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呼玛,亲历那些朴树的歌

流行音乐 朴树 呼玛 风光 黑龙江 公路 赏花

大兴安岭呼玛

首页 > 赏花 > 目的地 > 大兴安岭 > 行路呼玛,亲历那些朴树的歌
刘鲸鱼
订阅

步履不停、不务正业的经济研究员,试睡员,签约摄影师,专栏作家。 一念旅行达人 ,一念人生玩家。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文艺范一路听歌,朴树音乐中的旋律仿佛都为呼玛而生,那些歌词,一一得见。
  • 森林这里有最原始的狩猎民族鄂伦春,有最原始的樟子松母树林,有最茂密的白桦林。
  • 赏花我的那些花儿,开在呼玛。
  • 其他户外大兴安岭是一部天生的公路片,自驾是驰骋森林、田地、江河的不二选择。

善良又疏离的模样,清澈又疲倦的声音,总是暖暖地,然后在灵魂深处中生出一丝薄雾。

这,是我印象中的朴树。听不太懂朴树的歌:总是意象的刻意堆砌,为了押韵而放弃语意贯通,极度抽象化的表达手法让人不知所云。

首图与本图均为朴树海报网络图片

首图与本图均为朴树海报网络图片

终于,我来到呼玛。

朴树的歌忽然仿若一刻刻亲历的片段,每一个名词,都在由浅及深的拉着我们去往朴树自己勾勒的画面里。那一刻,呼玛指引着,每段歌词在旷野中语义贯通,每段旋律在山林里婉转疏朗。

且行且歌,呼玛的旅程,一直有朴树陪我。

那些花儿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那些花儿》

呼玛,有种花儿叫“达子香”。

这种杜鹃科的植物,花朵开放先于枝丫萌发,漫漫覆盖住尚未消解春寒的兴安岭。远远望去,山林,有了少女般鲜嫩妩媚的色彩。矮矮的达子香,在日光下簇拥着、释放着,单薄的花瓣、纤弱的花蕊总是在寒风中显得不胜娇柔,又莫名倔强。

达子香名字的来源于当地民间流传着一个悲壮的故事:康熙年间,鄂伦春人为了抵抗毛子兵(俄国人)入侵,在其必经之路设下埋伏,准备予以重创。然而,毛子兵来犯时,却突然改变行进方向。眼看着设好的埋伏就要白费,敌人将畅通无阻地洗劫村庄,万分焦急的时刻,一位勇敢的鄂伦春姑娘——达子香跨上猎马,利用毛子兵的好色之心,成功地将其引进埋伏圈。一时间枪声大作,中伏的毛子兵发疯似的追赶阿香,把仇恨和怒火发泄在她身上。无数子弹无情的射向阿香,受惊的猎马驮着美丽的阿香继续在山野间驰骋,她的鲜血遍洒兴安岭。

大败之后,毛子兵再也不敢轻易侵犯大兴安岭边境,可是阿香却悲壮辞世。第二年,在她鲜血洒过的满山遍野,到处开满了火红的鲜花,当地人为了纪念阿香,就把这种花叫做“达子香”。

传说已经老去,达子香却一如往昔,如约而至。春日呼玛,那些花儿,在大兴安岭的每个角落静静绽放。没有树叶、没有枝蔓、直率地朝着日光的方向,那是一副生于山林、长于山林的没有牵绊的少女模样。

白桦林

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
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
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
小伙子拿起枪奔赴边疆
心上人你不要为我担心
等着我回来在那片白桦林
——《白桦林》

与俄罗斯一江之隔的呼玛常能觅见大大小小的白桦林,与俄罗斯的国树类似的,这里也常能觅见对岸阿穆尔州跨江而来的美丽动人的俄罗斯姑娘。与《白桦林》这首歌一样的小调特征和手风琴,呼玛,是一个充满俄罗斯风情的地方。

多数中国人对俄罗斯最熟悉的印象,来源于二战时期的苏联。与中国人民艰苦卓绝的抗战不同,艺术和爱情使二战时期的苏联的更多了几分浪漫和悲壮。如《白桦林》中唱的那样,日日夜夜的盼望,无数的苏联姑娘盼来的却是心上人战死在远方沙场的噩耗。她们甚至没有资格珍藏烈士们留下的卫国勋章,因为她们只是青梅竹马的情人,还不是烈士的妻子。

在呼玛,那些活泼俏丽的俄罗斯姑娘,在传统音乐中突然显露出苦寒和战争遗留在基因中的坚韧和乐观。战争让男人奋不顾身,爱情让女人苦苦等待,而呼玛让我们在和平年代可以尽情缅怀。

走在呼玛的白桦林间,江对岸的异国,也有着一样的白桦林。书上说,白桦喜欢阳光,生命力强,在大火烧毁的森林以后,首先生长出来的经常是白桦,常形成大片的天然白桦林。这些白桦林并不是参天大树,却聚积成群,有着一种肃穆而热烈的神采。

猎户星座

那些死去的人 停留在夜空
为你点起了灯有时你乘起风 有时你沉没
有时午夜有彩虹
——《猎户星座》

《猎户星座》是朴树离开12年的回归之作。人们纷纷感慨,朴树出走半生,归来已不是少年。人们歌颂“送别”,歌颂“归来”,可朴树唱的是:你爱的和爱你的,终有一天会离你远去。留下的不过是妄想,放不下的,你也不得不放。

大兴安岭的猎户星座照耀着许许多多猎户的民族。从鄂伦春到鄂温克到达斡尔,曾经的呼玛的夜晚,没有人潮声、没有喧闹声,只有篝火、风声和长歌。下山、搬迁、聚居,如今的世界对于擅长辨别方向的古老的猎户,却仿佛是迷宫。

绵绵不绝的来自现代秩序的关心和帮助,让猎户成长、进步,也伴随着轻如指尖的触痛。村口、巷口,都是踟躇的路口;清晨、日暮,何处是猎户的归宿。高晓松曾说,朴树是最诗意的人。他不参与世上的琐碎事,敏感纯净,仿佛只生活在云端,靠着歌与人间牵连。这话放在猎户身上也并不为过。然而不应时的文化、不成熟的科技、不发达的社会,让种族的延续和发展成为困境。

从固执、到质疑、到接纳,大兴安岭上的猎户星座,怀揣着最好的青春和爱还有英雄梦想,学会了在世俗中成长。

且听风吟

大风声 像没发生 太多的记忆
又怎样放开我的手
怕你说 那些被风吹起的日子
在深夜收紧我的心
日子快消失了一半
那些梦又怎能做完
——《且听风吟》

呼玛,是风中漂浮的日子。
山谷风、焚风、水陆风,各种各样的风将呼玛的天空变得清澈蔚蓝。

白天,山坡上因太阳辐射而增温,使与其接触的空气较谷地上同高度空气温度高,空气受热膨胀,上空空气由山坡水平流向谷地,然后下沉至低层,又由谷地向山坡流动再沿山坡上升,形成低层由谷地吹向山坡的谷风和谷风环流。夜间,山坡上的空气由于山坡辐射冷却而降温较快,谷中同高度的空气降温较慢,形成风从山坡吹向谷地的山风和山风环流。这是呼玛每个山谷中盘旋的山谷风。

越山气流在迎风坡上被迫抬升而逐渐降温,水汽凝结,引起降雨,空气变干,越过山顶后沿坡下沉,气温上升。背风坡同高度上气温就要比迎风坡上高得多,使得到达背风坡下部和山麓的气流既热又干。强烈的焚风所经之处,植物迅速发黄以至枯萎,犹如经火焚烤。这是令呼玛许多山面疏有植被的焚风。

白天,地表受太阳辐射后,陆地升温比水系迅速,陆地上气温显著地高于附近海洋上的气温,空气受热膨胀,陆面气压低于水面气压,上层的空气从陆地流向水面,然后下沉至低空,又由水面流向陆地,再度上升,形成风动环流。这是翻滚在黑龙江、呼玛河等呼玛水系上的水陆风。

老百姓并不需要区分各种风的不同。看着天边的条状斑驳的云,当地人告诉我,明天又是一个大风天。而我,笑着,且听风吟。

平凡之路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平凡之路》

用两个字来归纳《平凡之路》,便是“经历”。

是朴树的经历,是韩寒的经历,同时也是所有人的经历。凡经历过的,都能从中看到自己。并在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情不自禁在脑海里回放过往,尤其是那些经历过低谷、经历过孤独、经历过绝望,又从未放弃。

大兴安岭,是一个有经历的地方。战乱、灾祸、繁盛、安稳,都一一被铺平踩在脚下,成为一条条坦荡而舒缓的路。无论是大清龙脉、掘金胜地、边境小城、玛瑙之乡、山林宝库,这些过眼云烟,最终化为平凡。

初到大兴安岭“惊鸿一般短暂,像夏花一样绚烂”,慢慢在每条不知名的路上留下脚步,才惊觉“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在路上,拦下一辆车。好客热情的东北人,并不会让你觉得生分。然后驰骋,走过大兴安岭白云苍狗的过去,走过大兴安岭是岁月静好的如今,与时间一起在大兴安岭上留下走过的印记。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呼玛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呼玛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刘鲸鱼 更新:2018.05.08

文艺范 森林 赏花 其他户外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呼玛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文艺范 森林 赏花 其他户外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文艺范 森林 赏花 其他户外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