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在巴黎与春天相遇

巴黎 卢浮宫 蓬皮杜 香水 浪漫 香榭丽舍 莎士比亚书店

法国巴黎

首页 > 文艺范 > 目的地 > 法国 > 终于,在巴黎与春天相遇

至今没有写出一篇让自己十分满意文章的树妖姑娘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文艺范巴黎太适合谈论文学艺术

伦敦公寓窗外干枯了一整个冬季的树开始冒绿叶时,我决定去巴黎。出发之前对这座城市并无太大期待,因为听去过巴黎的朋友们谈论巴黎,绝大部分都是中性甚至是有点消极,很奇怪我来巴黎几天后,深深被这里吸引,甚至产生“为了以后能多来巴黎过周末,要不要毕业后先在伦敦找个工作”的想法。

我太喜欢这里,如果苏格兰是我北方的爱人,坚定而又不羁,有天空有大海,那么巴黎,大概是我南方的爱人,细腻又精致,有知性也有烂漫。

卢浮宫 摄影/Mengxuan Li

卢浮宫 摄影/谭笑

卢浮宫 摄影/谭笑

遇见卢浮宫的落日熔金和博大精深

我们去了两次卢浮宫,第一次是看日落与星起。那是个晴天傍晚,最开始太阳仿佛挂在玻璃金字塔的顶端,随着时间流逝沿着金字塔的一条边快速滑下,到平地上时速度好像慢了下来,难道是远处树丛摩擦力大的原因?这时的阳光还闪着耀眼的光芒。

没过多久,太阳渐渐消失,天空出现舒缓的霞光,黄色在最里面,中间是红色,最外面是天空的蓝色。透过玻璃金字塔看向远方,然后再低头看看水池边缘倒映出的“另一片天空”,不知道该感谢自然的馈赠还是贝律铭先生的高超技艺。他在他的时代创造了让所有遇见的人都为之感动的建筑,于是我开始对人类的未来有种期待,就像20年前他们在建造或者创造这个未来世界时的期待一样。

慢慢地,蓝色开始侵蚀另外两种颜色,月出时分,玻璃金字塔的灯也星星点点亮了起来,我想起郭沫若的《天上的街市》,“远远的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那一刻我已经分不清,眼前闪烁着的,是天上的明星还是玻璃金字塔的灯光,或者是它们两个的相得益彰。

卢浮宫 摄影/谭笑

卢浮宫 摄影/谭笑

卢浮宫 摄影/谭笑

天完全黑了,我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并决定第二天白天再去趟卢浮宫

白天的卢浮宫有点拥挤,本着“随意感受,不求甚解”的原则,我们在偌大的博物馆里闲庭信步,走马观花,瞻仰被层层安保措施和游客包围的“蒙娜丽莎”巨星,欣赏拉斐尔画中的典雅柔美的圣母们,感受“断臂维纳斯”或是“胜利女神”的雕塑美。之前在大英博物馆我就对古巴比伦或者说近东、中东的文化很有好感,卢浮宫也有不少那个时代或者那地域的文物,我有点激动,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因为时间关系没有看到德拉克罗瓦的《自由引导人民》。

摄影/谭笑

摄影/谭笑

摄影/谭笑

遇见平和优雅的死亡和无处不在的新生

清晨走在去蒙帕纳斯公墓的街上,隔着被木藤廖爬满的墙,园内高高低低的十字架隐隐约约可见。本以为墓地应该是灰黑色的,一进园,满目的春光便向我袭来,晃得我措手不及。路消失在坡上,坡消失在草下,树在路的两头,花在树的脚下。

抱着拜访长眠于此的作家们来,我对着满眼法文的地图开始一个个查莫泊桑、杜拉斯和波伏娃的位置。在寻找她们的途中,被其他墓地吸引。每个墓地都有自己独特的形状、质地、颜色、植物以及植物的形状、植物的种类、植物的颜色。那位把绿植当十字架的前辈,一定对自然饱含深情,那位摆满着希腊柱式和贝壳的前辈,一定对古老海洋文明心存向往,那些已经长满青苔,青苔上又长出植物的墓地主人,一定有颗慈悲的心。然后我问自己,当作家、诗人和当作曲家、医生、工人、家庭主妇、建筑师有什么区别吗?至少在死亡面前是没有的。

摄影/谭笑

摄影/谭笑

摄影/谭笑

路过刻着船帆的墓碑,我想起顾城的诗,他说“一个人,可以活得久,也可以活得不久;可以做一个艺术家,也可以锯木头,没有多大区别。”所以我想问那位墓碑刻着帆船的前辈,他是一生在水里开疆拓土,或是一直有个扬帆起航的梦,也没有区别吗?答案是有的,对于别人来说是没有,于你本身而言,有的。

摄影/谭笑

摄影/谭笑

摄影/谭笑

摄影/谭笑

于是我和一个个死亡错过,紫色的三色堇开得略显诡异,银叶菊带着些许悲伤,一品红红得妖艳,于是我一个个生命相遇,花叶青木的红果子可爱,欧石楠有种向上的生命力量,欧洲报春开得五颜六色,瓜叶菊和雏菊争奇斗艳。

遇见无处不在的浪漫和无处不弥漫的气味

太多东西都不能刻意追求,一旦很有目的性,它们便不存在了。

你可以在巴黎很多地方感受浪漫,这种浪漫是舒服的,至少不是刻意的。比如香榭丽舍街旁的绿地,或者巴黎圣母院后面的绿地,你们坐在椅子上感受热浪中偶尔吹来的一阵凉风,谈论《爱在日落黄昏时》的相爱和衰老,谈论蓬皮杜里让你喜欢的设计或者艺术风格,甚至是伦佐皮亚诺和理查德罗杰斯的合作和破裂。然后你会觉得,巴黎太适合谈论文学艺术。

我一直不太喜欢国内的书店,大概是小时候因为看书被售货员说“不买就别看”的脸皮薄后遗症,再有就是那些打着“文艺”旗号的书店,总给我一种装腔作势的感觉。我喜欢巴黎的书店,不需要正襟危坐,窝在沙发里,躺在壁炉前,趴在睡床上,看书本就是件十分休闲的事情。

摄影/谭笑

巴黎书店是真实不做作的文艺,就像我第一次坐姐姐车时,第一个印入我脑海的词叫“messy”,她的后座上摆着六七本书,后挡板上塞满了书,在驾驶座手能够到的副驾驶范围内放着几本书,见我发呆,她赶忙把副驾驶的书扔在后座上,说,姐姐别的不多,就是看过的书多,我当时满脑子只有一句话,这才是真热爱啊。

摄影/谭笑

如果浪漫有味道,那么每个人的浪漫都自成一派。没有什么问题是一种香水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就混搭两种。
我和孟轩在老佛爷里试了几种香水,从祖马龙的“含羞草与小豆蔻”到百瑞德的“流浪者之歌”。我和她对香水有截然不同的偏好,她问我喜欢大众香水会不会有撞香的尴尬?我说,我恨不得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和我用同一款香水,那样子走到任何地方,闻到的都是自己喜欢的味道。
很久之前听过一个故事,在没有创造出鞋的时候,对于走路有两种方案,一种是在每个人的脚上包一小块牛皮,一种是在每条路上铺满大块牛皮,评价是选择前者的人很智慧,我对这个故事记忆犹新是因为我当时选的是第二种,直到现在我也无法说服自己接受那个评价。

因为和巴黎初次见面,我不是很了解巴黎的过去,所以产生不了怀旧的感觉,但是如果不来巴黎,我不会发现,自己深爱着所处的时代。
我开始喜欢《午夜巴黎》中斯坦因说的那句话:“我们都惧怕死亡,并质疑在宇宙中我们身处何处,艺术家的使命,不是向绝望屈服,而是找一方解药,来对抗存在的虚无。”
我开始觉得旅途中遇到的人,至少占百分之四十,每个人都有TA那种魅力又独特的细微之处。

摄影/Mengxuan Li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巴黎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同学/朋友共同体验。
4-5月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推荐景点:

巴黎圣母院 蓬皮杜 卢浮宫 莎士比亚书店

巴黎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莲雾浮生(谭笑) 发布:2018.04.23

文艺范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巴黎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文艺范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文艺范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