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散记 山水唐音

法门寺 华清池 兵马俑

宝鸡法门寺

首页 > 佛教 > 目的地 > 宝鸡 > 西行散记 山水唐音

旅行作家,首届中国徐霞客游记文学大奖。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特约作家,踏足旷野、迷恋山川地理,山河彼岸,心安便是归处。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佛教法门寺,佛指舍利

宝鸡

宝鸡是一个能让人产生幻想的地方。除了背靠秦岭、面临渭水的地理位置,还有炎帝、周秦、姜太公、陈仓等等这样一系列能把人的思绪扯拽到久远的名词。我所知道的宝鸡,是小时候读过的杜鹏程的《夜走灵官峡》,从那以后,我不但知道了宝成铁路,还记住了两个修路工人的孩子宝成和成渝。去年春天去成都,火车夜过秦岭穿越隧道之前,我把脸贴在车窗上极力寻找黑暗中的村庄,意念中那里应该有我熟稔却未曾谋面的友人。

清水无鱼

宝鸡的落日要比邯郸的落日勤勉的多,电视里已经新闻联播了,从所住的八一大楼望过去,它依然迟迟地不肯落下。既不给天边涂抹橘红,也不像草原的落日那样烧出火烧云来,就那么白白亮亮地挂在高楼的一角,像一面发亮的锣。儿子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姥姥打电话说姥姥咱们那里黑了吗?姥姥说咱们这儿路灯亮了。
夜里,雨悄悄地落下来。

早晨是被军号声吹醒的。不一会儿,八一大楼的对面就有一队出早操的官兵。后来,我踱步到不远处的一个市场,看到了臊子面、蘸水面、油泼麺、刀削面、扯面、水围城、五香锅盔的招牌下已是人头攒动。
宝鸡这个城市被辣椒和面食喂养的滋润而光鲜。

文图//清水无鱼

我听到的秦腔曲子是在去火车站的路上,路边,一位拉胡琴的黑衣老人,坐在一棵茂盛的国槐树下,面无表情,双眼迷茫而空洞地望着远处,随着老人的手臂舒缓地一拉一伸,扯心撕肺的秦腔调子就像一条撕扯不断的皮筋从琴盒里面抽出来,在他的脚边,放着一块字牌,字牌上写着六个黑色的墨迹未干的字:求助——有苦难言

我的心像被谁揪动了一下,老人的难言之隐会是什么?贫穷,疾病?都说“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儿女齐吼秦腔”,从这位黑衣老人的胡琴里流淌出的秦腔曲子怎么听起来是那么地苍凉和哀怨?似乎有诉说不尽的悲愁呢?

我看到有人弯下腰往雕塑一样的老人面前放下零币。
面对一个萍水相逢的陌路人,我无法走进他的内心。我的所见,仅仅是一个城市的表面。

离开宝鸡的时候,我在候车厅看见一个妇女半躺在椅子上,连人带包占了三个座位,她看起来疲惫至极,但还是起身给我让出一个位子来。她说刚刚坐了12个小时的火车从四川来到这里,一会儿还要转车起程往新疆去,从这里坐火车还有将近两天的路程,我问她是去新疆摘棉花的吧,她说是的,她还说摘两个月棉花可以挣到五千块钱。
只有真正的劳动者才会对付出后的回报充满憧憬和渴望。

法门寺 佛的光芒

宝鸡到法门寺有专线旅游班车,一个小时一趟。

文图//清水无鱼

法门寺之所以轰动世界,是因为一座佛塔的倒塌。那一年,是1981年8月24日

佛祖释迦摩尼的佛指舍利被供奉在佛塔下的地宫里,转眼千年。

文图//清水无鱼

忽然就看见了三千年前佛的生活,从恒河沙到黄河土,时光穿越尘埃。信仰的真实正在演变成历史的真实。

天上人间。

文图//清水无鱼

在佛的面前,我握着三柱凭票赠送的檀香,在红的蜡烛上点燃,青烟在眉间缭绕,硕大的香炉里如五彩的丛林。我竟然一时不知该把香插在哪里。

文图//清水无鱼

刹那间,精神被引领,灵魂似乎远离了人间烟火。
有谁能阻挡佛的光芒?
阵阵暗香袭来。秋天了,早过了花开时节,哪里来的香气?

文图//清水无鱼

西安——骊与华清池

从西安火车站下车,天下着雨,一位热情的中年男人迎上来,问我是否去华清池和兵马俑,并要送我出站,我拒绝了,又觉得对不住人家的“热情”,就掏两块钱买了一张地图。过后才知有假,在上面根本找不到去往骊和华清池的路,而我身后不足百米处,就有直达景区的306路公交车停在那里。

文图//清水无鱼

站在华清池边,我无论如何想象不出倾国倾城的杨贵妃会在这样简陋的石头砌成的池子中沐浴,时间的尘埃磨蚀了历史的容颜,让曾经的雍容华贵显得如此的老旧。都说泉是华清池的灵魂,如今,那几个猪圈一样的青石池子里竟然连一滴水都没有,倒是在不远处的一个人造石洞里,有一排脸盆大小的水池子一字排开,有人在里面招呼:温泉泡脚,20元一位。

真的应了那句话:却喜温汤一脉水,而今不洗帝王脸。

再往下走,杨贵妃的汉白玉雕像后,几个人围在一水坑前洗手,乐此不疲,彷佛那水也沾了杨贵人的香气,我不知道那水是不是刚刚泡过别人的脚?

文图//清水无鱼

当人们争先恐后和那位“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杨贵妃的石雕塑像拍照的时候,我蹲在塘边,调整好焦距,用相机专心致志地拍下了水面上盛开着的睡莲。我知道,只有这开在清秋里的睡莲,无缘红尘。

文图//清水无鱼

然后抬头,不远处,雨雾迷蒙中,骊果真像一匹黑色的骏马。
非必丝与竹,水有清音。
离开那里的时候,我只记住了骊的霏霏细雨和在细雨中默默开放着的睡莲

兵马俑的土人儿

坐在兵马俑博物馆前台阶上,看着成群结队的外国人在中国导游的引领下一脸虔诚、神情凝重地鱼贯而入,我突然觉得好笑。

文图//清水无鱼

硕大的广场,青灰的水泥覆盖了三千年前的黄土,水泥地上的草坪里,青草被凌乱的脚步践踏,有人在那里拍照,嘻戏,有人在上面向游人推销工艺品。成千上万的兵马俑在这里被复制,被肆意地放大或缩小,我分不清楚是现代人在推销自己还是这些土人在推销现代人?历史正在上演一幕幕活剧,而真正的思想者却是土坑下那一排排的泥人儿,时间过了几千年,他们依然井然有序地排列着,缄默、从容、各司其职,原地待命、随时出征。

土人儿的表情十分丰富,没有悲愤,没有幽怨,有的还面露笑意,是谁让他们这么洒脱,这么豁达,这么俊美?我仿佛看见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从这些土人儿的脸上滑过,是对这些远道而来的现代人的一种耻笑吗?

包括我……

在夜晚的火车上

雨下了整整一夜,天亮的时候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这打乱了我攀登华的计划,尽管意犹未尽,缠绵的秋雨还是阻挡了我上的脚步。

天意难违啊

文图//清水无鱼

在雨中,我去了钟楼和鼓楼,去了骡马市和回坊,比雨点还密集的人流使我心生寒意,我该在雨中登华啊,或者在雨中去拜谒归汉的蔡文姬啊,她一定是恬静而孤独的,胡风夜夜吹边月,她还在弹唱着她的《胡笳十八拍》吗,执子之手,与谁偕老呢?

万里兮归路遐,疾风千里兮扬尘沙。
这样的雨天,我登上一辆开往黎明的火车,在夜晚的火车上,久久不能入睡。
日暮风悲愁不知,雁飞高,空断肠!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法门寺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法门寺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清水无鱼 发布:2018.01.02

佛教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法门寺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佛教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佛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