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千年古法烧制一只漂亮的饭碗

景德镇 柴烧窑 其弈

景德镇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景德镇 > 用千年古法烧制一只漂亮的饭碗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其他人文他们动手建设『活化石』柴烧窑,共同探索已有千年历史的烧窑技艺

(撰文_M、图片_其弈/知音)面朝大,炒茶,种菜,采野果,去早市收购玩物,规划门口的那片田地该种怎样的作物……其弈和知音这对年轻夫妻,把古书中记载的神仙眷侣的日子搬进了现实。他们动手建设『活化石』柴烧窑,共同探索已有千年历史的烧窑技艺,其作品多是日常生活中实用的器皿,有浑厚、古拙的美感。生活与工作皆随意、自然,倒也各自枝繁叶茂。

埋下好奇的种子

景德镇的郊区,路蜿蜒,黄色水泥路的尽头有大片绿色稻田,稻田中央的二层小楼就是其弈和知音的家,是他们一砖一瓦亲手所建。两人都喜爱“有时间感”的物件,所以不少家具、器物来自旧物市场,生活区的布置质朴而大气。朴拙的柴烧陶器,随意安放在屋外旧木料搭制的展架上。屋子面向稻田和远的一面没有墙,是完全开放的。门外是田,屋后是,清澈的溪流穿过稻田,脚下的土地长期湿润,生长着繁茂、鲜嫩的覆盆子。

2006年初到景德镇时,其弈印象最深的是空地上卖各种古旧瓷片的小摊。出于好奇,他也跟着路边那些“专家”去拆迁地带挖瓷片。当地制瓷历史悠久,地下每个角落几乎都散布有各个时期的各种碎片。

如今很多高楼耸立的地方,那时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挖掘现场,开发商动工日期将近,“淘瓷” 者们争分夺秒,挥着锄头扬着箕土,形成一道奇观。如今景德镇市中心超市的位置,是当年其弈最常去的“淘瓷地”,地下曾挖出大量明代霁蓝碗底,漂亮极了。十八桥附近的老弄堂,房主刚迁走,“淘瓷”者三五一组就在屋内开挖,这里的地下清代瓷片很多,特别是不少市场热销的“清三代”的碎片。在今天的景翰商场一带,发现了很多晚清的民用青花碗、鼻烟壶、民国时期的小药盒,还有瓷质洁白的出口瓷,碗底用青花写着扭捏的英文“China”。

在这些“淘瓷”者中,其弈是个另类,每个坑口都看看,有机会就闲聊两句,总是在别人舍弃的坑洞、土渣中找寻自己的宝藏。“他们对我找到的东西也很好奇,但看过大都是不屑地笑笑。偶尔有人说:这个不错,某年代典型特征,釉水好,器型正,青花发色很好;或者:这个釉色油润有光,足底有一圈火石红,是只有柴烧窑才可能出来的效果。”

日子久了,“只有柴烧窑才可能出来的效果”这样的话也越听越多,但关于柴烧窑,其弈没能打听到更多信息。柴烧窑的技法是不外传的,直到现在还是传男不传女,有些规矩只是圈内人口耳相传,真假难辨:柴要用树龄十年以上的松木,需自然存放3年以上,然后劈成长35厘米、宽而薄的片状;烧窑的节奏要严密,装窑要注意留好火路,方便升温和保温;开烧当天,天气必须晴朗通透,有上升气流,烟囱抽力更猛;还有说得更玄的:主持烧窑的把桩师傅要算卦定日子,烧窑当天窑主要上门请把桩师傅,师傅出门先迈左脚还是右脚关系重大……

从此,柴烧窑就成了埋在其弈心里的一个谜,他 一直想要解开。

让一切法度松弛下来

为了探寻古老的柴烧窑技艺,其弈在景德镇辗转走了多个古式作坊。听说鹅湖镇有个作坊要开烧,他特意赶过去。把桩师傅如同一个强大而自信的指挥官,观察着窑内外的每个细节,包括火焰的颜色、黑烟的浓度,给出相应的指令,控制每次投柴的时机与数量。24小时后,这个巨大的窑温度从室温升到1300℃以上。没有现代化测温设备的辅助,这一切全凭经验。几千件制作精良、价值不菲的瓷器,命运就在就此一烧。

其弈也曾到天宝大龙窑学习烧制。这里的窑规模更大,可以烧制大缸、瓦片。凌晨3点,70岁的金师傅准时为烧窑点火,天亮后,几个帮烧的师傅一边工作一边说笑打趣,一派轻松,只有金师傅从不闲着,观察上下火孔的颜色,留心着烟色,仔细观察窑内的器物。指挥着说:“这一孔再投几轮,之后往上推进一孔。”龙窑烧制是从窑头依次烧到窑尾,其间有许多投柴孔,要把握每一个孔的烧制节奏。金师傅凭借的同样是老道的经验。不同的窑、不同的器物,对温度等的要求也不同,仿古瓷要求器物近似古人之作,所以原料、工艺皆遵从古法习惯,有些技法、习惯可能与几千年前是一样的。

后来其弈又跟随日本和美国的柴烧专家,在北京和陕西富平的两个陶艺工作室进行柴烧创作。经过一段时间的游学,其弈认识到,技术、原理的掌握与自我运用之间其实存在着巨大的空间,这个空间有待自己去发掘,并无定式,不一定要遵循古法。“对我来说,柴烧依然神奇,但不再神秘莫测。而让一切法度都松弛下来,体会全然放松的自由,是我一直期待的创作方式。我想,我可以一个人慢慢去探索、完成所有的工序,从泥土到器物,到窑炉,再到烧制,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这个过程就是我所要的全部。”

2009年8月,在景德镇野中的一个半地下室,其弈设计、建造起自己的第一个柴烧窑,器物也是自己制作。

各种尝试,伴随着各种挫折。其弈烧的第一窑,经过49个小时的奋战后宣告失败,仅有底部一两层的几个作品还不错,其他绝大多数还和刚放进去的生坯一样。其弈着手改造窑炉,设计了可变动尺寸的内墙和可以调节大小的烟囱,一点点调节,最终找到了合适的路径。

柴烧的难度高,土、火、烧、窑几大因素缺一不可。土,得是优质的泥巴,其弈和知音从自家附近的里和田野里挖来好泥进行晾晒,过滤掉里边的杂质,筛好后的泥土要放在缸里沉一段时间,时间越长效果就越好,要得到理想的干湿度,往往要等一个月。

合格的泥土,在转盘上拉坯、塑形,经过一个星期的自然干燥,才能进入窑烧。窑烧极费体力,一烧就是两天,因为要控制火力大小,根本离不开人。其弈不断往窑里添木柴,被烤得浑身冒汗,到了夏天,烧一次窑就跟被雨淋透了一样。

知音第一次跟着其弈熬夜烧窑,烧完后,其弈取出烧好的作品,是两个漂亮的碗,“当天他做饭给我吃,就用刚出窑的那两个碗盛饭菜,我觉得特别感动,这两个碗也是我最难忘的柴烧作品。”其弈专注的创作态度和古拙的作品风格影响了知音,她制作的大部分陶器也是以自然落灰为底,不上釉,比较朴素。

如今,其弈前后建造和使用的柴窑已有6座。

轻松点,更容易找到人与窑火的默契

其弈和知音在野里弄泥、劈柴、烧火,享受着柴烧生活的每一天。周围的村民觉得这俩外来的孩子能吃苦,挺不容易,经常给他们送来自家做的饭菜,这种乡里乡亲的情分,也是一种田园之乐。

窑烧生活中,最美的“风景”莫过于窑炉里火焰的舞蹈。其弈和知音没有使用现代化测温设备,像古人一样用心观察一切,当观察与判断在作品中得到印证,感觉自己像是与窑、火之间有了一种无言的默契。

每一次烧制,从准备到完成,有好几天要全身心投入,尤其烧制的时候是日夜连轴转,十分疲惫。对其弈来说,能把整个过程坚持到底,就已然充满成就感,烧制结果反而成了额外附赠的大礼。

其弈认为,柴烧之美是自然天成的,除了外在的肌理效果,更包含着内在的属于创造者的气质,制作时需要一种相对放松的状态。

如今传统的柴烧窑及其生产方式过于庞大、不便,产品多是传统技艺的延续,制作者很难有创新、适应市场的能力,加上烧窑既辛苦又需要技术,鲜有年轻人愿意学习,处于失传的边缘。而其弈和知音因好奇而进入柴烧窑的世界,更多是把它看作一种释放生活压力的好方式。

传统文化其实也可以成为现代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不仅是一个需要拯救的沉重课题。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景德镇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景德镇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发布:2017.11.29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景德镇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