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独有偶,手拿笏板的北朝女子

笏板 河北博物院 茹茹公主壁画 徐州博物馆 北朝彩绘双髻持笏女立俑

石家庄河北博物院

首页 > 博物馆 > 目的地 > 石家庄 > 无独有偶,手拿笏板的北朝女子

静观人事外,得趣山林中。游走在自媒与纸媒之间的老“文青”,希望永葆对世界的好奇之心。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博物馆一南一北两座博物馆中,手持笏板的古代女子,到底折射出了怎样的人文信息?

在古代,“笏板”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因此,历朝历代出土的文物中,女子手持笏板的形象极为少见,这一南一北的考古发现,也算无独有偶。更为巧合的是,这两位女性,都属北朝时期。魏晋南北朝,是中国精神史上一个极其自由、开放的时代,妇女们挣脱了秦汉时代礼教对女性的束缚,努力为自己争取权利,这一时期的女权达到了中国古代的鼎盛,历史遗迹、文物遗存中,出现手持笏板的女子形象就不足为奇了。从中亦可见,出土文物反映出的社会生活信息,远比史书上记载的更复杂、更丰富——题记

13岁夭折的东魏茹茹公主,墓室壁画手持笏板

河北博物院《北朝壁画》展厅 砾华 / 文图

河北博物院复原茹茹公主墓墓道壁画 砾华 / 文图

河北博物院复原茹茹公主墓墓道壁画 砾华 / 文图

茹茹公主墓壁画,是河北博物院《北朝壁画》陈列的一个主要部分。其中包括:墓道东西两壁、门墙、甬道及墓室壁画,都是以临摹复原的形式再现了原墓壁画风貌。

茹茹公主墓志铭碑文(拓片)

河北博物院复原茹茹公主墓壁画 砾华 / 文图

“茹茹”不是公主的名字,而是北方少数民族“柔然”族的别称。茹茹公主姓郁久闾,名“叱地连”,封号“邻和”。公元542年,茹茹首领阿那穰将孙女叱地连嫁给东魏丞相高欢的第九个儿子高湛,双方通过和亲结成政治联盟。不幸的是,茹茹公主13岁便夭折了。东魏天子下诏,为她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并施以厚葬。

茹茹公主墓墓室壁画(复原图) 砾华 / 文图

东魏茹茹公主墓壁画分布图(展览图片)

茹茹公主墓墓室壁画(线描图)

茹茹公主墓壁画布局严谨,人像比例准确,服饰生动逼真,显示出作者卓越的写实能力。尤为难得的是,在墓室主要位置出现了墓主人的形象!这个场景应该是在墓主人的内室,通过侍女成群的画面,着意表现茹茹公主的尊荣显贵。画面上共有七个女子,其中六人头梳双丫髻,手执羽葆、华盖、团扇、杯盏等物,应为茹茹公主的侍女。居中的那一女子,体态丰满,头戴峨冠,右手举手版作吩咐之状,当是茹茹邻和公主的形象。

笏板与手持笏板的古代官员(网络图片)

手板,又称“笏板”或“玉板”,在古代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古代大臣朝见天子时,双手执笏以记录君命或旨意,也可用来书写向天子上奏的章疏内容,为备忘提示用。《释名》写道∶“笏,忽也,备忽忘也。”《礼记·玉藻》写道:“凡有指画于君前,用笏;造受命于君前,则书于笏。”据说,笏板还有另外的作用,就是挡住自己的脸,以彰显龙威,上朝面见天子眼睛要望着笏板,表示对天子的敬意。可以说,“笏板”在古代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正因如此,历朝历代出土的文物中,女子持手板的形象极为少见。

徐州博物馆,笑容灿烂的双髻执笏女立俑

北朝彩绘双髻执笏女立俑 砾华 / 文图

2016年元旦期间,笔者行游徐州。在徐州博物馆《偶俑华采》展厅,竟然也发现了一位手持笏板的古代女子——北朝彩绘双髻执笏女立俑。

徐州博物馆《偶俑华采》展厅 砾华 / 文图

驮蓝汉墓出土汉代舞俑 砾华 / 文图

《偶俑华采》陈列,展出的是徐州地区出土的不同历史时期的陶俑艺术精品。印象最深的,除了双髻执笏女立俑之外,还有出土于驮蓝汉墓的一个“乐舞团”。翘袖折腰的舞俑们,身穿汉代流行的绕襟深衣,头发一律挽成发髻。“她们”或单臂上举或双臂甩袖,舞姿刚柔并济轻盈飘逸,给人无限的遐思。

驮蓝汉墓出土汉代舞俑 砾华 / 文图

“她们”身后,又有八个乐师。由于多数竹制的乐器已朽烂,只能看出其中一个正在弹琴,另外七个只能根据动作判断,或在吹笙或在敲磬……看着乐师们投入演奏的专注神情,耳畔似有一曲优雅的汉代古乐正在缓缓流淌。

北朝彩绘双髻执笏女立俑 砾华 / 文图

北朝彩绘双髻执笏女立俑,是徐州博物馆的镇馆之宝,1992年出土于徐州铜内华北朝墓。“她”端庄清秀,体态修长,灿烂的笑容令人过目难忘,并使人深受感染!这件陶俑,无论色彩样式还是形神兼备的人物塑造,都属同时期出土陶俑中的佼佼者。历经千余年,依然明媚鲜活。

北朝彩绘双髻执笏女立俑 砾华 / 文图

当然,最让我心动之处莫过于——这个女俑手中也拿着一只笏板!更为巧合的是,这两个手执笏板的女性形象,都属北朝时期。东魏是从北魏分裂出来的割据政权,都城在邺城(今河北临漳县西),以晋阳(今西太原西南)为别都。茹茹公主的公爹高欢坐镇晋阳遥控朝廷,势力范围包括今河南汝南、江苏徐州以北、河南洛阳以东地区。出土“北朝彩绘双髻女立俑”的徐州铜,正在东魏政权的统治范围之内。

宋书法家米芾书《木兰诗》碑帖

时间与地域如此巧合,从中是否传达出了某种“共性”呢?这首先让人想到“她们”所共处的时代。魏晋南北朝时期是精神史上一个极其自由、开放的时代,妇女们挣脱了秦汉时代礼教对女性的束缚,努力为自己争取权利,这一时期的女权达到了中国古代的鼎盛。在女性以前很少涉足的政治军事领域,都可见她们的身影(巾帼英雄花木兰的故事,就诞生于北魏时期)。在婚姻生活中,不少女性主动追求爱情,在社交与婚姻中享有高度的自由。她们还往往以家庭主宰的身份出现,当时民间有“健妇持门户,胜一大丈夫”之说。甚至,在这个被称为中国学术文化的“黄金时代”,妇女的表现也绝不逊于男子,给后世留下了许多珍贵的文化遗产。
所以,这一时期的历史遗迹、文物遗存中,出现一南一北手持笏板的女子形象就不足为奇了。从中亦可见,出土文物反映出的社会生活信息,远比史书上记载的更复杂、更丰富。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河北博物院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河北博物院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砾华漫步 更新:2018.03.11

博物馆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河北博物院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博物馆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博物馆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