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杏春深处,探秘“馒头窑”

河北 磁县 富田 磁州窑遗址博物馆

邯郸磁州窑富田遗址

首页 > 博物馆 > 目的地 > 邯郸 > 古杏春深处,探秘“馒头窑”

静观人事外,得趣山林中。游走在自媒与纸媒之间的老“文青”,希望永葆对世界的好奇之心。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博物馆磁州窑窑火,历千年而不灭,续写着黑与白的传奇。

历尽千年沧桑,经过千万次煅烧,熏烤痕迹浓重的“馒头窑”们,安详地站在滏阳河岸……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如今的磁州窑遗址,早已看不到“窑场麋集,瓷店森列,所占面积纵横二十余方里,四邻矿井相望,废物堆积如摩,街填巷溢”、“舟车络绎,售于他郡”的繁华,但磁州的窑火,历千年而不灭,续写着黑与白的传奇——题记

邯郸富田磁州窑遗址博物馆 砾华 / 文图

那天,从中国磁州窑博物馆出来,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展厅里那些黑白鲜明的瓷器,从日用品到艺术品,貌似灰眉土脸琐琐碎碎,而一旦深入其中,却会令人心生感悟:磁州窑奉献给人类的,不仅仅是生活的需要,更是历史延续中的文化积淀。于是,迫切地想去这些艺术品的诞生地走走。随后,循着高德地图,辗转二十几公里,来到位于峰峰矿区富田村的磁州窑遗址博物馆

邯郸富田磁州窑遗址博物馆内的“馒头窑” 砾华 / 文图

邯郸富田磁州窑遗址博物馆内的“馒头窑” 砾华 / 文图

磁州窑博物馆院内的碾槽 砾华 / 文图

峰峰古称“彭城”,是磁州窑的中心。方圆百里之内,元、明、清代的古窑遗址一个挨着一个,密密匝匝,蔚为壮观。富田窑遗址这座博物馆内,现存馒头窑7座,作坊4条,料池一处,古井、碾槽、砖窑散发着悠远古老的异彩,诉说着先民冶瓷的艰辛。

邯郸富田磁州窑遗址博物馆 砾华 / 文图

磁州窑,是民窑,也是享誉中外的“名窑”,以白底黑花的瓷器著称,是文人字画与瓷的深入碰撞,质朴、洒脱、明快、豪放。

邯郸富田磁州窑遗址博物馆 砾华 / 文图

杏花,称得上北方的报春花,有所谓“春来第一枝”之说。杏花吐蕊,北方的春天才姗姗来迟。富田遗址院落中,几棵杏树正开得热闹,枝头一簇簇的白,一点点的红,让人心头暖暖的,春意盎然应该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邯郸富田磁州窑遗址博物馆 砾华 / 文图

邯郸富田磁州窑遗址博物馆内的“馒头窑” 砾华 / 文图

从树干看,杏树的年龄似乎不短。老树新花,分外妖娆。北方春迟,许多花草树木还没来得及吐绿,土黄的馒头窑,窑顶干枯的衰草,古窑址内的色彩原本是萧索而单调的,陡然跳出如此悦目的深粉与轻红,怎不叫人心旷神怡。

邯郸富田磁州窑遗址博物馆内的“馒头窑” 砾华 / 文图

中国磁州窑博物馆陈列中的制瓷场景 砾华 / 文图

“馒头窑”,是老百姓的俗称。据说,北方的瓷窑,一般都是这样的圆窑。生火的位置就在窑门,那一格一格离地的横条,就是放煤烧火的炉膛。炉膛下面,可以直接把灰渣掏掉。炉膛四周马蹄形的平地,就是放置半成品的窑床。用馒头窑烧制瓷器,一般要烧九天,小火三天,中火三天,大火三天。如果是大型瓷器,则要烧二十多天,二十四小时不停,非常辛苦。

邯郸富田磁州窑遗址博物馆内的“馒头窑” 砾华 / 文图

邯郸富田磁州窑遗址博物馆内的匣钵 砾华 / 文图

每一座馒头窑,都是用废弃的匣钵装土后垒起来的,像一串串铜钱,古朴而独特。老百姓形象地称匣钵为“笼盔”——顾名思义,“笼”就是笼屉,用笼盔装好陶瓷半成品,一层一层隔开,可以增加产量;“盔”就是铠甲,烧煤和烧柴不一样,柴烧得草木灰落在器物表面,可以形成各色的釉变。煤的杂质太多,粉尘中含有各种矿物质用“笼盔”给陶瓷穿一件外衣,成品就干净了。笼盔作用虽大,但不能反复使用,老百姓就捡回去充当建筑材料,价廉物美,结实耐用。所以,匣钵墙称得上瓷乡的“符号”。

中国磁州窑博物馆陈列中的制瓷场景 砾华 / 文图

在古代,一个地方想生产瓷器,有几个条件是必不可少的:首先是瓷土,瓷土是制瓷的原料;其次是煤炭,煤炭是烧制瓷器的燃料;还有就是水运交通,因为古代陆运交通不发达,瓷器又有重量大、易碎等特点,因此瓷器的外运主要依靠水运。彭城有、有煤、紧挨滏阳河。古时滏阳河水量充沛,船运能直接到天津。磁州窑的瓷土虽然较粗,但因为其艺术性,依然能独树一帜。

富田磁州窑遗址古作坊中陶工剔刻瓷器 砾华 / 文图

富田磁州窑遗址古作坊中陶工剔刻瓷器 砾华 / 文图

在有180多年历史的古瓷窑作坊,我们还看到了磁州窑几种主要的装饰方法:黑釉剔刻花、彩绘、白地黑花、白釉剔刻花。无论哪一种,都堪称纯手工制作的民间绝活儿。尤其剔刻花,以刀代笔,在坯胎未干前刻花,通过娴熟的刀法,一气呵成。

中国磁州窑博物馆陈列中的制瓷场景 砾华 / 文图

也是在古作坊看过了工艺师的操作,我才知道:看似普通的泥土,原来竟有那么多讲究!各种元素的含量、粘度、硬度,都要符合制陶的要求,才能最终成为可塑之材。而且,从泥土到陶瓷,是一个既繁琐枯燥又一丝不苟的过程,对泥土和制陶工而言,都是一种苛刻的考验。可以说,每一件瓷器原本都是一团散乱的泥土,是制陶工匠以魔幻之手,与它们心灵交融,赋予它们灵动的生命,在炽烈的煅烧中绽放异彩。

中国磁州窑博物馆陈列中的制瓷场景 砾华 / 文图

彭城人制瓷,是从八千至一万年前就开始的,经秦汉、隋唐的重复和延续,宋金时逐渐繁荣而鼎盛,到了元代,更一跃而为北方最大的制瓷中心。醉心于泥土的芬芳的一代代陶工,历尽饥饿、战乱、贫困,仍不改对陶瓷的初心。磁州窑这一炉圣火,是他们用心血与用生命守护,才始终没有熄灭。南有景德,北有彭城——这一南一北两炉瓷窑,撑起了中华瓷器文明。

富田磁州窑遗址博物馆壁画(局部) 砾华 / 文图

富田磁州窑遗址博物馆壁画(局部) 砾华 / 文图

富田磁州窑遗址博物馆壁画(局部) 砾华 / 文图

老杏春深处,探秘“馒头窑”——这一天,从中国磁州窑博物馆到磁州窑遗址博物馆,才不过区区二十几公里路的辗转,就让我对磁州窑的认识有了升华:
磁州窑,具有极为鲜明的民窑特色,它被称为白与黑的艺术,是中国陶瓷史上的一朵奇葩。
磁州窑,创造性地将中国毛笔书画生动地绘制在瓷器上,开创了我国瓷器书法绘画装饰的新篇章。
磁州窑,自北朝创烧,于宋金元时期达到鼎盛,经明清至今,历千年而不衰。
磁州窑,辐射成为中国古代北方最大的民窑体系,传播广泛,影响深远、蜚声中外。
磁州窑,是在泥土中锻造生命,更是在人与泥土的对视和融合中创造神奇。
这个春日,终将难忘。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磁州窑富田遗址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磁州窑富田遗址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砾华漫步 发布:2018.04.01

博物馆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博物馆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博物馆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