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抹不去的那层纱

新安江 白沙镇 白沙奇雾 梦境

杭州杭州新安江

首页 > 湖泊 > 目的地 > 杭州 > 梦里,抹不去的那层纱
八叶草
订阅

用脚来丈量生命的长度,用笔来记录生命的厚度, 此谓“不枉此生”。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湖泊白沙奇雾,此景只应梦中寻

人的记忆库里估计都是细小重叠的格子,格子里面都是记忆碎片,有些是散乱的,有些真切的。这些细碎的东西会沉淀,也会发酵,虽然封闭着并很私密。但不定是生活中的哪股微风就会把它卷扬起来,让它们相互碰撞得劈劈啪啪、叮叮当当还闪着光亮,但听不到声音。

记忆就这么被激发出来了。

我们能回忆到一些事情,其实有时都很小,小得微不足道,但它就牢牢封存在你的脑海里了。这些小片段虽然久远但总鲜活如新印象深刻,比起好多改变自己或者家庭的所谓大事要温暖和感动自己得多。

片段一

在下着雨的院子里,妈妈在厦子下的煤球炉边烙饼,我坐在旁边掰下一大块刚下铛热热的饼,涂上油和盐卷起来吃得很香,妈妈说我那时大概五六岁。

片段二

应该是一个夏天的晚上,爸爸带着我和姐姐去火车站前广场练骑自行车,练完后爸爸把我们姐俩一前一后的放在自行车上载着我们回家。路上被警察叫住了,居然带去派出所,在跟警察去派所的路上,感觉就像大难临头了,拉着姐姐的手不敢说话。那时4岁多。
…… 就是这样的屁事,我居然记得真切并历历在目。

多少年以后的一个清晨,在那个叫做新安江的江边,看见了忽然从江面上升腾起来的雾,于是它也进入了我大脑的记忆格子,从此就像梦一样的丝丝缕缕,久久挥之不去。

那年,我应邀到杭州参会,主办方把与会者用一辆大客车带到了白沙镇(不知道是不是叫这个名字,但我一直这么认为)。这个白沙镇在新安江边上,不远处有个大桥叫白沙大桥,郭沫若提写的桥名,还有不远就是著名的新安江水电站。

因为有雨,安排好的参观大桥和水电站的活动被取消,倒是换来了一晚的江边民宿体验。第二天一大早,天晴了,从房间出来才看清楚,我们就住在新安江边上,对岸是青翠翠的,江水清澈透蓝,静静的。江边植被很好,我们这边是个花园,曲径通幽,我拿着东方135胶片相机尽情地拍,偌大的江边就我一个人,估计大家都还在休息。

忽然,从江面上漂浮出来一层“纱”,像是从水里荡出来的,那些纱聚拢得很快,好像刹那间就聚成了一团,那团白忽忽的东西就在江上滚动,但马上它被风儿吹展开,向四周铺开,铺成了一席薄片,那薄薄的一层“纱”就浮荡在江面上。有小渔船过来,那白纱就横截在船上人的腰间,然后就能看到这船和船夫像仙人般悠悠远去。

在呆呆望着这景象时,那江面上的雾又被风拂动起来,即而又被风拽平,这次不是一层,而是好多层的白纱,有规律似的与江面平行罗列,层层叠叠,飘飘渺渺,丝丝缕缕,如朦如纱似真似幻。更奇妙的是,这时太阳出来了,阳光的金色洒在雾层的最上面,然后往下辉映,那白纱般的雾便有了立体的光边。
江对岸传来吆喝声,像歌,悠扬,看不见人影。
……

回来后,我把这个景致写了一篇散文,配了一张黑白的照片,发表了。我记得那报纸存下来了,但是后来再找就没能找到,连同洗出来的照片,像梦一样消散不见了(故而本文中的插图均来自网络)。

多少回,曾经想回去再看看,但都没有机会。

有人劝,别去了,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地方也许不是那模样了,就是还那样,也许不再是那感觉,就留在心里吧,别再破坏它。
想想也对,也许那就是我的一种幻觉或一个不存在的梦呢?或者真是存在过,但物是人非、人是物非、物非人非等等,对我都是遗憾。
可能,人人心里都存有一个这样像梦镜一样的地方。
总有一天,这个梦,我还是要找回来!

作者仅一枚,读者需万千。

本文系原创,转载需注明,商用需同意。
作者微信号:wenqing0717
欢迎批评指正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杭州新安江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一个人独自体验。
4-5月、9-10月来玩最佳。
杭州新安江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八叶草 更新:2017.11.15

湖泊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湖泊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湖泊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