圣母,而基督堂供的是稣哥。离开圣保罗教堂转了个弯儿,没多远就上了龙路,看到在路的左面,有一扇看上去有些与众不同的红褐色大门,走进去才发现,这儿竟也是一座教堂,只是它的主体部分都被树木和院墙遮挡住了,从外面很难看到。整座建筑的主色调也是红褐色的,典雅肃穆,钟楼坐落在大厅的后面,静静地伫立在那里,就像是一位与世无争的优雅的老人,在守候着教堂,守候着院子。院子不大也很清静,我是这儿唯一的游客,整座教堂除了优雅与神圣,就只有那棵在正午的阳光下慵懒的晒着太阳的,结满果实的无花果树了。

图文/李昕

图文/李昕

优雅背后的凶残

当我正在这优雅而神圣的教堂之间迷醉的时候,忽然,我又想到了些什么,似乎这优雅的背后,多少还隐藏了一些凶残的味道。在一百多年前那个月黑风高的杀人之夜,十多个手拿匕首,短刀的土匪,闯进巨野县磨盘张庄教堂,杀死了德国神甫能方济和韩理迦略。此案不仅搅动了青岛的宁静,甚至连整个中国都为之一震,而以后所发生的事情,更是让当时的中国人始料未及。晚清政府是出了名的耗子扛枪窝里横,对洋人那是怕得要死,所以办案也极其神速,很快就抓了几个替罪羊杀了,想草草了事。但是对青岛早就垂涎欲滴的德国人怎么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他们打着缉拿真凶保护侨民的幌子,迅速武装占领了青岛。当时的清廷即无奈又无力抗争,只好委曲求全,签定了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胶澳租借条约》,将青岛“租借”给德国99年。自此,青岛沦为德国的殖民地。

图文/李昕

图文/李昕

在我看到这些优雅背后血粼粼的凶残的时候,却发现,教堂在我眼里也并不那么神圣了,在青岛现存的这些老教堂,只能是一种行为的体现,那就是侵略。优雅只对欣赏它的人优雅,而凶残却并不只对凶残的人而凶残,还有弱者。正像当时的青岛,优雅弱小的她得到了德国人的欣赏,而后者则用凶残的手段,霸占了她。然后再用他们认为很优雅的方式,去粉饰他们曾经的凶残。而一百年以后,我们只看到了现在青岛的优雅,却逐渐忘记了她曾经被侵略者用尽的那些凶残的手段。

图文/李昕

图文/李昕

但历史终归是历史,总会走远。左面是过去,右面是回忆,不管历史它曾经有多么凶残,但漫步现在的青岛街头,在我眼里,看到的只是优雅,想到的也只有左手与右手的故事。不管曾经怎样,路在脚下,用双脚走出一部青岛往事,那是我留给今天的故事,继续走下去,向前,走出另一部青岛往事,那便是我写给明天的回忆。

图文/李昕

图文/李昕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青岛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青岛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向东向北(李昕) 更新:2017.10.25

城市观光 基督教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青岛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城市观光 基督教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城市观光 基督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