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军港行,朴次茅斯与英国人的记忆

英格兰 军港 朴次茅斯

英国汉普郡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英国 > 英格兰军港行,朴次茅斯与英国人的记忆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其他人文不列颠的传奇及诸多的辉煌由这里开始——朴次茅斯军港

(撰文/图片_张海律/大志、编辑_Rita)曾经,大英帝国的触角通过海洋遍布这个蓝色的星球,没有任何一个路上帝国能与之媲美。五个环绕英格兰的港口,像日不落帝国的光辉般向四海辐射,引以为傲的米字旗永远沐浴在阳光里。三百年的光辉在历次战争中早就黯淡无光,曾经庞大的殖民地体系也在近代独立运动中分崩离析,只有那些军港,依然遥望着属于自己的方向。还好,这些码头留存了下来给后人凭吊。

港口巡游

不列颠的传奇及诸多的辉煌由这里开始——朴次茅斯军港,这里也是我探寻“日不落”帝国辉煌残余的第一站。自英阿马岛战争之后,朴次茅斯作为英国最重要的军事港口,开始对游人开放。西方军事强国,将海军基地开放给公众参观,已成为一种展示军事力量和国威的惯常手段,既能追怀历史又荣耀当代,激发出无法替代的民族自豪感。当然,军工重地始终被牢牢控制在难以逾越的红线之内。作为英国女王天下布武的一把利剑,英国皇家海军的朴次茅斯军港,位于英格兰的南部。我到访的时候,与英国独有的细雨为伴,低压的云层和渐隐渐现的日光似乎暗示着大英帝国的日薄西

在现代战争史上,朴次茅斯曾连续成为敦刻尔克大撤退登陆地和诺曼底登陆策划地,如今依然是皇家海军三个现役基地之一,英国近三分之二的水面长期停泊有舰艇。作为每年接待70万来访者的旅游名胜,已能把双腿走断的历史港区(Historic Dockyard),也只是军港中很小的一部分。时间充裕的话,可以买张随淡旺季28—32英镑不等的通票,在一年内挨个慢慢看;时间紧张的,也可以选择几个重点,花几小时个别品鉴。而仅有一整天时间的我,虽尽早从伦敦赶来,即便有着强烈的求知贪欲和合理的参观计划,依然不能尽扫全貌,留下皇家海军博物馆、海军火力演进展示馆、海军陆战队博物馆、潜艇博物馆以及M33战舰等多处精彩未入的遗憾。

认识港区概貌的最佳方式,当然是先走它一圈。而且,还有机会看到那些你不能踏足的真刀实枪大家伙。可容纳三四十人的小艇离港前,偏偏也是雨势最大的时候,船员不得不将厚实的透明帷布拉严实。于是,那些巡逻艇、45型驱逐舰和直升机母舰,就成了一幕幕逐级放大的雾中风景。目不能及的更远处,也不用指望能看到曾经停泊中国香港和攻克马尔维纳斯群岛的三艘无敌级航母,它们都在近十年间纷纷退役,其中曾经的旗舰“皇家方舟号”,更是在两年前,以290万英镑的废铁价,卖到土耳其,拆解回收后成为剃刀片和易拉罐。不列颠的辉煌自此沉沉地睡去,在现代的大国排位中,划向了二流国家。

阴雨中,我坐上一艘小艇在港口的海浪间沉浮,艇上坐满了法国学生,船长浓重口音的英语,似乎并不能引起学什么的共鸣,他们窃窃私语,像一船叽叽喳喳的小鸟。船长怒吼着:“都给我闭嘴”,海湾里才暂时恢复了寂静。糟糕的天气和对牛弹琴的解说,原定45分钟的航程,被缩减至半小时,就将小谷雀们送到军港的另一端——如今成为购物中心的奥特莱斯。

行动基地成了“游戏 大厅”。

1860勇士号

以128米之长盖过一座足球场的这艘蒸汽装甲船,挺拔着前后三处的冲天桅杆,骄傲地矗立在旧港南侧,仿若一个等待发令枪的短跑好手,只待一披上风帆,就能绕着地球撒腿狂奔而起。作为一个半世纪前军备竞赛的赢家,他曾经把最强对手——法军铁甲战舰“光荣号”(La Gloire)甩出好几条街。他覆盖了木材、钢铁、风帆和蒸汽等技术新旧更迭的时代,在1860年12月29日刚一下水,就以9284吨的排水量、17.5节的时速和左右前后对发的40门火炮,成为世界上最大、最快和火力最猛的战舰。

上层甲板铺着光洁又湿滑的珍贵木板,武装层甲板则整齐和均匀地密布着征服第三世界的火炮和枪械,几只吊床和餐桌炊具竭力证明着远洋生活的苦中作乐,下层和锅炉房,则让人见识了军衔差异是如何体现在居所差异之上的。

新画廊关于1914- 2014 的皇家海军故事。

然而,“1860勇士号”虽被形容为“兔群中的黑蛇”,却在由它引发的新一轮军备竞赛和技术创新中,迅速地被刷了下来。10年后,无桅杆、更机动的“蹂躏号”诞生,“勇士号”渐被边缘化,此后更像是沦落贵族一般,在退役后做起了补给船、浮动平台甚至石油喷嘴载体的“低等体力活”。

1987年“勇士号”回到朴次茅斯军港后,以维多利亚时代最后一艘还能踏足军舰的身份,获得高规格礼遇。不过,船头高抬着的那位古希腊黄金圣斗士,只是仿制品,原版在1868年某次北上苏格兰的航行中,被同胞皇家“方舟号”剐蹭进深海里了。走出大船,对面舰首的广告牌上大字写着,“1860勇士号,承接各类婚庆和会议。”或许,由于腐蚀原木和钢铁的力量,时间才是远胜于炮火的强敌,募捐和活动筹款,才能让传奇得以勉强延续。

作为历史港区门面的 1860 勇士号。

刺激的模拟演练与港区生活

6号船坞——自维多利亚女王时代起,缔造英国海上辉煌的舰船设计中心,被巧妙地改建为一处体验中心(Action Stations)。在6号船坞的对面,已经被改造为面向未来的4号船坞,它的辉煌历史被新建的航模实践基地巧妙地隐藏了起来。2001年,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为其揭幕时,从头玩到尾之后曾经感慨:“我在海军服役那么多年,为女王从阿根廷手里收复回福克兰群岛,可还远不及在这儿的20分钟刺激。”

虽然是英国重要的港口,但一如欧洲所有城市景点那样,这里“人烟稀少”,面对花样百出的次时代体验科技,我几乎从来没有排过队,甚至霸占着某项“高科技”玩具良久。船坞内部的布置有种“加勒比海盗”般的既视感,在双层甲板之上,烟雾效果配合着声光电系统,模拟着海战中的某些场景,战争被设计成游戏和挑战关卡。我曾尝试在VR技术支撑下的灰隼直升机座舱内,低空掠过河谷,上下翻滚着追逐目标;我曾尝试操纵架设在岸边掩体之内的一比一仿真机枪,抵御着不断涌上沙滩的登陆之敌;我曾尝试指挥着由19艘的冲锋艇组成的编队,冒着漫天的炮火协助人质逃生;我曾尝试作为“君主号”战列舰的最高指挥官,到马六甲海峡与海盗船进行了半个小时的真实海战。我还曾想挑战更加真实的极限,比如难度系数5.4的英国之最——朴次茅斯军港室内攀岩壁,不过最终我放弃了,因为我的双手在颤抖。

画作里的纳尔逊上将。

百年前的朴次茅斯是什么样子?那时候的社会是什么样子?我想象着影视作品中展现的模样——布满淤泥,细碎的脚步以及满地的木屑和醉卧甬道的醉汉。过快餐店模样的7号船坞,在一座红墙围裹的访旧城门背后,来到了百年前的朴次茅斯。聪明的海港信托基金会用尽手段还原了20世纪初年“无畏级”战列舰的建造作坊。

在这里,每一个参观者都将成为一名学徒,去体验那个遗失的时代。“一名学徒”听着挺轻巧。这些学徒们,或与金属木材为伴,终其一生与海无缘,用他们的双手焊接拼装出称雄四海的无敌战舰;或被禁锢在庞大舰船最深的底舱,用双手催动着巨大的蒸汽锅炉,向7.8米的螺旋桨不断输送着蒸汽动力;或站在14米高的桅杆顶端,迎着风浪和炽烈的阳光,挥动着双色旗,用旗语向远方传递着信息。特拉法尔加海战中,纳尔逊将军的那句 “英格兰人人尽职”,就是用这种方法传递出去,激励着每一名皇家海军战士,最终赢得胜利。人们只记住了纳尔逊、特拉法尔加、英勇的皇家海军。我相信,没有人会在意与铭记这些“学徒”。

纳尔逊胜利号

“我要你拍摄到战舰的每一个细节……”“给我来一份英国战列舰的全彩图集……”自从我的朋友圈里开始传播我行踪的消息后,那些平时对购物不屑一顾的直男们,瞬间暴露了自己军迷的本色,加入了代购的大军,并清晰确凿的下达命令,“我要‘胜利号’,无论如何你要帮我去看看它,去帮我亲眼看看纳尔逊诞生奇迹的地方!”这是一名技术宅的心声,他们像千里之外的旅行指南般的精准,似乎他们的灵魂与我同在这里。

“纳尔逊胜利号(HMS Victory)”,英国海军的骄傲,如同美国人在“二战”中竖起的那面“硫磺岛旗帜”般的存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海军上将纳尔逊指挥着这艘常胜战舰,缔造了“日不落”帝国海洋霸权的一系列辉煌。这里不但是英国皇家海军的传奇丰碑,更是全世界军迷疯狂崇拜的经典,直至今天,这艘陪伴帝国辉煌了250年的老古董,依然是皇家海军在册的唯一一艘风帆战列舰。作为国家精神的象征,即使“胜利号”的维护费用高昂,英国人依然愿意从捉襟见肘的国家预算中挤出经费供养它。

纳尔逊胜利号正面。

在偌大的港区,耗费了24公顷优质橡木林地打造而成的“胜利号”闪着金色的光辉。它呈现着与众不同的高规格待遇,人们在舰桥前的悬梯口排成整齐的队伍,在讲解员的带领下规规矩矩地完成一次“人民大会堂”之旅。从位于舰船顶层的会议室开始,隔着门框一瞥纳尔逊将军雕梁画栋精美绝伦的起居室。从美国独立战争到法国大革命再到特拉法加海战,纳尔逊曾在这里附身凝视着海图,若有所思地踱步,在这里他一次次英明地指挥完成了胜战。一切以追忆纳尔逊的踪迹为主导,由上而下,直至逐渐低矮和逼仄的三层火炮甲板以及更深层的燃料和动力甲板。1805年12月21日的特拉法加海战中,“胜利号”取得英国海军史上最重大和压倒性的胜利,纳尔逊自己却不幸中弹,当被船员抬到最底层甲板治疗区时,军医却执拗地坚持着先来后到的原则,而错过了救治的黄金时间,将星陨落。

作为皇家海军的标志,“HMS胜利号”的正式名称为“女王的船只”(Her Majesty’s Ship),可固执的英国人依然以“纳尔逊胜利号”称呼这艘无敌战舰。

玛丽玫瑰号

“胜利号”巨大的阴影里,藏着一只个头也不小的开口飞碟,在海底长眠了437年后,英国在1982年组织大规模打捞工作,将“玛丽玫瑰号”6%的部分上岸干燥、分类鉴别、复原场景,严格按着船层和400多名船员的不同工种,建造起一座收拢残骸并回首古代的沉船博物馆,并为实现文物的干燥保存条件,而为其披上一件最新潮流的、价值2700万英镑的飞碟式钢铁建筑外套。如今它已经成为躲藏在港区最古老的文物——都铎王朝16世纪初的“玛丽玫瑰号”战舰。亨利八世在即位的第二年(1510年)建造了这只当时最大的战舰,服役了34年后,在与法军交战时,因倾斜过度导致炮门进水,沉没在英格兰南部的索伦特海岸外。

打捞出来的手术器械。

捞上来的大批木条,被重新拼接成大概的骨架并箍出三层船形,从平行排开的三层长廊透明玻璃窗,可以将玛丽玫瑰的外形打量仔细。而被打捞上来或仿制做旧的舱内物件,则被分门别类地放置于同为三层的博物馆东侧空间。刀剑和弓箭等冷兵器以及原始土炮,与木碗、皮靴、鹅毛笔、弦乐器,形成了战备与生活的有趣对比。莫非,那时海军远航,也像步兵那样,让作为炮灰的乐队,敲打吹奏着鼓舞士气的进行曲,先走一步?抑或他们只是调剂战船生活的戏码?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汉普郡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汉普郡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发布:2017.09.29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