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门关上,余音绕梁“二人台”

雁门关 山西代县 河曲 二人台发源地 民族融合 走西口

忻州雁门关

首页 > 演出表演 > 目的地 > 忻州 > 雁门关上,余音绕梁“二人台”

静观人事外,得趣山林中。游走在自媒与纸媒之间的老“文青”,希望永葆对世界的好奇之心。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演出表演雁门关,是二人台的主要发源地。在这里观看一场原汁原味的演出,如同寻到了源头活水。

二人台是唱出来的诗,咏出来的歌。艺人们歌着舞着,唱着跳着,嗓音高亢嘹亮,动作宽阔舒展,携着泥土芬芳,草原风情,野韵律,大河涛声……滚滚扑面而来。他们的表演,犹如浓墨重彩的传统年画,浸润着乡风乡情和乡愁,观之亲切,回味悠长——雁门关,是二人台的主要发源地。在这里观看一场原汁原味的演出,如同寻到了源头活水,欣喜莫名——题记

雁门关上雁难飞,古来征战几人回

北方关隘雁门关 砾华 / 文图

有道是:天下九塞,雁门为首。
雁门关,这个自古以来就闻名天下的北方关隘,一直在传说中巍然耸立。《海经》说,此关之所以名“雁门”,是因为:每年春天,南雁北飞,口里衔着芦叶,飞到雁门关时盘旋半晌,直到芦叶落到地上,才在声声叫喊中艰难地飞过关门。

北方关隘雁门关 砾华 / 文图

北方关隘雁门关 砾华 / 文图

雁门关建关超过3000年,被眷为“中华第一关”。她南控中原,北扼塞漠,不仅对我国历史上的政治,军事,文化,交通,商贸和民族交融等方面产生过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更为中华民族大融合和中国多民族文化形成做出重要贡献。从战国时期赵武灵王派李牧戍边起,到后来秦,汉,隋,唐,宋,明,清各个朝代,直到最后的抗日战争,这里硝烟战火从未间断。据史学家统计,发生在这里的知名或影响历史进程的战争就有140多次,无数中华民族英烈在这里尽忠报国,名垂千古。

北方关隘雁门关 砾华 / 文图

北方关隘雁门关 砾华 / 文图

最早对雁门关的了解,是少年时读李贺的《雁门太守行》:“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胭脂凝夜紫。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诗中描写的十万火急的战争形势紧张激烈的战斗场面,对雁门关的仰慕之情便油然而生。后来看戏听书,更为杨家将忠心赤胆,气贯长虹,前仆后继,血洒金沙滩,勇镇雁门关的英雄行为所深深地震撼。

北方关隘雁门关 砾华 / 文图

北方关隘雁门关 砾华 / 文图

踏上青石板路,迎着一面面随风飘扬的大旗,我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唯恐惊动那些远去的历史。但是,这样一个古代战争多发之地,这样一个易守难攻的塞外边界,历史记忆又怎会轻易抹掉?那些披坚执锐的古代将士威风凛凛如在眼前:他们或横刀立马,杀入敌阵;或刀枪相击,血染征袍……耳畔战鼓如雷,战马嘶鸣,一种震憾顿时回响在心中。

北方关隘雁门关 砾华 / 文图

明代以后,随着我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疆域形成,雄关如铁的防守已是多余,雁门关史命已尽,自此,这只“大雁”就静静地卧在雁门深深的褶皱里。
登上雁门关长城,俯视四野。烽火台一座连着一座,以绿色为背景,穿插在大之中,此起彼伏,绵延不断。极目四望,大、街道、房屋……一切都在脚下,内心忽然变得宁静而空灵,平稳而充实。

雁门关西口外,“走西口”唱响二人台

北方关隘雁门关 砾华 / 文图

雁门关艺术团表演“二人台” 砾华 / 文图

到访雁门关,是在“五一”小长假。走进雁门关瓮城,只见台阶上坐满了游客,似乎正在等待一场演出开始。往对面看,舞台上几个朱唇粉面穿红着绿的男女正在候场。原来,他们是雁门关艺术团表演“二人台”的演员。

北方关隘雁门关 砾华 / 文图

雁门关戏楼戏台 砾华 / 文图

雁门关戏楼戏台 砾华 / 文图

追根溯源,二人台的起源和形成竟是从“走西口”开始的。
清代以来,民间曾有谚语:“雁门关上雁难飞,归化圆宝如堆。西亢旱没啥事,归化一荒嘴揪起。”所谓“嘴揪起”,就是饿肚子的模样。雁门关在今西省代县西北,为西冲要三关之冠,归化即内蒙古呼和浩特一带。这句谚语的意思是说:归化为商贾辐辏之地,对于西经济的影响极大。西的一些地方,即使本省发生大旱,对于当地社会并无太大的影响;但如果归化一带发生灾荒,那这些地方的民众就只能忍饥挨饿了,由此反映出旧日西对于口外经济的依赖程度,这也正是大批西籍“雁行客”,迫于生存的压力,离乡别土,春去秋回“走西口”的原因所在。

雁门关艺术团表演“二人台” 砾华 / 文图

雁门关艺术团表演“二人台” 砾华 / 文图

“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女人挖野菜,男人走西口”,当“走西口”成为当时西许多地方一种普遍的生活现象,当“走西口”者身处塞外边远苦寒之地,常年奔波在举目无亲的茫茫草原和无垠沙海,家乡的语言、家乡的风俗,尤其是家乡的亲人成了他们心灵的寄托。而留守家中的亲人则日思夜想,将绵绵思念化作牵肠挂肚的苦苦等候,于是,那浓郁的化不开的一腔愁绪就化作了向天而歌,化作了震撼人心、催人泪下的“二人台”。在荒凉的西口路上,“二人台”驱赶着孤独,冲淡着苦难,带来了快乐,成了拓荒者生活中的开心果。

《五哥放羊》:人看人心动,人唱人陶醉

雁门关艺术团表演“二人台” 砾华 / 文图

那天,雁门关艺术团的表演中,二人台传统经典剧目《五哥放羊》将整场演出推向高潮。这出戏从一百多年前一直唱到如今,依然是千唱不厌,百看犹新,真可谓:人看人心动,人唱人陶醉。

雁门关艺术团表演“二人台” 砾华 / 文图

雁门关艺术团表演“二人台” 砾华 / 文图

《五哥放羊》中的“五哥”是一个穷苦的放羊娃,他也是随着“走西口”的人流来到蒙古土默川,为财主家放羊,墩厚勤快的五哥赢得了财主女儿三妹子的爱情。但是,两人的爱情很快被财主发现,遭到强烈反对。倔犟的三妹子以绝食抗争,用死表达了对五哥刻骨铭心的爱。三妹子死后,五哥与三妹子的尸体拜堂成亲,演绎了一曲催人泪下的爱情悲剧。这出二人台以一年十二个月的形式描述二人的爱情故事,三妹子对“五哥”的那片真情实意,几乎充溢于每段每句,无论对于歌唱对象还是听众,立刻就能唤起一种亲近感。

雁门关艺术团表演“二人台” 砾华 / 文图

“正月里来正月正,正月十五挂上红灯,红灯挂在大门外,单等五哥他来上工。二月里刮春风,三妹子爱扎那红头绳,先擦胭脂后搽粉,问一声五哥亲不亲?三月里是清明,五哥放羊在中,羊在那前面人在后,只瞭见黄尘瞭不见人……”如果说,人世间的爱情都是因“惦念”而生,还有比这更实在、更质朴、更贴心、更温暖、更亲切、更动情的“惦念”吗?

雁门关艺术团表演“二人台” 砾华 / 文图

二人台是唱出来的诗,咏出来的歌。艺人们歌着舞着,唱着跳着,嗓音高亢嘹亮,动作宽阔舒展,携着泥土芬芳,草原风情,野韵律,大河涛声……滚滚扑面而来。他们的表演,犹如浓墨重彩的传统年画,浸润着乡风乡情和乡愁,观之亲切,回味悠长——雁门关,是二人台的主要发源地。在这里观看一场原汁原味的演出,如同寻到了源头活水,欣喜莫名。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雁门关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雁门关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砾华漫步 更新:2018.05.04

演出表演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雁门关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演出表演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演出表演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