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江迭公路 地球表面罕见的地质风光

迭部县 扎尕那 卓尼县 江迭公路 甘南州 定西市 新城镇 临潭卫城

甘南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甘南 > 甘南江迭公路 地球表面罕见的地质风光
胡文凯
订阅

图虫图库首批签约摄影师, 新时代出版社签约作家,乐途十佳。 用汉字和图片构筑一座城池,千山万水如若梦境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自驾遗落战境之上的一场追逐
  • 草原草甸放牧的小孩挺害羞
  • 其他人文一言不合就战争,悲壮的古战场

迭部卓尼的路上需要翻越雪,穿过数百公路的无人区。在这样的路上行驶离开甘南州扎尕拉,越野车闷声的叫着,这是廖无人烟的江迭路上唯一的声音。穿越这条路的意义在于寻找一种地球表面罕见的地质风光,我称之为遗落战境。

遗落战境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扎尕那越过第一个头,在谷内一群越野爱好者正在举行聚会,越野车就放在干枯的河道内。
车子就在这样的公路上行驶,这种看起来很糟糕的路面却让越野车跑的更欢了。

河谷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江迭公路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十月可能是去高原最好的季节,没有炎热也没有很冷,空气也不干燥,谷里的秋色也正好。谷内的秋色与车窗外的风相得益彰。每个人似乎都有一种野性,这种野性在这样的地方随时都会被激发出来,于是我扯破喉咙地喊,在城市里紧绷的样子在这里可以得到释放。沿着公路翻过一个又一个垭口,我已经记不起到底有多少个,我只是在每一个垭口都停车欣赏这造物主的杰作。

公路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车要闯过扎尕那背后的横断脉了,这一高度比扎尕那的主峰还要高。公路就从脉中较为低的地方穿过,这里已经快要长不出草了,坡上破裂的石块是风化而来,这一自然力量将在很久之后把整个脉都消灭掉。这是脉的轮回,也是必须要走的路,没有谁可以逃得过大自然的天机。

顶开阔地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高大冷峻的脉在这种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量之下也开始低下了头,这海子也是自然的儿。我走到海子身前,我看见折射出的阳光,我看见阳光融化了积雪,冰雪水汇集在这一片顶的草甸上,他们呼唤着顶的积雪,叫他们也下来,而顶的积雪也探身张望,这张望的影子又落在了海子里。

海子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谁知道江迭公路上带给人的惊喜有如此的多,正式踏上这条路是从告别顶开始的。弯弯绕绕的灰渣路就是江迭公路的真实样子了,这样的路不合适车队行驶,它就像是为独行侠量身打造的一样。一马当先,没有殿后,只留下滚滚灰尘,越野车就得加速快跑,沉闷的发动机声才能显示出野性的力量。

公路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路上景色如织,车内乐声飞扬。播放的是郝云的歌,歌词唱到:
我那可怜的吉普车
很久没爬也没过河
它在这个城市里
过得很压抑
虽然它什么都没说
但我知道它很难过
我悄悄地许下愿望
带它去蒙古国……
我很明白这样的心情这样的心境。
有的人25岁就死了,只是到75岁才埋葬。我们究竟是活了365天,还是活了1天,重复了364遍? ​​​没关系,此时来不得犹豫,因为风景一晃就消失在车后了,所以把握当下吧。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间的草色开始褪去,满满地变得将要和岩石、体、土地几乎一致了,于是一种红色的植物在其中显得格外耀眼,我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植物,分不清是花还是草,于是我只得下车一探究竟。

红色植物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明明记得两年前的江迭公里不是这个样子。那个时候几乎没有一辆车在路上行驶,也没有这么好的灰渣路,很明显这几年寻找远方和诗意生活的人慢慢开始变得多了起来。尽管如此,这一路人烟依旧稀少,这里太不合适人类生存了,光秃秃的坡上出了盘公路几乎剩不下什么来了。

灰渣公路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两年前也没有这个夏吾卡观景台,观景台修建的位置就在盘公路尽头的一处垭口,之前也都是在这里观赏。要是没有这块石刻我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攀升到了3679米的海拔,身边的姑娘一见这数字瞬间就开始了各种不舒服,于是越野车又开始了飞奔,其实垭口风大吹的人好冷也想离开了。

观景台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我知道前面的路海拔还会更高一些,因为眼前的顶已经是圆圆的包了。他们已是暮年,棱角早已经被打磨得消失殆尽,在包周围还有一些比较矮一点的还有一些棱角。底的杜鹃生长在滚落的石块之中,这些石块就是消失的脉,如同被斩首了的战神一样悲壮。这悲情似乎也感染了杜鹃,于是杜鹃在雪下开出红色的花,又在花落时为荒凉的谷留住长情的绿色。雄壮的景色让人动容,我想起了一句老话: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真希望这些圆圆的高个子还能再顶一会,好让年轻的脉多留下一些英俊面庞。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顶 风化效应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车窗外的植被开始丰富了起来。到了半腰开始有人放牧了,大胆的我们把车开下公路,开到一块草坪上去。这里能够很好的欣赏坡上红色的植物,一路看了不少黄色的植物突然换个色彩真的是把人给迷住了。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在草坪上凹造型也是一种乐趣,我们自己玩的欢把放牧的小伙子还给吸引过来了。小伙子才15岁,因为普通话讲得不是很好还是显得有些腼腆。

牧童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沿着公路我们继续向前,在底的丘陵地带放牧则是另一种风景,放牧的孩童也大不一样了。车子行驶在这片丘陵地带上,高标准的公路带给人的舒适感让我产生巨大的反差,这是一种野性和顺从的反差。正如这一片丘陵一样,曾经的野性和现在的和谐。藏族回族汉族在这里交汇, 同样的地貌上能形成牧场、梯田这样风格各异的生产方式,我想在古代争端自然不可避免,谈不拢自然就会开战。果然一块古战场遗址出现在车窗外,这是一块平坦开阔的地方,不敢想象有多少战士长眠于此。现在和谐共处的景象来自不易,路上的变幻的风景更能证明这有多么珍贵。

草甸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牧童 二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走过小镇来到这片丘陵地带,这里出了佛寺还能看见清真寺和道观。丘陵上的梯田主要种植的油菜花,沿途修建者不同的油菜花观赏点,有停车场还有卫生间,不知道油菜花开的时候有多美丽,因为我只能靠想象。梯田上作物青油油让人产生恍如春天的感觉,梯田间黄了叶子的树又把人拉回现实,我知道景色能够左右人的心情,心情又让人感悟,于是有了触景生情这个词语,我也一直相信行万里路胜过读十年书。

丘陵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在新城镇的坡上,我看到了一处古城,我不确定赶紧下车拍摄,后来请教了朋友才知道这是中国现存的最大的卫城—洮州卫城。

卫城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远观洮州卫城全貌,震撼无法言表。初始于汉名侯和城,后来更名洪和。从那时到朱元璋建立大明帝国,洪和城在一千多年里总是朝夕易主。吐谷浑、吐蕃的战马不时驰骋于洮州地面,扬起战乱的烟尘。洪武十二年,朝廷派精锐部队远征西北,征服了盘踞洮州的元朝残余势力,建立了洮州卫,并将破败不堪的侯和城予以重修扩建,老百姓便称其为“新城”。
也许我真的应该骑一匹马来,让达达的马蹄从昔日的唐蕃古道上走过。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甘南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10月来玩最佳。
甘南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胡文凯 发布:2018.02.15

自驾 草原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甘南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自驾 草原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自驾 草原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