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褶皱里的洋教堂

梅里雪山脚下 澜沧江流域 茨中村 天主教堂

迪庆茨中教堂

首页 > 其他宗教 > 目的地 > 迪庆 > 大山褶皱里的洋教堂
青沉
订阅

青青世界 ,沉沉如沙。常游走于滇西北山水间,在阅读中思考,行走中体悟人生。乐途灵感旅行家丨头条号创作者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雪山冰川梅里雪山脚下澜沧江畔
  • 特色建筑哥特式建筑钟楼,教堂,壁画
  • 民俗藏族、纳西族、傈僳族、汉族等不同信仰却和谐共融
  • 其他宗教藏区里的天主教

对澜沧江流域的印象是从十年前开始的,由于高反加晕车,从德钦坐车起至维西县城,一路昏昏沉沉唯一的记忆就是走不完的大峡谷。十年后从走德维路没有任何不适,记忆无比清晰,怀着些许期待,定要把所以的风景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深处的茨中村

从德钦梅里雪脚下起,云岭脉,怒脉把澜沧江和德维公路挤压得满是褶皱,车在大深处缓慢前行。刚拐进一座坳,又拐出来,接着再拐进去另一座坳,再拐出来,仿佛就没有尽头。表面上看似平静,实则急流涌动的澜沧江,江面狭窄,顺着脚迂回前行。对面同样巍峨高耸的大脉络却清晰可辨,但少有看不到树木的身影。前行中,大扑面而来,厚重而磅礴,压得人无比渺小。

云岭

约莫80多公里的路程,当地老司机用了近两小时才翻过云岭,抵达燕门澜沧江大峡谷,下车休整,顺便欣赏澜沧江峡谷的风光。澜沧江属湄公河的上游,当地藏语叫“雅曲”,意为“獐子河”,传说獐子被猎人追赶时,可一跃而过。到了燕门乡境内,澜沧江突然变得宽阔而平缓,围绕着一座乳形脉,宁静流淌,江水如蓝宛如月色,又称“达曲”意为“月亮河”。远望时如一弯新月镶嵌于高深谷之中,当地人称“蓝月谷”。再往前行便是茨中村,远远便可见一高耸建筑,那里便是我此行的目的地。

澜沧江峡谷

梅里雪,蓝月谷,藏族,纳西族村落,天主教堂这些连在一起,便会发现与1933年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在《消失的地平线》一书中的描写惊人的相似,难道藏在这大褶皱深处的洋教堂,就是他笔下香格里拉寺的原型么?

远眺梅里

车行自江边,新桥正在修建,只能走老路旧桥通过,在折叠又狭窄的临时便道上,车里同伴很默契的保持了沉默,怕一出声便会影响到老司机的专注和操作。终于驶上了旧吊桥,老司机吐出一口长气,似乎轻松了许多。

临时便道,新桥已竣工通车

同伴开始拿出手机拍照,但钢索依旧发出沉闷的声响提醒着我们,还需小心。可这一切对当地人来说本就是多余的,一辆播放着藏歌,载满货物的摩托车,从我们车边呼啸而过,车上的年轻小伙还打着口哨。难以想象当年修建茨中教堂的人们是如何通过溜索,把大量物资运送到对岸的?

老式钢索吊桥

正值深秋时节的村庄,叶落满地,几棵挂满了红果的柿子树在阳光下摇曳身姿,灿烂无比,让茨中村显得更加幽静美丽。这几年随着游客增多,村民们改造了自家的院子,开起了客栈,卖起了这里独有的玫瑰蜜葡萄酒和当地货。绕穿过村口几棵核桃再往村庄深处走十多米便到了著名的茨中天主教堂。

茨中村人家

走过外墙,推开虚掩的第一道大门穿过一个篮球场,一行人走了进去,中午时分,少有人会到这里。茨中教堂的门锁着,同伴格桑说教父可能吃饭去了,他去找找。格桑是这里的常客,经常带客人和朋友来茨中,拜访神父,有时也帮神父会带些生活用品。还没欣赏完大门的斑驳和理解透对联的意思,格桑和一个身穿黑色便服,身材矮小的大叔边走边聊向我们行来,想必这便是神父了。还没等格桑介绍,神父便主动和我们打招呼,十分谦逊礼貌。神父叫姚飞,08年受北京全国天主教会派遣到大理协助传教,后便来到德钦担任茨中天主堂神父。整个教堂只有姚神父一人,教堂里所有工作都亲力亲为,我想定是信念的支撑和对茨中这个地方的热爱,才能让神父一呆近十年。

茨中教堂大门

随神父走进大门,先映入眼里的是哥特式建筑的钟楼,四周围绕砖木结构的楼房形成一个四合院,中西合璧。教堂为东西向,法式钟楼呈十字形,共三层,高20米,前院、教堂、后院、地窖、花园、菜园、果园,结构合理,主次分明如今来看也算颇具规模,更不要说这是一百年前的滇藏区域了。记忆尤新的是教堂旁的棕榈、芭蕉,分别站在两侧,宛如卫士,保护教堂也见证兴衰。

教堂外景

教堂旁的棕榈、芭蕉

教堂内圆拱形门廊分联排竖立,四周墙壁天花板绘满了各式花纹图案,让我惊讶的是一种类似道家八卦图居然也在其中。一行人再参观了教堂内部后,开始向姚神父提问,希望得到姚神父的解惑,神父也耐心的一一作答。

教堂内景

教堂天花板,有种图案类似八卦

我对钟楼更感兴趣,便爬到上顶层,瞬间豁然开朗,放眼周围,田野村落,河谷雪尽收眼底。从钟楼上下来,阳光从两侧的圆形、半圆形窗户穿进来,明暗交错照在红莲上的圣像及泛黄壁画上如梦如影,映衬着十字架旁的点点白烛,恍如隔世瞬间让人穿越回到中世纪的发法国教堂。

穿进教堂的阳光

钟楼俯瞰教堂内景

出了教堂姚神父把我们带到了侧边的一个房间,算是茨中教堂的展厅,里面挂满了茨中教堂的老旧照片,在这里神父给我们简单讲解了教堂的历史。这得追溯到清朝道光年间罗马宗教设置西藏教区,想把福音送到雪域高原,但遭抵制失败,于是传教士们沿澜沧江而下,艰难的存在着,直到咸丰年间天主教进入德钦,维西等澜沧江、怒江沿岸,并在茨姑村建立教堂作为云南天主教堂的大本营,现在茨中村外十五公里处。但好景不长1905年发生维西教案,茨姑教堂被烧毁,法国传教士俞伯南,蒲德元被杀,天主教便向清政府施压,得到了赔款后1909年在茨中开始重建教堂,历时两年完成,也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茨中教堂。后来传教士们入乡随俗,帮人看病,救死扶伤,办学校搞教育,还结合当地文化传教,从现在教堂的对联中便可窥见一二。天主教便慢慢在茨中扎根下来,在漫长的时光洗礼中,大褶皱深处的澜沧江流域,形成了不同民族,不同宗教,和谐共处的局面。

教堂礼拜情景,翻拍于教堂

教堂拱形门柱

由于行程的原因不能耽搁太久,但姚神父还是带我们去看了种有“玫瑰蜜”的葡萄园,虽然此时我们只到看到了一排排的水泥杆和枯藤败叶,但还是可以从姚神父的叙述和神情中,想象出葡萄成熟后他丰收的喜悦。当年传教士为把这种叫“玫瑰蜜”的品种从法国带来,还花了不少心思。传说用了很多方法均未成功,人还未到,种子已开始发芽,后来种植葡萄的专家帮提出,将洋芋掏空,放入种子延缓发芽时间,但路途实在太遥远,种子还是发芽了。最后,一个叫国尊贤的法国人无奈之下将长到一定高度的发芽种苗,嫁接到当地葡萄树上,种苗就这样活了下来。之后传教士们开始大量种植,也让当地人种植,并把酿制葡萄酒技术也传授给他们。这种象征耶稣圣血的葡萄酒在酿出的那天就成为做“弥撒”的必需品。没想到的是今天这个“玫瑰蜜”在欧洲已经绝迹,而在茨中却蓬勃生长。葡萄园内还有两颗当年从海外带来的蓝桉,月桂现已成为百年大树。

窗外的葡萄园和蓝桉

告别了姚神父离开教堂,才发现教堂的右边是茨中的民房,其中有两家人的房顶上插着经幡,房屋中间的空地还有玛尼堆。格桑大致给我们介绍了茨中村的情况,村里有藏族、纳西族、傈僳族、汉族等,有信仰天主教的,有信仰佛教的,有些甚至一个家庭里有信仰几种宗教的情况,但大家各信各的教,互不干涉,天主教要祷告,佛教要诵经都相安无事,老一辈的人用藏语念《圣经》唱赞美诗在这里,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藏传佛教盛行的迪庆这简直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奇迹。1923年,美国学者洛克到访过茨中后曾在文中写到:在“亚洲最孤立的地方”交通闭塞的澜沧江峡谷,能欣赏到莫扎特和肖邦的钢琴曲,品尝到“玫瑰蜜”酿造的正宗法国葡萄酒,体味到地道的欧洲风情,真是不可思议!

哥特式建筑钟楼

在松赞茨中用过午餐后,格桑又带我们又回到村里,专门去一户人家品尝这里独有的“玫瑰蜜”。这是一户纳西人家,主人时分热情,拿出窖藏了三年的葡萄酒,倒在杯中色泽红润,还别说真的有点像血。我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第一感觉像在喝葡萄汁,下咽之后才有酒的味道,当然对于不懂葡萄酒的我来说,只是感觉酸甜酸甜的非常好喝,同车的女同胞们也忍不住喝了好几杯。

“玫瑰蜜”葡萄酒

在茨中有经历百年沧桑的教堂,有插着经幡堆着玛尼堆藏族民居;有柿子树、核桃,也有蓝桉,芭蕉,棕榈;有老人用藏语唱赞美诗,也有着纳西族服饰的人在酿葡萄酒。诸多再平时生活里感觉不应该在一起的人和事物,在这里却紧密相连,不显突兀,而是一种和谐的方式共融在一起,也许这就是一百年来生活的另一种延续。

从对岸远眺茨中村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茨中教堂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特别提示:礼拜天,圣诞节最好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推荐景点:

澜沧江大峡谷

美食佳酿:

法国“玫瑰蜜”葡萄酒

特色住宿:

村中客栈可供住宿

目前不收取费用

茨中教堂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青沉 发布:2018.04.21

雪山冰川 特色建筑 民俗 其他宗教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茨中教堂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雪山冰川 特色建筑 民俗 其他宗教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雪山冰川 特色建筑 民俗 其他宗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