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在菜市场里的长沙历史碎片

长沙 同仁里 文夕大火

长沙

首页 > 历史古迹 > 目的地 > 长沙 > 散落在菜市场里的长沙历史碎片

发掘潜力,锤炼自己那一镑铁!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历史古迹文夕大火后所剩无几的地面建筑的一点点历史的尾巴
  • 古城古镇2000多年历史古城的劫后余生
  • 特色建筑长沙最早的西式旅馆建筑

高铁时代的速率确实太快了,上午还在国际庄的大经街上吃缸炉烧饼塞羊肉串,下午已在长沙的坡子街上臭豆腐就大香肠了。非常有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的空间穿梭感。从江滨的高楼二十几层处俯瞰,极力追寻毛主席“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意境。

身为楚汉名城,极目长沙缘何没有古建?

极目四望长沙城区,到处是新建的正在建的高楼大厦和栉次鳞比的居民楼,长沙是楚文明和湘楚文化的发源地,有3000年悠久的历史文化,约有2400年建城史,是著名的“屈贾之乡”和“楚汉名城”,但为何在长沙城区却极少看到历史遗留的古建筑呢?这不能不让人想到79年前的”文夕大火“,文夕大火毁灭了长沙城自春秋战国以来的文化积累,地面文物毁灭到几近于零,是中国抗战史上与花园口决堤、重庆防空洞惨案并称的三大惨案之一。接后从1939年9月至1944年8月,日军发动的四次长沙会战,轰炸长沙100多次,更使在文夕大火中损毁严重的长沙成为了一片瓦砾,让长沙与斯大林格勒、广岛和长崎一起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毁坏最严重的城市,再加之后来的“破四旧”长沙城区地面古建筑古文物几乎损失殆尽,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长沙城近乎就是一座浴火重生后的现代建筑样式的新城。

何为”文夕大火“及其始末

“文夕大火”是抗战期间,时任国民党政府“焦土抗战”方针的产物,长沙不幸成为当时的“试点工程”。抗战中最先提起"焦土抗战"战略思想的人是李宗仁。他曾发表《焦土抗战论》,正式提出这一完全抗日的主张,随后发表一系列文章,明确提出:"举国一致,痛下决心,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更不惜化全国为焦土,以与侵略者做一殊死之抗战。"当时政府为免军事物资遭日军获取,而规定焦土抗战的作战思想即敌军进入城郊30华里以内时,实施焦土政策,以为积极防御。1938年10月武汉失守后,日军继续南犯,湖南由抗战的大后方转变为抗日的前线。长沙作为上海,南京等会战的后方,已经积累了许多战略储备 。1938年11月7日,蒋介石在长沙召开的重要军事会议上再一次指示:长沙要实行“焦土抗战”,如不守,必须彻底破坏,“不资敌用”。11月9日日军攻陷岳阳,继续向南推进至新墙河北岸,湖北门户洞开,局势十分严峻。

“文夕大火”后的长沙城,图片来自历史资料

“文夕大火”后的长沙城,图片来自历史资料

省政府主席张治中据此于11月10日召开省府会议议决,由长沙警备司令部第二团团长徐昆任放火总指挥,组织放火队伍,准备放火工具。放火时,以城南天心阁处举火为号,全城统一行动。 按此计划,徐昆将警备第二团以3人为一组,编成100个放火小组,分发放火器材,调集大量消防车,灌入汽油,作为放火车。11月12日上午9点左右,由衡阳上行的火车宣布停开。当天下午,一些主要街道便堆放了大量易燃物。有些墙壁上用石灰写着“焦”字,或画了其他纵火暗号,或用日文写着对敌宣传标语。几乎同一时候,蒋介石限一小时到达的密令送到张治中手中:“长沙如失陷,务将全城焚毁,望事前妥密准备,勿误!”随后,张治中又接到蒋侍从室副主任林蔚的电话,内容是“对长沙要用焦土政策”。当时敌我双方相持于新墙河以北,距长沙还有100多公里,但市内接到误报,把日军抵达"新墙河"的消息当成距长沙仅3公里的"新河",一时间以讹传讹,市区一片紧张气氛。

文夕大火”后的长沙城,图片来自历史资料

文夕大火”后的长沙城,图片来自历史资料

但此时,焚城计划已经制定并通过,还成立了破坏长沙指挥部。这天晚饭后举行会议,宣布:今晚如发现北门方向出现火光时,全市即放火。而警察局在会后即通知各分局,“今晚有撤退的可能,要他们整装待命。”然后,各项准备工作加紧进行。当晚10点,引火汽油已分发到各放火小队。12时,警备二团、社训总队均进入了准备位置。火烧长沙的全部准备工作均已就绪,长沙大火已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了。11月13日凌晨2时许,长沙南门口外的伤兵医院突然起火,省保安处处长许权迅速得到了士兵的报告,判断是失慎。不到一刻钟,南门又有三处起火,许权判断是放火。打电话找警察局文重孚,要求救火。可消防队已撤走,消防车的水也已换成汽油。不知真相的城内警备司令部见城外起火,以为是信号,便纷纷将点燃的火把投向油桶或居民的房屋。不多久,连天心阁也火光四射,接着全城起火。

文夕大火”后的长沙城,图片来自历史资料

文夕大火”后的长沙城,图片来自历史资料

大火已无法扑救,只能宣布弃城。由于焚城的计划是严格保密的,焚城的行动又是在没有得到命令的情况下突然发生的。 大火发生时,市民从睡梦中惊醒,面对熊熊烈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一些不能行走的伤病员被烈焰吞没;被大火逼得走投无路的妇幼老弱,或躲进水缸,被活活煮死,或躲入防空洞,被烤焦致死。 大火从11月13日凌晨到17日,整整燃烧5天之久,全城街道、建筑90%被毁,直接死于火灾的有3000余人。无数市民争相逃命,在长沙城的湘江渡口发生严重的事故。国民党确定了焦土抗战的方针,事先做好焚城准备,焚城随着中日战局的发展,也就是时间早晚的事情,这是大火的必然性,但长沙大火是在混乱中发生的,带有一定的偶然性因素,12日所发的电报韵目代码是"文",大火又发生在夜里,即夕,所以称此次大火为"文夕大火"。

文夕大火”后的长沙城,图片来自历史资料

文夕大火”后的长沙城,图片来自历史资料

闹市中的菜市场里寻找劫后余生的”同仁里“

大火没有毁掉长沙城的一切,不少老建筑"浴火重生",得以保存至今,它们顽强地延续了长沙的历史。同仁里8号至13号公馆群本有6栋,其中3栋在"文夕大火"中受损,火后按原样复建。始建于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系湖北商人范锦堂修建,为长沙第一座西式旅馆大吉祥旅社的一部分,是同仁里小巷两侧造型同一、相互对称的老式建筑,使小巷连为一体,是长沙城内少有的民国建筑集中之地,是昔日长沙繁华景象的缩影,是历史文化名城长沙重要的实物补正,对研究民国时期公馆建筑具有重要意义。牵着这点历史的尾巴,我用手机开着百度导航,喧嚣中塞着耳塞听着,骑着ofo在长沙五一广场附近的大街小巷中穿行着,导航把我导到一条叫仓后街的地方戛然而止,这里是一个菜市场,卖菜的,卖鱼的,熙熙攘攘,颇为破败,举目四望,哪有一点同仁里的影子,我甚至怀疑导航出了问题,或者事隔70余年,事过境迁,同仁里早就不存在了。

在充斥着鱼腥味的菜市场我来回走着,走错地儿和“同仁里”已经消失的念头在我脑子里打着滚翻卷而来,失望的情绪也开始袭上心头,没办法,我准备往回走,但眼睛还在搜索着最后的希望。蓦然间“同仁里”三个字映入了眼帘,我当时激动地就差大声喊出来了。

怀着激动和忐忑的心情我步入小巷,灰暗的仄仄的巷子有些杂乱,两旁停放了好多电动车,也许是小巷的住家的,也许是市场的商家的,一线天似的天空中挂着几杆凉晒的衣物,并不象心中想象的那样干净整洁清净,原以为作为劫后余生的城市建筑历史仅存一点尾巴,应该是保护起来的,没想到这么的生活化,这么的平易近人。

渐入小巷,看到第一个房门上的门牌号时,我还一直不敢确认这就是我要找的“同仁里”,因为它跟史书记载和我理想中的样子确实差距有点大。

直到我看到了这块牌子,我心里的忐忑才算落了地,确认这就是我要找的“同仁里”,这就是那个在那场熊熊大火中幸存下来的"同仁里“,“吉祥巷同仁里8-13近现代保护建筑”这些字眼准确无误地印证了历史的记载。大火过去已近80年了,从牌子上的“二零零二年”的字样来看,仿佛下手的有些晚了点,让我的心里不免又产生了许多问号。

【静谧的麻石小巷,灰泥斑驳的砖墙,乌漆厚重的大木门,花岗岩的门楣,。。。。。。】我尽量想把书中的描述跟眼前的一切对应,复原,墙还在斑驳着,花岗岩可还是那花岗岩?乌漆厚重的木门没有了,墙皮倒是乌黑,一切仿佛都沧桑到认不的了。

粉笔写在墙上的老门牌号与钉在门板上的新门牌号形成鲜明的对照,仿佛在诉说着近80年的更迭与变迁,仿佛在压缩和浓缩着这里的全部的光阴与岁月,又仿佛都不是,粉笔写就的门牌号在诉说着某些草率,也在诉说着某些较真与认真,又仿佛包含着历史的倔强。

民以食为天,从墙上密密麻麻的粉笔字,到历朝历代走马灯似的更迭,到14年的浴血奋战驱除鞑虏倭寇,再到无产阶级革命建立的新中国,再到伟大的中国梦,无不在诉说着和平、幸福、安逸、美好地生活下去这一人类永恒的主题。也许此时张宇的那首《雨一直下》更适合这里的气氛:雨一直下 ,气氛不算融洽,在同个屋檐下 ,你渐渐感到心在变化,。。。。就是爱到深处才怨他,舍不舍得都断了吧,那是从来都没有后路的悬崖,。。。。。。就是爱到深处才由他
碎了心也要放得下,难道忘了那爱他的伤已密密麻麻。

烟熏火燎的窗户、黑乎乎的墙皮、仄仄的小巷都烙下了那场大火和那个时代的印记,仿佛也唯有这般模样才能显示那场劫难的的确确的发生。

蛛网似电线,墙头上杂生的乱叶,高高地凉晒着的衣服,遮盖了这里的天空,各种理所应当的存在争夺着小巷里狭窄的空间。

依旧生活在这些房子里的人们是否是老长沙?是否知道那场大火和长沙城的历史,我没有去考究,他们除了住在这里是否还有更好的选择?在房价空前高涨,寸土寸金的今天这仿佛是个庞大和复杂的问题,也许他们唯有住在这里,才能证明那个年月,那些为民族、信仰、主义抛洒热血和生命的人付出是值得的。也许他们唯有住在这里才证明了这个城市在经受了100多次轰炸后的坚韧与不屈。

我从写有3号门牌的门洞里探头探脑地向里面张望,里面也一片破败和灰暗,甚至昏暗到看不清。房顶上甚至还貌似有个大洞。

“此处危险,严禁靠近”是诉讼是无助还是呐喊?还是提醒在此的人们及后来的人们该做些什么?它仅仅是一个警示吗?它更象一个指南。

麻石街还是那麻石街,斑驳地诉说着沧桑,但已不再静谧,多了些许的嘈杂与躁动。今天的许多长沙人和国人已经不知道长沙与“文夕大火”的过往,染着赤橙黄绿青蓝紫头发,穿着各种时装,闪靓的长腿丝袜,玩着扫一扫摇一摇的的年青人更钟爱坡子街的臭豆腐和大香肠还有鱼嘴巴。这也难怪我向共同工作的长沙徐师傅打听“同仁里”时,他居然跟我说不知道和没听说过这个地名。说这些,无意让人们背上沉重的包袱,而是我们应该时不时回头看一看我们这个民族走过的道路,不再踏进同一条历史的河流。

蓦然回首,同仁里宛如菜市场上散落的一片菜叶

怀着异常复杂的心情,我离开了“同仁里”小巷,它很难使我与“公馆群”这样的字眼划上等号。眼前的小巷与我想象中的小巷更像是巷口菜市场上被人们随意散落的菜叶,我在菜叶堆里拼命的翻拣,试图找到最好的那片带回去择净洗干以充填我的那辘辘饥肠。我想起了一句似乎颇有哲理的话:别人抛弃的也许正是我所需要的。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重建,如今的长沙可谓在烈火中重生。即使历史已经更迭,即使曾经的璀灿文明已经成为记忆,但只要人们不忘记过去,只要我们细心寻找,总能在某一个街角邂逅让我们动情的历史片断。

一座城市的历史是无比珍贵的财富,我们这些过客和生活在其中的人,不过就是这座城市历史长河中的一个个小片断。生在这个全新的历史时期,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忽略历史,相反,史海钩沉,是为了真正懂得尊重并爱这座城市,爱她的丰盛,也怜她的伤痛。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长沙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长沙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晓动心弦 更新:2017.12.20

历史古迹 古城古镇 特色建筑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长沙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历史古迹 古城古镇 特色建筑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历史古迹 古城古镇 特色建筑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