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擦——方寸之中的佛国世界

拉萨维巴村 擦擦博物馆 藏传佛教文化艺术品

拉萨西藏擦擦文化展览馆

首页 > 文化控 > 目的地 > 拉萨 > 擦擦——方寸之中的佛国世界

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用心行走尘世,用镜头记录心路;走一路行一生,感世间沧桑,寻自我尘根。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博物馆西藏唯一一家擦擦博物馆
  • 佛教擦擦的文化内涵跟藏传佛教息息相关
  • 文化控雪域高原的艺术奇珍,与唐卡、佛像齐名

拉萨布达拉宫对面的药王山,因17世纪末第巴·桑结嘉措在山上修建门巴扎仓(医药院),从各寺选拔喇嘛来此学习医药知识而得名。药王山下的小道是拉萨转经道“林廓”的一段,沿着小路一直往前,过往的人们在层层叠叠的玛尼石墙中边穿行,石墙缝中放置了各色各异的“贡品”,曾经有游客问我是什么,我告诉她们这就是“擦擦”。

一行行擦擦 与佛同行

药王山下的小道   摄影:尘涛韵影

药王山下的小道 摄影:尘涛韵影

堆满擦擦的玛尼石墙   摄影:尘涛韵影

堆满擦擦的玛尼石墙 摄影:尘涛韵影

在雪域高原,人们习惯将“擦擦”当做完善自己夙愿的圣物,供奉在具有灵气的神山圣湖边、山岩的缝隙和水边等处;有些则直接置于寺庙,修习的岩窟或“擦康”“门塘” 内;还有的堆放在山顶和路口的马尼堆处,与风马旗、玛尼石刻和经幡在一起,受到信众的顶礼膜拜。在去朝佛的路上,我们可以看到沿路摆放的一行行“擦擦”,我想大概是有心人为了让那些不辞辛劳的朝圣者不断增强朝圣的信心和决心,感觉自己是在与佛同行吧。

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堆满擦擦的玛尼石墙   摄影:尘涛韵影

堆满擦擦的玛尼石墙 摄影:尘涛韵影

很多藏族人为积善业而大量制作“擦擦”,有一种叫做“擦康”的类似民间建筑就是为了盛放“擦擦”而建造的。在“擦康”放满“擦擦”之后便用墙将其围起来,据说药王山的“擦康”就是这样慢慢形成的。在藏传佛教和苯教信奉区,擦擦主要功能都是让人供养祈福或灵魂寄托所用。

西藏唯一的擦擦展览馆 追寻擦擦发展的时代脉络

西藏擦擦展览馆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 摄影:尘涛韵影

为了探寻这与唐卡、金铜造像同属藏传佛教艺术瑰宝的擦擦,我们来到了拉萨近郊维巴村的“西藏擦擦展览馆”,这里是西藏目前唯一一家对擦擦历史研究、收藏、展示的展览馆。

任何艺术的发展都会带有时代的脉络和历史信息,想弄明白西藏擦擦的前世今生,在擦擦博物馆中我们能探寻到粗略的线索。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藏语中“擦擦”的意思是指模制泥佛像,这个音源自梵语,意为“复制”。模制泥佛像这种造型艺术最早源出印度北部佛教初兴之地,大约南北朝前后随佛教一起传人中原地区。但模制泥佛像何时传入我国西藏地区还无确切定论,不过据《青史》记载,早在公元4世纪的拉妥妥日宁时代,印度僧人班智达洛森措等就曾随经书一起带来过一金一泥的两个佛塔,其中的泥质佛塔极有可能就是西藏最早的擦擦。

就“擦擦”名字的由来主要有三种说法:其一,源于古代印度中、北部方言,藏语对梵语的音译,至今在中国西藏、青海、四川、甘肃等省(自治区)藏区还沿用;其二,源于制作擦擦时发出的音响,为拟声字;其三,藏语“萨”或“洽”就是土,至今通用的“擦擦”,本应该做“萨擦”或“洽擦”,即泥擦,似乎更接近原初。

擦擦从形制上可分立体圆雕与平面浮雕两个样式,其中立体圆雕多表现佛塔及造像,平面浮雕的造型多种多样,可见有圆形、方形、三角形及不规则形状等。纹饰题材上包罗万象,以佛塔、经咒、佛、菩萨、本尊、护法、上师等为大宗;装饰手法灵活多变,通过动感的体态、丰富的表情、瑰丽的经咒文字以及打破平衡的布局,表现出独特的区域风格。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既然擦擦源于宗教的兴起,西藏的擦擦渊源就得踏入藏传佛教的历史长河来看。公元七至九世纪为擦擦的发祥期,即藏族史上的吐蕃时期,亦即藏传佛教前弘期。到了10世纪晚期至12世纪,以古格王国为主导的藏西地区维持了一百多年的盛世局面,社会安定、文化繁荣,被誉为藏传佛教的后弘期,该地区佛教发展一度居于全藏的领先地位,并被赋予了佛教文化中心的璀璨光环,成为西藏及周边地区竞相学习和关注的焦点,但此格局不久即被动荡的古格国内政治所打破,其区域文化优势有如昙花一现般地转瞬即逝。

此时期的擦擦遗物,在托林寺、皮央遗址、卡尔普遗址、萨冈寺院遗址等处皆有发现,其时代风格多受印度西北地区及克什米尔地区佛教艺术的影响,并与于阗、西夏等国互相交流,部分擦擦与印度发现的同类器物在风格与工艺方面极为相似,应为入藏弘法的印度僧人以随身携来的模具制成。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中期为13世纪至15世纪,卫藏地区藏传佛教各派兴起后相继进入藏西地区宏传佛法,并与当地各政治势力相结合发展为教派政治;至藏传佛教格鲁派兴起并得到一定发展后,传入卫藏地区。古格王国在复兴佛教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及被赋予的光环日渐消逝,佛教的兴盛程度已大不如前,虽仍有发展,但已从之前的主动传播变为被动接受。

此时期的擦擦在现今阿里地区的托林寺及札达县等地均有发现。因早期来源于印度诸地的艺术元素逐渐流失,更在卫藏地区各教派的影响下,艺术风格趋向规范化发展。制作工艺越发纯熟、构图复杂、多为经脱模而成的高浮雕作品,外型除延续早期的圆形、椭圆形外,圆拱形、尖拱形也普遍出现,成为新的样式。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在装饰上,这个时期的擦擦造像四周仍衬以梵文、藏文、风幡、佛塔等,外缘轮廓替代了早期的背光,火焰纹、连珠纹作为新的装饰普遍使用。表现题材上主要有各类佛、菩萨、本尊、护法、度母及新出现的大成就者、祖师等。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晚期为16世纪初至17世纪中期,此时期格鲁派发展为藏传佛教中的主流教派,这时期的擦擦作品在继承前期艺术元素的基础上,与卫藏、康区、青海等周边地区的作品渐相一致,程式化及规范化均在逐渐加强,制作工艺复杂精致,纹饰层次清晰、细节处理恰到好处。

擦擦在外型上以圆形、椭圆形、圆拱形、尖拱形等为主,材质上仍然是白色泥质最为多见,也有如黄泥等其他泥质品及陶制品。装饰上突出主体部分的精美程度,以造型多样的外缘轮廓作为造像背光,并搭配藏文、佛塔、莲瓣纹、卷草纹、火焰纹、连珠纹等作为装饰,擦擦表面的彩绘、背面印记等现象依旧存在。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西藏擦擦展览馆收藏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对佛法的虔诚,历代人的传承,坚定的信念,铸就伟大而平凡的奇迹。

独特的藏传佛教文化艺术 擦擦是怎样做成的

擦擦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已经形成为表现藏传佛教文化艺术的一个门类。擦擦的独特艺术表现不同于五彩斑斓的壁画、唐卡的平面效果;不同于色调单一的金铜造像的立体效果,而是集合了两种艺术风格之长,造型采用高浮雕或半高浮雕,制作采用模具印制加泥塑雕刻以及施彩绘画,泥金等工艺手法使得制作出的擦擦立体感超强,形体造型圆润生动,不同佛像的形象、动态、衣纹、佩饰、背光、火焰,无不刻画入微、活灵活现犹如天斧神功一般。

制作擦擦具有积资净障的功德,度母曾经授记阿底峡尊者,每天做四十九个擦擦,就能清净罪业。其实在藏簇人心目中,世间的一切物质都可以打制成擦擦,不仅仅取材于金、木、土、石,甚至是水和火,乃至空气都如此,因此至今在藏区尚可见到打水擦、打火擦、打风擦的奇特而又真实的情景。

捶打擦泥   摄影:尘涛韵影

捶打擦泥 摄影:尘涛韵影

揉捏擦泥   摄影:尘涛韵影

揉捏擦泥 摄影:尘涛韵影

制作擦擦的磨具   摄影:尘涛韵影

制作擦擦的磨具 摄影:尘涛韵影

擦擦的制作一般就地取材,如阿里的擦擦制作时使用的是阿里特有的白垩土,土质细腻灰白;而雅鲁藏布江中游地区制作擦擦的材料就是当地的阿嘎土。

为了制作擦擦而挖取来的泥土,需要经过深加工。要在掺水调和之后不停地揉搓,使水分与泥土融合得更加均匀;泥土揉匀之后,做擦擦之前,要用铁锤或是木锤捶打泥巴,这样会增加泥土的柔韧性、延展性和可塑性,这样加工过后的泥土更适于擦擦的制作。

制作擦擦时的模具是擦擦制造过程中的重要工具,一个擦擦的艺术水准主要取决于制作时运用的模具,其次才是材料和工艺。传统制作擦擦的模具工艺水平极其高超、工艺十分精细、可谓精良细腻之作。如果不是因为制作出来的擦擦精美绝伦,使人们忽略了制作过程中的细节,单将擦擦模具拿出来就算得上是一件严谨的工艺品。

制作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制作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在擦擦中放入青稞、甘露丸、香灰等吉祥之物 摄影:尘涛韵影

在擦擦中放入青稞、甘露丸、香灰等吉祥之物 摄影:尘涛韵影

在擦擦中放入青稞、甘露丸、香灰等吉祥之物 摄影:尘涛韵影

在擦擦中放入青稞、甘露丸、香灰等吉祥之物 摄影:尘涛韵影

擦擦里藏着什么

制作擦擦时在泥佛的背面放入甘露丸、青稞、藏红花、香灰、香料或其它吉祥物之类,再补之擦泥封闭,以显示制作者的虔信和对美好生活的祈望。

待晾晒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待晾晒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待晾晒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待晾晒的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由于原料不同,“擦擦”便分出不同等级。用一般的泥巴制作的“擦擦”常在民间流传,这种“擦擦”充满了民间的生活气息和劳作者对丰收的渴望,并寄托着普通百姓朴实的感情。有些“擦擦”制作时在泥土里掺进金、银、玛瑙、珍珠、珊瑚、宝石粉末,以示贵重。有的活佛圆寂后,将其火化后的骨灰与泥土混合制成的“擦擦”被称为“骨擦”,将其放入塔内,便有了特殊的神圣性。人们认为活佛的灵魂永存,便对灵塔叩拜转经,希望得到活佛神灵的赐福。

现在民间流传一种据说为宗喀巴大师亲手制作的“象头财神”擦擦。象头神是源于印度的智慧神,传入西藏后被奉为财神。相传藏传佛教最大的教派格鲁派祖师宗喀巴(1357—1419年)大师生前有一串珍爱的人头骨佛珠,一旦佛珠串绳突然断开,珠子全部散落地上,后来怎么也拣不齐全,无奈大师只好按照剩余珠子的数量做了如数个象头财神擦擦,在每一个擦擦肚内放入一粒人头骨佛珠。今天当我们手持象头财神轻轻摇动,还可听到里面微微响动,因为其数量只有一百多个,这种擦擦在民间被视为珍宝。据说后来大师的弟子也模仿制作,形状相似,但擦擦肚内没有了佛珠。

给擦擦上金    摄影:尘涛韵影

给擦擦上金 摄影:尘涛韵影

成品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成品擦擦 摄影:尘涛韵影

擦擦制成经自然晾晒干后,有的还在外表施以彩绘或重彩渲染,显得丰富多彩。再有一种就是在表面罩以金粉成为泥金擦擦,或彩绘、泥金兼而用之,显得更加精美高雅。

每一件擦擦,或年代久远、或新制未干、或精巧工整、或自由粗放,都在方寸之间充分发挥雕塑语言的表现力,浓缩了藏传佛教艺术的精髓。故每一件擦擦都有其自身的宗教、艺术、文物和收藏价值。

擦擦展览馆收藏的近代擦擦精品    摄影:尘涛韵影

擦擦展览馆收藏的近代擦擦精品 摄影:尘涛韵影

擦擦展览馆收藏的近代擦擦精品    摄影:尘涛韵影

擦擦展览馆收藏的近代擦擦精品 摄影:尘涛韵影

擦擦展览馆收藏的近代擦擦精品    摄影:尘涛韵影

擦擦展览馆收藏的近代擦擦精品 摄影:尘涛韵影

维巴村的擦擦展览馆除了探寻擦擦远古的岁月痕迹,同时星罗密集的展示着近代精湛艺术的擦擦精品。古代擦擦是历代僧人对佛教情怀的智慧精华和艺术创作,给我们所带来了视觉美感与精神享受,近代的擦擦对我们来说,是对世代宗教情感的寄托,是珍惜的艺术品收藏,能带给我们的和当初制作出来伊始一样,美妙圆满,饱含温暖感。

擦擦展览馆收藏的近代擦擦精品    摄影:尘涛韵影

擦擦展览馆收藏的近代擦擦精品 摄影:尘涛韵影

擦擦展览馆收藏的近代擦擦精品    摄影:尘涛韵影

擦擦展览馆收藏的近代擦擦精品 摄影:尘涛韵影

每一件擦擦,尤其是那些极小的擦擦,在方寸之内充分运用了雕塑语汇所特有的审美功能。祖师之德行,佛陀之端庄,菩萨之慈秀,度母之丰柔,罗汉之虔笃,护法之威严,明王之怖慑,一一跃然于泥香之上。不能不说这是藏传佛教艺术遗惠给世间的一份得天独厚、具有极高价值的艺术精品。

擦擦的存在,充分的体现了历史上藏族百姓信仰佛教的巨大虔诚和无比才智,它不仅是雪域高原的艺术奇珍,也是中国文化的瑰宝,更是世界人文艺术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擦擦的艺术价值和历史文化价值,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西藏擦擦文化展览馆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西藏擦擦文化展览馆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尘涛韵影 更新:2017.12.12

博物馆 佛教 文化控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博物馆 佛教 文化控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博物馆 佛教 文化控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