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乡村的神秘脸谱

秦岭 汉中 傩戏

汉中镇巴

首页 > 民俗 > 目的地 > 汉中 > 行走在乡村的神秘脸谱
张文庆
订阅

一个纪录片导演。喜欢大自然,喜欢中国人文,喜欢野生动物摄影。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民俗从中国远古一直流传至今的古老而神秘的傩戏

从东到西,1600公里的秦岭脉横穿了中国南北,成为长江文化和黄河文化的交融地,形成了秦岭地区一些独特的传统文化。因为他的独特地理,也使得很多古老的传统文化得以幸存,无论落后或迷信,但是有一点,这是人类生存走过的昨天,应该是人类本应记忆的生活。今天,让我们一起来分享秦岭深里的傩戏。

黄昏日落时,在秦岭深镇巴乡村里,你常会看见傩戏的身影。从村的小路上,走来一队傩戏队伍,他们身穿以红色为主的古老服装,手执金属制成的法器,敲着锣鼓,在高声的诵唱着法事里的词语迎面走来…….

开场白,这是一种古老的唱腔和唱词:
一打乾坤倒,
二打日月沉,
三打梭罗天上转,
玉皇、老祖当天坐。
打一锤天摇地动,
打二锤崩地裂。

当你看到这神奇诡异的画面时,你一定会被它而吸引,你一定想知道这面具所蕴含的神奇故事,你一定想知道隐匿在这面具后面的是怎样的神和人。这就是从中国远古一直流传至今的古老而神秘的傩戏。而幽幽秦岭大中国楚长城的深处便是傩戏的故乡。

傩文化是一种远古的宗教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远古先民在征服自然中获得生息,繁衍后代,生存的欲望需要自然宗教的观念帮助和超越自我,在应对自然的变化和困惑。用探索自然的思想心性创造了灿烂的巫傩文化。

朱有余,是这一带有名的傩戏端公。1947年,老朱出生在一个普通的民家里。不到10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父亲去世前,他的名字叫余家祥。后来母亲改嫁到了朱家,朱家人便给他取了朱有余这个名字,意思是朱家有了余家的人。后来的日子,坎坎坷坷,在朱有余十八岁这一年,他拜师学法,成为了当地一名傩戏端公。这端公一做就是46年。

这是朱有余老先生每次做法事前要先敬的祖师,中国傩戏的祖师张五郎。

“傩”乃人避其难之谓,意为“惊驱疫厉之鬼”。巫傩活动在生命意识上满足了广大信仰者的心理要求,长期以来,巫傩之风的继承与流传融入习俗之中,即使在现代,仍以传统文化原始形态存留于民间。在傩祭中,傩戏面具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傩祭之风盛行的商周时期,为了在摊祭中获得强烈的祭祖效果,主持傩祭的方相氏佩戴着“黄金四目”面具。《周礼·夏官》 说:“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末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摊,以索室驱疫。”

傩戏的发源远远早于中国道教,只是后来傩戏找不到自已的来源。在过去,没有来源和依靠的文化,人们是不太接受的。为了发展,傩戏又把自已的祖师皈依了道教,于是八仙也走进了傩戏的师祖,其实中国的傩戏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源于原始社会图腾崇拜的傩祭。到商代(前1600-前1046)成为一种固定的用以驱鬼逐疫的祭祀仪式,也形成了傩舞,尤其在南楚之地犹为盛行。

傩戏流传下来的手抄本,关于命运的说语。把人生比喻成树的生长,就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在不同的成长阶段,来讲人的生长和命运的推理故事。

释道隆《大觉禅·师语录》有一首诗:“戏出一棚川杂剧,神头鬼面几多般;夜深灯火阑珊甚,应是无人笑倚栏。”虽然讲的是南宋时期四川涪陵一带流行的傩戏,其实也是秦岭傩戏的真实写照,也可见傩戏的流传范围之广。

莽莽深中,至今仍生活着这样一群人,白天,他们隐没于人群,劳做于田间,过着再普通不过的野生活;当夜幕降临,这些人便幻化成人神之间的使者,将人世间的疾苦通过各种奇特的仪式告知给天上的神灵,并祈求得到神灵的帮助。这些“通灵者”被称作“端公”,他们诡异的舞蹈仪式被称作“端公戏”,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傩戏。有了傩戏,就有了端公,就有了傩人。

火是当时人们认知的上天给予的神物,所以火被做为驱魔的法器,在傩戏当中,火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主要的道具。

时常,家里有人病了,需要端公做法事的人一定是怀抱一只大公鸡上门来请。现在,有很多远一点的地方的人打手机给朱有余,而朱有余每次做法事的报酬也就是一只大公鸡和百十块钱的礼钱,朱有余和他的徒弟们从不计较钱的多少,只是计较法事道场的安排好不好。历时一个多月的体验生活,我吃了很多端公做法事的鸡,据说吃了做法事的鸡会大吉大利。对我来讲,就是一个字,香。跟着朱老先生,我曾到过深里当年张飞夜宿的村子,村子的名字叫过马村。

傩戏中少不了各种各样的法器和道具,这些东西也都是端公们自已制作的。

在傩戏中,端公们会根据祛病避邪的不同需要扮演不同的神灵。对不同的道场也有不同的做法,如果是做上刀,下火海的法事,往往会通宵达旦。

在请神、拜神直至送神的法事全过程中,一方面表现出对神的虔诚和敬畏,而另一方面,端公又可以和神打情骂俏、调侃逗趣,端公称之为“娱神”“悦神”。常常会讲一些地方流传的男女之间的爱情笑话,可见傩戏成为乡间人们喜闻乐见的原因,就是宗教的心理治疗效果和文化娱乐相结合。

而这其中最能给人们带来欢乐、常常博得众人开怀大笑的是戴着“土地爷”面具的端公。这就是端公歌舞中的“跳耍坛”。由两个端公分别扮演男女角色。男的叫“华子”,女的称“芯子”,相当于戏曲行当里的“生”与“旦”。两人或作神鬼对唱,或作人神问答。“跳耍坛”,名为娱神,实为娱人。这时,脸谱的心理作用更为强烈,一面是人,一面是神。一面是神的时候,一面就是人的灵魂和内心的再现。

端公们自称“只管活人,不管死人”,只为活人驱邪治病,不给死人安神送葬。这也是恰恰是“巫”作为心理医师的职业特征的强调。由于篇幅有限,傩戏中的过刀,下火海的法事就不再一一介绍了,还有待各位亲自去体验这秦岭傩戏的神秘。

生活中的朱老先生过着极其普通的日子,家里虽不富裕,但也丰衣足食,洗衣机等各种现代化的电器一应俱有,他也是个与时从俱进的人,记得在他家的时候,他在做着顶神的纸帽子的时候,自已也在看着电视里中国正在发射神九卫星的实况直播。这正是今天的中国,现代文明与古代文明交相辉映的时代。

老朱做法事喷火失误烧伤了脸。
那一次,因为喷火过去一直用的是煤油,当时在乡村已很难找到煤油了。因为人们现在用电灯后已经没有人用煤油点灯了,老朱就用摩托车里的汽油来代替,没想到把脸烧伤了。他没有责怪任何人,我听到他在给师祖祈祷的时候说,是怪他大意,法事过程出了意外,请师祖原谅的话。让我感到一位乡村傩人的人格。

找到了朱有余,你就会看到秦岭真正的傩戏,并非一些地方旅游开发的表演项目。传统文化中的傩戏,就是这些行走在乡村的脸谱,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傩戏端公,真正的傩戏舞者。

有空了去秦岭,去汉中的镇巴,去看朱有余的傩戏,去看这些行走在乡村的神秘脸谱,但一定得等到他去做法事的时候。

顺便去看看他生活的那个古老的小镇,一个周围的村里还有着百年清代民居的地方。遗憾的是镇上很多老房子拆了,要建成一个新的民居小镇了,房子有新的有旧的,犹如今天的生活更新,人们喜欢新的现代文明,人们也喜欢古老的传统文化,这便是一种痛并快乐着。希望这两种东西能一直并存下去。

傩戏在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了,一代代像朱有余这样的端公在历史中走过。随着现代生活向边缘落后地区的不断渗透,终有一天,这种神秘的古老仪式将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留下来的将会是难忘但终将会远离的记忆......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镇巴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镇巴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张文庆 更新:2017.12.27

民俗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镇巴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民俗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民俗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