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军港行,布里斯托尔的奇迹

英格兰 军港 布里斯托尔

英国布里斯托尔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英国 > 英格兰军港行,布里斯托尔的奇迹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其他人文如今,停泊在布里斯托尔的“大不列颠号”,成为一座可以让参观者走入水下船体的博物馆

(撰文/图片_张海律/大志、编辑_Rita)“不要怕,这岛上充满了各种声音。”这句来自莎士比亚《暴风雨夜》的台词,曾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关于工业革命的段落“绿色而愉悦的土地”,被伊桑巴德•金德姆•布鲁内尔高声朗诵出来。

19世纪初的工程师布鲁内尔,在BBC举办的“最伟大100名英国人”评选中,是仅次于丘吉尔的第二人,也是决定英格兰西南部海港城市布里斯托尔今时地位的最重要人物。他主持修建的大西部铁路,将伦敦和布里斯托尔以及更西部的威尔士迅速连接;他规划的克里夫顿悬索桥,至今依然轻松支撑着每天12000辆大小车辆,越过埃文河抵达Leigh Woods;而最为漂亮的工作成就,当属1843年7月19日在此下水的98米长、3400吨排水量的“大不列颠号”汽船(SS Great Britain)。

大不列颠号

为筹备跨大西洋的巨型轮渡,1839年,大西部汽船公司就在布里斯托尔市中心的浮动港口处建起干坞。当“大不列颠号”最终成型时,她以全新的蒸汽螺旋桨技术和全钢铁身躯,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最强壮的汽船,1000马力引擎,保障着她能以足够的燃料航行到美国。当然,这一纪录保持到了1858年,就被同样由布鲁内尔设计的“大东方号”打破。

如今,停泊在布里斯托尔的“大不列颠号”,成为一座可以让参观者走入水下船体的博物馆。水和盐分对钢铁有着强烈的腐蚀效果,大船既在入口处展现了这种时间的决定性力量,又在盖上结实的透明玻璃板后,以湿度锐减了80%的空间,制住了水下部分船体不可遏制的腐烂。这就让人们能在玻璃板下,近距离观赏光洁明亮的“大不列颠号”,而些许附着于玻璃表面的青苔、缓缓波动的水纹,则在晴天洒下的充足阳光下,让这一空间更显神奇。

后部的橘红色螺旋桨,崭新如刚从钢厂锻出,这当然是仿制品,原本的两个直接传动式螺旋桨,已被陈列于与大船相连的海事遗产中心。

水面上则和所有多区域大船一样,逐层排布着仪表和管线复杂的机房、布局清晰有效的船员船长室、奢华细腻的头等舱、逼仄压抑的下等舱、饲养牛羊的密封牲圈,以及有着巨大圆筒状烟囱和多根挺拔桅杆的主甲板。为再现航行生活场景,也为头等舱和下等舱分别打造着诸如名医体检和女人撕扯的仿真模特。

作为第一艘洲际客轮,“大不列颠号”最初运行的是布里斯托尔到纽约的航线。1846年7月26日第一次赴美,在先进螺旋桨的功效计算下,她准确按照既定的14天21小时抵达了3100英里外布鲁克林的科尼岛。

盖上透明玻璃板后, 湿度锐减,制住了水下部分船体的腐烂

1852年8月21日,630名乘客在向岸上的亲友挥手告别后,跟随“大不列颠号”,第一次前往澳大利亚墨尔本。那里有大量黄金的新闻,吸引了冒险者和在英国国内生计困难的贫民。1861年,全英曲棍球队也第一次乘船远赴客场比赛,虽然最后的球场摆在了甲板上,但英格兰小伙们还是取得了全胜的战绩。在其中的一次移民输出航行中,低等舱的Allan Gilmour闲极无聊,在昏暗灯光下,用日记本绘出穷苦人的生活空间,这让后来规划者将大船改建为博物馆,提供了信息足够充分的复原依据。

拥有140名船员的“大不列颠号”,搭载着越来越多的淘金者、魔术师、传教士、风琴手、士兵、囚徒和肺病患者,共计32次穿越大西洋和太平洋,去往那个荒芜的大陆。今时今日,好几百万澳大利亚国民们的先祖,正是过去搭乘过“大不列颠号”的寻梦者。馆内工作人员Dominic回忆起2年前,一位澳大利亚姑娘在参观了大船后,可能看到了某件与祖传宝贝相关的展品,就用电邮联系上他,“我以前只是大概耳闻,现在确信我的爷爷的爷爷,正是乘你们这艘船来到澳大利亚。”

再现航行生活场景的仿真模特。

在“制造澳大利亚人”的那些年,“大不列颠号”还曾两次被海军征用,变身运输船。一次是1854年的对俄克里米亚战争,她在10个月内,搭载了44000名英国、土耳其和法国士兵,在马耳他和克里米亚间往返。另一次是1857年,运载第17枪骑兵团和第8皇家爱尔兰轻骑兵队,赴孟买镇压印度民族起义。

1882年,在为美国和澳大利亚等新大陆送去大批移民的30年后,“大不列颠号”巨大的引擎被拆除,以便运载更多货品。从此,她也“换工作”,成为一艘跨洋货轮。1886年,在一次驶往旧金的途中严重损坏,并折回有着“轮船墓场”之称的南大西洋马尔维纳斯群岛,从此成为废铁。

干坞入口竖着一块指路牌,西南向唯一的文字标示正是7339英里外的“福克兰群岛”(Falkland Islands)。我是和客栈认识的阿根廷制片人莱昂一道看见这块路牌的,似乎只是压制住了心中的怒火,他跟我强调,“如果到阿根廷,可千万不要用‘福克兰’这个词。”事实是明摆着的,福克兰就是阿根廷人口中的马尔维纳斯,距离自家近在咫尺,却被英国人牢牢控制,1982年短暂抢回后,却被一万多公里外的“铁娘子”撒切尔派海军夺回。

展出社会技艺的仓库M Shed。

在双方关系还没那么糟糕的年代,布里斯托尔准备将“大不列颠号”从马尔维纳斯群岛接回家。1970年夏天,工党首相哈罗德•威尔逊第一次下台,格拉斯伯里音乐节正待开始,离家百年的“大不列颠号”搭乘着运载船Mulus III号回家了。6月23日,进入塞文河河口,虽然大西洋远在身后,但离家还有好几英里,而Mulus III对于窄湾来说太宽了,最后的几步,她得自己走。像是人力车夫的潜水员,紧贴在她身边,随时报告着可能的漏水情况,让她稳稳驶上浮桥。7月5日,成千上万的市民拥挤在河岸两侧,看着她笨拙而艰难地挪入市区。两周后的7月19日,“大不列颠号”总算完全停泊在了最初下水的干坞,而这一天,也恰是她当初下水的日子。

旧港夜貌

早在工程师布鲁内尔为布里斯托尔带来大船和大桥前,这座城市曾与北部的利物浦在贩奴贸易中争当老大,不断从港口满载生活消费品和军火,到西非掠夺和交换黑奴,再把他们横渡大西洋,送往新大陆的种植园,再将收获的蔗糖和朗姆酒带回国内,形成稳定了一两百年的三角贸易线路。布里斯托尔甚至因丰厚的贩奴利润,在18世纪一度成为仅次于伦敦的英国第二大城市。

布里斯托尔是涂鸦头号大师班克斯的家乡

如今郊区有着精美乔治亚风格建筑的Cornwallis新月、皇家约克新月等街道,以及市内惹眼的奢华乔治大宅,大多都是贩奴年代富商们建起的私宅和寓所。和河对岸挖煤出口致富的威尔士同行一样,暴发户们开始追逐精美工艺品、古典主义审美以及名家画作,渐渐形成如今让混淆了贵族传统的英国上层社会趋之若鹜的Posh文化。

和许多转型城市的旧港区一样,“大不列颠号”两岸的码头,如今成为艺术文化生活的中心。仓库M Shed,成为展出市民社会记忆的亲切空间,这些有着在世记忆的车辆、照片、声音、影像,可比那些死气沉沉的文物有意思多了。参观者还能在不同类别展区前的电脑里,分享自己与这座城市相关的战争、交通工具、学校医院、艺术事件等众多不同类别的记忆,让其他人看一看有哪些东西永远逝去了,有哪些东西还一直留着没变。另一座旧仓库,如今是叫作Watershed的三厅艺术影院,我赶上一部挪威的大尺度情色幻想片《盲视》在播映,里面已是座无虚席。

总是充满创意新音乐的夜晚。

布里斯托尔摇滚乐迷所熟知,则是发端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诡异的Trip-Hop风格电子乐。无论本地乐手们有多不想让自己被贴上这一模糊标签,但媒体毕竟制造了Portishead、Massive Attack和Tricky这武侠高手般的三巨头神话。夜晚,我来到三巨头以及更老的摇滚传奇们都曾演出过的路易斯安那俱乐部。今晚的主角是独立摇滚新星Fyfe和英格兰对阵立陶宛的欧锦赛预赛。演出开始前,我在吧台碰到一位畏手畏脚的老头。他主动跟我聊起:“齐柏林飞艇和平克•弗洛伊德都曾在这里演出过,那时我还是个海员,常年都不在家乡,也没真正看过,等后来他们都成国际巨星了,也就不可能回到这么小的舞台了。我刚从女儿家离开,体检报告让我不要再喝酒了,显得我曾像个酒鬼似的,多丢人啊。嘿,伙计,给我来杯威士忌。”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布里斯托尔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布里斯托尔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发布:2017.10.27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布里斯托尔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