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玛,祭江,萨满,鄂伦春

呼玛,祭江,萨满,鄂伦春,大兴安岭,黑龙江,篝火,猎人,森林,祈福

大兴安岭呼玛

首页 > 其他宗教 > 目的地 > 大兴安岭 > 呼玛,祭江,萨满,鄂伦春

从事职业摄影28年,几十幅作品在全国摄影比赛比赛中获奖,多家专业图片机构签约摄影师,摄影培训学校讲师。乐途专栏作家。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江河黑龙江边,呼玛小镇江正在上演一场祭江大礼。
  • 民族村寨白银纳乡鄂伦春民族乡
  • 其他宗教萨满教,萨满
  • 摄影许多民族特色
  • 森林大兴安岭中的狩猎

人,如果没有了信仰崇拜,也就没有了精神的皈依,就会充满恐惧。
就像你从小信任父母一样,你现在也在信着神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神,只是很多人自己不知道罢了。

但鄂伦春人知道,因为他们身边有“萨满”。
因为“萨满”是能够与神灵沟通的人。

黑龙江边的呼玛小镇是一个站在十字路口就能看到四面尽头的小镇。五一前三天的小镇江边正在上演一场祭江大礼。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真实的鄂伦春人,更是第一次见到早已在传说中仰慕已久的萨满。
这是一位身材矮小的女萨满,84岁的高龄让她的脸上堆满了皱褶,他站在人群中间,身穿让人眼花缭乱的萨满服,头带萨满头饰,左手拿着狍皮绷的神鼓,右手拿着不知什么做的鼓槌,一边敲一边走动(本来应该跳动的,但是年事太高跳不动了),嘴里振振有词,虽然听不懂说的内容,我猜应该是在说神话和神灵沟通吧!反正即使她说鄂伦春语对我来说也是“神话”

三十多位鄂伦春人身着鄂伦春传统服饰,在她身边站成一片,一位大约60岁左右的女长者大声传递着萨满的指令。随着口令,人群整齐跪倒,分四次向东南西北四方虔诚叩拜。祈求四方神灵保佑祭江顺利。

围观的人群中有些人开始躲避着叩拜的方向,向旁边闪开。后来听旅游局的李帅说:“鄂伦春族的祭拜是通神的,很灵验,普通人是承受不起的,当地人都知道,所以会躲开”。看来只有我们这些不明就里的外来人还傻不愣登地在前面拍照。

叩拜完毕众鄂伦春人坐在一旁带来的狍皮褥子上,萨满敲起神鼓开始为众人祈福。有人把一只里面装了燃烧着神香的勺子放在她面前的地上,一缕青烟扶摇而起,围绕着萨满飘向天空散向四方。这是在给萨满净身,谒见诸神自己先得搞得香香滴!

祈福毕,鄂伦春众人向县领导和贵宾们献上代表他们心意的“希瓦”(一种类似哈达的红色丝巾)经过萨满祈福过的希瓦赠予佩戴者能够保佑家人平安健康、吉祥如意、全都硬硬朗朗哒!

鄂伦春希瓦的红色给佩戴者带去吉祥如意。希瓦下方有六条不同颜色的线分别是黄、红、蓝、粉、绿、黑分别寓意为黄色代表萨满,红色代表生命、血液、太阳、篝火,蓝色代表蓝天、水,粉色代表花朵,绿色代表大自然,森林,黑色代表大地。鄂伦春族信奉的是万物有灵,把所有的祝福象征凝聚在一条彩带上,给远方的客人送去满满的祝福。据说鬼怪会把红色的希瓦看成是火光(这眼神还敢出门?),从而退避三舍,寓意希瓦有吉祥平安之意。

这一切完毕后,祭江仪式才正式开始。
在面向大江的方向,已经摆放好了一个祭坛。祭坛前面两棵树之间拉起一条红布,红布代表了众神神位,在地上铺上手指粗新鲜的的长柳枝做为祭台,祭台上摆放了新鲜的贡品。贡品包括:鸡野鸭等九只飞禽,九条新鲜的黑龙江大鲤鱼(九是鄂伦春族额吉祥数字),一块连头带前胸连五脏的狍子肉,一条狍子腿,两桦皮盒煮好的带骨熟狍子肉,生熟加起来是一整只狍子,一桦皮盒炸好的麻花,三小桦皮盒葡萄,一桦皮盒蓝莓酱和一桦皮盒鲜嫩的北国红豆,用一桦皮盒黄澄澄的小米作为香炉,一把点燃的线香插在上面,旁边再供上一瓶白酒。鄂伦春人用这些供品供奉天神雷神风神雨神太阳神江神地神和神。

用桦树皮制成的盒子盛上有汁的蓝莓酱居然一点都不会漏,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困惑至今,脑海里闪出一个大写的“牛”。

鄂伦春人纷纷下到江边用赤裸的双手每人搬来一大块江冰放在祭台前的地上,冰块据说可以聚财。一切布置完毕后众人开始行扣头礼,祭拜江神。

祭罢江神,鄂伦春人开始分食祭品中的熟食和水果,这叫接福。有人把食物送给萨满,老萨满带头分食接福。他们不仅自己吃还分享给观礼的人们,告诉人们祭过神的祭品给人们接福会带来吉祥和好运。我有幸得到了一些被称作北国红豆的野果,以前没见过,吃到嘴里鲜嫩多汁,酸甜可口,非常美味!想问问哪有卖的?

至此,鄂伦春祭江典礼圆满结束。鄂伦春艺术团的年轻人在另一处舞台上开始表现起具有独具特色的“鄂伦春舞蹈”。舞蹈表现了鄂伦春人在上林中生活时的情景,仿佛把人们带回了六十多年前的林间。

今年是鄂伦春人下定居的第65年,在此之前他们一直是在上林中生活,住在一种用长木头和几十张狍子皮搭建的被称为“撮罗子”的帐篷里。被称为林中百姓。难以想象在东北严寒的冬季他们是怎样在这种保温性明显很差的“撮罗子”里睡觉的,但他们却在那里睡了上千年。

他们中男人以打猎为生,女人们则善于手工,她们可以用桦树皮制作各种结实耐用的日常用品,可以用狍子皮制成既保暖又便于灵活运动的衣服。她们善于刺绣,可以把打猎和生活场景绣在头巾和衣服上。桦树林是鄂伦春人的家园,他们可以用刀割开桦树的根部获取桦树汁作为天然饮料,还会剥开桦树皮割取白色的桦树桨。

他们使用鄂伦春语,没有文字。社会组织方面采用一种叫做“乌立愣”的原始家族式的群体组织方式,这种方式有利于合作围猎,采取近于平均分配和按需分配相结合的方式分配获取的猎物。

他们尊重老人和长辈,与老人和长辈相遇离老远就要就下马行礼问候,等老人和长辈离去才上马。我亲见祭江仪式间隙鄂伦春晚辈对长辈的细致入微的恭敬和照顾。

由于住在林远离外界人群,他们团结合作,内部沟通紧密,篝火晚会是他们联络感情和自娱自乐的一种常用方式,围着篝火唱歌跳舞,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那时他们有自己的节日,只要有一堆篝火,有一只口弦琴,每天都可以是新年。

他们原本在贝加尔湖以东,大兴安岭以北的地区。后来由于沙俄不断扩张,他们渡过黑龙江,来到了今天的黑龙江省北部地区林间生活。“鄂伦春”是他们的自称,意为“使用驯鹿的人”。
由于从小与野兽搏斗,他们果敢坚韧,勇猛顽强,是天生的战士。1685年(康熙二十四年),在清军第二次收复雅克萨城的战役中,有565名鄂伦春族士兵参战,对雅克萨之战的胜利做出了贡献。1732年(雍正十年),清政府抽调鄂伦春族兵259名,连同达斡尔等族兵共3000人编为八旗,在呼伦贝尔的济拉嘛泰河口设城驻防,巡逻边境,保卫边疆。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沙俄入侵,将我江东64屯各族人民赶至江边射杀。库玛尔路协领寿廉带领鄂伦春族马队官兵500人痛击了入侵者。

1931年“9•18”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的魔爪伸进了鄂伦春民族地区,实行民族隔离,切断了鄂伦春与外界的交流。采取“暂时利用,最后消灭”的政策,使鄂伦春人口急剧下降,整个民族几乎濒于灭绝。鄂伦春人对此进行了不屈的抵抗,多次配合抗联打击了日本鬼子,还有多人加入了抗联直接参加了抗日,有人成为了抗联干部。

1951年4月7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批准成立鄂伦春旗,鄂伦春族获得了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自主地管理区域内本民族内部事务。1952年5月31日“鄂伦春旗”改为鄂伦春自治旗。

1957年,黑龙江省成立了呼玛县十八站、爱辉县新生、逊克县新鄂3个民族乡,1958年由新鄂乡划出新兴村成立新兴鄂伦春族乡。1958年,4个民族乡改为人民公社。1984年恢复民族乡建制,新成立白银纳民族乡

在一次演出时我结识了一位鄂伦春演员,她告诉了我一些鄂伦春的过去和今天的事情。
后他们告别了习惯的打猎生活,从事农耕,经历了长时间的不适应。国家政策对于他们有很多照顾,现在的鄂伦春人都享受低保补助,他们种植大豆,小麦和木耳,国家还给予保护性补助。

虽然国家对鄂伦春民族给予各方面的重视,但鄂伦春民族和文化依然面临很大的自然淘汰的挑战。

由于伪满时期人数濒临灭绝,尤其是男人大量锐减,很多的鄂伦春女人与闯关东而来的汉人结婚,实际上今天的一多半鄂伦春后代已经有一半汉人血统,而且今天他们的后代中的很多鄂伦春人还在选择与周围的汉族通婚。但这些后代在选择民族时都选择了鄂伦春族,这才使得鄂伦春族的人口数量维持了小幅上升。1990年全国第四次人口普查,全国有鄂伦春族7004人。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全国有鄂伦春族8659人。俺觉得这个数量恐怕比各博物馆中化石的数量还要少,可以说今天的鄂伦春族人几乎就是这个民族仅存的活化石。在他们面前回族蒙族等这些民族恐怕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少数民族了吧?比比鄂伦春,你们哪旮瘩少了?

鄂伦春语言也面临着失传,由于鄂伦春没有文字只有语言,而今天的鄂伦春后代年轻人已经大部分汉化了,很少有人再说鄂伦春母语。他们或许还能少量听懂老人们的鄂伦春语言,但大多数人几乎不会说了。一个不被大家使用的语言,恐怕已经到了失传的边缘。

为了使鄂伦春语言不致失传,去年在呼玛县十八站乡建立了“鄂伦春语言传承基地”,建立了网站,网站上开设了鄂伦春语小学教程,用音视频的方式推广年轻人学习,保护鄂伦春民族语言。这个行动俺要给个大大的赞,起码如果有一天再需要几位“风语者”,咱不至于找不出来啊!

有史以来曾有无数的民族和文化被汉族同化而消失,今天的鄂伦春再次面临了这个问题。这种大趋势几乎是无法改变的,好在保护工作已经开始,但愿鄂伦春民族和鄂伦春民族文化能够得到更多的保护,不致失传。

原来他们在上时,生病都是由萨满祈求神灵带走病魔,现在萨满不再负责给他们治病,生病都去医院治疗了。

俺觉得吧,这两种治病方式各有各的好。相对于今天很多医院以利益为中心的小病大治,萨满的方式起码不至于过度医疗。对于小病小灾充分利用了人体自身的免疫力,符合天道。但外伤和手术还是医院可以救命。

鄂伦春的萨满不是神,是能够与神灵沟通的人,鄂伦春相信万物有灵,现在的老鄂伦春人依然相信。但新中国成立后不让搞迷信,劝说萨满们将神灵送走了,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一起过了这么多年哪能说走就走?当年的送神仪式非常隆重,十几位大小萨满们跳了三天三夜,人们喊着“登都任、登都任”,“神飞走了”,诸神们说:“你们不要俺们俺们可真走了啊!怪舍不得的。拜拜了!”从此鄂伦春再有事情就不找神灵找政府了,政府成功取代了诸神。
但恐怕很多老人心中对神想说的话却是:“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

多年后想起萨满教还是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需要加以保护。于是又重新重视起来。重新找到萨满让他们表演跳神。于是今天我们才得以重见84岁的老萨满关叩尼老人再次打起神鼓唱起歌。只是此时的跳神已经更多是表演意义了。

老萨满关叩尼已经84岁了,是目前国内年龄最大的萨满。曾有人说她是中国最后一位萨满,这种说法恐怕为时过早。她从17岁成为萨满已经经历了67年。老人之后的下一位萨满在哪里至今没有定论。本来关叩尼曾经将萨满的与神沟通的方法传承给了自己的女儿孟菊花。

2008年的夏天,由呼玛县组织的“萨满传承仪式”,在离白银纳几公里外的呼玛河畔举行。
孟菊花是白银纳卫生院的护士,那天晚上,孟菊花在关扣尼后面,一直跟着不停地跳啊跳,鼓声和唱声响过了一遍又一遍。为了保证仪式的虔诚,记者和导演都被挡在撮罗子外。

但孟菊花一年后出了意外。
2009年10月,孟菊花坐在一辆吉普车上,被木头砸中导致意外身亡。
不知是不是上天不接受这次传承,关扣尼从此不愿再提那场传承,后来有人曾问起关叩尼关于传承人问题,关扣尼说,“不找了,顺其自然吧。”

如今呼玛县的鄂伦春人已经适应了农耕,黑河的鄂伦春人每年由政府发给猎枪特定时间内允许打猎。很多年轻人接受了现代教育融入了社会。有些人进入了政府机关成为了干部。关金芳退休前就是呼玛县副县长。

现在成立了艺术团,宣传鄂伦春文化,鄂伦春艺术团已经成为呼玛县和白银纳乡的一张特色名片。他们在各种演出和比赛中获得过很多荣誉和奖励。与城市长大的孩子不同,在这一群年轻人身上你可以感觉到自然的野性和原始的生命活力。每次看到他们的表演都会激发起内心深处最原始的那些情感,有时一曲舞蹈看罢,已是热泪盈眶。

呼玛开江节期间我参加过的四场活动除一场俄罗斯阿穆尔州艺术团专场演出外,全部都有鄂伦春艺术团的精彩表现。每次看到他们雄浑的充满原始野性的表演就把我的思绪带到了大兴安岭的高之上。

至今耳畔依然回响着那支《鄂伦春小唱》: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
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
一呀一匹烈马一呀一杆枪,
獐狍野鹿满满岭打呀打不尽。
……”
祝福鄂伦春,愿这个勇敢坚毅的民族能够繁荣昌盛,兴旺发达。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呼玛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4-12月来玩最佳。
呼玛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黑子-翟剑锋 更新:2018.05.07

江河 民族村寨 其他宗教 摄影 森林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呼玛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江河 民族村寨 其他宗教 摄影 森林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江河 民族村寨 其他宗教 摄影 森林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