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嘉峪关,天下第一雄关

——走进甘肃人文系列之十

嘉峪关嘉峪关关城

首页 > 文明遗址 > 目的地 > 嘉峪关 > 一个人的嘉峪关,天下第一雄关
朱文鑫
订阅

央视、新华网、中华网、北京周刊、RCRA签约摄影师。乐途、今日头条、一点资讯、搜狐、携程、途牛专栏作家。故宫专题摄影。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文明遗址几千年的烽火狼烟、几千年的世事沧桑,都溶进了这梦幻般的玫红之中。壮哉,雄关!

嘉峪关的名字早已熟知。一个人的寒冬里的嘉峪关又是什么样子的?

寒风中,一身古铜色,猎猎旗帜,整个嘉峪关里只有我一个人游走,一支流浪的狗,快乐地跑过来,成为了一个伙伴儿。整座城,摆出一副威武、严肃而又铁壁铜关的气势。

嘉峪关,天下第一雄关。“天下第一”似乎是我们这个民族古往今来永恒的不懈追求。文有状元,武必盟主,称第一,泉赐第一泉。长城万里,关隘千余,自然也得争雄“天下第一”。于是东边海关挂起“天下第一关”的招牌,西边嘉峪关打出“天下第一雄关”的旗号,一字之差,韵味不一。

嘉峪关,地处甘肃河西走廊西端,万里长城西部终点,是河西走廊最狭窄的一处地方。句史料记载,嘉峪关城,始建于明洪武五年(1372年),因祁连脉的嘉峪而得名。630多年过去了,依然雄踞河西。但,历史的长河里,依稀可见文革时期的印记。

来到嘉峪关。漫步关城,顿觉嘉峪关城深纯雄厚。走过古老的‘井亭’,看到一处戏台。戏台两侧对联写道:“离合悲欢演往事,愚贤忠佞认当场。”这里是关城内旧时居民及过往商旅的人们,看戏听戏的娱乐场所。

我听到了杜甫在吟唱——“闻道寻源使,从此天路回。牵猪去几许?宛马至今来。……”安史之乱中避难秦州(今甘肃天水)时,他写下的一首诗。诗中所歌颂的“寻源使”,就是西汉的张骞。在中国历史上,张骞通西域的故事,早巳家喻户晓,并带上了某些神话色彩。据民间传说,张骞奉汉武帝之命,开通西域,曾到了“西天”的黄河源头,会见牛郎和织女,带回了天马,因功绩被封为“博望侯”。

转身爬上城楼。不走台阶,踩着凸凹不平的砖道,曾经是士兵骑着马巡城的路。登上城墙,风势凛冽,颈间的丝巾在风中猎猎舞动。城墙之上,靠近城池边缘的砖地上,摆放的一排排炮筒,乌沉沉的威风凛凛。我走到城廓跟前,边走边抚摸城墙绕行,试图循迹探触前人踪迹,想在肃杀的风中与巡城的士兵对视。

独立在嘉峪关城楼,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地悠悠、怆然涕下的感慨油然而生。嘉峪关头,内城外墙勾连环接,箭楼角楼相倚相望。万里黄沙间汉长城似游龙浮动,烽燧遗墩、断壁残垣若隐若现,犹如一幅凝聚着边塞沧桑的历史画卷。

行走在城墙之上,我俯瞰瓮城,只见它被高大的城墙包围夹裹的固若金汤。这是另一道防御工事,若有敌攻入,可关闭内城门做“关门打狗”之势。这巍峨的建筑,对旧时没有先进设备的工匠们来说,施工起来实属不易。据传说,修筑关城时,需要成千上万的石条。工匠们在黑凿好石条后,犯了愁。这石条沉重的抬不动,根本就无法进行运送。正在为难之际,天空一声雷鸣,随后一副锦缎飘落而下,众人接住,看后赶紧按上书之字行事。严冬,他们把路面泼上水,结成冰道,石条被顺利运送到关城之下,按期完成了建筑。

据说,嘉峪关是明代长城沿线九镇所辖千余关隘中最雄险的一座,其规模为全国之最。实地目睹,此言非虚。当年林则徐被谪贬新疆,路径嘉峪关,曾赋诗感叹:“谁道崤函千古险,回看只见一丸泥。”别人都讲崤的函谷关是千古雄关,可与嘉峪关一比,不过一小小泥丸罢了。抬头仰望,关城的箭楼上悬一大匾,上刻一代鸿儒的手书“天下第一雄关”,字体俊秀飘逸。

打开中国地图你可以发现,历史上有两条横跨东西的生命线,以其无与伦比的重要性深深嵌入中华民族的身躯:一条自西向东、直达于海,是守护古老民族的万里长城;一条由东向西、深入大漠,是拓展华夏文明的丝绸之路。这两条紧系着中华民族生存与发展的命脉,在历史的长河中飘移、延伸,终于在600年前,在祁连下、河西走廊的咽喉之地交汇缠绕,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结。

西望一片无艮无际的戈壁大漠。我不能确定我的脚下是否是几千年前丝路商旅及征战将士走过的古道,只能放飞思绪去想像去捕捉,大漠孤烟,落日黄沙,诉说着无尽的历史沧桑。

荒荒大漠,寥寥长风。雄关独居,狼烟骤起。夕阳中,该是怎样的景象?越靠近她,竟然有了彭彭心跳的紧张。

苍老的城垛上放眼西路戈壁,看那风卷烟沙的凛冽。怀想西部苍茫古道上最重要的一个关隘要塞,咀嚼它从不曾被攻破过的神话。

望着城门洞地下的石条路,它已经被磨得光滑并且下陷了许多。这一定是千年来,商队的车马、骆驼队,来回出入城门造成的。再行走进内城,我早已不辨东西南北,却在城门内看到一处景观,名为“击石燕鸣”。看了旁边的讲解牌才得知,这又是一个美好的传说。

我推开这道铁门,冰凉的扎手。不知道多少勇士为守候这道关口,热血疆场。

我抚摸着嘉峪关历经沧桑的砖墙,极力搜寻着那耀眼的历史瞬间:若无左公伟业,哪有新疆回归、西北边陲的安定?!

这座城里有着太多的故事,不比紫禁城逊色。几乎同时代的一座城,比紫禁城还要早的一座城。600多年前,飓风般的起义风暴摧垮了元朝对中原地区80余年的统治,大明王朝借着如虹气势一举收复了唐王朝五分之四的版土。天下初定,新王朝还没有完全摆脱对异族入侵的颤栗,一位叫冯胜的征虏大将军来到祁连和黑的脚下,这位大明朝的第三功臣,以其独有的战略家军事家的慧眼,在河西走廊的要冲之地为中国历史上最雄伟的关隘奠立了第一块基石。

我顺着历史的经络,尽可能去理清那文明绵延的脉络。嘉峪关仅仅是一道边关吗?是,也不是。它更是一座熔炉。各色的民族、各色的文化都在这熔炉里冶炼。数千年来,边塞内外,打了和,和了打,这边汉、晋、唐、宋、明,那边匈奴、鲜卑、契丹、蒙古。和平与杀戮、征服与被征服、迁徙与聚居、繁荣与衰败,一次次地轮回。最终,风息了、剑息了,汉人与胡人在这片土地上共同生活下来。数千年的冶炼,他们的后裔已不分彼此。几百年的融合,最终炼成了中华民族这个共同体。

嘉峪关,依黑,傍讨赖河谷,扼守南北宽约15公里的峡谷地带,构成边关与天然屏障一体。它附近又有烽燧、墩台,交错纵横,形成攻防兼备的军事防御体系。1837年,清朝重臣左宗棠,收复新疆伊犁途经嘉峪关,策马登上关城,只见南贺兰横斜长空,西面戈壁浩瀚如海,北方黑威风凛凛,而雄关正处嘉峪制高点。刚收复祖国失地的他,饱蘸墨汁,挥毫写下“天下第一雄关”的牌匾。

我穿越这座关城,信步走出光华门外,放眼望去:祁连脉绵绵不绝,落日为终年不化的雪峰抹上了一缕淡淡的玫红,散发出一种意味悠长难以言表的柔和。几千年的烽火狼烟、几千年的世事沧桑,都溶进了这梦幻般的玫红之中。壮哉,雄关!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嘉峪关关城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嘉峪关关城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朱文鑫 更新:2018.02.01

文明遗址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嘉峪关关城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文明遗址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文明遗址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