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陋室 惟吾陶然

陋室陶舍 山野书吧 竹林茶座 十里风荷 百亩百合

上饶余干

首页 > 乡村小镇 > 目的地 > 上饶 > 如斯陋室 惟吾陶然
琦玲
订阅

胡琦玲,中学教师,一个喜欢用图片和文字记录生活的女子!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乡村小镇当你载满乡愁去寻找记忆里的竹篱茅舍,樵村渔浦时,你会惊喜的发现汤源在等你

秀美乡村,或许是当下最吸引人眼球,最时尚的词语。络绎不绝的人群,宛如缤纷的花絮川流在陌野。然而,清一色的上墙图画,过度人工雕饰的景观,也会时不时地疲劳着我们审美。
当你踏遍千山万水,当你载满乡愁去寻找记忆里的竹篱茅舍,樵村渔浦时,你会惊喜的发现,走进杨埠,恍若走进你生命中往昔的故事里,走进一段令你难忘的回忆中。这抹记忆飘满你浓浓的眷恋,这个故事娓娓道来那些尘封的往事……

杨埠汤源村乡愁园     摄影琦玲

杨埠汤源村乡愁园 摄影琦玲

汤源,杨埠镇的一个小村。初听以为是“汤圆”,你便会想着怎样的一个乡村居然有着如此可爱的名字。

乡愁园    摄影琦玲

乡愁园 摄影琦玲

一座小院,葱葱茏茏。满目的新绿,莹莹直抵心扉。
茅草亭,石瓦房,古井水,水磨台,在荫荫绿色里静语。阳光穿过绿稍,如纱幔般笼罩下来,你的思绪,便开始随风扬起,宛若那汩汩流淌的清泉,温柔着这清新而又古朴的世界。
掬一捧清流,和铜钱草一起听水磨的传说,挽一滴清翠,和老屋一起回顾过去……

陶园     摄影琦玲

陶园 摄影琦玲

竹林深处,造型迥异的陶罐,怡然自得。她们或仰,或立,或卧,或三五成群窃窃私语。俯身靠近,偷听,原来它们在等待各自的主人。它们在憧憬着再次酿满酒水,再次盛满咸腌菜醇香溢溢的日子。我的食尖仿佛漾起了一缕缕水酒的清甜,浅浅的回味,悠悠长长。

散落林间的陶罐     摄影琦玲

散落林间的陶罐 摄影琦玲

顺着陶罐的足迹,走进一间小舍,便犹如走进一座陶罐博物馆。
琳琅满目的陶罐,在深深浅浅的陶色里,在或明或暗的光线中,书写着陶源百年的制陶史。
一捧土,一座窑,烧出了中国制造,更烧出了陶源人的骄傲。

陶馆     摄影 琦玲

陶馆 摄影 琦玲

院墙一隅,一低头的刹那,捡拾窃喜。一方“陋室陶居”的小匾,低调悬置石墙,一支蔷薇,浅浅的粉,美的恰到好处。多一分则显张扬,少一分又逊妩媚。

陋室陶居    摄影琦玲

陋室陶居 摄影琦玲

静谧的村野,竹苞松茂。徜徉绿海,我们兜兜转转,却不曾遇见陶舍主人。好想知道这里的主人是怎样的一个儒雅,又是怎样的一份七巧。
如斯陋室,惟吾陶然!

杨埠汤源村乡愁园老林酒坊     摄影琦玲

杨埠汤源村乡愁园老林酒坊 摄影琦玲

一木一椅,一桌一凳,一花一草,在欣欣然的绿色中,在轻盈盈的夏风里,浑然一体。
随意地选一板凳,斜倚木桌,笑看阳光任性穿林。幻想着,此刻假如能择一卷书,煮一壶茶,该是如何的惬意。

书吧外的小院     摄影琦玲

书吧外的小院 摄影琦玲

正当天马行空之际,目光透过树荫,锁定在老屋门楣之上,红艳艳的“新华壹品”,在茸茸的绿色里温暖醉人。
哈哈,果真有书屋。

树林里 的书吧    摄影 琦玲

树林里 的书吧 摄影 琦玲

桔色的灯光晕染墨香,雕花的窗柩镌刻荏苒。
九零后姑娘彭瑾,笑靥盈盈。海军衫的湛蓝,如轻云出岫,清新着视线,馨香着古宅。
彭瑾说,她是土生土长的杨埠人,大学毕业后就回乡做了汤源村的文化宣传员。守着这间书屋,守着心底的一片净土。
“小瑾,你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最开心的时刻,应该是小朋友们放学后来书吧看书的时候吧。最喜欢听他们说‘瑾姐姐,请帮我拿那本书’。”
“现在大多数的年轻人都会选择毕业后去城市里谋生,你常常一个人呆在这不寂寞吗?”
“都市的繁华的确诱人,可是我更喜欢自己的家乡,喜欢这一隅之地的素雅淡然。于我,家乡的味道就是诗和远方,所以我从不会感到寂寞,愿意此生与书为伍,沉醉期间!”
“此生愿与书为伍”,令我如沐春风。彭瑾姑娘再次刷新了我对九零后年轻人的认知,青年强则国强,乡野遍地的秀色,装点着我们的锦绣江山。

文化宣传员小瑾    摄影琦玲

文化宣传员小瑾 摄影琦玲

古老的铜锁,在虚掩的木门上泛着青褐色的亮光,审视世界。一枝新绿,努力伸展着,想探视门外的世界。
轻抚绿条,我想对她说:你的内心有多丰富,你的世界就有多精彩。

写满沧桑的院门     摄影琦玲

写满沧桑的院门 摄影琦玲

沙、沙、沙的扫地声,随落叶一起飘来。洁净的小路旁,大爷大婶正挥动着手中的笤帚,神态安然又专注。
“大爷,您好,贵姓?”
“我叫孙财喜,今年,七十九了。”
“哇,孙大爷,真是看不出来,您老如此高寿,身体还这么硬朗。”
“我们村比我年纪大的有很多呢,他们都八九十岁啰。”
“呵呵,原来孙大爷的村子是长寿村啊。”
“对,我们汤源,水好山好人更好!”
听着大爷骄傲而爽朗的笑声,莫名的羡慕油然而生。
“孙大爷,您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出来扫地呀,有工资吗?”
“有的,有的,每天五十元。我一般从早上七点开始,晚边六点多结束。工资虽然不高,但是,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外务工了,村里的卫生就只能靠我们这些留守老人,不说有钱就是不给钱,我们自己的家也要搞干净呀对不对?”

竹林里的茶 吧    摄影琦玲

竹林里的茶 吧 摄影琦玲

“再说,现在新农村建设,我们村也越来越漂亮了,像你们这样的外地游客也越来越多,我们也希望客人来了,能更舒适,更喜欢我们这里。希望更多的人能留下来,那样我们的村子就会更热闹,更富裕了。”
怕老人站得太久,我请孙大爷在旁边的木椅上坐下来。当我举起相机想帮老人拍张照片时,大爷立马站得笔直,笑眯眯地对着镜头。
透过老人憨厚的笑容,我读懂了幸福快乐最无华的诠释。

杨埠汤源村打扫卫生的孙大爷    摄影 琦玲

杨埠汤源村打扫卫生的孙大爷 摄影 琦玲

孙大爷指着刚才我们走过的几栋老屋说:“这些都是空心房,屋子的主人有在外地工作的,也有在异国他乡的,房子常年闲置,很多都频临倒塌。村委会就契合秀美乡村建设,把这些房子全都修葺一新,建陶馆、书吧、茶座,既美化和充实了我们的乡村文化,又为离家的游子们保存了一份记忆。他们总有寻根的那一天,希望他们回乡的时候,还能忆起家的温暖。
每天,我扫地的时候都会想,张家的小子回来的时候该带着孙女了吧,李家的姑娘也该四十多了吧。所以,无论刮风下雨,我都会把这里打扫的干干净净,我知道他们一定会回来的!”

杨埠汤源村农家老舍     摄影 琦玲

杨埠汤源村农家老舍 摄影 琦玲

大爷滔滔不绝的话语,如同屋角悄然绽放的玫瑰,惊艳着我内心深处的柔软。
初夏,被这抹玫红染的分外妖娆。

玫瑰花开     摄影琦玲

玫瑰花开 摄影琦玲

“大爷,您除了扫地,还做些什么呢?种田吗?”
“不种田,小孩都出去了,田也就流转了。每亩田除了国家补贴外,还能拿到400元的租金。”
“一年一亩地才四百元吗?”
“已经不少了,那些承包户自己一年每亩也就挣个两三百的。”
“哦,那大爷你们村子里大伙的收入都还好吗?”
“还不错,以前我们村是很苦的,因为路不好,现在好了,路通了,合作社也建起来了。你看那边,有百合园还有十里风荷。”
随着老人的指引,果然,青绿绿的百合,绿油油地铺满田野,含苞待放。
田田荷叶,摇曳着层层叠叠的绿,沿着木珊路延伸至无边。

杨埠汤源村风荷园     摄影  琦玲

杨埠汤源村风荷园 摄影 琦玲

欢快的孩子们,在风荷亭上雀跃着,奔跑着……

杨埠汤源村风荷园    摄影琦玲

杨埠汤源村风荷园 摄影琦玲

悠悠漫步整洁宽阔的村道,聆听着孙大爷依然兴致勃勃地讲述:村支部张支书带头致富的故事,徐大爷一家孝敬老人的家风,每年暑期莘莘学子高考的喜报……
这些婉转动听的故事,如同一幕幕画卷,在我面前徐徐展开。
它们恰似一串串手工打磨的汤圆,串起每一个汤源人的甜而不腻,令你忍不住想细细地去品,慢慢地回味。

汤源村小道     摄影 琦玲

汤源村小道 摄影 琦玲

格桑花开遍汤源,幸福吉祥也盛开在汤源人的心底。

格桑花     摄影  琦玲

格桑花 摄影 琦玲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余干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余干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琦玲 更新:2018.05.16

乡村小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余干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乡村小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乡村小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