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童话王国里的中国童话

宁波帮博物馆 一条春卷打天下 比汉堡包更早登陆丹麦

宁波宁波帮博物馆

首页 > 博物馆 > 目的地 > 宁波 > 丹麦童话王国里的中国童话

发掘潜力,锤炼自己那一镑铁!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博物馆一位中国人用一条春卷写出了连安徒生也写不出的童话

引子

咱这北方的旱鸭子初到南国宁波水乡,水一多还真有点懵圈了,东西南北认的我,我却认不的它了,幸亏有了网,有了导航,不过这导航有时候也会让你哭笑不得,这不,度娘三导二导的,我要去海曙区的宁波古钱博物馆,它却鬼使神差地把我导到镇海区的宁波纺织学院了,导着我在学院里兜了几个圈,又导着我在中官西路跑了几个来回。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无意中我走进了中官西路与归源路交汇处的宁波帮博物馆。这世间人、事、物之间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正是度娘的这次误导,寻孔方兄不成却让我认识了一位了不起的中国人。

丹麦,世界上第一面国旗的诞生地,又因著名的童话作家安徒生而成为蜚声世界的“童话王国",在这个满是欧美人的国度里,却有一位中国人用一条春卷写出了连安徒生也写不出的童话,他的名字叫“范岁久”。正如今天的许多国人熟知肯德基、麦当劳一样,丹麦人和欧美人的生活中总有”大龙春卷“相伴。

楔子

袁枚一生著述颇丰,《随园食单》,古代中国烹饪著作。身为乾隆才子、诗坛盟主,作为一位美食家, 《随园食单》是其四十年美食实践的产物,以文言随笔的形式,细腻地描摹了乾隆年间江浙地区的饮食状况与烹饪技术,用大量的篇幅详细记述了中国十四世纪至十八世纪流行的326种南北菜肴饭点,也介绍了当时的美酒名茶,是清代一部非常重要的中国饮食名著。但它又不是本一般意义上的食谱,不是单纯的烹饪技法书,其中颇多记事,间有思想的火花,而且文笔生动,故带有随笔性质,可读性较强。

袁枚——诗人兼美食

新生开篇

范岁久祖籍浙江宁波慈溪,袁枚就是他的高祖父,袁家随之定居南京小仓之“随园”。太平天国时期,范岁久的祖父袁晋培为避战乱,回归故里,并娶慈溪范市镇清白堂范氏小姐为妻。因这位小姐娘家无后,她将次子袁仲符过继给清白堂范氏,改名为范袁萃,意即范、袁两家之精萃。范袁萃于1912年生下长子袁椿年,于是他自己恢复本名,而将长子过继给范家,因为“椿年”有长寿之意,乃改其名为“范岁久”,寄予着家人的祝福与斯望。谁又能说的准,日后范岁久研制春卷的能力是不是其高祖父美食基因的源远流长呢?

范岁久的父亲袁仲符

杭州的童年与上海的历练

范岁久自幼跟母亲生活在杭州,父亲曾延请一位秀才来教读四书五经、古文诗词,传统文化的熏陶在幼小的心灵里扎下了深深的中国根,这给他日后异国他乡漂泊的生活心灵上极大的安慰,也是强大的精神源泉。1920年代,长期在上海发展的父亲袁仲符把范岁久带到上海,有意让他继承和发展祖业。当时的上海是中国乃至远东的大城市,范岁久的家位于上海的国际城区——公共租界,他的父亲认同新的教育原则,具有一般人所不具备的远见卓识,他祈盼中国能够富强,并把这种期待寄予在了范岁久的身上。父亲还督责他苦练毛笔字,把当天收到的来信,剪开信封,反过来让他练字,所有信封必须当天写完。因父亲是律师,交际广,来信很多,他就因此而多写,练成一手端庄的颜体书法。

20世纪初期的杭州

弃日而归

袁仲符早年东渡日本,在早稻田大学攻读法律,回国后也就以律师为职业,但他信仰的是实业救国、科学救国,先后集资创办过武林铁工厂、萃盛蚕种场、永华汽车公司等实业,可惜均无起色。于是他又把希望寄托在长子身上。1933年,范岁久遵奉父命,从上海沪江大学附中直接去日本上大学。但自幼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范岁久,目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野心,只读了一年就不愿继续学业了。父亲倒也通情达理,又为儿子谋得了赴丹麦留学的机会。

青少年时期的范岁久

远度重洋求学

1935年,范风久专程回慈溪祭拜先祖,3月在父亲的安排下,春寒料峭中只身一人横穿欧亚大陆,远赴丹麦学习先进的农业科学,计划两年内学成归国,实现袁氏家族农业救国的理想。至于为何选择丹麦求学,范岁久曾经这样写道:"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去改善中国农民的日常生活条件,由此才能振兴国家........但是,要完成这样巨大的工作,中国缺少经验,我们需要好榜样,需要有能力、有知识的人来指导.......我们需要的东西既不在美国,也不在俄国,而在丹麦。早在十九世纪丹麦就已经实现了农业改革,这些都可以成为振兴中国农业的绝好模式。"

20世纪初期丹麦先进农业景象

20世纪30年代,由中国到丹麦的旅程是相当漫长的,范岁久水陆兼程,直到半个月后才走下了从柏林到哥本哈根中心火车站的火车。1935年5月,范岁久进入位于赫尔辛格的国际民校,学习社会学、自然科学、丹麦语和英语等。此后,范岁久先是进入小农学校学习,又去了先进的植物学校,继而进入阿斯寇夫民校,在极具丹麦特色的教育机构学习专业知识。

范岁久1935年前往丹麦时的护照

作为最早到丹麦留学的中国人之一,范岁久本打算学习两年后带着农业现代化知识回国,然而时局难料,1937年范岁久结束了阿斯寇夫的学业,战争也在中国拉开了序幕,战火纷起的局势下无法回国。范岁久决定在丹麦滞留期间多学点东西,这一决定也获得了父亲的支持。父亲与范岁久始终保持着书信联络,他在来信中给范岁久忠告:“要学会吃苦耐劳,做事要善始善终。”范岁久后来曾写道“在我建立公司的时候,父亲作为探路者的精神和他的忍耐力曾给了我不可思议的鼓励。”

通过宝隆洋行,范岁久收到家里寄来的钱,1938年的汇票

异国立业成家

1938年范岁久考入丹麦皇家兽医及农业学院(后改称皇家兽医农业大学),由于丹麦语能力有限,他不得不花大量时间来进行课前预习,两年后,范岁久通过了考试并获得农学硕士学位,之后先后供职于FDB在托斯特鲁普的实验农场,国家植物培植实验室和丹麦土地发展局。

范岁久在丹麦早期学习生活的情景

范岁久在欧登斯的农场实习

1943年,范岁久完成了在土地发展局的工作,他迫切地希望回到祖国,将多年学到的知识和积累的富贵经验投身到农业改革中。而此时,由于英、德、法间战事不断,归国之路依然渺茫。也是在1943年,追求进取的范岁久作为一名证书学生(相当于今天的博士生)再一次进入农业大学深造。这段学习经历不仅令他成为最早在丹麦获得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还见证了一段美好的姻缘——范岁久邂逅了人生的另一半——阿格尼丝.伊丽莎白.纪兰德-布兰德。

范岁久与妻子伊丽莎白\范岁久的博士学位文凭

1945年范岁久和伊丽莎白正式步入婚姻殿堂,伊丽莎白的家人非常喜欢这个有魅力的、讲着一口流丽丹麦语的中国年轻人,而范岁久的父亲也在远隔万水千之外的中国给予了他们最深的祝福,同一年取得遗传学博士学位后的范岁久也在梅地希纳尔科的微生物实验室谋得了一个职位。在有了家庭和稳定的工作后,父亲希望范岁久留在丹麦生活。战乱不知何时结束,回家遥遥无期,考虑到妻子和今后的工作问题,范岁久选择了定居丹麦。2年变成37年,范岁久再也没能与父母亲见面。

1944年,范岁久与父亲通过红十字会保持书信往来

范岁久(一排右二)农业大学硕士学位毕业合影(1940年)

创业从餐饮开始

和大多数海外华人一样,范岁久在“第二故乡”的生意是从餐馆起步的,当时的丹麦华侨数量很少,主要是海员,商人及少量留学生。迈入20世纪50年代,哥本哈根共有中餐馆7家。1955年范岁久和其他几个中国人共同投资的中餐馆正式开张,名为“竹园餐馆”,门面以中国特色的圆形窗户和竹子做装饰,在哥本哈根的餐馆业中别具一格。

位于哥本哈根市政府附近的中国饭店

如今的丹麦有很多中餐馆,这是哥本哈根的上海饭店

第一瓶中国酱油在丹麦自制成功

中餐需要酱油,但当时丹麦根本不生产这种中国调味品,于是身为农业大学毕业生的范岁久决定利用自己的所学知识生产酱油。他先是在梅地希纳尔科的实验室里进行了一系列实验,成功培育出了发酵所必需的一种特定菌类,后来又在岳父家的地下室里对原料进行发酵、成熟和离心过滤等程序,每道程序都需要用心监测和搅拌。酱油制作过程中会散发出难闻的气味,但家人从不抱怨,在个人努力和家人支持下,1957年,第一瓶家族自制酱油正式成功了。

范岁久1957年左右自制的第一批酱油

由于工作条件发生变化,1960年范岁久辞掉了梅地希纳尔科实验室的工作,接着担任了数年多美滋咨询顾问之后,他逐步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筹谋已久的餐饮行业,这位日后被称为“中国传统饮食文化的传播使者”的年轻人,就此以另外一种方式开始了自己漫长的逐梦之路。

1960年代的丹麦

春卷创业启蒙

中国的风俗习惯,在新春佳节的时,往往以鲜脆香美的春卷款待亲友。春卷,便是范岁久在丹麦的第二项中国饮食文化尝试。1960年,范岁久成立了以自己姓氏命名的“范氏工厂”,而关于如何与春卷的结缘,他这样讲述道:“1960年秋天,我被介绍给一个有兴趣在游乐园里销售春卷的人,我们开了个会。我得知这位先生叫黑格尔·尼尔森,他在游乐园里有两个摊子,主要卖香肠和棉花糖,他是著名的国家斯卡拉大厦的约尔恩·尼尔森的儿子,安娜丽丝·伯克(游乐园前经理)的兄弟,我在家里的地下室试着做了些春卷,邀请黑格尔·尼尔森来品尝,他认可了。从1961年5月1日起我开始给他供货。”

建于1843年的趣伏里公园,范岁久生产春卷的第一个销售点

中国的春卷馅,通常都是白菜、韭菜加猪肉丝,这样的馅心并不适合丹麦人的口味。因此范风久首先对馅心的调料进行调整,并做出不同品种,首先让家人品尝,获得好评后再推向市场。范岁久的长女丽生·斯德哥尔摩曾说:“我对父亲开始作春卷的最初记忆,是许多次的试验餐,春卷的馅心有用蘑菇的,有用笋丝的,也有用鸡肉丝的,再加上各种调料如咖哩粉,总是品种不同,味道可口。尽管辣味的不适合我们的口味,但是,我们这些孩子只觉得变换口味很有趣,却不曾想过父亲为什么要烹调,而他以前是很少做这事的。我们也很难想像他在地下室忙忙碌碌的能有多大出息,更没人会去设想他的春卷将来有怎样的发展。”孩子们只记得,一天夜晚,父亲独自一人在厨房里试用手工碎肉机,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吓得大家急忙奔下楼去,只见父亲的一个手指尖被切去了,血流不止,大家张罗着要送医院,可父亲却不想去,而执意要把试验做下去。

1961年,一对中国母女在黑格尔.尼尔森的店里吃春卷

最初的春卷,就是在这样的环境和条件下制作出来的,当天送给尼尔森,让他在摊位上试销。趣伏里公园是哥本哈根的“大世界”,游客如织,春卷非常抢手,晚间常常供不应求。范岁久老接到尼尔森的电话,催他赶快再送货过去,说是总不能在花园关门之前无货供应,于是春卷的销量从每天100只增长到200只、300只、500只……显然,春卷虽小,前景却十分广阔。于是他决定把这项无意中促成的事业进行下去。

范岁久的私人账本

柳暗花明

1961年5月1日,“范氏工厂”推出第一批春卷,在趣伏里花园销售一空。丹麦的旅游季节是每年的5—9月,这期间昼长夜短,气候温和舒适,趣伏里花园的营业时间,也就是这4个多月。到了深秋严冬,范岁久只能把春卷供应给酒吧和小餐馆,谁知到1962年,连趣伏里花园的销量也一落千丈,尼尔森不但再也不打催货电话,平时也要得很少。原来是尼尔森和他的女儿们,在销售过程中发现了范岁久制做春卷的秘密,竟不顾商业道德,开始自产自销,只在周末生意太好时才向范岁久订货。

范岁久与友人照片

合作共赢

正当范岁久生意清淡,有些心灰意冷之时,1962年,中国同胞张作和先生来了,提出合伙生产春卷的建议。他是范岁久的老朋友,早在1956年,相识于瑞典的斯德哥尔摩。所以这次一拍即合,范岁久主管生产,由张负责销售。此后,两人合作的非常协调,销售日增。这种中国特色、西方口味的春卷,根据欧美各国人的口味采用笋丝、胡萝卜丝、芽菜、火腿丝、咖喱粉等原料,根据销售的不同国别,做到风味各异。1964年,“范氏工厂”搬到了韦斯特伯并改名为“大龙食品公司”,包含着这位“龙的传人”对祖国的无限眷恋和衷心赞颂。

作为一名科学家,范岁久克服了食品保鲜、自动生产等一个个技术难关。1969年,大龙春卷日产4万条,年产量900万条。随着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范岁久在尼堡买地建厂,就这样,大龙公司1970年第二次“搬家”,新厂总面积达到7.4英亩,装备了8条生产线,采用多种现代化设备,春卷的日产量从1970年的5万条,增加到1980年的25万条。其中制作春卷的自动滚动机由范岁久和国外工程师共同开发,在全世界15个国家获得专利。翌年,大龙第二分厂在英国的纽瓦克正式投入运行。

大龙公司的产品销售册

大龙公司的主要客户

获“春卷大王"美誉,荣凳吉尼斯世界纪录

1985年,是范岁久从中国来到丹麦的50周年,也是他制作春卷、创办“大龙”的25周年,为了庆祝这双重大喜,大龙公司在半个小时内特制了一条长达25米的春卷,而皮的厚薄竞与普通春卷一样。然后,这条长龙般的春卷被敲锣打鼓地抬到尼堡市政府门前,款待四方来宾,同时也理所当然地被列为吉尼斯纪录(见吉尼斯大全1986年版)。范岁久也因此而获得了“春卷大王”的美称。范岁久郑重指出:“在庆祝大龙25周年纪念日,人们一定不会忘记张先生的贡献,尤其在1963—1973年间,没有他的参与,大龙就不会有今天,也许根本不存在了。”

范岁久与丹麦亨利克亲王

大龙腾飞,女王授奖

当然,范岁久除了春卷还生产历史比春卷还悠久的中国酱油,并制作各种小包装食品,如甜酸子鸡、菜包肉、酸辣汤、肉糜油面筋等。至此,大龙已腾飞于世界,成为一家固定资产达3亿多克朗(约合人民币3亿元)的现代化跨国公司,产品70%外销,为丹麦创汇做贡献。1986年5月,丹麦女王的丈夫亨利克亲王亲自颁奖,授予范岁久“菲德烈国王九世出口奖”。

范岁久接受丹麦女王及王夫颁发工业贸易名誉奖

幼子继任

1992年,幼子范汉民从范岁久手上正式接管大龙,公司发展蒸蒸日上,产品广泛销售于欧洲市场,如英国、德国、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法国、芬兰等地区。春卷仍是大龙公司的主要产品,每只20到200克不等,品类更是多达100余种,除丹麦特色菜品之外,近些年,大龙的产品范围已扩展到许多远东风味小吃。

坐落于尼堡的改建后的大龙公司

成功的秘诀

范岁久明确表示,“我是个科学家,不懂生意经,我是用科学的眼光和方法来从事生产事业的,因为我不投机,不取巧,脚踏实地,勤勤恳恳。”他所秉承的这种经营哲学,正是恪守“诚信为本,义中取利”的实际体现。

大龙公司丰富多样的产品包装

大龙公司还拥有一只精明强干的销售队伍,而范岁久对他们最重要的指示,却是不准随意涨价,尽管:“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但范岁久坚决主张诚信笃实,义孚天下。他曾反复强调:”首先是不能随意涨价,哪怕是市场上非常短缺,也不能为图眼前利益而提高一分一毫。用户是敏感的,他们的反感足以毁掉一个企业,不可不慎“。

范岁久视察工厂

电视广告一炮走红

1996年,大龙公司在丹麦电视上发布了一则广告,年过八旬的范岁久在电视上,用丹麦语介绍了他在中国的童年和有关春卷的故事,当他说起这春卷吃起来“佳肴置腹”时,作为商标的一条红色的龙腾飞而出,并发出“da!……long……”的声音。当时一位中国人出现在丹麦电视上,这个冲击力是很大的,成功的广告效应令大龙食品上了丹麦家家户户的餐桌。

比汉堡包更先登陆丹麦,受到丹麦驻华大使的赞誉

世界各地对范岁久大龙春卷的评价是十六个字:中国特色,西方口味,香脆可口,营养卫生。具体来说,范岁久制作的春卷既是中国点心,又是西方快餐。丹麦驻华大使裴德盛也有一段关于春卷的记忆。“春卷在丹麦非常流行,我年轻时住在丹麦的一座小村庄里,那时如果晚上我们出去玩,总喜欢一手拿着啤酒,一手拿着春卷。”“大约是在1960年,春卷比美国的汉堡包更先来到丹麦,对丹麦人而言,春卷是第一种快餐。”范岁久的挚友桑德医生对赴丹采访的杭州明珠电视台记者说:“一个外国人,只身来到丹麦,经过奋斗,创造了这一切,真是不可思议。作为中国人,你应该为他感到骄傲。”

丹麦驻华大使裴德盛

春卷成为美国海外驻军的快餐

厂内还有一个中心实验室,配备多名专业人员和多台精密仪器,负责产品质量的总测试,其标准比丹麦卫生部规定的还要严格,完全经得起任何检验。80年代,美国国会曾派专家组对大龙春卷进行化验分析和质量鉴定,最后决定每月订购10万条大龙春卷,供给驻守在西德的5万名美军作为快餐食品。美国《国际速冻食品杂志》授予“最佳速冻食品奖”。丹麦政府则早就向大龙春卷颁发了“卫生食品奖”和“营养奖”。

大龙产品丰富多样的包装

“大龙”的路并非一帆风顺,在尼堡的总厂曾两次毁于大火,范岁久的老同学波尔.汉森曾感叹道:“范岁久的一生,创造了一个连安徒生也写不出来的童话!”

情系祖国,建立基金会,造福桑梓

祖国的一切始终牵动着海外游子的心,1982年,范岁久成立了”大龙基金会“(2003年改名为”范岁久基金会“),目的是资助中国留学生完成学业从而报效祖国,而这也是范岁久初来丹麦的目的。对那些学有所长的青年学子,他总是百般关怀,谆谆教诲,要他们学成之后为祖国建设服务。

“范岁久基金会”受益人张朵朵作范岁久画像

慷慨解襄,仗义疏财

2000年3月,范岁久向浙江大学捐资160万丹麦克朗(约合人民币160万),建立”范岁久医学图像实验室“。这是浙大第一个用个人名义建设的实验室。除支持教育外,范岁久关心祖国,支援家乡建设,捐款扶贫赈灾,关爱旅丹华人华侨,是丹麦华人协会终身名誉会长,支持大使馆工作,他的家还常常成为一些留丹、去丹人员的临时居地,并热情接待,慷慨地免费供应住宿。

寻根故土

在欧洲生活奋斗的数十年间,范岁久始终记得身上流淌的是中华民族的血液。与中国阔别了37年后的1972年,范岁久卸任大龙公司领导职位,终于重回心心念念的故土。这次探亲为他以后一系列访问开了头。1976年至2000年间,范岁久多次回国,也经常带领全家回来探望亲友、扫墓祭祖或参加活动。1989年,还让长子范本德夫妇回来“寻根”,拜谒祖坟、探望亲友,记住自己是炎黄子孙。

1972年范岁久第一次回杭州探亲

作为慈溪清白堂范氏的后裔,范岁久也很想来宁波寻根,但因为种种原因,始终未能成行,2000年,曾希望通过侄女袁安倩,到慈溪范市查找清白堂家谱以及祖坟故居,并寄来了一张地图复印件,上面用红笔圈出了”宁波“与”范市“,可惜年代久远,人事俱非,始终未能如愿,但范岁久的故国之思,桑梓之情,情真意切。

慈溪竹江袁氏宗普(随园)\袁斯骏致范岁久信函

春卷大王走了

在1998年范岁久写给外甥女丽丽的信中,他说:”我身体仍然很好,充满了精力。“范岁久一直保持着健康的体魄,直到生命的最后。2003年2月14日,90岁的范岁久离开了人世,追悼会在位于哥本哈根的活动中心举行,丹麦各界华人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官员、哥本哈根市政府官员等参加了追悼仪式,丹麦华人协会,中国驻丹麦使馆,丹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旅丹华人工程师协会等敬献了花篮。范岁久走了,但他的大龙事业,他所创立的大龙精神,以及一心为中国做点事的心愿,后继有人。

《青年时报》关于范岁久逝世的报导

龙的传人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范岁久将自己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公司的运营上,而身为一名教师的伊丽莎白,细心打理家族事宜,用实际行动给予丈夫的逐梦事业以珍贵的支持。1946年,他们的女儿出生了,祖父袁仲符为她取名唤作”丽生“;1949年和1956年,两个儿子分别出生,范岁久为他们取名为”本德“、”汉民“,以示眷恋祖国,永不忘本。他们是”龙的传人“,寄托着父亲对祖国的一片深情。

范岁久与孙辈们在一起

女儿”丽生“学习助产专业,她对父亲制作春卷的过程印象深刻,”我对父亲制作春卷的记忆是从试餐开始的,春卷有时是香菇馅的,有时是笋干和鸡丝馅的,有时加些咖哩,品种很多,都很好吃......当春卷供不应求的时候,尤其趣伏里游乐园的营业季节,父亲就会一个电话打过来对我说:坐出租车回来,帮我烙饼。.......直到现在,每次我给自己的孩子烙饼,就会回想起艾伊旺的那段时光,想起自己的手中正在做的东西曾经被称作“范的产品"。“

范岁久与妻、女合照

幼子范汉民于1989年哥本哈要商学院毕业后加入了父亲的春卷事业,并与1992年从父亲的手上正式接管大龙公司。虽然生长于欧洲,但他却谨记自己是”龙的传人“,在他的心中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中国梦“,那就是经营好父亲创立的产业,为”龙与美人鱼“的篇章续写佳话,传播中华文化,并推动中丹两国经济文化的交流合作,尽己所能地贡献力量。2012年,大龙公司向设有孔子课堂的哥本哈根尼尔斯中学捐赠10万丹麦克朗(约合人民币10万元),以协助推动该校的中文教学,激发该校学生对中国文化的兴趣。

2003年,范汉民一家回国祭祖、探亲

百年诞辰纪念童话发行

2012年10月11日,丹麦哥本哈根教授迪特列夫·塔姆撰写的《春卷的童话》中文版,由丹麦“范岁久基金会”,杭州海外交流协会和浙江人民出版社联合举办的范岁久百年诞辰暨新书发布会在杭举行。在新书发布会上,范岁久的长女丽生·斯德哥尔摩有感而言:“今年是我的父亲诞辰100周年,能重回他的家乡,分外难忘。今年也是中国传统的龙年,我的父亲,用龙的标志作为他在丹麦创办企业的商标,他对家乡的深情,由此可表。”

万水千不忘来时的路,终其一生,范岁久始终保持着对故土的炽热感情,他所追逐的梦,亦始终关乎魂牵梦绕的祖国。斯人已去,此情长存,而今范氏后人不忘父辈初心,继续前行,谱写着新的逐梦华章。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宁波帮博物馆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宁波帮博物馆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晓动心弦 更新:2018.01.16

博物馆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博物馆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博物馆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